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遗稿:今天是香港争民主最好时机(图)


2019年七一,香港反修例大游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9年七一,香港反修例(反送中)大游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5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综合报导)去年仙逝的史学泰斗余英时,2020年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撰文回应香港某媒体的提问,稿子最终未能在香港见刊,至近日才由台湾媒体曝光。余英时在文中精辟分析香港人的反送中运动是一场抵抗中共将香港纳入极权体制的生死存亡抗争。香港年轻学生不爱中共但仍爱中国,并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和人权而奋斗;香港的前景虽然不乐观,但今天恰恰是为香港争取民主的最好时机。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导,2020年6月30日,中共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让香港的政治、法治与社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与香港有深厚渊源的历史学家余英时,当年7月初接到香港某媒体传真约访,余英时于同年9月18日完稿,并表明“我是因为香港是我的一个故乡,才为此全心全力完成此文”。

直指余英时于2021年8月1日于美国逝世,享耆寿91岁,文章始终无法在香港刊登,最终辗转收录在5月即将问世的《余英时评政治现实》一书中。

国安法是破天荒大事 香港到了生死关头

余英时形容,北京这次将《国安法》强加在香港地区,“确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决不限于学术或思想的自由。“我要正式指出:这是中共决定将香港的纳入它的极权体制之中;从此开始,中共将一步一步地把香港转化为一个内地的城市。”他说,中共悍然背弃邓小平在中英谈判时称“香港五十年不变”的公开承诺,片面将“一国两制”改为“一国一制”,且完全没有通过任何方式让香港居民表达意向。

“很明显地,作为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之一,香港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所以香港所面临的危机是全面性的,局部的得失尚在其次。港人似乎已直觉地感受到这一点,否则我们便无法了解:为什么他们为了反修例运动,竟一而再、再而三地倾城出动,游行抗议”,余英时写道。

对于有指现在的香港年轻人不再“爱国”,当局欲在港推动所谓“爱国教育”,余英时直指,这一断定是完全错误的。最近两年多以来,香港从“雨伞”到“反送中”等运动都引出几十万到几百万人的游行抗议,其中青年学生扮演了中心角色。他们为了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独立所进行的巨大努力,已获得西方许多国家的敬佩和重视。

年轻人不爱中共 为中国自由人权奋斗

他指出,所谓“爱国”一词是含糊不清的。当局所倡导的“爱国”是“爱中共政权”,这和历史上相传不断的国家——我们通常称之为“中国”,完全是不同的对象。“今天中共政权正在用《国安法》来毁灭香港作为一个自由独立的社会。如果中共政权竟以‘中国’自居,我相信绝大多数的香港居民是无法接受的。今天香港年轻学生只是不爱中共政权,但是他们仍然爱中国,并为一个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中国而奋斗。”

至于过去中西文化交汇的香港,在上北京不断加强管治下会否失去独特地位,余英时指,北京违诺直接干预香港的管治,对于香港原有的独立自主地位当然会发生重大的负面影响。中共的目标很明确:将一个充满着自由空间的城市变成和国内所有城市一样,一切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共产党“一党专政”作最后决定。因此无论是从理论上或法律上说,香港的前景都是很不乐观的。

不过余英时却认为,他不相信中共的如意算盘真能顺利地展开。这是因为香港早就发展出一套自由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1949年后来港寻求生存自由的内地人士,更使这一自由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更得到极大的强化和深化,决不是政治暴力所能轻易摧毁的。同时,香港居民和大陆上的中国人不同,他们一直生活在一种自由文化之中,而且为了保卫自由不惜进行激烈而长期的反抗。

余英时进而提出最重要的一点:今天恰恰是为香港争取民主的最好时机。

他说,香港的民主运动引起了大陆上强烈的民主要求,且主要都是党内外重要人士发动的。例如当年8月中央党校女教授蔡霞发表言论:批评中共强推《港区国安法》“强暴香港人民”,她因此被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7月间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公开写文章,谴责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以及其他措施,竟遭警方以“嫖娼”拘捕,清华大学也以此革除其教职。这事传布全世界,轰动一时。更令人注意的例子是,中共红二代任志强指出武汉疫情蔓延是中共体制造成的。他说:“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由于他在党内地位高,他的影响力也特别大。这些例子足以显示大陆上民主呼声的紧迫。这和香港的民主运动恰好互相刺激。

国际视中共为敌 非中国与中国人

余英时又表示,国际形势对今天香港争民主也是最有利的时机。由于香港一再倾城而出,游行抗争,再加上武汉病毒传到世界各地,中共的“一党专政”已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攻击。“西方许多国家中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响亮的声音,认为中共的一党专政不仅为中国之害,而且其恶劣作用还向全世界扩散。”

国际社会重视的两点是:第一,武汉病毒的消息之所以未能及早传布,警告其他地区,最后病毒竟从中国传到世界各国,正是由于一党专政体制下的官僚作风造成的。第二,中共政权专门联合并支持其他极权或专制国家,如北韩、伊朗,制造出一个与民主自由国家为敌的国际集团,(有如二战后的苏联或二战前的纳粹德意志。)这更是直接对整个世界的危害。

“因此今天国际上有一个强烈的要求,即如何使中国脱离一党专政的统治。持此论者明白表示:他们视之为敌的决不是中国和中国人民,而仅仅是中共的专制政权。这一国际论断其实只是传达了一个信息:崇尚自由的国际社会期待并支持中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所以我特别强调今天正是香港争取民主的最好时机!”余英时说。

责任编辑: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