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遍全国到突遭封杀:赴美多年的她经历了什么?(图)


郑绪岚
年轻时的郑绪岚(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1年9月14日讯】1980年代,中国女歌唱家郑绪岚,因为一首《牧羊曲》(电影《少林寺》插曲)红遍大江南北。80年代初,她不顾当时所在的东方歌舞团的反对,决定接受一名美国小伙子的热情追求,最后还决定与该美国小伙结婚,远赴美国留学。由于当时出国手续复杂,郑绪岚辞职后没有经济来源,故她决定“走穴”,和一家演出公司签了三场演出,但在演出前一天,有关部门对郑绪岚突然下达“封杀令”,从此全国所有演出场所均不准许郑绪岚演出。郑绪岚不得不依靠亲朋好友的接济维持生活两年,直到1989年赴美国。赴美多年的她经历了什么?《世界华人周刊》讲述了她的故事。

1983年,25岁的郑绪岚演唱了三首歌,其中一首就是《少林寺》的插曲《牧羊曲》,清澈纯净、温婉细腻的歌声如泉流潺湲,似白云出岫,让人于万丈红尘之中,胸襟被荡涤一新,仿佛能浑然忘却俗世烦恼。此后,这个有着“中国第一抒情女高音”之誉的名字,飞驰大江南北。

但短短的6年后,郑绪岚却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随着她被“封杀”以及远走异国他乡,一个时代最甜美的记忆于斯谢幕。

1982年,电影《少林寺》在大陆公映,轰动了整个世界。据说,电影上映时的票价仅仅一毛钱,但仍创下了一个多亿的票房纪录。

这部电影的插曲《牧羊曲》,以其柔情似水的旋律,和郑绪岚宛如珠玉般灵动悦耳的声音,为其锦上添花。对于歌唱家而言,一把好声音是天赐的礼物。郑绪岚就是这样一个天赋型歌手。

声音条件优越的郑绪岚,在东方歌舞团如鱼得水。第二年,歌技大增的她先后赴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学习东南亚民间音乐。

1987年,在由中央电视台和电影家协会联合主办的评选中,郑绪岚被评为“全国十名最受欢迎的歌唱家之一”。

正当她被掌声鲜花包围之时,命运之手也悄悄地将一个叫爱德华的美国年轻人送至她的身旁。爱德华是郑绪岚的歌迷,两人在一次演出中相识。他倾慕于她的才华,她依赖于他的陪伴。

在郑绪岚飞向世界各地去参加演出时,他陪在她的身边,也时常和她分享美国的锦山绣水、风土人情。

当时的郑绪岚是东方歌舞团当之无愧的台柱子,每逢有大型活动及重要演出,她必作为压轴演员出场。

常年高强度的工作,让郑绪岚疲惫不堪,加之和爱德华陷入热恋中,她萌生了追随爱德华去美国留学的念头。

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自己将从东方歌舞团离职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也将她和爱德华的未来憧憬得太过美好。她以为离开了东方歌舞团,不必再受团里紧锣密鼓的任务差遣,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演出。

辞职报告呈交后,郑绪岚上交了工作证、退还了住房钥匙、户口本也被收回。由于出国手续复杂,郑绪岚辞职后没有经济来源,故她决定“走穴”,和一家演出公司签了三场演出,但在演出前一天,有关部门对郑绪岚下达了“封杀令”,从此全国所有演出场所均不准许郑绪岚演出。郑绪岚不得不依靠亲朋好友的接济维持生活两年,直到1989年赴美结婚生子,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

但随着时间流逝,郑绪岚与美国丈夫之间的感情逐渐产生裂痕。在美国几年中,郑绪岚由于思念家乡,经常回中国,每一次都要逗留很久,且一次比一次长。郑绪岚想劝丈夫随她回中国,但丈夫拒绝。最终二人离婚,郑绪岚一个人带着儿子回到中国。

为了养活儿子,她不得已又重回北京找工作。但当郑绪岚想重操旧业之时,她看到王菲、那英等新生力量带来的流行音乐,已令乐坛的风向标悄然发生了改变,顿觉属于她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她呢,只能留在八十年代的光影声色里,留在徒余唏嘘的一声长叹中……

中国老话讲,屋漏偏遭连夜雨。2003年,郑绪岚被诊断出肠梗阻。

因病情严重,她不得不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可是在手术的过程中,由于医生操作失误,肠道健康部位被切除了,却将病灶仍留在体内。

这次重大的医疗事故,使得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况愈下。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靠止痛片来度过那漫漫难挨的长夜。最痛苦的时候,她要靠营养液来续命。

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使她形如枯槁。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之久。有道是,“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就在她被病痛苦苦纠缠之际,她遇到了生命中第二个将其深爱的男子。

那段时日,对她悉心照料的男友,是郑绪岚多年灰暗生活中投射进来的一束光芒。

命运似乎终于对她有所眷顾。

然而不久,男友被查出黏膜癌,她闻听噩耗,躺在北京的病床上痛哭流涕,但却无能无力。那时,同病相怜的两个人,一个住在天津肿瘤医院,一个住在北京专科医院。

相爱不移,却如隔天堑。那时,他们准备结婚的新家刚刚布置好。

2005年,病情未愈的郑绪岚举办了《红楼梦》歌曲专场演唱会。

那天,在演唱会上,她唱起《枉凝眉》,唱起《红豆曲》,唱起《葬花吟》,红楼女子的悲剧归宿,似乎更能诠释她的悲情半生。

爱她至深的男友,抱病到现场,去观看与支持郑绪岚的演出。她在台上,他在台下。不久,咫尺之遥,变成了幽冥永隔。

她的世界,再次坍塌。

“男友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了,我当时真的被悲伤击垮了,我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在最绝望之时,她曾数次想过自杀。但她深知,自杀是容易的,而留下的永难愈合的怆痛,和满地狼藉,只能由最亲的人来承受和收场。因为死,不仅是逝者的悲剧,更是生者的悲剧。

“回过头来我又想,世界上那么多人,有着各种各样的悲惨经历,他们能走过来,我也一定能走过来。”

于是,在经历了生命的又一次涅盘后,她重新燃起了对活下去的渴望,积极去寻求治病的良方,并在好友朱时茂的牵线搭桥下,结识了一位医生。

当医生看到坐着轮椅,瘦到形销骨立的郑绪岚时,不禁大惊失色:曾经光彩照人的著名歌唱家,已经完全不复当年在舞台上,巧笑嫣然的明丽与健康。

“你给我们这么多人带来了欢乐,你的歌声甚至感染和影响了一代人,所以我们一定想办法把快乐还给你。”

那次的手术做得很成功,饱受恶疾折磨多年的郑绪岚,终于摆脱了病痛。

“我不会被打倒,还将一直唱下去。”

2018年,郑绪岚在白鹿原影视城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岚情岁月”的个人演唱会。当晚,上万人齐聚一堂,全场座无虚席。

演唱会上,风儿轻轻拂过她的发丝,深情缱绻的歌声如春水初生,回荡在黄土地的夜空……仿佛旧日的一切爱与痛,生死与离别,都化为飞鸟,以沉重而轻盈的翅膀,凌万顷之波涛。

作家木心曾说过,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

也许芸芸之众,于各自的生命旅途,从序曲,到终章,跌宕起伏有之,峰回路转有之,直至最后,驭得无惧无悔,方能令人生曲尽其妙,余音绕梁……

责任编辑:菲菲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