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调查报告:中共国企世纪大丑闻(图)

2021-12-03 20:43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刚果 钴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非正规采矿业中的手工采矿者“挖掘者”。(图片说明:Julien Harneis/CC BY-SA 2.0 )

【看中国2021年12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中非论坛在塞内加尔(Senegal)首都达卡召开之际,彭博新闻社、欧洲调查合作网(EIC-European Investigative Collaborations)等十多家媒体,共同展开了名为“抢劫刚果”的调查,曝光了中共国企掠夺的“世纪大丑闻”。该调查的主要信息来源,是被泄露的来自刚果金沙萨BGFI银行的350万份文件。

中共利用国营企业,在全世界掠夺资源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在所谓的“电池军备竞赛”中扮演关键角色的钴开采,中共国企是如何让绿色环保的理想蒙上了污名呢?

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蕴藏着世界上近7成的矿,根据价格数据提供商“基准矿物情报”(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BMI)的数据,10万吨钴中的9.3万吨来自大型工业矿。其余来自非正规采矿业中的手工采矿者“挖掘者”。

钴是一种蓝色金属,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在内的许多类型电池都要用到钴,这种矿物有助于提高锂电池的稳定性。在全球发展清洁能源科技的趋势下,钴成为了地缘政治竞争的重要资源。

中国在“电池军备竞赛”中暂时领先

中国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控制着世界电动车电池市场的30%左右。钴市场的权威研究与分析公司“达顿商品”(Darton Commodities)估计,去年中国的精炼厂提供了全球85%的电池用钴。

本文提到的国家都是刚果(金),为了方便,本文之后所述的“刚果”,都是指刚果(金)这个国家。

如果您驱车穿过刚果南部的铜钴矿带,在赌场、酒店、商业场所,中文标识随处可见。

腾克丰谷鲁美铜钴矿(Tenke Fungurume)、简称TFM,是刚果最大的工业矿之一,由中国公司“洛阳钼业”(CMOC)拥有80%的股份。该公司还以5.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附近的基桑富(Kisanfu)铜钴矿95%的股份。

同为中国企业巨头的华友钴业(Huayou Cobalt),在刚果拥有或持有至少三个铜钴矿的股份,并且是钴供应链中每一步的关键参与者,从矿山到精炼厂到电池正负极材料生产。

据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人权倡导组织“企业责任资源中心”(Business&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的一份调查报告称,华友钴业在刚果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名为“刚果东方国际矿业”(Congo Dongfang International Mining),该公司于2015年建造了两个钴精炼厂。据内部消息,到2017年,华友钴业全球市场份额已达到21%。

尽管一些电池和汽车制造商已经减少了电池中的钴含量,但BMI表示,未来十年,钴在该领域的销售量将上升四到五倍。世界银行估计,到2050年,对钴生产的需求将增加585%。

这对大多数钴矿所在的刚果南部的人们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但英国企业监督组织Raid和刚果司法援助中心的律师,11月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许多跨国矿业公司,以及他们雇用的分包商,创造了报酬低下的工作,使工人处于贫困之中。

Raid主任沃登伯格(Anneke Van Woudenberg)说:“钴是绿色转型的重要矿物,但我们决不能回避虐待性的劳动条件,这些玷污了数百万电动汽车所需的锂电池。”

中国企业被指控侵犯人权

虽然中国公司主导了刚果几乎70%的采矿业,但却让刚果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英国《卫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中企的分包商雇用的工人声称,他们是严重剥削的受害者,这些剥削包括:每小时工资低至人民币2.55元、无合同的不稳定工作,以及微薄的食物配给。在一些由中国公司经营的矿场,工人们指控遭到虐待、殴打、侮辱和种族歧视,让人想起殖民时代的奴隶。他们指称,中国的监管人员无视他们的经验,相比人身安全更看重生产。他们的工资低于做同样工作的中国工人,并受到中国主管有辱人格地对待。

另外,2016年对刚果非正规采矿业中的人权侵犯行为进行调查的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主导电动车市场的公司国籍并不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

但国际特赦的项目主任达米特(Mark Dummett)说:“问题是许多中国矿业公司拒绝对其业务透明化,对电动汽车电池的开采将对世界各地的社区产生的影响,国际特赦对此极为关注;如果顶级汽车品牌不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要求这些新的全球供应链以尊重人权和环境权利的方式建立起来,它有可能是毁灭性的。”

国际特赦2016年在这份名为《不惜卖命的真相》调查报告中,披露了一幅令人担忧的“全球钴供应链”图景。国际特赦的研究人员跟随采矿者和贸易商运载钴矿石的车辆,从科卢韦齐的手工矿场来到姆松坡一个交易矿物的市场。在姆松坡,这些独立的贸易商大多数来自中国,他们没有理会矿石的来源或开采方式,而只管收购矿石。

