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军官爆料:武汉军人运动会已爆发Covid-19(图)

2022-01-09 19:49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4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
2019年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图片来源:Gerben van Es/Defensie/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2年1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一名加拿大军官披露,在北京正式承认Covid-19之前两个月,他就在Covid-19的“原爆点”武汉,而且,与他一起在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各国队友,很多人在武汉都出现了疑似Covid-19症状,他要求对那里爆发的可疑疾病进行调查。

据《星期日邮报》1月9日报导,这位长期服役的军官因仍在部队而不能透露姓名,他是在2019年10月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后,患上衰弱性疾病的数十名运动员之一。

他说,外国选手发现这座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像一座鬼城”,加拿大队受到许多神秘病毒的困扰,以至于在他们回国的军用飞机上设立了一个隔离区。

这位军官说,尽管他以前的体能水平很高,但仍然受到疾病的影响,一位军方指定的医生后来说,他几乎肯定是感染了Covid-19。

他的披露,加剧了人们对中国政府掩盖疫情的担忧,因为掩盖已经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北京政府说,第一个确诊病例是在2019年12月8日,比世界卫生组织得到台湾消息来源的通知早了三周。

台湾方面曾在2019年12月31日对世卫组织发出电电子邮件,针对武汉出现多起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提出警示。在此之后,世卫组织分别在2020年1月1日、1月2日两度向中国当局要求提供更多关于这些病例的资讯,中国方面于2020年1月3日提交。

“为何不好好调查?”

几名参加奥运会的欧洲运动员说,他们在武汉出现了类似于Covid的症状,这届奥运会吸引了来自100个国家的9000多名选手。报告还显示,伊朗参赛者在回国后不久就死亡。

这位加拿大官员说:“我百分之百相信,当我们在武汉时,病毒就在那里。但证明的责任在科学界和情报专家身上,而不是运动员。我承认我不是科学家,而且可能不是染上了Covid-19,但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不愿意好好调查?

“感觉就像我们在这场对每个人的生活产生如此大的影响的大流行病的原爆点,有数百万人死亡,经济关闭,那么为什么不进行尽职调查。难道是事实太大,无法处理?”

在团队中流传的关于运动会期间存在病毒的说法,很快就被加拿大武装部队的顶级医生否认了。然而,一位关系良好的加拿大消息人士告诉我,他们的情报专家怀疑这种大流行病可能要追溯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事件,那里有几个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中心。

运动会期间武汉像座鬼城

这位告密的军官说,168人的加拿大代表团于10月15日抵达武汉,发现这个城市空无一人。他说:“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摩天大楼,但所有的学校都关闭了,起重机没有移动,几乎没有任何汽车,周围几乎没有人。

“当队员们问起这些冷清的街道时,他们被告知这是为了他们的利益。但我参加过以前的军运会,从未见过这种情况,而我们在这个大城市只有9000名运动员。”

他说,8天后,加拿大运动员开始感到不适,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如发烧、恶心和疲惫。“我在运动会结束前就开始出现症状。有这么多病例,以至于回来的飞机上有很大一部分病人不得不被隔离起来”。

他感觉非常糟糕,从机场开车回家时,他不得不停下来在一家酒店睡了三天,并在六个星期内疲惫不堪。将近两年后,他说他仍在遭受他认为是慢性Covid病症的折磨。

加拿大忽视了军人的担忧

2020年初,大流行病的消息一开始出现,许多运动员就开始相互讨论他们是否是这种新病毒的早期受害者。

然而,尽管向军医提出了担心,却没有进行抗体的血清学(血清)测试。

2020年1月22日,加拿大武装部队总外科医生唐斯(Andrew Downes)少将发出一份备忘录,告诉运动员们,他们在武汉感染Covid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们在“病毒开始传播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武汉”。

加拿大武装部队说,在运动会期间没有意识到这种病毒,而且“在这个群体中没有发现任何Covid-19病例”。

然而,在2020年1月之前,加拿大没有办法对该疾病进行检测,因此参与者在返回时没有接受检查。

这位加拿大举报人说,在唐斯少将的备忘录之后,公共事务部门发来电子邮件,命令他们不要公开谈论自己的担忧。他承认不服从这样的命令会感到不妥,但他认为自己现在有公开发言的义务。

世卫:不彻查每个事件是不明智的

世界卫生组织的顾问梅茨尔(Jamie Metzl)说,虽然不能确认运动会是否是早期的超级传播事件,但对这种线索进行跟踪是至关重要的。

他说:“在我们知道这场可怕的危机是如何开始的之前,不彻查每个事件是不明智的,也是自取灭亡。大多数人在得知没有对这一流行病的起源进行全面的国际调查时,会感到震惊。这是不可接受的,它使整个世界和子孙后代处于危险之中。”

去年1月,美国国务院说,情报报告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生病”,症状“与Covid-19和普通季节性疾病一致”,尽管后来总统拜登下令进行的审查,但对其起源没有结论。

各国军人运动员也报告染神秘疾病

这位加拿大军官的故事与法国、意大利、卢森堡和瑞典的一些运动员声称,他们在运动会中感染了病毒的说法相吻合,《星期日邮报》在2020年5月首次报道了这一情况。英国没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

德国排球运动员博克(Jacqueline Bock)说,她和一些队友在武汉生病了。她补充说:“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的不适。要么是非常严重的感冒,要么是Covid-19。我认为是Covid-19。”

意大利击剑运动员塔利亚里奥(Matteo Tagliariol)说,在他武汉公寓的每个人都生病后,他遭受了高烧、严重咳嗽和呼吸困难,他说这些症状与Covid-19相同。

一位运动员在运动会结束后不久匿名告诉记者,281名法国参赛者中,“有不少人”生病了。31岁的五项全能运动员克劳维尔(Elodie Clouvel)后来说,她和她的伙伴贝劳(Valentin Belaud)都生病了。

官方的说法是,这种报告是高度推测性的,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

塔利亚里奥的说法后来受到一名队友的质疑,而瑞典五项运动员韦斯特伯格(Melina Westerberg)说,虽然她的团队中有几个人在运动会上生病,但他们的病毒检测结果是阴性的。“这只是巧合”。

运动会结束后,美国运动员们回到了全国各地的200多个军事基地。在2020年3月底之前,其中63个基地出现了确认的感染。

共和党议员试图确定与运动会的任何联系,但他们发给政府高层人士的信件没有得到答复。不过,拜登上周签署的一项法律包括一项披露武汉感染人数的任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政府指责参加奥运会的美国军队将Covid带到武汉,作为转移对其掩盖数据的注意力的虚假宣传活动的一部分。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