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報界自查對烏克蘭俄羅斯有哪些誤判(圖)


2022年6月5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中)在扎波羅熱(Zaporizhzhia)地區和頓巴斯(Donbas)探望與俄羅斯作戰前線的烏克蘭士兵。(圖片來源:烏克蘭總統官方網站)
2022年6月5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中)在扎波羅熱(Zaporizhzhia)地區和頓巴斯(Donbas)探望與俄羅斯作戰前線的烏克蘭士兵。(圖片來源:烏克蘭總統官方網站)

【看中國2022年6月6日】(特約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已經進行100多天了,烏克蘭人仍在頑強抵抗,並且對他們自己最終會戰勝俄羅斯越來越有信心。美國情報界也已經開始自查他們對烏克蘭和俄羅斯有哪些誤判,以及他們是如何判斷外國政府的戰鬥意願和能力的。

根據美聯社近日披露的消息,在俄羅斯於2月24日發動入侵烏克蘭的幾週前,美國情報官員們在一次私人簡報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烏克蘭領導人沃拉迪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是仿照英國的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還是仿照阿富汗的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做成的?

換句話說,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是會像英國丘吉爾首相在二戰期間領導英國抵抗納粹那樣領導一場對俄羅斯的歷史性抵抗運動呢?還是會像阿富汗前總統加尼在2021年8月面對塔利班襲來時臨陣逃跑呢?

最終,美國情報機構準確預測了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會下令入侵烏克蘭,但是烏克蘭首都基輔並沒有像美國預料的那樣會在幾天內淪陷。

雖然美國情報機構因支持烏克蘭的抵抗而受到讚譽,但是總的來說,他們低估了澤連斯基和烏克蘭,同時高估了普京和俄羅斯。現在,他們面臨兩黨壓力,要求他們審查他們在俄烏戰爭前判斷錯了什麼。去年,他們對阿富汗局勢的判斷最後被證明是大錯特錯。

美國情報部門已經開始審查他們是如何判斷外國政府的戰鬥意願和能力的。在這項自我審查正在進行之際,美國情報官員們也在試圖預測普京認為的戰爭升級的可能性有多大,以避免美國與俄羅斯發生直接戰爭,因為拜登政府加大了對烏克蘭的武器交付和支持力度。

拜登政府最近宣布將向烏克蘭提供少量高科技、中程火箭炮系統,這是烏克蘭長期以來一直想要的武器。自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以來,白宮已批准給烏克蘭提供無人機、反坦克和防空系統以及數百萬發彈藥。美國已經取消了對與烏克蘭情報共享的早期限制,為烏克蘭提供了用來打擊關鍵目標——包括俄羅斯海軍的旗艦——的信息。

兩黨議員質疑美國是否本可以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做的更多些,以及白宮是否因對烏克蘭的悲觀評估而推遲了一些支持。來自緬因州的獨立黨派參議員安格斯.金(Angus King)上個月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對拜登政府官員說:「如果我們能更好地處理這一預測,我們本可以更早地幫助烏克蘭人。」

來自俄亥俄州眾議員邁克.特納(Mike Turner),作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最高級別共和黨人,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白宮和拜登政府高級官員已經「以一種無所作為的方式預測了他們對局勢的偏見」。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上個月向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發送了一封機密信函,詢問美國情報機構是如何評估烏克蘭和阿富汗的。CNN首先報導了這封信。

國家情報總監(DNI)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在5月告訴國會議員們,國家情報委員會(NIC)將審查這些機構是如何評估「戰鬥意願」和「戰鬥能力」的。海恩斯說,這兩個問題「對提供有效分析都非常具有挑戰性,我們正在研究不同的方法來做到這一點」。

雖然美國情報界沒有對外公布其自我審查的時間表,但是官員們已經發現了一些錯誤。幾位熟悉俄烏戰爭前評估的人士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與美聯社討論了一些敏感情報。

儘管擁有巨大的軍事優勢,但是俄羅斯未能在烏克蘭建立空中優勢,並且在確保其戰場通信安全等基本任務上也失敗了。據美國估計,俄羅斯已經損失了數千名士兵和至少八到十名將軍。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軍隊現在正在烏克蘭東部進行激烈的近距離戰鬥,這與美國和西方預測的俄羅斯會迅速獲勝相去甚遠。

