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的故事】之七:陶唐奉诏除猰貐(图)

2020-11-30 09:29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幸亏逢蒙眼疾手快,猛力向它腹上一刀刺去,那猰貐大叫一声,就朝着逢蒙抓过来。
幸亏逢蒙眼疾手快,猛力向它腹上一刀刺去,那猰貐大叫一声,就朝着逢蒙抓过来。(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上文我们讲到,驩兜等三个恶人商量了计策,要陶唐侯去剿灭那个怪兽猰貐(ㄧㄚˋ ㄩˇ,yà yǔ)。

一日,陶唐侯尧忽又奉到帝挚的诏令,说道:“现在少咸山有异兽猰貐,大为民患,望汝立即派兵前往剿灭,以安百姓。”等语。陶唐侯拜受了,即刻召集臣工商议,大家都很诧异,说道:“一只野兽食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近的国家尽可以自己设法剿除,何至于要我们起兵远征呢?”

务成子笑道:“这个不然,这只猰貐确是异兽,不容易剿除的。它生得龙头、马尾、虎爪,长四百尺,是兽类中之最大者。而且善于窜走,以人为食。这种兽遇有道之君在位则隐藏而不现,遇无道之君在位,则出来吃人。一般的人他们哪里能够剿除呢?”

群臣道:“我们新到唐邑,还没有安定下来,诸事未集,哪有兵力物力分兵出去?且待我们布置就绪之后,再去救吧。”

陶唐侯尧说道:“这个不可,一则君命难违,二则民命为重,刻不容缓的。”

话没说完,只见老将羿起身说道:“老臣有多日不曾打猎,很觉手痒,既然有这样异兽为患,老臣且去试它一试,如何?”

务成子笑道:“老将若肯出手,想来那只猰貐的寿命已经到了。”

陶唐侯大喜,说道:“司衡肯劳驾一次,甚好,请问要带多少兵去?”

羿大笑道:“不过是一只野兽,何至于用兵。老臣此去就当是一次打猎,只须逢蒙等三五数人就够了。”

陶唐侯道:“不然,宁可多带些。”于是当下议定,选了三十个勇壮兵士,即日动身。

行了几日,到了少咸山下,先找些当地人问问那猰貐的情况。岂知那些人一听见说到猰貐就怕得不得了。

羿告诉他们说:“我们此次专为杀猰貐而来,为你们除害。那个猰貐每日何时下山,有什么规律,你们可详细告诉我。”

那些人说,那个猰貐就在山上,不是每天都来,来都是在申时之后,午前一般不会来,所以人们午前还敢出来做事。又说,我们曾经联合了几千个人长刀大斧的去打它,还是打它不过,反倒被它咬死了许多人。你们现在只有这几个人,如何中用?须要小心,那可不是好耍戏的!

说着,这人向太阳影子看了一看,忙叫道:“呵哟不好!申时要到了,得赶快回去了!”说着,也不和羿等作别,就各自匆匆而去。

羿和逢蒙一干人看了这种情形,心里莫名其妙,究竟不知道这猰貐有怎样厉害,人们竟害怕到如此地步。一面向前走。果见所有人家都关上了门,寂静无声,仿佛和深夜一般。敲门竟没有人回应。羿道:“照此情形看来,这个猰貐一定是很凶猛的,我们须要小心了。”商量之后,决定到树上去过夜。一则可以藏身,二则可以了望远处。

于是先将所备干粮打开分发,大家饱餐一顿,然后找到一棵大树,枝繁叶茂,众人一个一个爬上树去。各自攀枝倚干,都稳固了。正想打个盹儿,忽听得远远有婴儿啼叫之声,大家起初不以为意,哪知这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

羿说:“不对,决不是什么婴儿。这个时候,百姓都不敢出屋,那里会有孩童出来?说不准就是那个怪兽来了!大家小心。”

说着,果不其然,就见一个巨大黑影,极其迅速从山那面飞驰而来,倏忽之间,已向林后斜掠而去。

羿对大家说道:“果然就是那个猰貐!”又叫逢蒙道:“它既然跑过去,必定要回转上山的,等它回来,我俩射它两箭吧,这个机会不可错过。”逢蒙连连答应。于是师徒两个从高处爬到低处,拣着树影深处树叶稀疏可以了望的地方伏下,弯弓搭箭,凝神静气的注意着。

