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前除夕 江泽民天安门纵火(图)

2022-01-29 21:30 作者: 归瑜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天安门
天安门 (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月29日讯】根据01年元月23日下午天安门广场起火的一两个小时内新华社发表的英文通告,五人自焚,一男四女,包括女童刘思影。但近在咫尺的美国CNN制片人看到的五人,有两位是男子,其中并无儿童。对照新华社报导和CNN报导,可见新华社的通告有意把一名成年男子改成了女童。一周后,中共喉舌改口称是七人自焚,加上了刘云芳(男)和刘葆荣(女)。笔者来剖析一下其中缘由。

自焚伪火众演员中刘云芳本是策划者

2014年1月7日,陈光标携带两名毁容女子在纽约开新闻发布会上,陈称这两名女子,是陈果及其母亲郝惠君。当时记者提问:我也读过法轮功的书籍,法轮功认为自杀、杀人都是不对的,并没有鼓励自焚的内容,为什么还要去自焚,而且还把后果都算在法轮功身上呢?陈果现场回答说:“是听信了刘云芳的话,刘云芳是整个事件的策划人。”

笔者看来陈果此说是真实的。中央音乐学院学生王博是陈果的同学,王博曾向海外媒体证实:她1999年认识陈果的时候,陈已经不看《转法轮》,也不认李洪志先生为师——陈果认为河南的刘云芳才是真正的高人。陈果曾邀请王博母女去河南听刘云芳“讲法”。王博告诉她这样非常危险,希望她不要再听信刘的话,陈果根本听不进去。王博的母亲刘淑芹也认识陈果,刘淑芹也披露:陈果曾让王博带着母亲到河南听刘云芳“讲法”。刘淑芹不但通过王博制止陈果,还在电话里劝陈果,陈果也听不进去。

以陈果的言行,在1999年已经不是法轮功学员了。法轮功学员没有名单,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得看其言行是否符合法轮功学员的标准。比如法轮功书籍中提到这样的大概意思,即只有李老师是师父,师父能讲法,没有任何学员有资格讲法。刘云芳自称能讲法,就表明他并非炼法轮功的,那么刘云芳究竟什么人?

时政评论员欧阳非谈到,新华社2001年8月17日称“刘云芳、王进东、薛红军等人在河南省开封市御街聚宝斋、晋安路华霞油漆行等地,向‘法轮功’练习者宣扬以自焚方式实现‘圆满’的邪说。刘云芳将此邪说制成《圆满》一文,并伙同王进东向‘法轮功’练习者散发。”鉴于刘自创一套与法轮功毫无关系的“自焚理论”;鉴于一个公开的秘密,即法轮功92年传出后,随在中国越来越流行,引起中共高度注意,公安派出很多线人混入;欧阳非暗示刘云芳是公安线人。

再加上,新华社的最初报导中隐瞒刘云芳在现场,笔者认同欧阳非的判断,刘是应属于受中共有关部门指派的线人。罗干、李东生通过线人刘云芳,欺骗了本就早已放弃法轮功信仰的陈果及其母亲,策划了这场戏--在99年已停止修炼法轮功的陈果,于2001年大年三十被线人刘云芳骗到了天安门广场,铸成千古遗恨。

王博母女作为自焚伪火一案的关键证人,中共希望王博配合制造假新闻来蒙蔽世人。当王博母女向国际社会披露陈果早在1999年已经停止修炼法轮功后,中共恼羞成怒,重判王博及其父母,以此封堵真相。王博受审时,李和平和滕彪等北京人权律师曾冲破中共610重重阻力,出庭为她作无罪辩护。

新华社起初把两名男子说成了一名男子(即只有王进东),应是试图隐瞒610线人刘云芳在伪火现场策划,后来看到CNN说有两名男子,一周后把刘云芳加了进来当演员,说是自焚未遂。再者,是为了刘思影出场。

刘思影并不在天安门伪火导演现场

CNN制片人在天安门广场现场并没看到儿童,那么积水潭医院的儿童刘思影是从什么地方拉来的呢?

新华社通告称天安门自焚发生在1月23日下午2点41分,不到7分钟三辆救护车到达,把烧伤者送往北京治疗烧伤最好的积水潭医院。从天安门到积水潭医院只有10公里,最多20分钟的车程,但这些救护车直到下午五点才抵达医院(多位医院职员向追查国际调查员确认了这一抵达时间)。

为什么救护车要花2个小时才从天安门抵达积水潭医院?是要从遥远的什么地方把刘思影接来?