雖然俄羅斯捲入過幾場代理人戰爭,但是自1980年代以來,俄羅斯還沒有直接打過一場大規模的陸地戰爭。一些知情人士說,這意味著俄羅斯的許多計畫和聲稱的能力尚未經過測試,這對分析人士評估俄羅斯在大規模入侵烏克蘭中的表現構成了挑戰。俄羅斯活躍的武器出口行業也使一些人相信莫斯科將準備部署更多的導彈系統和飛機。

俄羅斯沒有像美國公開警告的那樣使用化學武器或生物武器。一位美國官員指出,美國對化學武器襲擊「非常擔憂」,俄羅斯或許已經意識到這會引起太多全球反對。

另外,迄今為止,有關俄羅斯將對烏克蘭及其盟國發動一波網路攻擊的擔憂也沒有成為現實。

俄羅斯的其它問題也是眾所周知的,包括部隊士氣低落,士兵吸毒和酗酒的現象普遍,以及缺乏部隊督導和傳達司令部指揮的環節。

已退休的前國防情報局(DIA)局長羅伯特.阿什利中將(Lt.Gen.Robert Ashley)說:「我們知道所有這些東西都存在。當他們試圖做最簡單的操作時,這一切就變成了一種級聯效應。」

國家情報總監的前首席副總監蘇.戈登(Sue Gordon)表示,分析師可能過於依賴計算俄羅斯的軍事和網路工具庫存。

她在最近的一次活動中說:「在評估結果時,我們將瞭解我們如何看待軍事能力和使用(這些軍事能力)的不同之處。」

澤連斯基總統因為拒絕逃亡而受到全世界的讚譽,據悉,俄羅斯在入侵戰爭初期派出了暗殺隊伍試圖抓捕他或殺死他。英國的丘吉爾首相在二戰期間德國戰鬥機對倫敦進行長達一年的轟炸中,經常上到屋頂上觀看遭受轟炸襲擊的情況,他還走到街道上,那裡有數千人遇難。

相比之下,阿富汗的前總統加尼在去年8月的一個星期天悄悄地一個人從他的國家溜走了。那之前的幾個月時間裏,美國最高外交官敦促他在美軍撤離臨近時建立一個統一立場的政府。加尼甚至沒有告訴其他正在與塔利班就權力和平過渡進行談判的政治領導人們,他在準備撤走。他的突然而秘密的離開頓時令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失去了方向,立即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對澤連斯基來說,俄烏戰爭爆發前,他與華盛頓在俄羅斯入侵的可能性以及烏克蘭是否做好準備方面也存在緊張關係。據知情人士透露,一個爆發點是美國希望烏克蘭從西部調動軍隊,以加強對基輔周圍的防禦。

直到戰爭爆發前不久,澤連斯基總統和烏克蘭高級官員還對美國發出的俄羅斯可能入侵的警告不予理會,部分原因是為了平息公眾恐慌並保護烏克蘭經濟。一位美國官員表示,有一份戰前簡報中提到,澤連斯基從未在他的國家面臨如此危機中接受過考驗。

DIA現任局長斯科特.貝裡爾中將(Lt.Gen.Scott Berrier)在3月作證時說:「我那時的觀點是,基於多種因素,烏克蘭人並沒有像我認為的那樣做好準備。因此,我懷疑過他們的戰鬥意志。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糟糕的評估,因為他們已經勇敢而光榮地戰鬥著了,並且正在做正確的事情。」

但是今年5月,貝裡爾中將表示,整個美國情報界從未有過「烏克蘭人缺乏戰鬥意願」的評估。

有充分的證據表明烏克蘭在戰前的決心。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和在頓巴斯地區長達八年的衝突加劇了烏克蘭公眾對莫斯科的不良態度。烏克蘭軍隊還接受了美國多年的訓練和武器裝備,以及加強了網路防禦的能力。

美國情報部門審查的私人民意調查顯示烏克蘭強烈支持對俄羅斯的任何抵抗。在邊境附近的主要講俄語的重要城市哈爾科夫(Kharkiv),烏克蘭市民們在戰前已經在學習射擊和進行游擊戰的訓練。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共和黨籍眾議員布拉德.溫斯特魯普(Brad Wenstrup)在去年12月的一次旅行中親眼目睹了烏克蘭人的決心。溫斯特魯普議員見證了一個軍事儀式,參與者宣讀了一天前在頓巴斯前線陣亡的每一位烏克蘭士兵的名字。

溫斯特魯普議員說:「這向我表明他們有戰鬥的意願。這件事醞釀了很久。」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