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皇帝推佛法又四次出家 為何沒好下場?(圖)


梁朝皇帝蕭衍(464年-549年)
梁朝皇帝蕭衍(464年-549年)。(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500年來,世人對中國南北朝時期的梁朝皇帝蕭衍(464年-549年)的評價,可謂是冰火兩重天。蕭衍,人稱「和尚皇帝」,稱帝後,大力修建寺廟,甚至四次捨身同泰寺出家,還編了一本佛經「超度」他的皇后。但這位「虔誠信佛」的梁武帝,似乎並沒有得到神佛的太多眷顧,最後在被囚禁中餓死,國破家亡。還被一些不信神佛的人拿來當成佛經「在家破家,在國破國」的例證。

梁武帝到底是一個弘揚佛法的「大德楷模」,還是一個「佞佛誤國」的魔王波旬的弟子呢?

梁武帝心裏沒有百姓的位置

梁武帝推廣佛教,可謂不遺餘力。唐朝詩人杜牧《江南春》中的詩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就是指梁武帝時所建寺廟。

很多人都知道,達摩來到中原時,梁武帝會見達摩,問達摩的第一個問題是:「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紀,有何功德?」祖曰:「並無功德。」然後第二個問題是:為何沒有功德呢?達摩雖然給了他答案,梁武帝卻一輩子都沒有明白。

從梁武帝見達摩後,最急於提出的兩個問題,可以知道他最關心的,就是自己「有何功德?」可見他做事的出發點是為自己積累功德。不要說修佛,單純作為一個世俗的皇帝來說,若其各種文功武治,治理國家的出發點是為了黎民百姓、蒼生福祉,那麼這個心是利他的,是挺高尚的;若說最關心的,只是自己能獲得啥,這其實是非常自私,可謂勤政,但未必能稱愛民。

梁武帝在生命最後的表現,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當時南朝大約十分之八、九的人口(約800萬人)死於戰火和屠殺,86歲的梁武帝面對國破家亡時,考慮問題的基點,仍是自己的得失。當蕭衍從手下那兒得知不可再戰了,遂淡定嘆道:「(社稷)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沒有什麼值得悔恨的。」從這段話裡,找不到蒼生百姓的位置,和對百姓的絲毫關心和責任感。

因此,梁武帝可謂是極端自私的,這樣的人是做不了一個好皇帝的。事實也正如此。

梁武帝對自己的親族宗室非常放任,徇私枉法,對他們的窮奢極欲、恃強凌弱、殘害百姓之舉包庇縱容,使其無法無天,而對平民百姓卻十分殘忍,施用嚴刑峻法,百姓犯法要被連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舉家要被罰作苦役,民眾有冤無處訴,史稱他「收縛無罪,逼迫善人,民盡流離,邑皆荒毀,由是劫抄蜂起,盜竊群行」。在梁朝後期,人人思亂,起義不斷。

梁武帝在修佛方面是個門外漢

從修佛的角度來說,梁武帝做得怎麼樣呢?

從達摩回答他的問題,可知道答案:「你所做的,都是徒具形式的小德,如影隨形,表面看起來有,實際上根本沒有。」

「美妙圓融的清淨智慧,忘掉自己,達到空寂無我的地步。這樣的功德,不是靠世俗的有為來求得的。」

所以梁武帝所做的,包括建廟等大興佛法之事,均是有為。如果建蓋寺廟,是單純出於敬佛、弘揚佛法、造福眾生之意,不是為自己謀功德,這樣,佛反倒會賜予盛世繁榮,如康熙、雍正、乾隆三帝大興佛法,清朝有康乾盛世。

可惜梁武帝建廟是在為自己謀求功德,因此他只會因為強烈的自私有為之心,而無法獲得功德。佛真的看重人提供的財物廟宇嗎?佛看的只是人心。為了滿足私心,而做的供佛之事,跟真正的修佛,絕對是南轅北轍的。所以,梁武帝可謂不懂修佛。

皇帝有資格寫佛經嗎?

再說寫經,這裡就講到他寫佛經「超度」皇后的這件事,史載梁武帝的結髮妻子德皇后郗氏,因嫉妒心強且害死武帝的妃子,受報應轉生成了一條蟒蛇,屈身在井中,鱗甲下蟲子嚙咬,煎熬難忍,便現身求梁武帝超度救苦,梁武帝遂與高僧一起制定了《慈悲道場懺法》(又稱《梁皇寶懺》,共十卷,至今盛行不衰)為她超度。 

除了《梁皇寶懺》,蕭衍還著有《大般涅槃經》《大品般若經》《淨名經》《三慧經》等諸經義記數百卷。

佛經,記錄的是佛說的話,因為是佛說的話,背後自有高層次內涵,有度人的力量。而一個門外漢竟然寫經解釋佛經,這實際上是破壞佛法的行為。這就如同佛弟子在解釋佛法一樣。當佛弟子憑藉自己在修煉上的理解,去解釋佛講過的話,反倒因為自己不如釋迦牟尼佛的層次,怎麼解釋都非佛的原意,還把佛陀佛法解釋得面目全非,層次變低了。

這就是為甚麼在《大般涅槃經》等佛教經典中,記載了釋迦牟尼佛跟魔王波旬的一段驚人對話。

當時魔王波旬告訴釋迦佛:「到你末法時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孫混入你的僧寶內,穿你的袈裟,破壞你的佛法。讓他們曲解你的經典,破壞你的戒律,以達到我今天武力不能達到的目的……」

佛祖聽了,久久無語,接著兩行熱淚緩緩流下。魔王見狀,率眾狂笑而去。

在釋迦牟尼圓寂之前,《大般湼槃經》卷七:「佛告迦葉:我般湼槃七百歲後,是魔波旬漸當壞亂我之正法。譬如獵師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復如是……」

在釋迦牟尼圓寂約一千年後,梁武帝本是對佛法未得其門而入的俗人,竟然編經寫經,把自己的想法混入佛經中去,流傳後世,起到的作用如同魔王波旬想起的作用。

誹儒謗道 胡亂定義佛弟子

梁武帝開始通道,後來改信佛,把老子、孔子都當作如來佛的弟子,說他們走了旁門邪道。在其一篇題為《敕舍道事佛》的詔書中說:「老子、周公、孔子等,雖是如來弟子,而為化既邪。」

梁武帝還說百官和皇族都應該和他一樣改信佛,「反偽就真,舍邪入正」。

其實佛家和道家,都是可以度人的兩大修煉體系,怎麼能摻和一起。況且,修佛或修道,均視每個人的緣分與選擇,怎可強迫!

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是在道家的呵護下開始的,比如黃帝向廣成子問道,修成後乘龍白日飛升,這都是在老子著《道德經》之前的事情。也是在佛教流傳到中國以前的事情。

因此,梁武帝說老子、孔子都是如來的弟子,著實荒謬至極。

梁武帝作為一個和尚皇帝,非常具有迷惑性,很多人以為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但是他起的作用,不但使他統治下的一朝百姓生靈塗炭,還被後世反佛者拿來當作攻擊佛的武器。

例如唐高祖武德九年(626年),太史令傅奕曾極力鼓動滅佛,與篤信佛教的宰相蕭瑀論戰,拿出蕭衍所謂篤信佛教,卻國破家亡的「實證」,蕭瑀作為蕭衍的後人無言以對,敗下陣來,導致李淵定下佛道齊滅的聖旨。幸好,還沒來得及施行,就被繼位的唐太宗李世民給廢止了。雖然此大禍已止,但估計後世讀著梁武帝蕭衍編寫的佛經,而影響了參悟佛法真意之人,是大有人在!

責任編輯:袱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