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比丝绸更美的皮草 海獭险些被消灭(图)


海獭
海獭的皮毛是所有哺乳动物当中最茂密的。(图片来源:PxHere)

【看中国2021年12月18日讯】一七二七年签署的条约规定,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一律必须通过恰克图或特鲁海图(Tsurukhaitu),但两座城市却位于更东边、更偏远的地区,且商业活动从未特别兴盛。恰克图有几栋富裕商人的高级住宅、一支龙骑兵的分遣队,还有一个掌管叶大黄(跟欧洲人常见的大黄不同)干燥、磨粉和分级程序的仓库。在当时,据说大黄有宝贵的药用功效,因此俄罗斯政府垄断这种昂贵根茎植物的买卖,并设有一个药材商随时负责批准每一笔交易。其中,最珍稀的大黄会送到圣彼得堡,供御用药房使用。此地进口的货品还包含棉花、丝绸与茶叶。

皮草贸易

俄罗斯商人提供皮草做为交换。每年,两百万到四百万张的西伯利亚松鼠皮会运至恰克图。西伯利亚也产狐狸、黑貂和豢养的虎科动物的皮草。阿留申群岛则出产狐狸皮,以及所有皮草当中最珍贵的海獭皮,多半用在中国贵族的朝廷服饰上。海獭的皮毛是所有哺乳动物当中最茂密的,估计每一平方英寸就长有百万根毛发,是海狗的两到三倍、狗的十八倍。十八世纪有无数人描写这些毛草的美丽光泽。一七四一年伴随维图斯.白令(Vitus Bering)到阿拉斯加探险的博物学家盖欧格.史特勒(Georg Wilhelm Steller)便表示:“这些皮草的光泽超越了最乌黑的丝绸。”他对海獭肉也十分激赏,认为吃起来“蛮美味的”,母海獭比公的“软嫩美味许多”。在西伯利亚的海岸,海獭皮会以十到十五卢布的价格卖出,在伊尔库次克卖三十到四十卢布,而到了恰克图,则可卖到一百到一百四十卢布的价格,整整翻涨十倍。在一七七○年代,皮草贸易几乎占了俄罗斯海关收入的百分之八。

 令人吃惊的是,恰克图每年卖出数百万张皮草仍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因此俄罗斯商人只得仰赖另一个北美洲的皮草来源。克里猎人会在距离阿留申群岛东边四千公里的加拿大中部,将河狸和水獭皮卖给哈德逊湾公司,哈德逊湾公司再把这些皮草送到伦敦。到了伦敦, 公司会将皮草出口到圣彼得堡或是邻白海的阿干折斯克(Arkhangelsk)。在一七七○年代,每年都有四万到五万张皮草完成这趟曲折的旅程。远距贸易创造出来的其中一个汇聚点是,这些皮草当中有数千张会被带到乌拉尔山脉(Ural Mountains)以东的托波尔斯克(Tobolsk),接着再靠雪橇运到恰克图,跟阿留申的皮草一起收进仓库。整趟旅程约耗费一到三年的时间。源自北美的海獭和河狸皮就这样往不同的方向──往东一万四千公里、往西七千公里──绕了世界一圈。最后汇聚在俄中边界的一个偏远地区。这些皮草接着会被放在骆驼背上或牛只所拉的双轮推车上,前往北京侍奉中国皇室。

十年前,阿留申人相信世上所有的俄罗斯人,就只有乘着漏水的小船探索他们岛屿的那几百人而已。在一七七○年代,十六艘俄罗斯船只来到群岛搜集皮草,每一艘都为当地居民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圣保罗号在这方面不是特例。就在英国士兵在北美另一头接受波士顿大屠杀审判的不久之前,这艘单桅帆船在一七七○年九月离开鄂霍次克展开为期五年远征。船长伊万.索洛维夫虽不识字,却是个经验丰富的航海家,来自托波尔斯克这个在历史上协助俄罗斯征服西伯利亚的城镇。索洛维夫和他七十二名的船员先是在千岛群岛(Kurile Islands)过冬,如往常般一边狩猎、一边为来年储备粮食。等到一七七一年七月出发前往阿留申群岛之时,已有十六名船员去世。

俄罗斯人口中的“软金”

圣保罗号寻找皮草的路径虽然很多人走过,却依然充满险峻。在十七世纪,皮草捕猎交易人(promyshlenniki)已经走遍西伯利亚。这些外来者在沙皇的武装部队协助下往东挺进,一边追寻珍贵的黑貂皮草、一边为俄罗斯政府宣示土地。在这扩张活动的核心有两个重要的概念,一路影响到遥远的阿留申人:贡品(iasak)与人质(amanaty)。献给俄罗斯政府的贡品通常是以皮草来计算,而为了确保人们缴纳贡品,官员会从当地抓走人质。进贡带给当地人很大的负担,而且征收贡品的手段也很残酷。无数民族,包括萨摩耶(the Samoyed)、通古斯(the Tungus)、雅库特(the Yakut)、尤卡吉尔(the Yakagir)等族,都承受了沉重的压力,其中有很多民族甚至完全瓦解。十八世纪的俄罗斯人把这些人看作西伯利亚的“红人”,相当于北美洲的印地安人,而西伯利亚对俄罗斯人而言则是“我们的秘鲁”、“我们的墨西哥”或“我们的东印度”。

到了一六七○年代,皮草捕猎交易者已将西伯利亚许多地区的黑貂捕杀殆尽,只剩下价值不高的松鼠和白鼬。他们一边继续挺进,一边征服当地民族,最后在世纪末抵达堪察加。谣传东方存在着“伟大的国度”,再加上对亚洲和美洲地缘政治关系感到不确定,促使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及其后继者支持维图斯.白令的“东海”探险之旅,希望找到连接北美洲跟西伯利亚的陆桥。结果,生于丹麦的白令发现了后来以他命名的海峡,而他本人则在一七四一年第二趟旅程将近尾声时过世。幸存的船员从现今以白令命名的岛屿带回了海獭皮,开启了一场淘金热,只是淘的不是黄金,而是俄罗斯人口中的“软金”。到了一七五○年代,皮草捕猎交易人已经多年在阿留申群岛进行捕猎与交易活动,获取数以千计的狐狸和海豹皮草,当然还有最珍贵的海獭皮草。

阿留申群岛像一道巨大的新月划过北太平洋。在一七七一年的八月,圣保罗号抵达群岛最东端,那里的海獭和狐狸仍旧不少。一路上,船只途经乌姆纳克岛(Umnak Island),看见海拔高度两千一百公尺的弗谢维多夫火山(Mount Vsevidof)──这座巨大的火山坑绵延十公里,不断冒出浓浓的黑烟,占据了岛屿的北部。在抵达阿留申群岛之中最东边、最大的乌尼马克岛(Unimak Island)之前,圣保罗号还在面积仅有一百五十平方公里的阿昆岛(Akun Island)停留过。当他们经过西边另一个较大的岛屿乌纳拉斯卡岛(Unalaska Island)时,索洛维夫船长只有绕过去。在六年前,乌纳拉斯卡岛这座地貌起伏大、海岸线崎岖的岛屿曾发生过屠杀事件,而索洛维夫正是事件的主角之一。

原文标题:为了比丝绸更美丽的皮草 俄罗斯人消灭了阿拉斯加的无数原住民族

※本文摘取自《1776革命未竟之地:烟硝、贸易与生态瓦解,不为人知的美洲史》,台湾商务出版。

来源:上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