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九)(图)

2021-12-29 09:37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北京(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29日讯】(接上文九、李克强的同事、“狗熊”三姐夫

孔子的五常就是仁义礼智信,是中国人的基本素质,没有了五常,就不是正常的人,不是中国人。五常要求人们动脑子,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凡事都对着干。比如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话就脱离了时代,许多职业都消失了,别说出状元了。我们报社80年代行政处有订票员这个职业,因为那时候火车票非常紧张,飞机票根本没有,有也买不起,有也不卖,那是政治待遇,干部待遇,不到一定的级别,没有资格坐飞机。起码正处级,还要有公函,师出有名。我虽然是记者,但是一直到90年代,才第一次坐飞机。那是到了体育部,国家体委体育科研所的学者李力研是山西人,他联系我们几个记者去山西长治他老家报道当地少年体校包括摔跤队。我们坐的飞机还是苏联的小飞机,特别颠簸,忽上忽下,老感觉要摔到地上。后来全面开放,中国人才坐上了西方国家的大飞机好飞机,才出现了中国人出国旅游的热潮。中国共产党的回报则是隐瞒疫情,害死无数人。那次采访,看到许多小姑娘练摔跤,因为总是两个人搂抱在一起,头部互相摩擦,耳朵都几乎蹭没了,就剩下一个小肉球,还是觉得很恐怖的。这种镜头中央电视台转播比赛是不会让观众看到的。李力研原来是兵乓球远动员,几年后心脏病猝死。其实他比我还小1岁。死的时候也就40岁。那次我们还去了五台山,看到了毛泽东当年路过五台山,在那个庙里抽签算卦,居住的房子。

我作为群工部记者,经常要出差,要到全国各地去采访,调查读者反映的问题和冤屈。不能老批评北京市,因为他们是地头蛇,会经常上门反击,告状。惹不起。比如,我有一次写稿子批评通县教育局和县团委为白血病患儿号召捐款,收了钱没有全部给白血病患儿的家长,而是另有安排。题目叫《爱心怎被风吹皱?》。事情属实,但是教育局和团县委告到北京市委副书记李志坚那里,说这笔钱给另外的病儿用了,也应该。李志坚就联系报社,不答应。

当时,主管我们的副总编辑是马役军,他后来调到国家发改委的《中国改革报》任党组书记总编辑社长。他跟我说:“不管对错,这事我们就不跟他们纠缠了。你也不用管了。我另外解决。”他又找了一个记者去了趟通县,给他们写了一篇表扬稿。李志坚后来调到国家体育总局当副局长。他这样的去管体育了,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荒唐。90年代的团中央书记刘鹏调到四川当省委副书记之后,再回到北京,当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一直到退休。领导了北京奥运会。所以体育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工具,全世界必须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

我那时候盼着出差采访,又怕出差,因为首先要到行政处订票员那里订票。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去申请,几天后接到电话,或者自己找上门去拿票。那个办公室永远烟雾腾腾,看不清人,这屋子里有几个烟鬼。订票员柳东发2006年以后和我都住在湖光中街2号院子,已经半身不遂了。80年代他们特别凶,对我们永远铁青着脸,话里带刺儿。经常训我们。可见这个职业的厉害。

北京大学是正部级机构,校长和国务院总理提名任命的教育部部长一个级别。团委书记是司局级,类似军队的师长,所以李克强是从团委书记的职务平调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这个群众组织的级别是正部级。书记至少是正局级,第一书记是正部级。北京大学的机构类似于一个省政府、省委,所以服务机构也很牛。团委书记、今天的总理李克强也要出差,也要回安徽探亲啊。肯定学校的订票员就更牛逼。所以,化学系也有自己的订票员,就是我的第二个姐夫王长路。他的家在北京站附近,而且他从小就在道上混。进过局子(拘留所),结交三教九流,起码能胡吹乱侃,能骗人。也确实能买到火车票。当然老百姓自己也能买到票,那是站票。连座位都没有。那个时候火车的速度很慢,一小时几十公里,走走停停,一开就是一天一夜,一个车厢挤上去200多人,人挨人,上厕所都去不了,去了还要等上很长时间。特别受罪。订票好的是卧铺,起码是有座位。

