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变招夺权架空郭荣铿 泛民轰为恶法开路(图)

2020-05-05 09:19 作者: 何佳慧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建制派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突引“外界法律意见”插手内会事务,公民党郭荣铿(图)斥是摒弃《议事规则》及立会传统。(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建制派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突引“外界法律意见”插手内会事务,公民党郭荣铿(图)斥是摒弃《议事规则》及立会传统。(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5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综合报导)港澳办和中联办近日连番炮轰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时阻延选出主席,威胁以“渎职”、“违反宣誓”等罪名DQ郭荣铿(褫夺议席)。建制派星期一(5月4日)终于出手,由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抛出“外间法律意见”,指新主席选出前,指现任内会主席民建联李慧琼有权处理“重要或急切事务”。李慧琼随即宣布将于星期五分别举行两场内会。郭荣铿斥有关法律意见摒弃《议事规则》和破坏立法会规矩。民主派更担心有关做法是为加快“将《国歌法》和《国安法》直送香港”。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突引“外间法律意见”

自2019年10月香港立法会新一届会期起,内务委员会举行16次会议仍未选出新主席。在“两办”近日强力施压下,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星期一见传媒,称已取得外间资深大律师余若海及孙靖干的意见,认为民建联主席李慧琼作为现任内会主席,“有权有责”召开特别会议,去处理因选举主席出现过度延误而引致的问题,“特别是处理重要或急切事务”。他避答李慧琼是否能召开会议处理事务而搁置主席选举,以及“急切事务”是如何定义。

目前内会积压的议案中,包括具争议性的《国歌条例草案》(简称《国歌法》),该法将“侮辱国歌”纳入刑事罪行,最高可判监3年,受到民主派和民间强烈反对。不过,梁君彦取得的“外间法律意见”文件特别提到《国歌法》,称只要由负责官员与现主席(李慧琼)或临时委任的主席磋商,以符合立法会《议事规则》第54(5)条,就可以直接交上大会恢复二读辩论。

一众建制派成员随后见记者,指认同外间法律意见指李慧琼在新主席选出前仍具有内会主席一切权力处理事务,同时要求李慧琼尽快开会处理包括《国歌法》在内的积压事务。

李慧琼则在傍晚见记者,称按《议事规则》和《内务守则》赋予她的权力,于星期五(5月8日)分别召开两次内会会议,上午会议继续由郭荣铿主持选举主席,下午则由她主持特别会议,跟进有关“外间法律意见”事宜,她会在当日会议尾声作出裁决。

或重演《逃犯条例》前委员会闹双胞

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回应事态发展,直指外间法律意见“离地”,无助解决立法会的政治问题,更可能破坏立法会审议传统。该建议允许行政机关可在不咨询内会主席的情况下,将法案提交大会恢复二读;亦让委员会主席毋须经过选举即可重新获得授权并继续行使主席权力,容易发生滥权的情况。他质疑有关法律意见助长建制派或政府面对政治问题无法解决时,就绕过程序,导致立法会礼崩乐坏。

同时,郭荣铿指出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并非内务委员会成员,今次取得的外间大律师意见也非裁决,做法“非常奇怪”。他无法预计周五举行的内会会发生什么事,惟希望不会出现如去年《逃犯条例》委员会闹出“双胞胎”会议,“结果打晒大交”,社会付出重大代价。他强调自己会根据《议事规则》主持会议。

议员忧《国歌法》《国安法》直送香港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形容,梁君彦借大律师的法律意见,让李慧琼可以不等待选举结果,继续履行主席权力,“简单而言,中共因为不能控制内委会选举,决定将选举废掉。”他批评对中共来说,程序从来都是服从权力而非制衡权力。

同时,朱凯迪指民主派议员卡住内委会主席选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正是根据《议事规则》第54(5)卡住《国歌法》恢复二读的程序。如今法律意见让当局可直接跳过该程序,“连内委会选举和明文程序都变相废除了。《国歌法》和《国安法》直送香港。”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形容,当建制派尝试用法律的方法去解决问题,犹如去年《逃犯条例》争议最热烈的时候,内会会议闹出双胞一样,“他们是罔顾政治现实、困难或问题,而是尝试用一些技术的方法处理,但这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他指民主派未讨论应对策略,要视乎建制派如何“运用法律意见”。

一年前内会“政变”成反送中导火线

无独有偶,恰恰在一年前的2019年5月初,正值立法会《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无法选出主席,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去信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要求立法会6月12日就《逃犯条例》修订恢复二读,最终触发反送中运动。

当时李慧琼突然召开内会特别会议,建制派通过发指引撤换民主派法案委员会主席涂谨申,改由建制派石礼谦任主持。结果就发生会议“闹双胞”的事件,同时出现由民主派和建制派主持的会议,爆发混乱场面,多名议员受伤。

前港岛区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在社交网站撰文指,恰巧一年前,建制派要求李慧琼透过内务委员会“策动政变”,图破民主派主持法案委员会的局面,是谓《逃犯条例》争议的转捩点。一年后,李慧琼周五开特别内会,又要架空郭荣铿。

“假如去年,执政阵营有丝毫体察市民的心,逃犯条例,便不会扭尽六壬,选不了主席就拿内委压人,开不了会就强行上大会二读。历史只会记得,建制派、民建联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嘴脸。假如他们不是如此,便不会有6.12,便不会大半年那么多人,前仆后继,付出无可估量的代价。”区诺轩写道。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