之后,这些贸易商会向刚果一些大型公司出售矿石,而那些公司则对矿石进行加工和出口。国际特赦发现,在钴矿贸易方面,其中一家最大的公司是刚果东方国际矿业公司。刚果东方矿业从2006年起在刚果经营业务,该公司在位于刚果的工厂冶炼矿石,并将它们出口到中国。华友钴业在收到矿石后,会在中国进一步冶炼,然后将加工过的钴出售给中国和韩国的电池元件制造商。这些制造商之后会向电池制造商进行销售,而电池制造商则再向国际知名的消费品牌公司出售产品。

中国矿业公司指出,他们为刚果的收入和当地社区做出了贡献,同时在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工作。

华友钴业表示,其子公司刚果东方矿业已经为当地社区做出了重大贡献,包括组织农业教育、建造和翻新学校、设立医疗诊所以及为当地村庄提供水电。

但在卡瓦马(Kawama),似乎没有这些迹象,这里聚集了一些红砖棚子,屋顶是用石头压住的波纹铁皮。

本地人科菲说:“这里没有饮用水,没有电,没有学校,没有医疗保健。我们的社区就在刚果东方矿业旁边,但他们没有为我们做任何事情。”

一直以来,中国企业的做法是让工人过度劳累,把他们当做低等人对待。根据“企业责任资源中心”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国在非洲经营的102家公司被指控侵犯人权679次,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一带一路”倡议在乌干达、肯尼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津巴布韦造成了最多的严重侵犯人权记录。

中国企业如何获得了刚果矿产的主导权?

那么,既然中国企业对待工人如奴隶,刚果政府怎么不管呢?前面说的媒体集团曝光的“抢劫刚果”的调查报告,就具体披露了在刚果运作的中国企业及其负责人,以及来自中方的巨额资金是通过何种渠道转向刚果前总统卡比拉(Joseph Kabila)及其亲友的。这其实是中共在刚果超过15年的收买过程。

主要内容涉及一家拥有矿产运输主干道的公司如何将大量收入转给一家由中国人都伟控制的刚果建筑公司(CCC),然后这家建筑公司又如何把钱转向跟刚果前总统有密切关系的公司和个人,各个公司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大量资金通过现金的方式提取,很难查到后续的流向。

调查发现,至少有1.38亿美元的资金,被他的公司通过BGFI银行转给了卡比拉总统和他的家人。这些贿赂帮助中国公司接管了刚果的大部分采矿业。

值得注意的是,刚果建筑在这些中国矿业国企和卡比拉总统家族之间秘密地充当了中介。比如调查称,2013年2月与7月,刚果建筑公司收到来自中国与香港注册在避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的1800万美元的资金,而这些公司之间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关联。刚果建筑在同一天转移了资金。资金转账的原因据称是建筑费用或其它费用,而事实上,都伟的刚果建筑公司与建筑项目没有任何关系。

刚果人民:离开我们的土地,离开我们的矿产!

在中国企业继续收买腐败领导人的同时,100多个为控制该地区的矿产资源和土地而战的地方和国家民兵已经挑选并瞄准了他们的敌人。简而言之,在刚果工作的中共官员和劳工已经成为民兵组织的目标。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 News)报导,11月28日,刚果的一个金矿被武装袭击,一名当地警察被杀,8名中国公民被绑架。

这不是民兵第一次对中国人下手。8月,三名中国金矿工人也在伊图里省(Ituri)失踪了。

民兵们向中国人发出的信息很明确:“不要插手我们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官僚机构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我们不会让你插手一寸土地。”

国际社会加入“电池军备竞赛”

最近,国际社会开始反击中国的主导地位,首先是从刚果开始。

9月,北京命令南基伍省(South Kivu)的六家公司停止运营并离开刚果,因为现任刚果总统齐塞克迪(Felix Tshisekedi)是一名反共鹰派,他以中国企业非法采矿和破坏环境为由暂停了他们的业务。

2008年,刚果与中国签署了金额高达62亿美元的世纪合同,在这一框架下,中企控制的刚果华刚矿业应运而生。然而,十三年之后,矿业透明调查初期报告显示,该世纪合同正对刚果的国家利益造成史无前例的损害。因此,齐塞克迪最近下令,重新对这项世纪合同进行谈判。

在欧洲,企业也开始追赶中国的步伐。根据“达顿商品”的数据,到本世纪末,欧洲大陆预计将有28家生产锂电池的工厂,产能将比2020年的水平增加1440%。

“达顿商品”的格本斯(Andries Gerbens)说:“中国最终将变得不那么具有主导地位。尽管如此,它仍将是一个大玩家。”

在美国,作为总统拜登的20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的一部分,4月份宣布了1740亿美元的投资,“以赢得电动车市场”。

许多电动车大牌企业已经公开承诺对矿物进行“负责任的采购”,特别是特斯拉,正在使用创新的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

雷诺、沃尔沃、大众和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回应说,他们认识到负责任的矿物采购的重要性,认真对待这些指控,并将与他们的供应商讨论这些调查结果。

国际关系专家纳兰(Akshay Narang)表示,中共的工业增长和科技野心是一个大骗局。这些项目往往被证明是重大的失败。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