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還是不領導:拜登對烏克蘭的選擇(圖)


在俄羅斯向烏克蘭首都基輔發動猛烈襲擊後,烏克蘭消防員和軍人在一所大型購物中心的廢墟下搜尋遇難人員。10層高的該購物中心遭到了俄軍劇烈的連夜轟炸,留下了一個數米寬的火山口,至少有6人喪生。
博爾頓指出,對俄羅斯入侵,雖然美國和歐盟中有不同的聲音,但大方向和共識則是不應該綏靖,而是幫助烏克蘭擊退侵略者。圖為2022年3月21日,在俄羅斯向烏克蘭首都基輔發動猛烈襲擊後,烏克蘭消防員和軍人在一所大型購物中心的廢墟下搜尋遇難人員。10層高的該購物中心遭到了俄軍劇烈的連夜轟炸,留下了一個數米寬的火山口,至少有6人喪生。(圖片來源:ARIS MESSIN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6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理翺編譯報導)隨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戰爭進入第4個月,並很可能將漫長的持續下去之際,美國共和黨人,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以及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在《華盛頓檢察官》發表評述文章,指出美國拜登(Biden)政府對待這場戰爭的態度和「目標」對結束戰爭至關重要。

在文章開始時,博爾頓首先提到了美國對伊拉克侵略戰爭的軍事介入。

「對科威特的這種侵略,這不能忍受。」在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無端攻擊他的阿拉伯鄰國(他稱其為伊拉克的「第19省」)幾天後,喬治H.W.布希(George H.W.Bush)如是說道。

布希組建了一個國際聯盟,尋求並獲得國會和聯合國安理會使用武力的授權,將伊拉克驅逐出科威特。聯軍幾乎摧毀了伊拉克的入侵軍隊,將全部主權和領土完整歸還給科威特政府。布希的目標是阻止伊拉克對沙烏地阿拉伯的進一步侵略,然後撤回對科威特的佔領。他實現了這兩點,同時向俄羅斯和北京當局展示了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國防預算增加的影響。

接著文章圍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展開了論述。

我們仍在等待喬·拜登(Joe Biden)總統陳述他對俄羅斯無端攻擊烏克蘭的目標。

當然,政黨和利害關係與布希所面臨的那些有很大不同,但總統領導層的責任卻不是。拜登去年12月明確表示,與科威特不同,美軍不會在烏克蘭開展作戰行動。儘管如此,在這場戰鬥中,美國的安全、威望和可信度都處於危險之中——即使我們的軍隊並非如此。拜登承諾提供大量美國和北約援助,儘管往往遲到且不足,但是這些援助一直在流動。事實證明,北約的援助,尤其是提供有關俄羅斯軍隊部署的情報,對烏克蘭的軍事成功至關重要。

無論拜登對烏克蘭的基本態度是對還是錯,似乎都不太可能改變。

因此,在他建立的限制範圍內,劃定我們將接受的結束戰爭的條款至關重要。在這一點上,最大的風險是關於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對2014年莫斯科侵略烏克蘭的反應不足——言辭強烈但行動不足,拜登將予以默認。

決定可接受的解決方案主要是為了烏克蘭本身,但美國的參與讓我們在此事上有發言權,並有責任權衡任何潛在解決方案對我們自己和北約更廣泛的戰略影響。

美國和歐洲都有聲音在危險地呼籲對俄羅斯做出讓步。採納這種觀點的美國人包括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主張恢復到截至今年2月的戰前狀態)、《紐約時報》編輯委員會以及被孤立主義警笛聲誘惑的共和黨人。

這些接受莫斯科侵略的傾向,部分打破了白宮關於美國和北約在共同政策上完全團結的斷言。誠然,所有人都反對俄羅斯的侵略,但在表面之下,無論是在言辭還是行動上,親烏克蘭的聯盟都有動搖。沒有人比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更清楚這一點,他特別注意歐洲軟弱的跡象。他聽說了新當選的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主張烏克蘭做出領土讓步以實現和平,但沃拉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斷然拒絕了這一點。馬克龍還表示,烏克蘭可能需要數十年才能加入歐盟,德國總理奧拉夫·舒爾茨(Olaf Scholz)很快就表示支持。

幸運的是,其他歐盟以及歐洲領導人採取了更強硬的立場。

波蘭總統安傑伊·杜達(Andrzej Duda)最近敦促「國際社會必須要求俄羅斯停止侵略並徹底離開烏克蘭。」愛沙尼亞總理卡亞·卡拉斯(Kaja Kallas)明確表示:「綏靖和平不能成為最終目標……我只看到軍事解決方案勝利可以一勞永逸地結束這一切,並懲罰侵略者的所作所為。」她補充強調,如果不這樣解決,「我們將回到我們開始的地方——你有一年、兩年的停頓,那麼然後一切都會繼續發生。」

波羅的海領導人同樣嚴厲批評馬克龍和舒爾茨最近與普京的談判。那些在地理上與俄羅斯最接近的人非常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這就是芬蘭和瑞典終於申請加入北約的原因。

再來看看美國。拜登的顧問們仍然迷失在戰術上,無休止地考慮選擇,比如,為烏克蘭提供遠程火箭炮系統。這是不夠的,這反映了拜登團隊在運營決策上的慢動作,同時發現自己無法構架更大的戰略目標。

需要明確的是,自歐巴馬執政以來,華盛頓的官方立場一直是,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並建立頓巴斯「共和國」是非法和不可接受的。保持這一立場應該是美國今天的觀點。僅僅從俄羅斯隨後又進行了第二次同樣令人反感的侵略就足以說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證明我們在俄羅斯第一次侵略後改變觀點是正當的。

文章在結束時耐人尋味的暗示,拜登應該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拜登現在必須決定,隨著國會選舉的臨近,他是否願意冒險讓另一個阿富汗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不應該覺得難。」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