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任廿位反对派议员互相斗“激”非好事

2020-10-01 04:40 作者: 侯镇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随着2020年9月29日早上,“香港民研”和“中大民研”[注1]公布决定议员[注2]去留的民调之调查结果,临时立法会[注3]的议员分布形势,终于尘埃落定,现有65位议员,只有三位议员不留任[注4],分别是朱凯迪、陈志全和陈淑庄。62位留任议员中,41位为建制派,1位中间派,其余20位全为反对派议员,名单如下:

【20位留任反对派议员】

许智峰(民主党,香港岛议员)。毛孟静(香港本土,九龙西议员)。

黄碧云(民主党,九龙西议员)。胡志伟(民主党,九龙东议员)。

谭文豪(公民党,九龙东议员)。郑松泰(热血公民,新界西议员[注5])。

郭家麒(公民党,新界西议员)。尹兆坚(民主党,新界西议员)。

杨岳桥(公民党,新界东议员)。张超雄(工党,新界东议员)。

林卓廷(民主党,新界东议员)。叶建源(教协/专业议政,教育界议员)。

郭荣铿(公民党/专业议政,法律界议员)。梁继昌(公专联/专业议政,会计界议员)。

李国麟(独立民主派/专业议政,卫生服务界议员)。

邵家臻(独立民主派/专业议政,社会福利界议员)。

莫乃光(公专联/专业议政,资讯科技界议员)。邝俊宇(民主党,区议会(第二)议员)。

梁耀忠(街工,区议会(第二)议员)。涂谨申(民主党,区议会(第二)议员)。

【3位不留任反对派议员】陈淑庄(公民党,香港岛议员)。朱凯廸(独立民主派,新界西议员)。陈志全(人民力量,新界东议员)。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认为:

(1)民调结果反映民主党与公民党,近期对留任原因的解说达到效果,令民意产生变化,由原本大部分人反对留任,变成现时支持留任的比率,稍微多于反对。

(2)反对留任的,主要是一些激进民主派支持者。

(3)由于反对留任和赞成留任,双方的民意,差距十分少,留任议员将来一定要回应反对留任者的意见。

(4)因此,留任议员的行为会转趋激烈,与政府及建制派处于对抗关系,以证明留任后,并无出卖反对派支持者。

(5)虽然反对派有三位议员不留任,反对派在议会的力量会变小,但是不会影响大局;因为现时留在议会内,已非票数与建制派的差距问题,而是议员如何透过不同策略,议会常规及其他方法,与政府及建制派对抗。

笔者基本上同意蔡子强的说法,但担心如果所有留任议员的行为都转趋激烈,所有留任议员都会更加容易触碰到“被取消参选资格(DQ)”的底线(红线),到明年2021年立法会选举时,所有留任议员都被DQ的机会,就会相当之高,绝非好事!

因为一年(2020-2021)的任期,就丧失了四年(2021-2025)的任期,值得吗?

正如笔者《香港反对派的“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一文所述,几位留任议员当“死士”[注6]已经足够,其他大部分留任议员可以继续当“忍者”[注7],侍机而后动,非逼不得已,都不转做“死士”,保留实力,“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原因如下:

(1)不是所有反对派支持者都赞成在议会内进行激烈行为,笔者相信大部分反对派支持者都抱中立态度,小部分更是对有关激烈行为有反感,感到不满,和反对的!

(2)我们不是中共,不要用人海战术!笔者相信,几位留任议员,已经有足够实力,拉倒整个议会,拖延所有恶法的通过,为什么仍要所有留任议员全出动呢?“死士”无需多,几个已经足够,其余必须“扮乖”,做“忍者”,“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

(3)当“死士”是不归路,当了“死士”,就不能再当“忍者”。

(4)“死士”是整场抗争运动的宝贵资源,必须珍惜,切勿浪费!

(5)所以,当“死士”,切忌半途而废,功亏一篑,功败垂成,非常浪费!

(6)所以,死两个已经可以做到的事,切勿派廿个去做,切勿浪费!

(7)所以,当“死士”,切忌麻木邀功,明知会造成浪费,也争相去做同一件事,要以大局为重,让最适当的几个“死士”去做便可以,切勿浪费!

(8)所以,20位留任的反对派议员,必须要时刻保持良好沟通和默契,有需要时,从长计议,寻求共识,决定哪件事由谁当“死士”,切勿一窝蜂,不争先恐后,不重复,不浪费!

