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六)(图)

2021-12-25 09:18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2021年11月18日,北京外卖员(图片来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25日讯】(接上文六、中国共产党特别狡猾,把全世界的人都给忽悠了

40年前在北师大中文系读书的时候,文学概论还是中国古代文学史课本上面有一重要的规律我至今不忘:“统治阶级的思想也是被统治阶级的思想。”就是说,统治阶级的思想完全成为了被统治阶级的思想,成为大家行为的准则。我觉得非常对。

关于房地产也是如此,中国共产党、习近平的思想观点都已经成为大家的思想,别以为你是反对共产党习近平的,很反革命,天天批判他们,就不是他们的思想了,其实恰恰用他们的思想在说这个事情,你们自己完全意识不到。比如说,大家一说中国的房地产,就是说钱、买不起房,房地产占中国经济的40%,中国房地产不行了,将来中国经济就崩溃。只是把它作为一个经济问题。今天(12月22日)新浪网上还有炒房客在河北燕郊大败的新闻,习近平说“房住不炒”:这不是都在说一个观点一种思想吗?其实夸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称李克强是“李中堂”,也是中了共产党的圈套。

房地产说到底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打倒了共产党,没有钱大家也能住上房,现在不打倒共产党,住上新房子、好房子和商品房的也不都是因为钱。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最大的破坏是把中国人完全改造了。中国人已经完全不是中国人了。40年前北师大老师还说过一段话:“中国人的概念不是表面的,不是说黄皮肤黑眼睛就是中国人。是共同的思想和价值观。中国人的共同思想是什么呢?是孔子的思想。”所以没有孔子的思想就不是中国人。但是现在还有几个中国人具有孔子的思想呢?孔子最基本的思想是中国老百姓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比如三纲五常。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就是:仁义礼智信。

比如前些日子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刊登反对习近平的报道,说北京一对年轻的男女,确定了恋爱关系,同居了几年,但是决定以后也永远不要孩子。男的父亲是河南的农民,确认了这件事之后,拿出自己爸爸的照片,跪在地上,用鞋底子抽自己的嘴巴!这就是不能父为子纲的结果,孩子不听父亲的,家族断子绝孙。中国现在生育率大大下降,一个原因也是女人不听男人的,现在中国人都习惯了,所以有”气(妻)管炎”的谑称。女人不愿意生孩子,怕累怕脏,怕自己不漂亮。母乳喂养在中国基本上绝迹了,特别是在城市,喂奶的话,女人就没办法戴乳罩,保持大姑娘一样的身材。当着人解开上衣喂孩子奶,也不美。就是有母乳喂养室,也不行,奶孩子必然影响身材。所以中国就要走向衰亡和灭亡了!

回过来还说住房,一个人有没有住房,往往是自己有没有起码的智商,或者是自己的父母有没有起码的智商。这就是孔子五常的第四个字:智。

1967年1月,我们家4口人我妈二姐三姐和我从河北涿县农村回到北京市通县,之前红卫兵把我们轰到了农村,落实毛泽东搞“红色城市”的蓝图。街道还是由初中文化的红卫兵掌管着,那时候中国的中学高中很少,基本上初中毕业就工作或者种地。红卫兵不给我们家分配住房,当时轰走了很多黑五类,县城里的空房子很多。我母亲最后就带着我和我三姐睡在了公安局派出所对面的路边上。1月份,正下着鹅毛大雪。晚上8点多,好心人叫开了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告诉了所长,所长大概是受过伤的转业军人,一只眼大一只眼小,我们都称他“大小眼儿”。他披着衣服出来,看见我们这个样子,说:“在这里睡觉,不就冻死了?”我妈说:“没钱住店,红卫兵不给我们房子。”所长说:“你们今天先进大车店住一宿,不用花房钱,明天我让红卫兵给你们房子。”第二天他果真给房管局的红卫兵打了电话,红卫兵就给了我们房子,我们就可以不返回农村了。

1969年我父亲著名国画家郭笃民从济南采石场回到涿县西河村老家,因为苏联要打中国,采石场的领导怕他们这些右派趁机里应外合,就遣散了他们。每个人给二三百元的安家费,摘掉了右派帽子。50多岁了,再让他们干重体力的采石头运石头也没有多大的油水了。我父亲回到农村,租房子住,钱花得很快,又被戴上了反革命的帽子,每天下地干活回来还要自己做饭,每个星期要出义务工。挨批斗也是家常便饭。他就觉得自己很苦,受不了,就偷偷跑到通县,叫我妈和我回农村老家,给他做饭。那时候我们还没有上户口,街道天天要轰我们走。我母亲说自己有肺病,儿子才12岁,回到农村没有劳动力。街道积极分子就是今天的维稳大军没有办法。现在我爸爸主动来找我们,我们就没有理由不走了。

我妈就骂我爸爸:农民都有自己的房子,都有自留地种菜种粮食,吃不了还可以卖钱花。攒了钱给儿子娶媳妇。你把我们娘俩叫回去,没有自己的房子,租房住,没有自留地,将来就没办法给儿子娶媳妇,将来就断子绝孙了!

又给他买了10斤白面赶紧让他连夜走了。他当晚是在北京火车站的椅子上睡了一夜。

我们1973年恢复了北京市户口,1979年胡耀邦改正右派,因为我父亲的家属都在北京,他就回到了北京安排工作。不然他就只能在涿县工作,养老了。那时候,涿县到北京主要靠火车,很不方便。北京经常举办画展,他回到北京,生活更幸福,艺术提高也有条件。我后来念了北师大夜大,进了中国青年报,就分到了房子,2005年年底就花52万元买了111平方米两室两厅两卫的新楼房,就和习近平的干将陈一新的亲信郑琳等人做邻居,这套房子现在价值800万元。这些都是从52年前的那个晚上我母亲数落一顿我父亲,赶紧让他回涿县开始的。你说,现在的房地产是只是经济问题吗?

