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湖梦像(图)

2021-11-13 06:27 作者: 黄翔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0/7-4/p2725331a437913698-ss.jpg
乔治湖(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是落幕的鹿泉庄之旅

是揭秘丛莽水域之行

黄翔

先人名之为“乔治湖”,然而它无涉于社会层面浅层时空认知,无涉于尘俗政治体制、不管是自由、民主还是独裁、专制?它也纹丝不触及从人类文明、文化之始就出现的王者、皇帝乃至行使特权的现代总统之类人物,却冠以一个已故王者、总统类的“乔治”的名号。在现代时空深层意义上,它不应该是“乔治湖”。此时此刻的当下,我驻足、跻身其空间,面对的是一片“辽阔而空旷”的丛荓水泽、天然纯净的大自然,澄澈或隐形倒映在深沉的水域的是天宇的浮云,是浮云中的浩瀚宇宙无垠时空。

是无垠时空中的未知地带。是未知地带中的无解奥义。

所以,在大宇宙背景上,在时空深层的意义上,我视它为诗化而圆融的“外星湖”。

正如今人发现古远火星上曾有过湖泊,同一时空的古远或史前的地球上,荒蛮丛莽中也秘藏水域。是湖泊、是汪详、是未定名或被人为定名的水泊。我以为,不同时空段中不同视觉,对丛莽中的水域有不同定义和精神视域。如先人以前英格兰二世国王的名字命名美国纽约州丛葬中的中的一十大水泽为“乔治湖”,仅管此水域远不能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相提并论。万物的命名不环绕特权和偶像崇拜、个人迷伩,漠视浩瀚宇宙大背景中纷繁万象万物奥秘的追踪与探测,大至宇宙无垠时空、小至纷繁万象的本义与始终,同“人形生灵”中的个体何涉?任何血肉生命个体其内在能量与天体、日球、星辰乃至崇山峻岺、汪洋大海可等同于等量齐观吗?!

众生平等中的任何人都是滴水微尘。同类中的任何个体有何资格驾控、主宰、高居于众生群体或同类中的任何生命个体之上?!

古先知意义的“天人合一、复归自然”的精神认知,在21世纪的当下,在精神时空的绵延与拓展中,天经地义理应升华于“宇宙人体、星际思维”精神视域或层次,地球大地上的“窰洞思维”天海悬殊于浩瀚天宇无垠时空的“黑洞奥义”。在大宇宙的背景上,天体黑洞其内涵质别于“浅层时空认知”,远远质别狭义精神视域中一国一族文明与文化的“惯性与常态”认知,更非尘俗极欲的高于一国一族的任何党派“意识形态”。

非党派对峙与权力角逐的“宇宙人体星际思维”时代必揭幕于“人类21世纪”的当代!!!

诚如“天地人一体”中互渗与相融,地球上人为命名的“乔治湖”,在大宇宙立体交叉、多重层叠的无垠时空隐形与深层背景上,其形色存在的表象外、是穿越时空的“外星湖”。

用了整整一天时间的99.9%开车往返于途中,扺达目的地空间观赏的时间几近整天的百分之零奌一。这儿是我今生首次来到的地方。“辽阔而空旷”。藏匿在地球上绵延环绕的丛莽深处,却不离浩瀚宇宙无垠时空的深层。我不以芸芸众生惯性视角、常态思维去面对它。这片无异于江河与汪洋大海的水域,让我在青空日照中情不自禁地追问和追梦的是:为什么会有水?究其终极的“水”是什么?它有其始其终吗?为什么芸芸众生中的人形生灵、鸣禽走兽、包括大地上的丛莽、野生植物和农耕种植都离不开水?为什么血肉生命精神人体中的“诗化人生、隐逸闲情”也同样决绝离不开如“水”的柔和与滋润?为什么一旦离开水脉、日照、空气,宇宙世界就必消失,所有的血肉生命必终极绝灭?!

我驻足时空,目击于一片丛莽中的水域。如果同类赴此是旅游,我跻身于此,是追踪于追梦,寻觅于无解的是万古时空的踪迹与奥秘。如果同类赴此是划船、爬山、观光、歺饮,我在此之外却是冥思、玄想。如果行迹至此的人,爱的是蹲坐岸边垂钓,而我的无形钓杆垂钓的不是别的什么?其深层质别与悬殊于众生趣味与功利追求的当下。那么,浮生中的我“垂钩”于时空的究竟是什么呢?

