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还是不领导:拜登对乌克兰的选择(图)


在俄罗斯向乌克兰首都基辅发动猛烈袭击后,乌克兰消防员和军人在一所大型购物中心的废墟下搜寻遇难人员。10层高的该购物中心遭到了俄军剧烈的连夜轰炸,留下了一个数米宽的火山口,至少有6人丧生。
博尔顿指出,对俄罗斯入侵,虽然美国和欧盟中有不同的声音,但大方向和共识则是不应该绥靖,而是帮助乌克兰击退侵略者。图为2022年3月21日,在俄罗斯向乌克兰首都基辅发动猛烈袭击后,乌克兰消防员和军人在一所大型购物中心的废墟下搜寻遇难人员。10层高的该购物中心遭到了俄军剧烈的连夜轰炸,留下了一个数米宽的火山口,至少有6人丧生。(图片来源:ARIS MESSIN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6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报导)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战争进入第4个月,并很可能将漫长的持续下去之际,美国共和党人,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华盛顿检察官》发表评述文章,指出美国拜登(Biden)政府对待这场战争的态度和“目标”对结束战争至关重要。

在文章开始时,博尔顿首先提到了美国对伊拉克侵略战争的军事介入。

“对科威特的这种侵略,这不能忍受。”在萨达姆·萨达姆(Saddam Hussein)无端攻击他的阿拉伯邻国(他称其为伊拉克的“第19省”)几天后,乔治H.W.布什(George H.W.Bush)如是说道。

布什组建了一个国际联盟,寻求并获得国会和联合国安理会使用武力的授权,将伊拉克驱逐出科威特。联军几乎摧毁了伊拉克的入侵军队,将全部主权和领土完整归还给科威特政府。布什的目标是阻止伊拉克对沙特阿拉伯的进一步侵略,然后撤回对科威特的占领。他实现了这两点,同时向俄罗斯和北京当局展示了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国防预算增加的影响。

接着文章围绕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展开了论述。

我们仍在等待乔·拜登(Joe Biden)总统陈述他对俄罗斯无端攻击乌克兰的目标。

当然,政党和利害关系与布什所面临的那些有很大不同,但总统领导层的责任却不是。拜登去年12月明确表示,与科威特不同,美军不会在乌克兰开展作战行动。尽管如此,在这场战斗中,美国的安全、威望和可信度都处于危险之中——即使我们的军队并非如此。拜登承诺提供大量美国和北约援助,尽管往往迟到且不足,但是这些援助一直在流动。事实证明,北约的援助,尤其是提供有关俄罗斯军队部署的情报,对乌克兰的军事成功至关重要。

无论拜登对乌克兰的基本态度是对还是错,似乎都不太可能改变。

因此,在他建立的限制范围内,划定我们将接受的结束战争的条款至关重要。在这一点上,最大的风险是关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对2014年莫斯科侵略乌克兰的反应不足——言辞强烈但行动不足,拜登将予以默认。

决定可接受的解决方案主要是为了乌克兰本身,但美国的参与让我们在此事上有发言权,并有责任权衡任何潜在解决方案对我们自己和北约更广泛的战略影响。

美国和欧洲都有声音在危险地呼吁对俄罗斯做出让步。采纳这种观点的美国人包括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主张恢复到截至今年2月的战前状态)、《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以及被孤立主义警笛声诱惑的共和党人。

这些接受莫斯科侵略的倾向,部分打破了白宫关于美国和北约在共同政策上完全团结的断言。诚然,所有人都反对俄罗斯的侵略,但在表面之下,无论是在言辞还是行动上,亲乌克兰的联盟都有动摇。没有人比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更清楚这一点,他特别注意欧洲软弱的迹象。他听说了新当选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主张乌克兰做出领土让步以实现和平,但沃拉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断然拒绝了这一点。马克龙还表示,乌克兰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加入欧盟,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很快就表示支持。

幸运的是,其他欧盟以及欧洲领导人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

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Andrzej Duda)最近敦促“国际社会必须要求俄罗斯停止侵略并彻底离开乌克兰。”爱沙尼亚总理卡亚·卡拉斯(Kaja Kallas)明确表示:“绥靖和平不能成为最终目标……我只看到军事解决方案胜利可以一劳永逸地结束这一切,并惩罚侵略者的所作所为。”她补充强调,如果不这样解决,“我们将回到我们开始的地方——你有一年、两年的停顿,那么然后一切都会继续发生。”

波罗的海领导人同样严厉批评马克龙和舒尔茨最近与普京的谈判。那些在地理上与俄罗斯最接近的人非常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这就是芬兰和瑞典终于申请加入北约的原因。

再来看看美国。拜登的顾问们仍然迷失在战术上,无休止地考虑选择,比如,为乌克兰提供远程火箭炮系统。这是不够的,这反映了拜登团队在运营决策上的慢动作,同时发现自己无法构架更大的战略目标。

需要明确的是,自奥巴马执政以来,华盛顿的官方立场一直是,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并建立顿巴斯“共和国”是非法和不可接受的。保持这一立场应该是美国今天的观点。仅仅从俄罗斯随后又进行了第二次同样令人反感的侵略就足以说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证明我们在俄罗斯第一次侵略后改变观点是正当的。

文章在结束时耐人寻味的暗示,拜登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拜登现在必须决定,随着国会选举的临近,他是否愿意冒险让另一个阿富汗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不应该觉得难。”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