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无道隔阴阳:异议人士亲属的抗争之路(图)


郭飞雄
郭飞雄、张青和女儿(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2年2月19日讯】“我现在病得很重,我希望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如果有机会的话,向中国政府发出一个呼吁,让我的丈夫郭飞雄,能够来到美国。我现在身体状况很差,我希望在这段时间能够见到他。谢谢你们。”这段话是由身患癌症晚期的张青,于2021年12月10日所说。一个月后,她在美国病逝。张青是著名异议人士郭飞雄的妻子,也是一位勇敢与独立的人权抗争者。

张青和郭飞雄的遭遇

2022年1月10日,张青因癌症去世的时候,她的丈夫郭飞雄,还在中国的某个地方、以外界不明的理由被羁押。

张青去世当天先是陷入昏迷,被送往医院。盲人律师陈光诚在Twitter上发布了这个消息,称中国政府之前曾对郭飞雄承诺:等到张青病危时,会让他去美国。

陈光诚呼吁:“无论中共当局多么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在张青弥留之际都应立即释放郭飞雄来美!”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于2001年左右投入民权领域,是中国维权运动的活跃人士、独立作家。2005年,他参与广东的民间维权活动,在2006年到2011年间被以“非法经营”的罪名拘捕关押。

2013年,郭飞雄参与声援《南方周末》新年献辞事件,呼吁新闻自由与政治民主。同年,中国八个城市的公民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郭飞雄被认为是组织协调者之一,因此再次被捕。随后,他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六年徒刑。

民权斗士为公民权利呼吁和抗争,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需要做出极大的牺牲;这离不开亲人的理解和支持。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曾撰文说,张青和郭飞雄志趣相投,相濡以沫。2009年,张青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中国,几经辗转到美国避难,艰难度日。从此,一家人分散两地。杨茂平在文章中说:“夫妻俩让我们传递的全是对彼此的牵挂和照应,不是艰难命运中的叹息,而是坚韧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

在美国期间,张青克服重重困难,独自养大了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攻读了本科和硕士两个学位。

2020年1月,张青罹患肠癌,郭飞雄想去美国看望和照料妻子。2021年1月28日,郭飞雄在准备搭机赴美探望病妻时,于上海浦东机场被阻拦出境并被逮捕。

2021年12月5日,郭飞雄给友人发短信说“我被抓了”,然后再次失联。

2022年1月12日,张青病逝两天后,广州市公安局正式下发逮捕通知书,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羁押了郭飞雄。

株连为常态,生离成死别

根据中国司法部颁布的《罪犯离监探亲和特许离监规定》第十一条,可以特许罪犯离监回家探望和处理的,包括“配偶、直系亲属或监护人病危、死亡,或家中发生重大变故、确需本人回去处理的”情况。然而,在亲人病逝前,不能与家人见上最后一面的中国维权人士,或者亲人去世也无法送别的情况,不止郭飞雄和张青一家人。

2021年,多次受到政治迫害的人权律师唐吉田的女儿在日本病重。因受到当局阻拦,唐吉田律师一直无法出境看望和照顾女儿。

2022年1月9日,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twitter发文说,余文生的父亲在1月9日下午因抢救无效而病逝。因南京监狱不让余文生离开监狱,他未能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也无法参加送别仪式。许艳说:“这种做法对失去自由的人权捍卫者和他们的家人都带来极大伤害。每个人一生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向家人道别,所以被剥夺这样的权利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遗憾。”

中国“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在2016年被捕入狱。他已经89岁的母亲多次申请探监都遭拒绝,而她目前已经是肺癌末期,希望临终前能见儿子最后一面。目前,她仍然未能如愿。

而已经流亡海外的维权人士,则更是被禁止回国探望病危家属或奔丧。这种做法20多年来从未改变。遭遇类似天伦惨剧的有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和母亲,胡平和母亲,王军涛和父亲等等。

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亲属,除了会面临生离死别的痛苦外,还经常被政府骚扰、威吓和打压。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说,中共的三大整人法宝,就是“枪打出头鸟”、“秋后算账”,以及“株连家人”。

在“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王宇律师的儿子护照被扣押,无法出国读书;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遭遇警察跟踪、逼迁、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甚至还有死亡威胁;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也被暴力限制人身自由。

张青与郭飞雄的抗争将永载史册

2022年1月10日,张青在美国马里兰去世,终年55岁。1月16日,来自全球各地的专家学者、人权律师和异议人士参加了张青的线上追思会。在这次会上,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的创始人张菁,将包括张青在内的维权人士的妻子比作“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她说:“当有热心肠的人想为中国做些事的时候,残暴的政权就会撕碎他和他的家庭。历来在推动中国民主自由、捍卫人权的运动中,最大的苦难承受者,不是坐牢的人,而是他们的母亲、妻子(包括前妻)和孩子们。有人说做一个民运人士要挨得起三把刀:中共政权刺向你的刀、家人的怨言、朋友的误解;而我要补充的是,做一个民运人士的妻子,还要多承受两把刀:不仅要独自谋生抚养孩子,还要背负道义的责任——四处奔走揭露中共暴行,向各界呼吁,让丈夫和他的同道得到更多关注和声援。”

在这次追悼会中,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的总策展人长平,也对郭飞雄和张青的人格与抗争给予了极高的评价。长平引用自己过去关于人权斗士及他们的家人所承受的压迫与所进行的抗争的时评文章,说:“郭飞雄是一位资深的人权斗士,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以来,就一直坚持进行勇敢的人权抗争。他和其他被称为‘南方民主运动’的人权活动人士,坚持直接的政治反对态度与决绝的抗争行动,可谓惊天动地。而张青女士的坚韧抗争,是郭飞雄和其他人权斗争英勇行为的一个有力的回声。

人权斗士们的家属遭到警察不断的监控和骚扰,或携儿带女背井离乡,但却决不退缩,可歌可泣。一方面,她们为营救丈夫而奔走呼号,另一方面,她们的行为也构成独立的公民抗争,是基本人权的有力倡导者,在沉寂的黑夜中闪闪发光。张青女士也是其中一员。张青女士的抗争,将会永久地记录在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目前,郭飞雄和张青的两个孩子,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另一个刚上大学。

1月16日,在张青的追思会上,她的女儿杨天娇追忆了母亲生前的勇敢、坚韧和乐观。

张青追思会的挽联写道:相思不绝望天涯,暴政无道隔阴阳。她的女儿说:我的妈妈去了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2022年1月21日,张青女士的遗体安葬于马里兰州Olney市公墓。我们愿张青女士及所有生前未能见到家人最后一面的异议人士亲属安息。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