是万古千秋茫茫的红尘浊世外洪荒中“轰鸣的寂静”。是大自然原生态的万千“未知地带”与“无解奥秘”!

如果这寂静对常态感知者是无声,而对我的脑神经网络却是震颤不息隐形的轰鸣。

如果同类寻觅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当下的快乐,而对我而言,却不离全新文明与文化的探索与开拓心性与意念。在”时空倒退于朝前”中,迷蒙与迷途于苍茫的洪荒和洪荒的苍茫。

这就是为什么置身芸芸众生中,这片水域在人的“惯性与常态”认知中是永恒的“乔治湖”。

而面对一个众生群体中“诗思与书画艺术”者的视角却是时空深层和个体深心的“外星湖”。

较之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乔治湖的空间容量远不可比拟,但外在形色表象相似、水的内质也两相无异。人体与鸣禽走兽是否也如此,各类器官具备、健全却形态相异,是否均与大地天宇交叉互渗于隐形相通还是感知各别于互为差异?如人俱思维、思想,其嗅觉功能却不及沙漠上的一头斑马,后者可凭血肉嗅觉取代视觉闻出砂碟中的水潭。而人在自然生态层次上的感官感知天然局限;在社会层面上却具“权欲、财欲、淫欲”极欲意义的畸形膨胀,近现代至今以一党“意识形态”取代一国一族,驾控全民及其社会的精神文明和文化创造与开拓的自由?!是“一国一族”还是“一党独大”?!

驻足于一片丛莽水域,此处原名“乔治湖”,却是我深心中的外星湖,既非梭罗式的《瓦尔澄湖》,也非施笃姆式的《茵梦湖》。不管它是表现性情或性情人生外化,还是经典性的诗化生命的闲情和隐逸?它是湖,是藏匿在荒蛮丛莽中的一个“湖泊群”中的最大的湖,长达五十一公里。此处是美国境内最早的旅游胜地,被举世知名的第三任美国总统、《美国独立宣言》最著名的起草人之一的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宣称为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水域”。据史料记录,此湖命名的来由是由威廉•约瀚逊爵士于1755年为之命名的。后来这里成了法国和印度战争的重要战场。这是远去的古人已逝的历史,无涉于今人面对宇宙浩瀚背景的感应与认知;不管是面对大自然原生态环境,还是古往今来缠绕于岁月的人类精神视域中“隐逸闲情、诗化人生”的天启与梦痕。在“最美的水域”的“乔治湖命名”中均荡然无存、纹丝不见。

对21世纪的今人而言,大自然时空的深层生命本义,与红尘浊世的王权与帝位内质天然质别!今人面对万象纷呈的世界,其精神智慧视域,无处不展卷的是大自然、追梦的是外层空间,芸芸众生与万物万象纷繁生态缘起中,无处不触碰到一个奇妙无解的“玄”字,即远古或史前“玄黄洪荒”的宇宙之玄奥。地球上无处不是同一血肉生命的感官感知天然设限,整个人类精神感应孤绝于“宇宙人体”星际思维形同陌路。从文明与文化之始,人类的精神视域无从穿越”语言文字惯性定格”的疆界、精神意识认知的万千定义同宇宙时空深层纷繁万象的“原初与本真”之间遥不可及,同其终极奥秘相距与隔绝于“咫尺天涯”中亿万光年之遥,其命定厄运中的时空轨迹时至当下也仍无抵达“天涯咫尺”之日?!

人形生灵自视为万物之灵,在立体交叉、多重层叠的浩瀚宇宙时空的深层,是一种“成形于未遂”的存在!!!人作为人“同类面对同类”、彼此之间有何实施“精神主宰与驾控”的尘俗特权可言?!你与生俱来拥有高踞芸芸众生的空前的“宇宙生命气场和能量”吗?!任何人中特权者该不该有自知之明、还是日照中公然赤裸裸极欲畸形膨胀?!

在浩瀚宇宙无垠时空中,你不也形同众生同类中的一“滴水微尘”吗?!