他的本职工作是化学实验室实验员,但是后来订票员的工作可能就成了主要工作。老在社会上混,加上原来就喜欢骗,就会出事儿。最初是骗我三姐,说他还在什么电影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那时候也没有摄制基地,没有横店,没有怀柔摄影棚,也没有群众演员,也没有王宝强们,我们信以为真。

1999年以后,我被中国青年报打成待岗职工,对亲戚们就关注少了,自顾不暇!反正是他出了事儿,被开除了,进了监狱还是拘留所。好在此前学校分房子,他们先是得到了一间很大的平房,后来交了平房,又给了一个二居室。北京大学毕竟享受的国家投资很多,财大气粗,所以员工的住房就好,就有。不像我老婆所在的北京西单商场,上千名员工,分到房子的员工不足10%,绝大部分一辈子白干。这个商场90年代成了上市公司,有股票,但是那也没用。我老婆今天要是不住我的房子,她就要向河北一带流窜,因为3000多元的退休金,全花了也只能在市区租合住的单元中的一个房间。一个二居室起码5000元。

王长路喜欢喝酒,喝醉了就骂人,家里鸡犬不宁。出来后没了工作,开过出租,自己买过车,又卖了,老喝酒,也不能开车。基本上就没有了收入。

三姐的女儿2005年结了婚,小时候改为姓王,叫王晶。这也是张守孟后来不满意不出大钱的理由,说改姓应该找他商量。

王晶大专毕业,和同学结了婚,这个同学是杭州人。父亲是房地产商人,但是应该是最次最小最先破产的房地产商人。因为他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北京,那时候和王晶都在肯德基当服务员。要是真正的房地产商人,怎么会让儿子干这种工作?没地位,也没钱。他们结婚买的是二居室就在北四环路边上。好位置。但是男方的妈说钱不是给的,是借的,后来就老催着大儿子夫妻还钱,要给小儿子办婚事,买房子。无奈之下,王晶他们就卖了二居室,还了钱,剩下的钱买了一个一居室。现在是三口人,一个男孩儿。肯定很逼仄。习近平最近号召生三胎,他们这家子估计不会积极行动。

我三姐也骗了我几回。先是男方的爸爸来北京,让我们几家都去捧场,都花钱买了礼物,一二百元吧。我那时待岗,一个月1000元工资。所以这笔钱就很心疼。第二次是办婚礼,我们出了份子,参加了婚礼,是在西单附近的一个教堂。500元钱份子钱。那时候青年体育报垮了,我完全待岗,只有基本工资,连1000元的“校对费”也没了。三姐说:婚礼之后,男方还要在杭州办第二次婚礼,到时候邀请我去玩儿。我待岗,闲得要命。很期盼。可是后来她说:“你和老婆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去了不吉利,不能去。”我就空欢喜一场。

这场婚礼有录像,后来还给张守孟看。当时我大姐二姐和我,我前妻是和三姐的儿子王兵等几个孩子坐一桌。张守孟看录像都提出了意见:“你们是贵客,不应该坐在孩子们的桌上啊,应该和男方的家长坐在一起。”

而且,我大姐在饭桌上说了三姐不好的话,王兵就说:“谁对我妈不好,我就对谁不客气。”我也没说什么,说了那天就可能打起来。

第二个孩子结婚,就是她和王长路的儿子王兵结婚,三姐又打电话让我去。我在电话中骂了她一顿:“不去。上次你就骗了我,这次别想再骗我。”她多少年也不来我家一次,每次联系我就是让我出钱。

