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的故事】之九:偷鸡不成蚀把米(图)

2020-12-10 17:47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那九婴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务成子老先生是怎么说的呢?
那九婴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务成子老先生是怎么说的呢?(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上次我们讲到陶唐侯接到朝廷命令要他派兵去灭封豨(ㄒㄧ,xī),杀巴蛇。杀巴蛇需要雄黄,因此要先灭九婴。于是尧又向朝廷请命。羿带领逢蒙众人先去一举杀死了封豨。

且说驩兜、孔壬、鲧三人自从接到陶唐侯请讨九婴的表章以后,当即聚集商议。

驩兜道:“我看起来,这是陶唐尧不肯出师远征,所以想出这话来刁难我们的。杀一条大蛇,何必要远道去取雄黄?况且他在东方,并未到过西方,怎么知道有九婴为患,岂非有意推托吗?”

孔壬道:“这个不然。九婴为患却是真的,并非假话。”

驩兜道:“就使真有九婴,与他何干?我叫他去除巴蛇,他反叫我去除九婴,岂不是刁难吗?”

孔壬道:“那么你看怎样?”

驩兜道:“依我看来,我就不叫他去除巴蛇,我这里自己派兵将前去。料想一条大蛇有什么厉害,只要人多,多用些强弓毒箭就是了。等到我除了巴蛇之后,再降诏去切责他,说他讬故推诿,看他有何话说。”

孔壬道:“你这话不错。我想九婴既然在西方为患,天下皆知,我们朝廷尽管知而不问,总不是个办法,恐怕要失天下之心。现在你既调兵南征,我亦派师西讨,趁此机会,一振国威,你看如何?”

驩兜道:“甚好甚好,只是我们调多少兵去呢?”

孔壬道:“我听说九婴甚是厉害,我拟调两师兵去。”

驩兜道:“我亦调两师兵去。”

孔壬道:“除一条蛇要用两师兵,不怕诸侯笑话吗?”

鲧在旁听了,亦说道:“太多太多,用两师的兵力捕一条蛇,胜之亦不武。就少些吧。”驩兜不得已,才派了一师兵。

原来那时天子之兵共有六师,如今两师往西,一师往南,保卫京城的兵已只有三个师了。您说,这驩都、孔壬这次怎么会热心为民除害了?其实是驩兜要除巴蛇,是因为他自己的封国在南方;孔壬要除九婴,是怕将来九婴势大,阻绝了他和相柳交通的原故。各人都是为私利起见,并非真有为民除害、为国立威之心。至于鲧,和哪里都没有关系,所以也就都毫不在意了。小人之心,唯利是图,千古一辙。

且说那三师兵将派出去,驩兜、孔壬就静等捷音。忽然一天宫外有人说有捷音报到,二人慌忙召来一问,原来是陶唐侯的奏表。说道:“封豨已诛,桑林地方已经恢复原状。”等语,二人看了都不作声。又过了多日,忽见南方将士纷纷逃归,报告道:“巴蛇实是厉害,我们兵士被它吃去很多,有些被它绞死,更多的是中它的毒气而死,那蛇太厉害了!我们五人中死了三人啊,只剩了五分之二的人逃回来了。”

驩兜听了,忙问道:“你们不是带着许多强弓毒箭吗?为什么不射呢?”

那些将士道:“怎么会不射它呢?那蛇巨大,它来得太快,来不及射它已到面前;二则那蛇鳞甲极厚,射着了亦不能伤它;最厉害的还是它的毒气,隔到几十丈远就受到了。一受毒气,神智不清,心腹疼痛,站立不住。哪里还能抵敌得住呢?”

驩兜道:“你们没有设立各种障碍物和陷阱吗?”

那些将士道:“巴蛇的身躯大得很,无论什么障碍物都拦它不住,区区陷阱,更不必说了。”

驩兜听了,长叹一声,心中深恨自己的失策,悔不该不听神巫之言,应该叫羿去的。哪知这时亳都和附近各地的人民听到这个消息,顿然间起了极大的震动,一霎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妻哭其夫的哭声遍野。

原来那时候的制度是寓兵于民,不是募兵制度,所以这次出师南征西讨的兵士,就是京城附近各邑人民的子弟,一家出一个壮丁南征的兵士,五人中死了三人,算起来死亡人数当在千人以上,就是千家失去了亲人,他的家属怎么能不痛哭呢?

那被派去西征的将士的家属也不由得悬挂在心。这一日,好不容易盼到消息,说西征军有使者回来了。孔壬忙叫那使者来问道:“胜败如何?”

那使者已是衣衫不整,狼狈不堪,道:“大败而归了。”

孔壬问:“如何会败呢?”

那使者道:“我们初到那边,就叫细作先往探听,原来那九婴不是一个人名,是九个孩子,而且内中有四个是女的。我们将士听了,就放心大胆,不以为意。哪知第一夜就被他们放火劫寨,烧伤不少将士。第二日整队对垒,要和他们正面交锋,哪知他又决水来灌,那个水亦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因此我们又吃了一个大败仗。自此之后,他们不是火攻,就是水淹,弄得我们无法抵御,精锐元气都丧失殆尽,只好退到山海边静待援军,望朝廷从速调遣,不胜切盼之至。”

孔壬一听,做声不得,救是再救不得了,还是叫他们回来为是。遂又问那使者道:“现在全军损失多少?”

那使者道:“大约一半光景。”

孔壬听了,把舌头一伸,几乎缩不进去,就下令叫他们迅速班师。那使者领命而去。这里各处人民知道这个消息,更是人心惶惶。驩兜、孔壬到这时候亦无法可施。

后来帝挚知道了,便召二人进去,和他们说道:“依朕看起来,还是叫陶唐侯去征讨吧。他有司衡羿在那边一定能够平定的。”

驩兜道:“当初原是叫他去的,因为他刁难推诿,所以臣等才商量自己派兵。”

帝挚道:“不是如此。陶唐侯尧乃朕之胞弟,素来仁而有礼,对于朕决不会刁难,对于朕的命令决不会推诿。大约他的不去攻九婴,要先奏闻朝廷,是不敢自专的意思。现在朕遵照古例,就赐他弓矢,使他以后无论对于何处,得专征伐,不必先来奏闻,那就不会推诿了。”

驩兜、孔壬听了这话,出于意外,不觉诧异,都说道:“这样一来,陶唐候权势太盛,恐怕渐渐地不可制伏,那么将如之何?”

帝挚笑道:“这却不必虑。朕弟尧的做人朕极相信的,决不会有夺朕帝位之心,就使有夺朕帝位之心,朕亦情愿让他。因为朕现在病到如此,能有几日好活,殊难预料,何必恋恋于这个大位。况且平心而论,朕的才德实在万不及他。为百姓计,这个帝位,实在应该让他的。朕已想过,倘使朕的病再不能痊愈,就禅位于他,所以你们说的‘不可制服’这一层,是不必多虑的。”二人听了这话,都默然不再作声。

次日,帝挚就降诏赐陶唐侯弓矢,叫他得专征伐,并叫他即去征服九婴。陶唐侯得到诏命,就召集群臣商议。

务成子道:“现在朝廷起了三师之兵,南征西讨,均大失利,所以将这种重任加到我们这里来。既然如此,我们已经责无旁贷,应该立即出师。但是,出师统帅仍旧非老将不可,老将肯再走两趟吗?”

羿道:“军旅之事,老夫不敢辞,不过现在出师,自然先向西方了。但是九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何以朝廷两师之众仍然失败?老夫殊觉诧异。老先生可知道吗?”

那九婴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务成子老先生是怎么说的呢?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