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亥部观里张皮雀 莫道无神也有神”?(图)


清邹一桂画佛像 轴  
根据古籍所载,用草书写祭神的文章,被视为对神灵不敬。图为清邹一桂画佛像轴(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传统相声、评书等曲艺演员等在演出节目前,往往先念诵四句或八句诗, 诗句往往诙谐幽默,短小精悍而让人印象深刻,为的是快速聚拢观众注意力,以便演员马上进入表演状态,这叫做定场诗。传统定场诗里有一句“亥部观里张皮雀,莫道无也有神”。这位张皮雀是明代苏州一位以神通而闻名、本名张道修的道士,当时很多人都记载过他的神奇事迹。

例如《警世通言》就记录某位为富不仁的大户,不听张皮雀劝善,最后房屋招雷击失火,变的一贫如洗的故事。据《异林》记载,张道修年幼时听到道观的钟鼓之声,会情不自禁的前往观听,“其父母不能禁”。十七岁那年父母催婚他抵死不从,出家修行,居住在苏州玄妙观。后来渐渐有了本事,却手中惯弄一个皮雀儿,逗引儿童和他玩耍,“皮雀”可能是当时某种玩具,整日像个顽童似的。渐渐的人们就叫他张皮雀。此外他还特别爱喝酒。

不仅在《警世通言》等今人认为的小说中有记载张皮雀的通,连苏州地方史《苏州府志》都记载了一则他用墨汁涂镜召唤云雨的真实记录。大家知道地方史的编纂也是非常严肃的,可见其神迹千真万确。

该则记载说:“宣德癸丑(公元1433年),三吴亢旱,郡守况钟延张,……旦日,结坛义役仓,至则索酒数十瓶,饮尽酣睡,天无纤翳,众哗欲散。张欠伸索镜,以墨涂之而虚其中:天亦黑云四布,惟天中露日。张曰:是无难,俾道官涂之。守恳请握笔一涂,云亦忽合,电掣霆飞,雨如建瓴。逾时,守焚香告足。张拭镜,雨止。守遣道流舁张还,赠以厚币,不受。”

这段故事是:当时大旱,苏州知府况钟(历史上有名的清官)请张皮雀求雨,第二天张皮雀就设坛求雨,求雨时还喝的酩酊大醉,当时本是没有丝毫云彩的大晴天。可张皮雀用墨涂在镜子上,镜子上哪儿涂了墨,天上哪儿就顷刻间出现乌云,雨下足后擦去镜上的墨汁,雨就停了。以镜为天,施墨化云,神妙莫测,事后还不接受财物馈赠。

明朝文人钱希言在《狯园》一书中,记录了张皮雀的另一件神奇之事。某人家请道士做法事,众道士写好表章然后焚烧,祭告上天,就等着张皮雀登坛施法了。过了一会,只见张皮雀喝的大醉走了过来,说:快把法坛等做法用的器物都收好,上天震怒要降雷火了。众道士不解,张皮雀说:你们祭告上天的文章里有字“失体”,竟然使用了草书,现在“上帝大怒”,表章“咸被弃掷”,而且还命火部神灵降天雷,惩罚你们使用草书不敬神灵之罪。

众道士此时依旧不认错说“未尝误也”,绝不承认自己写了草书。张皮雀见他们如此嘴硬,从袖中拿出一副纸卷,大家一看正是刚刚被烧掉的表章,封题印署如故,展卷细查,果然有字误用草书,事实俱在道士才不再抵赖。过了片刻,晴空霹雳,雷电自北而至,围着法坛滚动,飞火从天而降,法坛庐舍,顷刻间焚烧殆尽。

为什么用草书写祭神的文章,反而被神认为犯了不敬之罪?因为草书属于放任人类的负面状态下所写的字体,毕竟工整的字体是最好的,况且字属于神传文化的一部分,是神传给人的,因此不适合以草书祭神,这样对神很不尊敬。正因为如此,上天才会降火焚毁法坛。

(资料来源:明朝《狯园》、《苏州府志》等)

责任编辑: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