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变成了什么学府?(图)


大学变成了什么学府?
图为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大量学生参加理工大学保卫战,与警方对峙。(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1月7日讯】(编者按:反送中运动后,中共加强对香港几所大学的管制,令大学失去昔日的活力。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时事评论人钟剑华撰文回忆当年的大学文化,感叹如今的校园已经失去自由、开放、理性、多元和包容,同当年办学的初衷南辕北辙。)

《絮咏凋零》

红墙黉殿自重围,花自凋零草自低。

翰苑稀见贤逸聚,仕林难得少长携。

攀比但争榜上下,出群不拼贯中西。

关防处处喑群季,咏絮风流尽旧题。

下午回到理工大学校园走了一趟,有些小事要处理。校园各个出入口都说是重开了,但都装上了地铁式的闸机,前面还总有一个或多个大只佬海外人士护卫,可以想像如果每天出入,都要让这些护卫行一番注目礼。这种做法有没有实效似乎还是次要,那种令人感到被监视,出入校园要讲资格的措施,也实在令人十分不舒服。

年青时,自己有五年是full-time的大学生,有四年住在宿舍。除了在前线做社工的那接近五年,另外那30年职场生涯就是在大学教书。过去30年,我留在校园的时间也很长,如果不是有其他事或放假,一星期总有五至六天都在校园出入。自己在两所大学读过书,如果加上一些兼职的工作,除了理工这份工之外,曾经起码在另外三所大专院校当过兼职!记忆中,香港的大学校园从来未试过变得这样,都是开放式的校园。工作上联系上的朋友或组织,随时都可以进来校园讨论问题,商讨各种工作计划。有一段时间,负责社会政策研究中心,除了调查工作,经常举办一些小型的讲座、讨论会。这样的活动很多,范围也很广阔。试过有一年,自己举办的,加上与其他团体,包括非政府机构及基层组织合办的,总共60次,平均每个星期都有。那些活动大部份都会对外开放,有兴趣的社会人士也可可以自由地进入大学校园参与讨论各种政策及社会议题。社会政策研究中心成为大学与公众共同讨论议题的平台。看看今天的管理,可以想像此情难再!

以前,已经毕业的同学也随时可以回校园找我们谈天,或者寻求一些协助或意见。现在据说想进入校园,必须要事先一天申请,要提供一个校园管理部门不能拒绝的理由,才可以取得获批准进入校园的barcode。有时甚至要接待的同事或老师亲自下来,才可以入闸。有已经退休的同事要回校取回一些大件东西,安排好了街车,但却被告知就算拿了退休员工咭,也没有资格带同或约定任何非校内人士进入校园。这些做法是严谨?还是要搞到自己完全冇朋友?

下午在校园所见,人迹稀疏,不是说大部份课堂已经恢复面授了吗?偶然有似是学生的年轻人走过,也很少是如过往般三五成群、甚或是一大群,顶多都是两三个人一起。少见人影的校园,似乎也产生了约束行为的效果!柴哇哇嘻哈大笑大叫的年轻人团伙已经见不到了。学生会集中地的文康大楼、书店、便利店也只是小猫三几只。

办完要办的事之后,还未到四点半,便打算去教职员那个茶室,可以叫个下午茶,看一阵书,又可以跟茶室的阿姐问句好!但原来下午2:30之后便关门大吉,平台上的露天茶座也只开到五点,真扫兴!在平台坐了接近一个钟,听不见嘻哈的谈笑,也听不见教职员之间或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闲扯或严肃的讨论。

民主墙已经见不到什么,在民主墙后面的那些监察摄录机就依然在哪里!这样的校园,还会是刺激思考、开放胸怀的园地吗?

一直都认为、大学教育不只是正式的课堂及课程,还要有一个活跃的校园环境、多元的学术讨论气氛、令人活跃起来的大学社群。还需要有可以无拘无束、畅所欲言、无所不谈、没有禁区自由纷围。离开校园走向尖东的时候,只希望今天所见的沉寂及所感受到的虚空只是暂时!

早上曾经看到过一段新闻报道说,香港那三所重点研究型大学,香港大学、中文大学、及香港科技大学,在最新的大学排名榜都下跌。其实一向都不重视这一类排名游戏,但对于特区政府、对于大学的管理层,参与这个游戏,要在各种排名榜上比拼高低,不已经成为了大学管理及所谓发展的首要任务吗?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今天在校园所见的气氛,不是与这目标与任务背道而驰吗?

民主墙空空如也,民主墙上要装上监察摄录机,究竟又象征了什么?理工大学之前发生过大学管理层趁夜半把学生会贴上民主墙的东西覆盖,当时都已经觉得十分过份。想不到更过份的事不断在香港不同的大学校园再发生,像是没有底线,像在不断寻找不知可以堕落到什么水平的无底洞。之有香港大学把大学街上层长廊的民主墙收回,近日又有中文大学竟然就着学生会的活动出声明作威吓,要学生收回宣传品,还用上京官的口吻随意指斥学生违法。

这样的事,就是在80年代初香港前途谈判开始的时候,以至整个殖民地时代都不曾发生过!今天有些官员,又有些惯于说一些人人皆可揭穿的谎言的那些京官,还够胆面不红耳不赤,口口声声说今天香港人享受到比殖民地时代更广阔的言论自由及政治民主!真好笑!真无耻!

上面谈到的那种随意指学生犯法,威胁大学生不要做这样,不要做那样,正是今天要把政治禁制及家长意志来否定理性及文明的注脚!这与大学应该重视的自由、开放、理性、多元、包容等等,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但回心再想,这又有什么稀奇,当作为香港最高学府的香港大学竟然会聘任一个以学习“领导人重要讲话精神”来标榜的党棍式人物做副校长的时候,不正是已经向香港人说明特区政府及北京当局想把香港的大专教育拖向什么水平吗?

真的很庆幸,在校园变成这样,还要每天出入都要拍卡之前,我便正式离开了这个校园!最近这几次回去,只觉这个校园不再属于我,也不再属于包括今天的我在内的公众及香港人。可能就连作为校园主体的学生都无份!

(文章出自作者脸书,为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李松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