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界自查对乌克兰俄罗斯有哪些误判(图)


2022年6月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中)在扎波罗热(Zaporizhzhia)地区和顿巴斯(Donbas)探望与俄罗斯作战前线的乌克兰士兵。(图片来源:乌克兰总统官方网站)
2022年6月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中)在扎波罗热(Zaporizhzhia)地区和顿巴斯(Donbas)探望与俄罗斯作战前线的乌克兰士兵。(图片来源:乌克兰总统官方网站)

【看中国2022年6月6日】(特约记者程雯编译/综合报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已经进行100多天了,乌克兰人仍在顽强抵抗,并且对他们自己最终会战胜俄罗斯越来越有信心。美国情报界也已经开始自查他们对乌克兰和俄罗斯有哪些误判,以及他们是如何判断外国政府的战斗意愿和能力的。

根据美联社近日披露的消息,在俄罗斯于2月24日发动入侵乌克兰的几周前,美国情报官员们在一次私人简报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乌克兰领导人沃拉迪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是仿照英国的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还是仿照阿富汗的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做成的?

换句话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是会像英国丘吉尔首相在二战期间领导英国抵抗纳粹那样领导一场对俄罗斯的历史性抵抗运动呢?还是会像阿富汗前总统加尼在2021年8月面对塔利班袭来时临阵逃跑呢?

最终,美国情报机构准确预测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会下令入侵乌克兰,但是乌克兰首都基辅并没有像美国预料的那样会在几天内沦陷。

虽然美国情报机构因支持乌克兰的抵抗而受到赞誉,但是总的来说,他们低估了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同时高估了普京和俄罗斯。现在,他们面临两党压力,要求他们审查他们在俄乌战争前判断错了什么。去年,他们对阿富汗局势的判断最后被证明是大错特错。

美国情报部门已经开始审查他们是如何判断外国政府的战斗意愿和能力的。在这项自我审查正在进行之际,美国情报官员们也在试图预测普京认为的战争升级的可能性有多大,以避免美国与俄罗斯发生直接战争,因为拜登政府加大了对乌克兰的武器交付和支持力度。

拜登政府最近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少量高科技、中程火箭炮系统,这是乌克兰长期以来一直想要的武器。自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白宫已批准给乌克兰提供无人机、反坦克和防空系统以及数百万发弹药。美国已经取消了对与乌克兰情报共享的早期限制,为乌克兰提供了用来打击关键目标——包括俄罗斯海军的旗舰——的信息。

两党议员质疑美国是否本可以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做的更多些,以及白宫是否因对乌克兰的悲观评估而推迟了一些支持。来自缅因州的独立党派参议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上个月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对拜登政府官员说:“如果我们能更好地处理这一预测,我们本可以更早地帮助乌克兰人。”

来自俄亥俄州众议员迈克.特纳(Mike Turner),作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最高级别共和党人,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白宫和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已经“以一种无所作为的方式预测了他们对局势的偏见”。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上个月向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发送了一封机密信函,询问美国情报机构是如何评估乌克兰和阿富汗的。CNN首先报导了这封信。

国家情报总监(DNI)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在5月告诉国会议员们,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将审查这些机构是如何评估“战斗意愿”和“战斗能力”的。海恩斯说,这两个问题“对提供有效分析都非常具有挑战性,我们正在研究不同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

虽然美国情报界没有对外公布其自我审查的时间表,但是官员们已经发现了一些错误。几位熟悉俄乌战争前评估的人士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与美联社讨论了一些敏感情报。

尽管拥有巨大的军事优势,但是俄罗斯未能在乌克兰建立空中优势,并且在确保其战场通信安全等基本任务上也失败了。据美国估计,俄罗斯已经损失了数千名士兵和至少八到十名将军。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军队现在正在乌克兰东部进行激烈的近距离战斗,这与美国和西方预测的俄罗斯会迅速获胜相去甚远。