果然,那怪兽又啼叫着回来了。大家都屏住气不出声,在那朦胧之中,只见一庞然大物,飞速而来。羿与逢蒙不敢迟疑,师徒二人双箭齐射。只听那兽怪叫一声,负痛而去。原来这猰貐的奔跑真是快的不得了,眨眼之间就不见了。

众人胡乱在树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起身下树,只见街上仍是静悄悄的。不见人影。这里羿等又将所备的干粮,尽量的吃了一餐,大家上山。羿一面走,一面吩咐众人道:“大家到了山上千万要留心,那猰貐冲过来是极快的,如若来不及用箭,还是用刀。”

到了半山,就发现地上有许多血迹,迤逦通往山顶。逢蒙道:“这一定是那猰貐受伤流下的血迹了。”话未说完,只听见羿道:“来了来了!小心!”只见从山顶上一只大怪物如飞一般冲来,大家一齐放箭,谁知那猰貐中了箭之后,好像全不觉得,顷刻之间已冲到面前,有十几个人被它冲倒,连用刀都来不及,有几个竟被它抓住,低头就咬。

幸亏逢蒙眼疾手快,猛力向它腹上一刀刺去,那猰貐大叫一声,就朝着逢蒙抓过来。逢蒙的刀已经深入怪兽肚腹里,急切不能拔出,逢蒙支持不住,倒在地下,离开它的利爪不过一寸多,危险之极!

可那一把刀藉着这股力量,已将猰貐肚腹豁开,鲜血直喷。这里羿等一干人看见猰貐凶猛,逢蒙危险,哪敢怠慢,众人一齐用刀向猰貐乱斩过去。猰貐究竟受伤过重,又大叫一声,急忙向山顶逃去。羿等且不追赶,忙将逢蒙扶起,幸喜不曾受伤,只是被那兽的污血喷了一身。其余受伤的人有九个,四个受伤尚轻,有五个为它利爪所伤,血肉模糊,颇为痛苦,但细细察看,于性命尚无妨害。

羿便将携带的伤药叫众人先给他们一一敷好包扎了,又叫几个人守护着,然后与逢蒙带了其余之人直向山顶追寻。羿道:“这个畜生受伤已重,谅来不能为患,不过我们仍要小心。”和逢蒙说定,一会儿就射那怪兽的两只眼睛。

到了山顶,只见一片平坡,后面有一个大洞。那猰貐就蜷伏在坡上。看见人来,又立起来。羿和逢蒙早是两支箭齐射过去,将它两眼射中。那猰貐瞎了,仍旧乱撞乱冲,咆哮了一会儿,方才倒地。

大家走过去一看,只见它龙头、牛身、人面、马尾、虎爪,长约四百尺,确是一个怪兽。此时这兽双目全瞎,肚腹破开,身上血流成池,已是不行了。羿不由得叹道:“怪不得此地人民如此惧怕,原来这样大怪兽真是世界少有的。我们这次来得太大意,真算侥幸之至了。”

众人又把洞内洞外搜寻了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小猰貐,于是大家都到洞口,只见人的骸骨遍地狼藉,有些还未吃完,正不知道有几千百具,真是可惨之至。但并没有小猰貐。羿道:“时已不早,我们下山吧。”

因为猰貐已除,大家放心,这一觉直睡到红日高升,方才醒来。细看那受伤的人已无大碍,替他们换了些药,又吃了些干粮,然后羿和逢蒙几个人再走到街上去。见了当地人,便告诉他:“猰貐已经杀死。”

那些人听了都不敢相信,跟着羿等到了山顶,这才相信。人们把羿和逢蒙一干人感激崇拜得和天神一般。

有一个人问羿道:“你们究竟是哪国派来的天使?”

羿道:“老夫是陶唐侯派来的。”

大家听了,齐声道:“原来是陶唐侯派来的,怪不得有这样大本领!”

又有一个人接口问道:“陶唐侯既然叫你老先生来为我们除害,为什么不预先知照,我们也可以供给招待,略尽一点心呢?”

羿道:“陶唐侯最怕烦扰百姓,你们这里受猰貐的残害已经够了,哪里可以再来烦扰你们呢。”

众人听了,益发感戴陶唐侯。于是一齐邀请羿等,置酒款待,十分真挚,羿等再三称谢,启程回国。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