接受中共官方媒体采访时,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谈到,被烧重伤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在医院立即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但人们在电视节目中却听到刘思影声音清脆地在与记者对白,并唱了一支歌。

中共虽称刘思影被大面积烧伤,气管被切开,但从其四天后即能接受采访并能清脆的说话和唱歌,可推断刘思影并未气管切开,因未在天安门伪火现场,未受到严重烧伤。

不足两月,失去母亲的孤儿刘思影被宣布因心脏问题而去世 疑杀人灭口

2001年3月3日,中国大陆健康报报导称,刘思影在接受一个月的治疗后,病情相对稳定,无严重并发症。

3月17日,刘思影在即将出院的前夕突然去世。3月18日,也就是刘思影猝死的隔天,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表示,“刘思影有心肌炎病史,且从未治愈;她1月23日当天被送入医院后,在医疗人员巨大的努力下,烧伤的部位得到控制;但心脏似乎超出负荷,这方面一直未得到控制,导致每分钟心跳数达到140至170下。”

4月5日,一位大陆医生在明慧网质疑积水潭医院的说法。他表示,若刘思影的心跳数维持在每分钟140至170下,说明有多重并发症,随时可能死亡,与媒体在3月3日所称的“无严重并发症”不符。在国人关注刘思影健康的时候,他质疑为何到刘思影死亡之前,院方与媒体皆未透露刘思影具心脏疾病病史的记录,他认为院方隐瞒了刘思影的真正死因。

追查国际组织披露积水潭医院中曾照顾刘思影的某位医护人员的证词,她表示在刘思影去世前的一段时间,包括3月16日当天,刘思影的心电图和其他测试都显示正常;3月17日早上8点至9点间,积水潭医院院长和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探访刘思影,跟她谈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刘思影很愉快且活泼;3月17日上午11点到12点间,医护人员突然发现刘思影情况危急,不久后刘思影便死亡。

《华盛顿邮报》记者在开封调查报导从没人看到过刘春玲练法轮功。刘春玲应属于被罗干、李东生以金钱为诱饵来参加伪火骗局表演,但她并未把女儿刘思影带到天安门广场。

CCTV焦点访谈慢镜头显示,刘思影的母亲刘春玲在天安门被军警当场用重物击打头部打倒在地,然后才有火焰。刘春玲被罗干、李东生安排的军警以重物猛击头部而倒地,是在被严重打伤的情况下被烧死。

罗干、李东生为灭口,杀害了刘春玲之后,把其不在天安门现场的、健康的女儿刘思影,送到积水潭医院通过焦点访谈中共610办公室指派的女记者李玉强,诱骗孩子采访以煽动仇视,然后加以谋杀。时任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和北京卫生局长有严重谋杀嫌疑!

江泽民纵火天安门广场的动机

1999年7月,江泽民集中宣传喉舌机器发动文革式运动镇压法轮功以后,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中共非法关押、殴打、被送精神病院等迫害手段,并被严禁上访,偌大中国竟不存在法轮功学员可正常申诉的地方。当时北京国务院信仿局被军警特务接管,去上访的学员即被任意抓捕带走。

国内喉舌媒体铺天盖地污蔑,一切申诉渠道被堵死,法轮功学员作为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信仿反映事实等基本人权遭到肆意践踏,因此无处伸冤的法轮功学员从99年秋天开始,赶赴举世注目的天安门广场,向全世界和平呼吁中共当局停止镇压法轮功。比如99年十一期间,几位上海复旦大学博士生在天安门广场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当时,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正在北京开会,上海复旦法轮功学员的壮举震慑了江泽民的心腹黄菊。

自1999年秋天到2001年1月,每天从早至晚,平时累计至少数百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的抗议。在节假日,在所谓敏感日,如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通过法国报纸和人民日报用邪教污名诽谤,以及人大在讨论立法),1999年12月26日(法轮功研究会成员受非法审判),2000年的4.25、7.20迫害一周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每天抗议人数则可能高达数千。

江泽民、罗干安排众多武警便衣每天在天安门广场等待法轮功学员,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学员往往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或者是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武警在10几秒钟内即扑上来对法轮功学员狂暴毒打、抢夺横幅并把学员连打带踢的拖上警车,这些暴力殴打的场面自99年秋天到01年1月经常被国际媒体摄录下来,被许多中外游客亲眼目睹。江氏武警的凶残,在血腥暴力面前打不还手但不畏强暴、护持法轮大法好横幅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通过国际媒体的传播传遍全球,中共因此受到普遍谴责,而法轮功受到世界的钦敬。

江泽民的镇压2000年底已经走向失败,面临追责。2001年1月2日,中共政治局在北京召开会议,讨论政治体制改革和法轮功问题。会议上不少人认为,对法轮功的镇压已在意识形态方面造成民族内部分裂,提出应尽快撤消《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和对法轮功创始人的通缉令,收集各级政府、机关的错误行为,依法对法轮功学员做出赔偿,为正式公开平反创造必要条件。

江泽民纵火嫁祸法轮功,旨在污名化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和平呼吁,以重新全面推动镇压,并消除政治局中异己的声音。可惜2001年元月底央视的伪火焦点谎谈成功忽悠了无数同胞,江诡计得逞一时。

愿读者朋友们看清这一切,摆脱中共煽动忽悠对自己心灵健康的影响,拥有美好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