笔者认为,在所有抗争中,“忍者”不要站得太前,应该永远殿后,表面上,不参与违法抗争,不在议会内叫嚣,避免肢体冲击;实际上,则秘密地协助“死士”,秘密行事,不留证据,保证不被DQ,就可以长期在议会内留守,跟政府和建制派继续抗衡!相反,在所有抗争中,“死士”,不论是在“国际战线”还是在“香港战线”,都永远走最前!“死士”应该乐于(抓破脸皮)搲烂块面,乐于参与违法抗争,乐于在议会内叫嚣,甚至进行肢体冲击。因为,身为“死士”,您已经甘愿以后都不再参选,和有心理准备,随时会被捕和定罪,并可能需要逃亡,永不回港!

笔者建议,廿位留任议员中,年纪较长的、决定不再参选的,例如:梁耀忠、毛孟静、黄碧云、张超雄、李国麟、梁耀忠等,应该优先考虑做“死士”,无后顾之忧。

廿位留任议员中,年纪较轻的,并打算继续参选的,例如:邝俊宇、许智峰、林卓廷等,应该做“忍者”,保持冷静,不冲动,切勿争先恐后去作激烈行为,你应该认真考虑自己会被DQ的风险,因为大家都需要你们继续留守议会。

同样,2020年立法会选举,参选期间已经被DQ的议员,例如: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郭荣铿等,虽然你们都是年轻,虽然你们或许仍打算继续参选,但是你们已经被DQ过一次,不再被DQ的机会甚微,仿佛已被政权判了死刑,2020-2021年“临时立法会”已经是你们最后一年的议员任期,已成定案!为何不利用这最后一年,为何不利用这些最后机会,彻彻底底地,轰轰烈烈地,所有激烈行为尽做,做一个毋须留余地的真正“死士”呢?

首次“临时立法会”会议快将于10月14日举行,笔者期望廿位留任的反对派议员,能够善用各人的身份差异,做“忍者”也好,做“死士”都好,竭尽所能,互相配合,针对建制派、香港特区政府、中共和中央政府,以“最小的牺牲、最小的伤亡”,发挥出“最大的”制衡力量。因此,我不会希望见到廿位留任议员都同时间参与相同的激烈行为,大家一窝蜂地一起进行同样的激烈行为,既不需要、不实际,也极为不智,相信全港所有支持反对派的选民,不论激进与否,也不会这样期望,为何要这样浪费自己的实力呢?

总括来说,作为选民,笔者衷心希望大家明白,留任廿位反对派议员互相斗“激”非好事!因为廿位反对派议员的首要任务是牵制香港特区政府、牵制中共和中央政府、牵制建制派,而非争先恐后,斗做激烈行为,斗冲击议会;相信其他支持反对派的选民,也会这样想。因此,留任廿位反对派议员互相斗“激”非好事!应该避免!“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谢谢!

注1:负责民调的机构为“香港民意研究所(香港民研)”和“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中大民研)”,两者各自负责1200个随机抽样的样本,合共2400个样本,分拆成8组问卷进行。

注2:最后,参与困绑决定去留的反对民主派议员共15人,包括民主党七名议员(许智峰、黄碧云、胡志伟、尹兆坚、林卓廷、邝俊宇、涂谨申)、公民党五名议员(陈淑庄、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郭荣铿)、毛孟静、张超雄和社福界的邵家臻。

注3: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急于宣布,把原定于9月6日举行的2020年立法会选举,延期一年,改于2021年9月5日举行,变成2021年立法会选举。2020年8月11日星期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以全票通过《关于就香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列明在2020年9月30日后,本届(第6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于1年,直至第7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香港反对派普遍视之为“临时立法会2.0”。

注4:香港立法会原有70个议员席位,三位议员不留任后,议员空缺总数将增至八人,香港特区政府已决定来年全部不作补选。

注5:虽然热血公民的郑松泰被视为“城邦派”议员,但他也是反对派议员之一。

注6:“死士”都走最前,甘愿以后都不再参选,和有心理准备,随时会被捕和定罪,并可能需要逃亡,永不回港!详见《香港反对派的“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

注7:“忍者”则永远殿后,秘密行事,不留证据,保证不被DQ!详见《香港反对派的“忍者”和“死士”分工合作,才是致胜之道!》。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