来到美利坚的自由空间,曾涉足东西两半球的不同族裔和国度,近年又探访了美国纽约境内的不同山庄和私人大庭园,从中国人在美国空间开创的道家背景的“汉庄”,到一个人孤居“辽阔的荒蛮”三十年的“鹿泉庄”,此次又应人邀约长途跋涉整日追踪“乔治湖”,拟继之于后的是一篇“有待定稿泼墨”的《贝壳岛之光》。

乔治湖一行路途上开车许久,而目的地却始终遥远。此次同行中四人,一位是从事房地产的中国人王先生,一位是纽约人寿公司的周小姐,另两人为我和狄潇雨兰。车由雨兰提供、王先生驾驭。一辆汽车开这么远的车程,在车上坐这么久的时间,在我今生是第一次,且也是第一次无端引发了暮年岁月的呕吐和晕眩。从请晨出发至午后、近黄昏,我问驾车人目的地还有多远?周蓉芳小姐边下车边回答说还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途中两次停车,此次是停车攀登观赏非丛莽中的嶙峋的巉岩。哇!目击中令人震惊的不是岩壁下似从天而降的陨石的碎块,也不是巉岩中纵横绷裂的裂纹,而是一块块巨大无比的岩石,大大小小、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的堆叠!人无论从任何一团巨岩中失足滑落石缝中,纵使不摔死、必陷入巨岩之间的深坑、永远爬不出岩缝、也爬不上岩壁,从中重返青空日照下的红尘!!!一种浮想联翩的惊艳与恐怖的奇美。情不由衷地举起了手中的镜头!以斑驳的巉岩为背景,几个行迹自由却无争于人于世者,从衣着到脸上的气血,一个个竟成了“逆生长”镜头中的俊男美女!接下来又匆匆返车赶路。另一次是去了路旁一空前特大的咖啡厅,不知为什么我感觉此处似什么年月来过?雨兰反驳说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是第一次来,为什么会有熟悉场境的印象,她说因为在美国很多地方都很相像。就正如“众生平等”中的人在美国,一个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自由,任何人从来不会有相异于人的身不由已、行迹受人控制的不自由的心性或感觉。

汉庄、鹿泉庄、外星湖,也许还有处不可省略贝壳岛,相似又不相似。匆匆留下行迹又匆匆离去。此行不像往昔,沿途常见各类动物,马路上也惊见松鼠类的被车轮压扁的死尸。不时出现丛莽中的水泽,不由想起在苍茫的水边搭一座小木屋,是诗屋、是书房、是画室,反正是“天人合一”、“复归自然”,而对我而言,却是穿越层叠时空的生命“宇宙人体”、血肉“星陙思维”。荒蛮中“暴力”和“谎言”渺无踪影,唯有罕见于“水泥丛林”的静穆与凊净。此处空间中,众生和谐共处,既不是空话、也不是谎言,而是文明与文化意义上的永恒不遭遇人为的质变与劣变。

沿途的丛莽绵延不绝,从中见出季节的变化自然循环。雨兰从前座掉头转身给我递过来一个笔记本和一枝圆珠笔,因我身心中时有火花一闪的刹那,她总不忘特意把纸笔随身带上,以方便我记下瞬间灵悟。一会又递上一盒凤梨酥和一杯依然保温的茶水。我笑迷迷指着额头说:“也许我天生有第三只眼晴,却没有长出第三只手。”因我两手不空,无法接下雨兰又递来的糕点和茶水,幸蓉芳妹子伸手代我接下。此时丛莽中出现水泽,我脑子里想的始终是渴盼发现于水边的,是我永不绝灭于“日光中的梦居”。此处山光水色随季节变化于天经地义,青青绿绿、红红黄黄斑驳青空下、绚丽日照中,深心中绚丽的梦居色彩似永不界临枯竭。车子始终平稳,偶尔给开车人讲话时,他总是作出闭咀的手势,不知是开车中不愿分心、还是不喜欢言及无涉于自然的尘俗?其同行伴侣蓉芳却是一个沿途始终盯着手机的人。雨兰让我此行赠她夫妇一本相关我的评传,现居瑞典的学者傅正明所著的《黑暗诗人》。蓉芳马上从手机上找出了其作者的相关资讯和照片。看手机之外她此行中就是不时停下来接电话,这也许就是新生代的日常生态。远非文革时代的我的同时代人,彼此相处的每一个日子,不是检举揭发就是批判斗争,既无涉于“天人合一”、也疏离于“复归自然”,却生而非人。现当代“网络群聚”的友人间,纵使空间遥隔,情谊却近在咫尺,人与人之间少见口溅吐沫、怒目相视,而是一脸愉快与温馨的微笑。

