【帝尧的故事】十七:巫咸祝由治鸿超(图)

2021-10-10 10: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那少年从大袖之中取出一根钉来,四面一看,就钉在支帐的木柱上。
那少年从大袖之中取出一根钉来,四面一看,就钉在支帐的木柱上。他口中念念有词,陡然之间用手向那木柱上的钉子一指,喝声道:“疾!”只见那长钉忽然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随即转身,向鸿超左目一指,也大喝一声道:“疾!”只见那鸿超目中之箭头,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众人看了无不骇然。(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接上集:【帝尧的故事】十六:帝尧奇梦 田猎讲武

帝尧听到前面一片喧嚷之声,早有人前来报导:“鸿超在前面,他的眼睛,被一只鸟儿射瞎了。”帝尧和群臣听了,都诧异道:“岂有此理!鸟儿哪里会射箭呢?”那人道:“的的确确之事,小臣哪里敢谎报呢!”

“刚才鸿超和兵士们在路旁休息,忽然从林中飞来一只鸟,他就射了它一箭,不料那鸟叼住了这支箭,随即就反射过来,鸿超出于不意,而那反射的力度又大又快,所以就被它射中了左眼。众人见了,惊骇之极,齐声呐喊,大家正要群射过去,但是那鸟儿已经飞远了。现在随军医师正在那里替鸿超医治呢。”正说到此,逢蒙匆匆跑来,奏知帝尧,说的都是一样情形。

老将羿忽然想到,说道:“哦哦!是了是了。这个鸟儿,名叫鷒(ㄊㄨㄢˊ,tuán),外形象雀,老臣从前亦曾经吃过它的亏。老臣小时候特别喜欢弓箭,到处射箭为乐。一天遇到这种鸟儿,老臣一箭射去,哪知这鸟儿竟叼着箭反射过来,幸亏老臣那时躲避的快,慌忙将身一偏,未曾被它射着,却不料脚底下有一个老树根,被它一绊,摔倒地上,旁边的人看了,都哈哈大笑,狼狈不堪。后来臣东奔西走,经过的地方不少,却从没有再看见过它,不料此地亦有。可是鸿超这个亏,比老臣当日更吃得大了。”

帝尧道:“鸿超这时,不知情况如何,朕且去看他一看。”说着,即向前面而来。

只见许多人,团团将鸿超围住,看见帝尧到来,都纷纷让开,鸿超亦站了起来。帝尧看时,只见他左眼已成一个窟窿,流血不止,原来箭杆虽已拔出,那个箭头却还留在眼窟窿里面,群医正聚在一起商议,要想设法取它出来,但是始终没办法取出来,正在相顾束手无策。忽然有一个军校,是当地人,他建议道:“某听见说,前面村中,近日来了三个神巫,医术非常灵奇,何妨请他来看看呢。”帝尧听见了,就说道:“既然如此,朕等就过去吧,汝可先去通知。”那军校领命而去。

鸿超疼痛难禁,由众人扛了同到前村。那军校已领着三个人前来见帝。帝尧一看,只见他们服式非常奇异,但是气度不凡,为首的是个老者,白发银须,大袖飘飘,后面跟着两个少年,骨相也是不俗。见了帝尧,行礼之后,帝尧急于要他治好鸿超,也不及问他们姓名,问他们来历,就叫他们过去施治。那老者上前,向鸿超一看,说道:“这个箭头入骨,是很容易治的。”说罢,指定一个少年,叫他动手。

就看那少年从大袖之中取出一根钉来,四面一看,就钉在支帐的木柱上。众人看去,钉子入木约有一寸光景。钉好之后,他又闭着眼睛叠着手指,周旋曲折,忽而向着鸿超,忽而又向着那木柱,徐步往来,口中念念有词,陡然之间用手向那木柱上的钉子一指,喝声道:“疾!”只见那长钉忽然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随即转身,向鸿超左目一指,也大喝一声道:“疾!”只见那鸿超目中之箭头,飞舞而出,落在数尺外地上,自始至终不过半刻。众人看了无不骇然。帝尧即忙命他三人坐下,然后问他们姓名。老者道:“小巫名字叫咸,这两个都是敝徒,这个叫祠,那个叫社。因为学习了这种巫术,不许娶妻,不许生子,用不着传宗接代,所以废去了姓氏,通常叫小巫等,就叫巫咸、巫祠、巫社罢了。”