共产党这个名词里面有一个产字,前面加了“共”;房地产也有一个“产”。它一夺权,就抢走了中国的所有财产和地皮,规定: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市民不得买卖。这些就是规定了中国房地产的大局,和发展方向。现在的一切事情早在1949年就确定了!

习近平现在没钱了,希望赶紧到台湾这么确定一下。

我母亲虽然智商极高,但是我也不比她低。1985年中国青年报群众工作部要调我去当记者。我母亲反对:报馆有什么意思?

当时我在北京市煤气公司行政科当锅炉工。因为公司副经理,全国劳模成了贪污犯,但是不敢全部私吞受贿的钱,就交给了公司一部分。我们每个普通职工每个月也能领上一二十元。那时候月工资是40元,所以这就是一笔大钱。我母亲和我老婆的意见是领完这拨钱再去中国青年报。我想报社哪里会等着我?就毅然决然去了报社。没多久,贪污犯被抓了,钱也没有了。

90年代,中国青年报瞎折腾,自己主动向党靠拢,不向人民靠拢,取消了群众工作部。我们就失业了,自己在单位找工作,找不到,就自己调走。中国青年报一直就这样混蛋,自己改革机构,却要下岗的人自己想办法。负责安排工作的副总编辑是周志春。他岳父就是攻打金门失败,死了1万解放军的叶飞将军。他老婆是国家外贸部的处长,1985年就因为贪污,被判刑。但是报社照样提拔了周志春。周志春整我:有人告你,所以我不能安排你工作,你先等着。这样让我闲了几个月。我特别痛苦,我老婆还说我:不会说话,不会来事儿,得罪人了。

我甚至自虐,自己抽自己嘴巴,痛哭。

我为老百姓说话,当然欺负老百姓的干部就要告我。比如报社那条胡同西头是东直门中医院,有个大夫叫刘亨达,。大学毕业后去了西部的原子弹试验基地。50岁了,可以回北京了,正好这个医院的副院长是他同学,就回来了。带着两个孩子和老婆。没有房子,就住在单身宿舍。老婆是另外一个单位的,睡办公室。找到我们部门告状,副主任高建国派我去采访,我找他们院长理论,最后给他解决了住房,但是院长心里别扭,还是到报社告了我一状。几年后,刘亨达的房子换了,赶上住房改革,在西三旗买了单位原来分给他的新房。2015年,他还打电话联系我,请我吃了一顿饭。但是听说我也被单位打击了,就有些不耐烦了,我就是这么倒霉。应该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不告诉他。

我后来就在毕熙东的体育部上了班,算”帮忙”。他一直是这样无法无天。中国青年报也有这个氛围。我在那里当版面编辑,出版副刊休闲娱乐。但是毕熙东把我的编辑费拿走一半,说:”我的人还没事情干,把活给你了,他们闲着呢,就不能把钱都给你。”实际上是体育部的人都不愿意干活,因为毕熙东老是挑毛病,有毛病他骂;没有毛病,特别好,就抢了他的风头,他更要骂。大家怎么着都不行,索性就躺平。我是没办法,躺平了就得调走。走了就没了工龄,就分不上房子了。所以我就坚持,忍。1997年,我40岁,终于住进了二居室楼房。此前我一家三口都是住在东直门外西香河园胡同6号,报社的平房院里。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子。我女儿都上小学六年级了。

这套房子今天还是我前妻和女儿住,我给了她们,离婚协议中写得很明确,但是每个月报社还要扣我200元房租。不过这样的房子,在四环路和五环路之间,地铁边上,市场价,租金是5000元。我前妻退休金是3000多元。没了这个房子,她就要上河北省找房子住。这就是我的智商带给她的幸福。每年好几千元的物业费和供暖费也要我出。他们那点收入就够吃饭的。孩子也只养活一个(外孙子)。

1999年,毕熙东又让我下岗了,我找毕熙东说不通,他也在金兴路武装部的宿舍楼住,3号门。401。我就让我老婆去找他们夫妻说情。还买了礼物。但是我老婆一个小时候后回来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办成。毕熙东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也不正经回答。说了几句就进了书房。毕熙东的老婆拿出一个不走的坏的手表,表盘是镀金的,邓小平的黑猫白猫(逮住耗子就是好猫)的图案,深圳出的,纪念邓小平的。那意思是没饭吃把这个破手表卖了,能换几块钱。

其实我老婆要是撒泼打滚,毕熙东也没辙,就得给我写上岗的条子,交给人事处就算完了。也就没有今天的事儿了。但是她没有这个脑子和智商。去年说起这件事,她还说: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那时候我们也没有离婚)。但是今天她还住着那个房子,没钱花了,就花那套新房子的租金。我来美国了,这套房就租出去了。9000元左右,不过这两年降了。

她母亲单位分房不要,嫌远,其实就在三环路附近,这套房子能值2000万元。她们是姐仨,她是老大。要是分遗产,每个人能分600万元。后来教育局给她母亲18万元,也拿在手里不买房,现在就成了废纸。她都不管。她爸爸是1949年从河北老革命根据地出来的,参加了解放军,1949年转成了公安局警察。但是1968年被下放到山西煤矿挖煤,大概犯了错误。她们娘俩对我保密。死活不说。2006年岳母死后,这个老革命死攥着18万元,他小女儿还夸他说”比猴还精”。这样,上千万的人民币又没有了。现在这二位都去世了,三个姐妹和三个孙儿孙女什么遗产也没有继承。没房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