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共产党 就没有铁链女(图)

2022-03-06 12:40 作者: 杨巍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徐州铁链女
铁链女事件是共产制度的产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铁链女!(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2年3月6日讯】铁链女事件曝光后,立即得到全国,以致全世界的关注,其热烈程度压倒了冬奥。我一直在关注各种评论,但自己却难以参加讨论。因为从去年9月起,我就在干一份新的工作:开大货车全美跑。最近我是在一家中国货运公司,开着大货车在纽约和洛杉矶地区之间来回跑,为两地人民的菜篮子效力,一周有6天在路上,有时还会搭上第7天。在路上时,开着车自然不必说,就是换班休息,车子也动荡不安,只能勉强在手机上看看别人的说法,很难在手机上写字。只有回到家里,才能在电脑上打字,但是时间有限,庶务繁多,实在是心有话而时不足。今日稍得余暇,决心写一点心中所思,但是也来不及尽言,只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说。

网上对铁链女的同情和对有关部门的失职说了很多了,连老共的超级铁粉司马南也出来表示同情和不平了,看他那慷慨激昂的表演,不少人说,“连司马南也看不下去了...blabla。”那么,此文就从对他的评论开始评论吧。

他的那个评8孩女的视频,我有滋有味地看了好几遍,品出几个味道来:

其一,司马南说,关注铁链女的人分两种人,一种是“忧心如焚”,因为“他们相信中国的社会主义法制,认为不该出这样的事”;另一种是“欢天喜地”,因为终于可以说中国不安全了。两者的分界标准,似乎就是是否还坚持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不肖说,他司马南自然是第一种关注,按照他的标准,网上关心此事的网友,大概大半都属于第二种人;比如他举例说颜宁教授,因为少年时被人跟踪过,“心里有阴影”,言意之下她就是“不相信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国家”的第二种人。果然,在他留言处,粉丝们群起攻击颜宁教授。

其二,司马南不断地疾言厉色地指责“地方当局”,例如“地方上的妇联组织”,“地方上的基层党组织”,“当地政府的有关部门”。通过“地方”和“当地”这类词语,把铁链女现象妥妥地归因于地方机构的失职,不作为。其实质是企图把人们的目光和矛头集中固定在狭窄而肤浅的范围,而不去追寻更深刻的原因。不去追究造成铁链女现象的社会原因,制度原因,掩盖真正的罪魁祸首。

其三,司马南说,因为铁链女事件已经无法按照惯常的例子来摆平了,故而离开解决问题的日子也不远了。而我要说的是,铁链女事件是共产制度的产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铁链女!在中共的专制制度下,铁链女现象,本质上是无解的。(这里说的,并不是指眼下这个具体的小梅花或李莹,她的问题恐怕已经算解决了,董家有了8个孩子,大概也该够了,没有必要再拖着个疯子给她养老送终,所以她大概率是可以回原籍,地方上抽出点维稳经费来摆平,再加上网友们的捐助,日子会过得下去。但是还有那千千万万的被拐被困被虐待的妇女,她们的问题,从总体说来,在现行的共产制度下,是无解的。)

司马南说道,“旧中国”拐卖妇女儿童现象很普遍,是因为封建社会的野蛮和愚蠢等造成的,而共产党已经结束了这种丑恶东西。可是,在所谓的旧社会,卖儿卖女或者买自己,是被卖者的父母或本人在极度灾难的情况下一种极端的救灾措施,有一定的自主性;而现今的拐卖妇女儿童是一种集欺骗,绑架,拘禁,虐待,强奸甚至杀人一起的综合罪行,完全违背被卖者或其父母的意愿,不但不是一种救灾措施,本身就是一个家庭的飞来横祸,毁灭性的灾难。两者的性质是根本不同的。更重要的是,当今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再也不是局限在穷人身上,各个阶层的人,不论穷富,都可能受害。女大学生,博士生被绑架拐卖的案例时有所闻。正是这种社会上普遍的恐惧,才使得铁链女事件得到这样的普遍关注。

也有人说,西方社会或者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也有人口拐卖。不错,但是在中国以外,大部分此类罪行,是单个(职业)罪犯,或有少数帮凶一起暗地策划实施的,满足一少部分人的不正常欲望。这种罪行的见不得人的,一旦被人觉察就立刻会有人报警,警察也会立即捉拿。社会对此也深恶痛绝,绝不宽容。而在现今中国的拐卖,是一个家庭,一个村庄的联合犯罪,再加上黑白两道的层层保护网。被拐妇女想要逃跑,会被同村人共同捉拿。外村的人,包括被拐卖者的亲人或官方解救人员如果想进村解救被害人,就会面临一个村人们的齐心合力的反抗,犹如掉进“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并非是买人者的家庭买通了全村村民,给了他们什么直接的好处,而是大家认为买个老婆是传宗接代的正常需要,是符合本村伦理和利益的正当行为。正是这一点,是铁链女现象上最可怕的社会现象,而这个现象是中共一党专政下的中国的独特现象。

关于制度上的原因,胡平兄已经转了一篇文章,提到了计划生育的后果,这当然是有道理的,但还远远不够。还有许制度上的原因,导致铁链女现象的复杂性和无解性。

中共的户口制度堪称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这个制度下,农民,尤其是偏僻乡村的农民,是标准的贱民,被束缚在贱民区里,教育工作迁移等都受到了极大的歧视。外面的妇女很少会自愿嫁进这样的贱民区,而贱民区里的女贱民们纷纷外逃,通过出嫁或其他方式拼命离开贱民区,摆脱贱民身份。剩下绝望的男贱民们,为了在他们的心中对得起他们的祖宗,在他们父辈们的建议,鼓励,支持甚至强迫下,拼尽一切财力,用极端的方式解决传宗接代的问题,如果说他们这样做,得到了家人,邻人甚至官方基层干部的理解,同情和支持,难道不是很自然的,用不着奇怪的吗?

使得他们陷于这种绝望的贫困中,当然有很多原因,但是首当其冲的是因为他们的工作问题,包括恶劣的找工环境和打工环境,他们找不到好的工作,一部分是因为教育歧视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中国的投资环境的原因。中国找工环境的恶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投资环境的恶劣,也就是说,现在中国的大中小老板都越来越不想投资办企业了,而都想携款远走高飞,这无疑是中共的政策所导致的。关于共产制度造成的投资环境恶化,我有很多话,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机会来展开这个话题,在此我只要指出当今的大学生,大约90%以上都想考公务员,就知道今日中国的投资环境有多么不堪。老板们不敢投资,打工的自然就倒霉。在结婚,医疗,教育,买房,养老等几座大山苟延残喘,是中国大多数人们的普遍现象。然而在城里,人们已经开始有点想通了,看开了:结不起婚,生不起儿,就干脆躺平吧。可是在农村,传宗接代思想还根深蒂固,于是就不惜铤而走险。

至于共产制度在当今造成的普遍腐败,尤其是司法腐败,执法腐败,使得铁链女们的解救万般艰难,这里就不必多说了。

最后,我想说:我一点也不是说,罪犯如董某者不该追究,地方当局不该追责,相反,我希望网友们坚持持久地追下去,并且希望更多的人,越多越好,来关注这类事件,(或曰,来参加这场会让某些人痛心疾首的“炒作”。)大量而持久的关注会产生相当的深入关注,即关注到表面现象下的本质的原因,认识到这个道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铁链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独立评论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