王兵技校毕业,自然没有好工作,在他姐姐的婚礼上,我们见到了他的女友。一个河南人。好像与许家印的老家不远。都是中部偏南。比他大两岁。长相一般,据说家里是军队的干部。我觉得可能是,但是级别不会高。他们是网上认识的,结了婚,在外边租的房子。后来女方家里出钱在北京的东南方向,也属于通州区的位置买了房子。好像是次渠。那个地方是我二姐插队的地方,地势低洼,盛产水稻。很好吃。印象里和著名的天津小站稻差不多。1980年我调到公用局工程公司挖沟,劳动科科长也敲了我一笔竹杠——要给一袋好米。就是北方出产的大米。南方米就是袁隆平的高产大米,特别难吃,没人要。我父亲在次渠有学生,给弄来一袋大米。100斤。自由市场有卖的,价格是60多元,相当于1个半月的工资。中国的大米都是使用麻袋装,不像美国,主要使用纸袋子,所以中国的粮食是大包装。那时候还没有取消领票,还是凭着粮食本买米,好大米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每人供应2斤。现在次渠也成了商品房小区,所以习近平现在问“粮食怎么办”也没用,中国人下一步就要挨饿。

现在海外的自媒体老是抬高邓小平,大骂习近平。骂习近平没错,但是夸邓小平也不应该,计划生育就是邓小平搞的,伤了中国的元气,估计永远缓不过来了,将来就是灭亡,至少是衰败。历史上的大国强国墨西哥,现在衰落了,生活水平不行,国土面积也减少一半以上。估计100年之后,中国就是第二个墨西哥。

计划生育,独生子女带来了很多的社会问题。许多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因为海外自媒体主持人不受这个苦,也就没有体会。没有感觉。独生子女使得家长很难教育孩子。特别是北京的孩子,特别是男孩。我三个外甥,都是初中毕业,考不上高中,只能上技校。而且两个进了监狱,也不是政治犯,而是经济犯罪。前两年我才得知王兵也被判了刑,诈骗犯。出来后老实多了。他老婆图的就是他的北京市户口,所以也不会因为他犯罪而离婚。刑满释放还能回到北京,还是北京市户口,这一点,中国共产党有进步!80年代,白宝山被判刑,在新疆服刑,回来不给上北京市户口。工作、生活都没办法。他就抢了解放军哨兵的自动步枪,杀了很多人。最后费了很大的劲才破案。枪毙了他。他很孝顺,抓他的时候,老母亲在现场,怕吓着母亲,就没拿出床底下的枪反抗。

王兵长大后,结婚前就看不上他爸爸,就不在家里住。后来买了房子,就更不和他爸爸来往了。他爸爸也没有收入,怎么活着?三姐是跟着儿子过,或者去庙里住,她信佛了。

王长路的二居室在北京大学附近,这里都是高收入人群,是租房子的黄金地段,租金是全市最高的,与市中心差不多,但是市中心主要是平房,楼房少。楼房的租金才会高,平房租金上不去。所以王长路肯定是靠出租房子活着。他的房子能租七八千元。或者全出租,自己搬出去再花点钱租房。或者与租户合住。

李克强在两会上说中国多少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像王长路这种情况,没有一分钱收入,政府统计局最多是按照三姐的退休金,两个人平均,算1000多元的收入。实际上,三姐不会给他钱,有钱只会帮衬儿子。所以,中国人的生活是非常复杂的,就是李克强总理也搞不懂。也说明房地产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不是仅仅与经济增长,经济成分挂钩。

三个外甥,最终都是和外地人结婚。因为他们还有北京市户口。因为计划生育,中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人比女人多几千万。而且女人进入更年期后就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只能是统计学上的一个数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所以中国男人与育龄妇女的比例更加悬殊。女人又喜欢往大城市、首都跑,所以中小城市、县城、广大的农村就更是光棍遍地。人烟灭绝应该是大趋势和现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