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胎记转生 和前世的子女们团聚(图)


土耳其亚达那  果园(16:9)
阿比在土耳其亚达那有果菜园,他是果园主。(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胎记转生

1956年1月在土耳其亚达那(Adana)这个地方,一个名叫比‧史兹尔姆斯(Abit Suzulmus)的果园主,在马厩里被数个果菜园园工联手攻击,凶手拉洛桑(Ramazan)狠狠地击打他的脑门,阿比发出了惨叫,当场死亡。他的妻子斯海迪(Sehide)和两个儿子听到阿比的凄厉惨叫,寻声冲向马厩,结果,也被凶手杀害。遇难的是阿比的5个孩子中最年幼的两个。一星期后,凶手拉洛桑被捕。

数月后,在离阿比家1里外的穆罕默德‧艾尔廷克里克(Mehmet Altinkilic)家出生了一个男婴,取名叫伊士迈(Ismail),男婴的头上有一大块黑黑的胎记,就像黑色疤痕。

当伊士迈长到1岁半时,有一天突然间讲出了奇怪的话,讲话的口吻也变了样。当时,他和父亲同睡一张床,突然说道:“我不愿再在这个家住下去了,我要回去和我的子女们团聚。”

躺在一旁的父亲穆罕默德听了大为惊愕,回答说:“伊士迈!这是你的家呀!”伊士迈不理会父亲,自顾自地又说出更令人惊诧的话来:“我就是被杀害的阿比‧史兹尔姆斯。50岁时被人击破脑袋而毙命。”

充满疑惑的穆罕默德把伊士迈的话告诉了妻子迺媲哈。迺媲哈马上联想到伊士迈头上的胎记,她说:“如此说来,伊士迈头皮上的黑色疤痕就是伤痕了。”

前世记忆伴随“思念儿女”的浓浓情感一直滔滔不绝地流泻出来。伊士迈看到父亲烤肉,就哀求留一片给他前世的儿女送去。当父母给他从没吃过的糖果,他一颗也不舍得吃,存起来,要送给前世的孩子。

而且,伊士迈一直恳求父母让他回去“老家”和子女团聚,可是他的父母一直不同意。然而,从此以后,父母叫唤“伊士迈”时,他都不回应,当父母试着叫他“阿比”时才应声。

本来,伊士迈的父母不想让大家知道伊士迈这种奇怪的言行举动,担心事情传开去引来各方人士打扰他家的小生意。但之后发生了两件奇特的事情,让伊士迈的事不胫而走,成了公众的热门话题。是什么事呢?

两岁的伊士迈常背着父母偷喝拉克酒(Raki),这是一种土耳其的茴香味开胃酒,而阿比生前就是特别爱喝拉克酒。有一次,伊士迈偷喝拉克酒被叔父撞见,当场被教训了一顿。伊士迈竟回嘴说道:“少管闲事,小子!你骂我喝酒?你在我的果菜园当园工时偷喝了我的拉克酒,被我发现,我默不作声,你现在忘恩负义。”

什么,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偷喝酒,竟然还煞有介事地回嘴。更关键的是,他怎么知道我的丑事?伊士迈的叔父目瞪口呆。

还有一次,伊士迈第一次见到一位冰淇淋小贩,就走过去打招呼道:“嗨!卖冰淇淋的,你认得我是谁吗?”一副大人说话的口气。

冰淇淋小贩瞅着他道:“啊!我可不认得,小鬼。”伊士迈说:“我是阿比!你从前不是卖西瓜和蔬菜的吗?什么时候改行的呢?”接着他又说出了对方的一件私密事儿。就这样,“阿比再世”的消息传开了。伊士迈的父母也断了守密的念头,加上伊士迈不断苦苦哀求,他们决定在伊士迈3岁时,带他初访阿比家。

当时,同行的人故意指示错误的道路,但伊士迈毫不理睬,一路上像熟门熟路一样迳自走进阿比的家。伊士迈毫不费力地认出阿比的所有家人。在阿比的果园,伊士迈还说出了园工的姓名和他们的故乡,毫无差错。知道的人都惊叹:“伊士迈果然就是阿比转世的!”

伊士迈还带着众人走到了坟区,直接走向一个没有标志的坟墓前方,停住了,指着那坟墓说:“这里是我前生最后的归宿处。”要知道,当阿比被埋葬的时候,他已经死亡了,对坟墓的记忆从何而来呢?另外,伊士迈所说的遇害过程和警方调查的一致,只能说,伊士迈的元神见到了整个过程。人们也都认为,伊士迈额头大大的黑色疤痕一样的胎记,可以说,就是阿比临死前遭到毒手的印记。

责任编辑:岳尔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