虽然俄罗斯卷入过几场代理人战争,但是自1980年代以来,俄罗斯还没有直接打过一场大规模的陆地战争。一些知情人士说,这意味着俄罗斯的许多计划和声称的能力尚未经过测试,这对分析人士评估俄罗斯在大规模入侵乌克兰中的表现构成了挑战。俄罗斯活跃的武器出口行业也使一些人相信莫斯科将准备部署更多的导弹系统和飞机。

俄罗斯没有像美国公开警告的那样使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一位美国官员指出,美国对化学武器袭击“非常担忧”,俄罗斯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会引起太多全球反对。

另外,迄今为止,有关俄罗斯将对乌克兰及其盟国发动一波网络攻击的担忧也没有成为现实。

俄罗斯的其它问题也是众所周知的,包括部队士气低落,士兵吸毒和酗酒的现象普遍,以及缺乏部队督导和传达司令部指挥的环节。

已退休的前国防情报局(DIA)局长罗伯特.阿什利中将(Lt.Gen.Robert Ashley)说:“我们知道所有这些东西都存在。当他们试图做最简单的操作时,这一切就变成了一种级联效应。”

国家情报总监的前首席副总监苏.戈登(Sue Gordon)表示,分析师可能过于依赖计算俄罗斯的军事和网络工具库存。

她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说:“在评估结果时,我们将了解我们如何看待军事能力和使用(这些军事能力)的不同之处。”

泽连斯基总统因为拒绝逃亡而受到全世界的赞誉,据悉,俄罗斯在入侵战争初期派出了暗杀队伍试图抓捕他或杀死他。英国的丘吉尔首相在二战期间德国战斗机对伦敦进行长达一年的轰炸中,经常上到屋顶上观看遭受轰炸袭击的情况,他还走到街道上,那里有数千人遇难。

相比之下,阿富汗的前总统加尼在去年8月的一个星期天悄悄地一个人从他的国家溜走了。那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美国最高外交官敦促他在美军撤离临近时建立一个统一立场的政府。加尼甚至没有告诉其他正在与塔利班就权力和平过渡进行谈判的政治领导人们,他在准备撤走。他的突然而秘密的离开顿时令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失去了方向,立即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对泽连斯基来说,俄乌战争爆发前,他与华盛顿在俄罗斯入侵的可能性以及乌克兰是否做好准备方面也存在紧张关系。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个爆发点是美国希望乌克兰从西部调动军队,以加强对基辅周围的防御。

直到战争爆发前不久,泽连斯基总统和乌克兰高级官员还对美国发出的俄罗斯可能入侵的警告不予理会,部分原因是为了平息公众恐慌并保护乌克兰经济。一位美国官员表示,有一份战前简报中提到,泽连斯基从未在他的国家面临如此危机中接受过考验。

DIA现任局长斯科特.贝里尔中将(Lt.Gen.Scott Berrier)在3月作证时说:“我那时的观点是,基于多种因素,乌克兰人并没有像我认为的那样做好准备。因此,我怀疑过他们的战斗意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糟糕的评估,因为他们已经勇敢而光荣地战斗着了,并且正在做正确的事情。”

但是今年5月,贝里尔中将表示,整个美国情报界从未有过“乌克兰人缺乏战斗意愿”的评估。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乌克兰在战前的决心。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和在顿巴斯地区长达八年的冲突加剧了乌克兰公众对莫斯科的不良态度。乌克兰军队还接受了美国多年的训练和武器装备,以及加强了网络防御的能力。

美国情报部门审查的私人民意调查显示乌克兰强烈支持对俄罗斯的任何抵抗。在边境附近的主要讲俄语的重要城市哈尔科夫(Kharkiv),乌克兰市民们在战前已经在学习射击和进行游击战的训练。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共和党籍众议员布拉德.温斯特鲁普(Brad Wenstrup)在去年12月的一次旅行中亲眼目睹了乌克兰人的决心。温斯特鲁普议员见证了一个军事仪式,参与者宣读了一天前在顿巴斯前线阵亡的每一位乌克兰士兵的名字。

温斯特鲁普议员说:“这向我表明他们有战斗的意愿。这件事酝酿了很久。”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