出现岔道,情不自禁地让我想起一首歌曲:“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今人的这条小路却不是前俄罗斯姑娘送谁上战场,人与人之间血肉搏击,而是寻觅红尘浊世以外的什么?反正不是虚幻存活中的“冲冲冲”、“杀杀杀”,而是不离“生”的本义!路旁的丛莽中又一片惊艳于红、黄、青、绿、紫的斑驳。藏匿丛莽中,竟出现一幢古埃及式的未倾塌的泥屋,这不禁令人双眼圆睁、深心微颤,人类不同的文明和文化古往今来隐秘互渗吗?从一个断裂层中呈现远空下的山丘、水泉、.湖泊、河流,那儿有“汉”人形生灵居住的人和互为渗透与沟通的人类文明与文化吗?“阳光一闪”的视域中,眼前不再是丛莽的斑驳,而是大片的红绿中呈现一片金光灿烂的枫林。

在蓉芳、雨兰精神姐妹手机镜头中,始终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不同形色的焚烧的图腾。

而对于我,却是画面时空的深层“立体交叉”、“多重层叠”的浩瀚无垠时空中的宇宙。

是时空永无止境的深沉与浩瀚,是常态时空外的隐形时空,是人永无抵达与跻身其中的微型时空隧道。也同时置身于浩瀚宇宙大背景的地球上“丛莽水泽”旁的木屋,木屋空间中的诗居、书房、画室。在这个意义上,往昔的乔治湖、当下的外星湖,整个就是宇宙时空中的水域、水域中的万象纷呈、纷呈万象中的焦奌。焦点中隐形的浩瀚无垠、浩瀚无垠的隐形的焦奌。

形色的水泽、湖泊在地球上、在大地丛莽的深处。其深层时空镜像在“所有的方位是同一方位”的浩瀚无垠宇宙中无从定位、无从寻觅。而沿途绵延与弥漫直至扺达此处的是人形生灵感官感知中的无异于“外星湖”的别的水泽。绵延于别的水泽的,在另类视域永无止境的投视中它是宇宙时空中同一的滴水、微如滴水的同一“外星湖”。我驻足此水域空间,却不知何为其内质、在大宇宙时空背景中它置于何方位、其终极存在的神秘无解的镜像是源自宇宙深层何处与何类时空、还是人形生灵的种种“主义”、“体系”之外、与生俱来无从面对与解读的“时空之外的时空”?!纵使我此生从未终止精神洪荒嶙峋巉岩峰峦的攀沿与追梦,却始终从未也无从挣脱宇宙奥秘永恒绑架中的迷茫……

远在近中。近在远中。大在小中。小在大中。无所谓微型。无所谓辽阔。各有各的时空观。各有的艺文思维。各有各的形式表现。我以为精神方位中地球无分东西两半球。宇宙就在面前、脚下、体内、身外。刹那此刻的血肉生命是“宇宙人体”。跳出浅层时空认知的是“星际思维”。远处的山在青空日照下忽蓝忽紫。此处属“空旷与辽阔”的水域的周边。

正是此时此刻的当下,莫名驻足于一峰峦上朝四方远眺。是此行中的普罗斯佩克特山顶。小径同外星湖水域往返五公里之遥。分散的游伴终重聚一起,正欲从中移步重返外星湖时突然猛刮起一阵冷风,我头上的帽子在风中吹跑,悬空翻滚飘荡一阵幸好正落在远处的蓉芳女士手上。

忽然发觉人置身于红尘俗世、驻足其中的却不是峰峦,似无意识随山峦起伏曾隐形下沉、潜入至此处的,竟然是世外洪荒的一个小镇。几个人行迹紊乱吗?日光中神思反常吗?反正驻足与置身于美得惊艳、风景如画的一处世外空间。却不见一个人影、甚至一只猫、一条狗什么的。“镇”不离红尘。“湖”藏匿丛莽。“人”栖息孤绝。依依不舎移情别恋中走下山丘之顶,步入返程的小径。高空中夕阳的光柱突然从云层中辐射,正垂落山外水域中的湖心小岛。举望远镜远眺岛屿上一片直立的树干。上面似有茅棚,人居吗?也有芲狼的岩石洞穴吗?纵目远眺,终见大片水域试与头顶的兰天比阔。湖边有人居。湖中水纹波动。头顶悬垂中云丝漂泊。人居中渺无声息。

“人在时空中,仿佛在船上。摇橹的是人,载人的是时空之舟。”可浮、可沉。可进、可退。可前、可后。乘座岁月之舟中,是芸芸众生中平等的任何生命个体。返视于时光中,我无处不见前人的“乔治湖”,今人之我的“外星湖”,古人、先人青空下人头涌涌中成群结队而来,终一代一代人消失与远逝日光中无踪无影,甚至曾纵横丛荓中的纷繁形色,甚至曾晃动于日月星辰下的鸣禽走兽的背影,甚至曾荡漾于时空汪洋中形似涟漪的万千不明声息。这一切丛莽水泽的洪荒中曾经有过的形色、踪迹、图腾、画面、场境仅仅是人类记忆中的文字的记录?史料中藏匿与遗世的时空镜像与珍奇?