帝尧听了颇觉诧异,就问道:“从前先高祖皇考轩辕氏的时候,有一位善于卜筮之人,名字与你相同,想来你是敬仰他的为人,所以亦取名叫咸吗?”那巫咸笑道:“不敢相欺,就是小巫呢。”众人听了,无不骇异,帝尧亦觉出于意外,便问道:“那么你今年几百岁了?”巫咸道:“黄帝攻蚩尤氏的时候,小巫刚刚三十岁,如今已三百七十五岁了。”帝尧道:“那么你一向在何处?何以世上没有人知道你呢?”

巫咸道:“小巫在黄帝轩辕氏乘龙升仙之后,心中着实羡慕,就弃掉了官职,向海外一游,要想访求仙道,寻一个长生不死之方。但是仙人始终没有遇到,长生不死之方亦始终没有得到,却在大荒之中,一座丰沮玉门山上住了二百多年,前数年方才重回中国,又在北方登葆山上住了几年,所以世人久不知道有小巫这个人了。”

帝尧道:“原来如此,朕看汝的学术神妙极了,还是自己发明的呢,还是自古就有的呢?”巫咸道:“这个学术,名叫祝由术,是黄帝轩辕氏时候,一个祝由之官传给小巫的。但照黄帝所著的那部《内经》看起来,《素问》一篇里面就有两句,叫作‘往古恬淡,邪不能深入,故可移精祝由而已。今之世,祝由不能已也。’可见得黄帝以前,早有这个法术,亦并非发明于黄帝时代,传授小巫的那个祝由,不过研究而集其大成,以官得名而已。”帝尧道:“既然古时有这个法术,何以现今竟会失传,除了你们师徒之外,竟没人知道呢?”

巫咸道:“此法并不失传,黄帝轩辕氏还有许多著作留在世间。不过那时候,人们都能够与鬼神交通,所以其术大行,施治亦容易有效。自从颛顼帝叫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北正黎司地以属民,断绝天地交通之后,这个学术就渐渐地不为人所知了。”帝尧道:“汝既来此,可肯在朕这里做一个官吗?”巫咸道:“小巫厌弃仕途长久了,但是求仙不得,重入凡尘,既然圣主见命,敢不效劳!”帝尧大喜,即命巫咸做一个医官,世传巫咸以鸿术为尧医,就是指此而言。

光阴荏苒,帝尧在位,不觉五载。一日和群臣商议,出外巡守,考察民情,决定日期是孟夏朔日(孟夏:初夏,指黄历四月。黄历四月初一)起身。司衡羿、逢蒙及大司农弃随行,大司徒契带着各部司留守京都。不料刚到三月下旬,忽然羲叔的属官,有奏章从南交寄来,说道:“越裳国要来进贡,现已经在路上了。”原来越裳氏在现在越南的南面,越南、柬埔寨一带之地,前临大海,气候炎热,向来与中国不甚往来。这次因为羲叔到南交去考察天文,和他做了比邻,两三年以来,帝尧的德化,渐渐传到那边,所以他们倾心向化,愿来归附觐见。

当下帝尧君臣听了这个消息,于是把巡守的事情,先暂时搁起,先来商议招待远客的典礼。大司徒道:“远方朝贡之事,自先帝时,丹丘国进贡玛瑙瓮之后,就没有了。臣等都是少年新进,一切典礼,虽有旧章可循,但是终究不如曾经亲自经历过的人,知道的更详细。臣查先帝当日招待丹丘国是木正、火正两人亲自主持的,现在木正去世了,火正还在,就住在近郊,可否请帝邀他前来,一同商酌,给予指导,未知帝意如何?”帝尧道:“你说的很对,朕就命你前往敦请火正,如果他肯来,最好,否则不可勉强,朕不愿轻易烦劳老臣哦。”大司徒领命,即日出北门向祝融城而去。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