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薛宝钗是一位怎样的女子?(图)


薛宝钗的性情和为人处世上都给予了大家很多启示。
薛宝钗的性情和为人处世上都给予了大家很多启示。(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今天我们分享一位中国文化里的知名大家闺秀——薛宝钗。是的,就是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的薛宝钗。之所以要谈薛宝钗,是因为她的性情和为人处世上都能给予我们很多启示,因此今天就来谈谈这位女子。

薛宝钗对中国文化中的儒释道三家都很精通,佛家的超脱、道家的自然,儒家的中庸,在她身上都有很好地体现。判词里说薛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就是说她冰雪聪明,薛宝钗的聪慧体现在她内心的境界上,我们可以从一首词里看出,当时薛宝钗曾给贾宝玉说了一折子戏里的词,贾宝玉差点因为这首词而顿悟,这也为后来宝玉出家埋下了伏笔。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红楼梦》二十二回里,宝钗过生日,贾母拿出二十两银子给宝钗过十五岁生日,王熙凤把这个生日操办得很热闹,有酒吃,又有戏看。

贾母让宝钗点戏,宝钗知道贾母喜欢热闹,就点了一出《山门》,但宝玉嫌太吵。宝钗则回说这个戏非常好,里边有个词寄生草写得极妙,宝玉便凑近,要宝钗念给他听。

宝钗当时便念道:“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而“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这两句,则说到了宝玉心里。

这戏是鲁智深辞别师父时唱的,当时鲁智深打死恶霸后,在五台山落发为僧,但因为他又醉酒打坏寺院和僧人,被他的师父智真长老遣送出寺院,而鲁智深这时已是孑然一身:天地茫茫,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啊,就穿着草鞋拿着破碗随处化缘吧。这戏表面热闹,但是里面却有一种对生命的彻悟和超脱,真有点像苏轼作品《定风波》中所言的:“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历经世事,内心变得坦然安定,不管外界风雨阴晴,均无所谓。

晚上宝玉和史湘云林黛玉闹別扭,想到白天那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心中一冷,便提笔写下充满禅机和参悟的两首词,林黛玉和宝钗第二天一看宝玉的词,就想他是否要参禅悟道了。

 

宝钗赶紧把这些词撕了个粉碎,要ㄚ头快烧了,并说:“这是我的不是了。我昨儿一支曲子,把他这个话惹出来。这些道书机锋,最能移性的,明儿认真说起这些疯话,存了这个念头,岂不是从我这支曲子起的呢?我成了个罪魁了!”

虽然宝玉当下打消参禅悟道的念头,但多年之后,宝玉仍应了那一句“芒鞋破钵随缘化”的词,出家去了。

冰雪聪明的薛宝钗,或许是因家族没落、父亲早逝,而早看透世间荣华不过幻境一场,因此即便出身大户,仍只守着孤寂清简的心,对住处衣物一概清素简洁。

在大观园里宝钗住的地方叫蘅芜苑,谐音“恒无怨”,寓意永远没有怨言。《红楼梦》里第四十回是这样描写的:贾母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很朴素。

曹雪芹寥寥数笔让人印象深刻,身处蘅芜苑里的大户小姐宝钗,竟让房间摆设如此精简,唯一装饰只是案上几枝菊花,反观黛玉房间,书架上满满的书;反观探春的秋爽斋,名人字画琳琅满目;反观“槛外人”妙玉,连喝茶的茶杯都是使用“绿玉斗”这样的珍奇古玩,但宝钗却宁愿让房间如雪洞般清冷素净,这般景象或许是薛宝钗内心世界和性格的外在反映,说明她淡泊、简约、静默、质朴却意蕴丰富,以及她应该早已看破富贵无常,一切精简。

宝钗内心的清净,其实还反映在她的穿戴上。宝钗从小时就是“廉静寡欲极爱素淡”,年少时就不喜欢“花儿粉儿”之类的,衣服半新不旧,不喜欢涂脂抹粉,不戴富丽的闲杂首饰,把该减的都减了。《红楼梦》也不多显宝钗的衣饰描写,比较集中的是在第八回。当时宝玉来探视身体欠佳的宝钗:一掀帘进去,看见坐在炕上作针线的薛宝钗,穿着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这段话能看出作为贵族的千金小姐的宝钗不尚奢华,其衣服以深浅不同的黄褐色为基调,配衬深紫色;而无论衣裙“一色半新不旧”,就那块金锁,也是掩在怀里,先得“解了排扣”,才能从大红袄中掏出来。

从曹雪芹的描述,还能看出宝钗的性格是稳重老成、低调行事。她并无一般女孩的天真烂漫、花枝招展,更多的是对世事洞明后的冷静和清简。

宝钗的处世则显得低调,在大观园的姐妹中,博学多才的宝钗对经史子集、诗词曲赋、理财商道、中医黄老、参禅悟机可谓是无所不能,但她从不轻易展露才华。

宝钗写的诗在红楼诗社中常常夺魁,但她平时却从不作诗,一住进大观园香菱就对宝钗说:“好姑娘,你趁着这个工夫,教给我作诗罢。”宝钗则回说:“我说你得陇望蜀呢。我劝你今儿头一日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各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儿……”

在宝钗眼里,自己以亲戚身份忽然带香菱住进来,自然该和主人家打个招呼。她觉得,讲究礼数本是基本的修养和人情世故,这比写诗重要多了。从此可看出她觉得才华是放在照顾好基本的生活之后的。

宝钗还曾在见到湘云和香菱高谈阔论写诗时,笑着说道:“一个女孩儿家,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

现代人可能难以理解,女子精通才艺不是挺好的吗,但宝钗认为“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倒不要这些才华的名誉。”宝钗认为诗词不过是闺中游戏,可以会,也可不会,至于宝钗引用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一句,并非说女子无才华就有德行,而是:女子有才,但不恃才,不炫才,方为大德。

当红楼众女子热忱投入诗词酬唱时,宝钗也只是淡淡应和。她日常大部分的时间去学习那时候女子主内该学的技能,如女工,宝钗认为读书获得的才艺,不应是装饰或拿来炫耀,读书的根本,应该是能提供更多应对人生的学问。宝钗把从书中学到的学问更多用于内化自己的修养,以及平时的为人处世上。

宝钗的学识还体现在知进退,像在第七十四回大观园里迎来了危机。事件的起因,是贾母的丫头傻大姐在园中玩耍时,捡到一个“十锦春意香袋”,一面绣的是两人赤裸相抱,一面是几个字。这在礼教森严的贾府,无异于惊天霹雳,这东西到底是谁的,从哪来的,于是就有了后面抄检大观园的行动。当大观园里小姐的房间被一个个翻箱倒柜地抄检,宝钗的蘅芜苑却是当晚唯一免检,这全因凤姐说宝钗是亲戚,不便检查。然而,薛宝钗隔日就以母亲身体不好需人照顾为由,搬出了大观园。

虽未受到抄检波及,但宝钗看出这里已非清净之处,有“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清醒决断,第二天就搬了出去,坚决远离是非之地。尽管王夫人后来去挽留宝钗,但她仍坚决搬走。宝钗有原则,及时搬出可避免他人口舌,因为未出阁的姑娘,最重要的是清誉。这就如同她在《咏白海棠》中写的: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宝钗被称为“山中高士晶莹雪”,或许就是因为她有冰雪聪明的性情,洞悉世事后内心守着一份清净,在浊世中努力洁身自好,不随波逐流,无论富贵还是平淡,都安之若素,处之坦然,虽然没有出家,也有着“芒鞋破钵随缘化”的心境了。

责任编辑: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