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记作者转世:上帝再次使我们复活(上)(组图)

2021-06-28 06:18 作者: 奇林编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安妮日记作者轮回转世4(16:9)
安妮日记预言:上帝将再次使我们复活(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谁将这一点强加给我们?谁使我们犹太人与其他人不同?是谁让我们受到如此严重的影响到现在为止?上帝使我们成为了我们,但也将是上帝,再次使我们复活。”

这是《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在她日记中的最后一段话。充满悲壮、勇气、及诗一般的美丽。也许这不是安妮想要的,也许她不曾想到、生命真的有轮回。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于1945年在卑尔根-贝尔森集中营去世。在不到十年后的1954年,巴布罗.卡伦(Barbro Karlen)在瑞典一个基督徒家庭出生。巴布罗有着与安妮非常相似的天赋、喜好、甚至长相,更重要的是她有对前世安妮.弗兰克的超强记忆,从三岁一直贯穿她的一生。

幼儿安妮.弗兰克的前世回忆

1954年,巴布罗.卡伦(Barbro Karlen)在瑞典出生了。在她不到三岁时,巴布罗告诉她的父母,她的名字不是巴布罗,而是“安妮.弗兰克”。巴布罗的父母不知道安妮.弗兰克是谁,因为他们不知道《安妮日记》这本书。

巴布罗说她的父母希望她称呼他们为“妈妈和爸爸”,但巴布罗知道他们不是她的真正父母。巴布罗甚至告诉她的母亲,她真正的父母很快就会来接她,并把她带到她真正的家中。

小时候,巴布罗(Barbro)告诉父母她作为安妮(Anne)的生活细节,父母认为这是幻想。小时候的巴布罗(Barbro)经常做噩梦,男人们爬上楼梯,踢向她家阁楼藏身处的大门。

精神病学家的评估

巴布罗的前世记忆使她的父母感到担心,有一次,他们带孩子去看精神病医生。巴布罗知道谈论她所生活的另一个世界,即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的世界是不明智的,当她见到心理医生时,她没有提及自己对安妮的记忆,被认为是完全正常的小女孩。

巴布罗小学老师讨论安妮.弗兰克

当巴布罗七、八岁时,她的老师开始在课堂上谈论安妮.弗兰克时,她感到困惑。巴布罗心想:“我的老师怎么知道安妮.弗兰克?”巴布罗开始意识到安妮.弗兰克是一位著名人物。“怎么可能呢”她想?巴布罗形容她小时候对此的困惑。

对于巴布罗来说,对自己过去一生中的自发记忆、以及没有人可以与之交谈是多么无助,没有人可以帮助她解决她的困惑、创伤记忆和她经常的噩梦。

巴布罗害怕穿制服的男人

从童年开始,巴布罗就害怕穿着制服的男人。直到后来长大成人,如果因违反交通规则而被拦截,巴布罗也会有这样的焦虑,以至于她会考虑逃离。为了克服她的恐惧症,巴布罗选择将来成为一名瑞典警官、与马匹一起工作。后来,在完成了她的瑞典警察训练后巴布罗确实成了一名警察,并与警马一起工作了十多年。

只会洗澡、不会淋浴,拒绝剪发

巴布罗从小就讨厌吃豆子;巴布罗还拒绝剪头发。在集中营中,新来的人被剥光衣服,剃光头部,然后进行消毒。

巴布罗也只会洗澡,不会淋浴。因为在集中营,纳粹将囚犯带入大房间,告诉囚犯要给他们淋浴。取而代之的是用毒气代替水,以杀死囚犯。安妮先是被带到 奥斯威辛集中营,在那里使用这种毒气室杀死那些太弱而无法执行强迫劳动的人。后来,她被转移到卑尔根-贝尔森集中营,在那里她染病去世了。

安妮日记作者轮回转世3(16:9)
阿姆斯特丹街道复杂而不规则(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前世记忆将父母带到安妮弗兰克的家

巴布罗十岁那年首次获得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转世身份认可,当时在她没有任何向导下、她带着今生的父母、直接找到阿姆斯特丹安妮.弗兰克的家。

阿姆斯特丹的街道非常复杂,在这座城市街道上走动很容易迷路,十岁那年,巴布罗的父母带她参观欧洲主要城市。那时《安妮日记》已经在瑞典出版和发行,她的父母已经意识到历史安妮弗兰克是谁。在阿姆斯特丹,她的父亲想去安妮弗兰克之家。在他们的酒店,他摘下电话,要求乘出租车把他们带到那里。巴布罗突然大叫:“我们不需要出租车,离这里步行不远。”巴布罗如此确定,以至于她的父母都没有提出异议,静静地地跟随着她。

“我们很快就会到那儿,就在下一个拐角处,”巴布罗告诉她的父母。当他们经过城市曲折的街道十分钟后,到达安妮弗兰克之家时,她自己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们的到来后,她的父母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彼此看着对方。

“这很奇怪,”当他们站在通往房子的台阶前时,巴布罗说。“以前看起来不是这样。”他们进入屋子,沿着长长的狭窄楼梯上去。巴布罗在向他们展示路途时是如此的毫不犹豫。突然巴布罗脸变白了、她冒出冷汗,伸手去拿妈妈的手。当母亲感到巴布罗的手像冰一样冷时,她感到非常恐惧。

当他们进入藏身之处时,同样的恐怖袭击了巴布罗,她在梦中经历了这么多次。她发现呼吸困难,恐慌蔓延到她的身体。当他们走进一间较小的房间时,她突然站了起来,眼睛稍稍发亮了一点。

巴布罗看着她面前的墙,大叫:“看,电影明星的照片还在那里!”巴布罗看到安妮剪裁并贴在墙上的电影明星的照片使她感到高兴,就好像她已经回家一样。

她的母亲凝视着空白的墙,根本不明白“什么图片?墙壁是光秃秃的?”巴布罗再次看了看,她看到这是真的,墙光秃秃!她的母亲很困惑,以至于她被迫向一位向导询问一下墙上是否有照片。导游回答说:“是的,它们只是暂时取下来安装在玻璃下面,这样它们才不会被破坏或被盗。”

巴布罗下楼返回时,她的双腿就像果冻一样。泪水从她的脸上不停流下来,她的腿不会动了、双腿就此瘫软下来,她摔倒了。

得到父母承认她过着安妮.弗兰克的生活

在阿姆斯特丹发生的这些经历、最终使巴布罗的父母相信她就是安妮.弗兰克的转世。毕竟,她怎么会知道该如何在家人第一次去阿姆斯特丹的途中找到达安妮.弗兰克故居而没有向导?她怎么会知道楼梯已被修改?她怎么知道,当安妮.弗兰克从杂志上剪下来的电影明星照片被拆下以便可以安装在玻璃后面时,应该在房屋内的特定墙壁上找到它?

随着时间的流逝,巴布罗的母亲做出了非常灵性的转变、并相信轮回转世。巴布罗的父亲似乎很抗拒。巴布罗父亲回答说:“我不能否认你以前曾来过这里。也许你以前住过并且转世了,但是你是唯一的一个!”巴布罗知道,面对轮回的现实,她父亲的基督教世界观受到了威胁。不过,从那以后,巴布罗更加快乐,因为她可以与母亲谈论她作为安妮.弗兰克的前世。她得到了母亲的支持。(待续)

责任编辑:任凤鸣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