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重启边境在即 恐因中老铁路陷债务危机


【看中国2021年12月28日讯】老挝官方12月初宣布,将于2022年1月1日重新开放封闭逾18个月的边境,预计包含美、中等17国的游客将可前往老挝首都等“绿区”旅游,以提振当地惨遭疫情冲击的观光产业。老挝同时希望12月才刚开通的中老铁路能提升旅客运量并振兴经济。不过专家提醒,老挝恐因接受中国融资来筹建中老铁路而深陷债务危机,即便此一铁路开通,也难助攻该国农矿产品的外销成长。

根据老挝官媒报导,部分国际旅客将可于明年1月起,前往老挝首都万象(Vientiane)、万荣(Vang Vieng)以及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等被划为“绿区”的省市旅游。

不过,旅客必须在启程前14天完整接种新冠疫苗,并提交3天内的核酸检验阴性报告,才能入境老挝。

这是老挝政府在关闭边境18个月后的首波重启边境计划,目前仅允许包含中国、部分东盟国家、美国和英国等17国游客造访。

在老挝宣布重启边境之际,历时5年兴建的中老铁路也于12月3日正式通车。这条铁路北起中国云南昆明,途经老挝的琅勃拉邦、万荣,终点站为老挝的首都万象,对明年计划前来老挝旅游的旅客,正好可搭乘这列火车前往“绿区”一游。

旅游业者摩拳擦掌 盼中老铁路活络观光

针对已经通车的中老铁路,老挝不少观光及饭店业者相当看好,他们认为有助于复苏当地经济、活络观光产业。

位于老挝首都万象市区的“塔銮多尔瓦列饭店”(Le Thatluang D’oR Boutique Ho-tel)客房部经理安妮塔(Anita)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很多游客都想搭乘中老铁路,走访各城市。

安妮塔说:“我认为火车票价很合理,据我所知已经有很多当地人坐过火车了,我们旅馆也已经有客人预订火车行程,甚至连我自己之后都想坐坐看。”

另一家位于老挝首都万象的“布拉萨里塞纳饭店”(La Seine Hotel by Burasari)担任接待人员的阿克(Aek)则希望中老铁路能带来更多的中国游客。阿克告诉美国之音:“火车对商人和游客来说是很棒的设施,可让更多中国旅客入住我们的饭店。”

也是位于首都万象的“那拉卡旅行社”( Narakath Travel )业者艾特(Ait)同样对新的铁道路线抱持正面评价。荷兰籍的艾特告诉美国之音:“我已经乘坐过火车,沿途风景令人赞叹,它带旅客前往未遭受破坏的景区。我认为这条新的火车路线会对老挝的旅游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也可为我们的旅行社带来商业利益。”

老挝国家主席通伦·西苏里(Thongloun Sisoulith)在中老铁路的开通仪式上大赞这条新铁路,他说,中老铁路展示了“现代基础建设的新时代,老挝人民的梦想已经实现。”

铁路跨境观光暂未开通、农矿品出口受限

根据美国《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报道,全球新冠疫情爆发前,光是2019年一年,就有超过100万中国旅客前往老挝旅游,占当地一整年旅客人数的五分之一强。从老挝将中国列为明年首波开放的入境名单中,可以看出老挝当局极力盼望吸引到中国游客。

尽管老挝政府及多数观光业者都相当看好中老铁路通车和开放中国游客的观光效益,然而,位于东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认为,后疫情时代下,过去中客团经常出现的一条龙旅游模式,业者因利润过薄已经不太愿意接单,这可能让中老铁路及当地旅游业的观光收益面临下修。

陈尚懋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游客一到龙坡邦(琅勃拉邦)的车站,一出来,我就是游览车把你接了。中国大陆的游览车接到你中国大陆人开的这个艺品店,然后中国大陆人住的饭店。你一条龙的方式一进来,当地人就觉得,这条铁路对我没有利益,对当地经济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帮助。我觉得这次的疫情之后,不可能再是这么大团的出游,一定就是小团,这个旅游的型态会完全地改变,这个可能也会影响到这条铁路的一些后续的发展。”

