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文鸟的家(组图)

2021-11-18 12:0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斑文鸟
斑文鸟和它的家。(文/摄影:张易书,地点:台湾)

斑文鸟的家

这是很常见的黑嘴哔仔,普通到几乎跟麻雀是同一个等级的,连这个都拍,就知道我的相机很瘦很瘦很瘦了,没有办法喂食相机,是最近稍微苦恼的地方,两手一摊,没办法!这就是最近的状态。

班文鸟筑巢,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遇到,在筑巢的欲望被激起的时候,即便你站在他家的楼下,害羞与筑巢这两个天生原力的拉扯,获胜的还是“筑巢”,所以就可以观察到这样的画面。

学校操场的班文鸟鸟巢,散筑在不同的树上,如果他们再团结一些,就可以形成台版的布织鸟了,可惜在他们筑巢不爱群聚(防疫模范生),没有办法形成视觉张力。

绿绣眼
绿绣眼(文/摄影:张易书)

大花紫薇的结果季,绿绣眼来找虫

走在前庭,有时候听到轻轻的“咚”一声,那不是绿绣眼的讪笑,也不是小弯嘴的恶作剧,更不是八哥的作弄,这是大花紫薇的落果。

这是很营养、果肉有厚度的果实,曾经把这新鲜绿色的果实,捡拾起来收藏,放在纸杯中,几日没有注意到,回头看到纸杯时,大花紫薇的果实,竟然发霉长出一杯白茸茸的雪花冰,由此可以知道,大花紫薇的果实,是多么的营养了。

办公室后走廊的视野,刚好与大花紫薇保持着平视的角度,守候黄尾鸲的出没时,意外的发现绿绣眼认真的观察大花紫薇的果实,那种表情是很阿珠妈认真挑水果的样貌,绿绣眼在做什么呢?

绿绣眼
觅食的绿绣眼。(文/摄影:张易书)

直到快门按下时,才知道,原来果实中有这么多的小小虫子,这么迷你的小物,是绿绣眼在嗑瓜子!

看起来很悠闲的我,恍如西线无战事,写鸟啊、写花啊、写果实啊、写虫子啊!其实这是都是在逃避啦!答应要完成的事,都已经燃眉到眉毛烧光光、火烧屁股必必剥剥叫了,还是不想面对。

以前是“明日愁来明日忧”,如今是“今日愁来明日忧”,可能我快要进化成“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的软烂芭乐了吧!

责任编辑:小凡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