是后来者感官感知中古远与史前几近不可思议的梦像?!

还是阳光下瞬间人生中人类、生物、宇宙存在的真实?!

跻身于沉湮丛莽水域中的浩瀚远逝的时空,投目凝视于一片空旷与辽阔,无异于翻阅与解读“常态思维”与“惯性认知”之外“天地人一体”的“丰盛的空无”!!!

在丛莽洪荒与苍茫的水域中,在交叉、层叠的时空本义的深层,目击于我眼球中的,依旧是人类文明与文化菁华承传于绵延中,今人却始终无视与陌生于时空两隔与断裂。而对我来说,浩瀚宇宙无垠时空中,曾纵横“外星湖”水域的“人形生灵”,同后来者远已擦肩而过的同类,形色先后消失于芸芸众生中,而其宇宙人体时空中的“基因和元素”却远未绝灭。他们的血肉生命之源可追踪“外星湖”水域的时空,时空中永无止境的深层?还是早已失踪却始终渴望重返的宇宙外层空间,外层空间星斑中苍茫的故园与原乡?

其精神本义是地球上“外星湖”水域空间的外星人、是失踪外层空间“亿万光年之遥”的地球人。

他们今世浮生的镜像、图腾永恒,在后来者身上返祖承传,在新生代的形色与行迹中绵延。

正因为如此,地球上的人形生形不远万里而来。度假、休闲、旅游。“享受户外剌激、活动血肉心身”。“眷恋诗化人生、置身隐逸闲崝”。无分炎热和寒冷的季节,冬天滑雪、雪地健行或冰上钓鱼。暖和的日子游泳或垂约,徒步观景中畅游湖岸小镇、置身空前罕见于世的红尘“寂静的轰呜”。也涉足游乐园,体验皮划艇直奔水域中心的岛屿。不管是徒步观景还是“历史文化”之旅,美食啤酒之外,切切不能忘了此地域还有一“神秘谷”,深谷中被发现此处有一种“天籁之音”,却无从以任何“物理定律”面向人类与世界解读。此外还有一个片区的石桥洞,任何在世者均应赴其大理石洞穴入口参观,在其他的洞穴、岩洞和多处天然水泽、湖泊的水景留下今生行迹。此行中的我只可惜行色匆匆,投视中只能目击于“双目圆睁”而无及在世外净境中冥思玄想。

云天中日光又出现了,仍然是一道光柱,此前垂照于杰斐逊总统称之为“世界上最美的水域”的湖心岛屿中心。人称“乔治湖”,却是我心念中时空深层的罕见与唯一的“外星湖”。当下的光柱仍然赤条条地垂直幅射,整个笼罩的是我身心中“时空中最静的小镇”,此镇在最美的水域周边。我的身心整个儿按奈不住,直想返身回头到小镇上去,同光柱“天人合一”中互渗于融为一体,以穿越时空的精神“宇宙人体”,超越“生与死”的观念形态二元对立之外与之上。

秘传“外星湖”周遭地域,隐秘留下一幢空屋。此“屋”应为一“洞”,是个天然岩石洞穴。不想其孤居者竟是一位女富豪,此生不离不弃的是非物质意义的暴富,而是同样不离不弃追梦于“宇宙生命大诗”。悄无声息“畄此”。“传闻”失踪远去。在红尘众生中自驾飞行器去了外星球,是地球上最早跻身“外星梦”的行列中“隐姓埋名”者之一、也许是唯一。

无论“砖木”的空屋、“岩石”的空洞,其内涵都同质于时空中的“空无”,空无中无中生有的是永无止境的时空周遭与深层的外星球。

纵使原户主在湖畔留下空屋,纵使其人形生灵之血肉之躯“寻觅于追梦”、已移民泊居于外层空间,外层空间的某一个宜人居住的星系中的孤绝的星球,却在其身后留下地球上唯一的“外星湖”。也在水域中留下了她的歌声: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的故里和原乡在另类时空!

2021年10月26日“阳光一闪,刹那即灭”中

于大纽约“诗书画”梦巢梦像中

来源:看中国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