除了观光收益不容乐观外,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东盟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条新铁路也无法立即运输当地的农、矿及成衣产品出口,因此,出口助攻的效益也还有待观察。

徐遵慈说:“目前为止,中寮(中老)铁路虽然已经盖好,但是第一,它往下面延伸到泰国的这个部分,其实是还没有连接起来,所以它打通到泰国,然后出海到欧美市场的这条路的话,目前是并没有办法来进行。另外它要往北进到中国的这个部分,因为寮国(老挝)这段时间它的疫情其实是非常严重,农产品、矿产品进到中国的话,它陆运的这些边界的检验等非常地严格,所以也导致说它往上的这个出口,事实上是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历史系名誉教授陈鸿瑜则说,仅有中老铁路开通,作用其实不大,连结的公路网也必须完善,才能有效发挥整体的运输功能。

陈鸿瑜告诉美国之音:“寮国(老挝)期望它的农产品能够透过这个铁路很快速地运到中国的市场去卖。这条铁路在寮国(老挝)境内总共设了21个站,这个站的附近的农产品是不是有适合的公路或者交通把它送到铁路车站来,然后再运到中国去,现在这个应该还在开始(兴建),所以你还看不出来它运输的功能有多大。”

老挝若陷债务危机 部分土地恐转让北京

中老铁路的经济效益还有待观察,不过,其高昂的建设成本已经引发各界关注。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中老铁路斥资60亿美元,其建设成本约老挝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

另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统计,老挝2020年总债务达133亿美元,高达其GDP的72%,总债务有近一半是向中国借贷,让不少专家忧心,若中老铁路收益不如预期,债台高筑的老挝恐被巨额负债压垮。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南亚专家芮孟(Greg Raymond)认为,老挝政府无视债务危机,大举兴建中老铁路的作法相当不智。

芮孟告诉美国之音:“世界银行认为,老挝目前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不是一个特别令人乐观的商业环境,该铁路连接车站道路的基础设施并不多,如果铁路要获利,所有这些基础设施都必须到位。所以我不清楚为何老挝政府认为这些风险不构成问题。”

芮孟表示,如果老挝爆发债务危机,可能会步上斯里兰卡后尘,被迫将部分土地的控制权转让给北京。他说:“我们已经看到,当他们(老挝)的电力公司经营不善时,最终是让渡给一家中国公司接管,因此中老铁路也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他们(老挝)无法偿还这笔债务,那么中国可能会要求其他权益转让,可能是交出某些土地或其他经济特区的控制权。所以是的,这些就是风险。”

泛亚铁路争议不断 学者:东盟小国难借此扩大市场

事实上,中老铁路属于中国一带一路及泛亚铁路计画中的一部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下,北京正努力推动东盟其他国家兴建连接的铁路,借此促进区域的互联互通。也因此,在中老铁路开通后,各界关注泛亚铁路的其他路线是否也能顺利完工。

对此,中经院东盟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认为,像是泛亚铁路中,老挝至泰国间的高铁路段仍有许多细节尚待敲定,因此泛亚铁路建设仍存有不少变数。

陈尚懋则说,泛亚铁路泰国段的“中泰铁路”,近年因融资等问题争议不断,最近还传出中国只准自家产品透过中老铁路南下,却不准泰国产品依循同样路线北运至中国,因此,就算泛亚铁路网最后顺利完工,泰国商界也不一定能从中获利,反倒可能承蒙损害。

陈尚懋说:“对于泰国来说,它就觉得这条铁路(中泰铁路)反而是加速了中国大陆产品入侵到泰国这样的一个速度,所以我想接下来泰国政府对于这一条铁路的态度,应该要采取比较强硬的一些做法。”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南亚专家芮孟则分析,老挝这个在东盟中经济实力较为薄弱的国家,恐怕更难借由泛亚铁路来获利。

芮孟说:“他们(东盟)可以期待更多的中国游客,这是一件非常正面的事情。但也有缺点,像是泰国、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商业模式可能更适合利用到这条铁路。但问题是,像老挝这样的小国,商业部门不发达,可能难以吸引外国投资人士,或是如果这些投资者主要是中国人,他们可能不会雇用很多老挝人,所以好处可能不如预期地多。”

责任编辑:辛荷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