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工业化的副作用 为什么全世界都不想生孩子了?(图)

2021-10-25 15:17 作者: 卢克文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生育率现在成了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头疼的问题。
生育率现在成了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头疼的问题。(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10月25日讯】生育率现在成了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头疼的问题。不管各国政府怎样采取奖励措施,就是难于刺激人的生殖欲望。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能看到这个问题有许多深层的原因。

按最新的全球生育率统计,全球倒数第一的韩国是0.84,倒数第二波多黎各(想不到吧!)是1.03,倒数第三是中国香港地区,仅1.05,新加坡倒数第五,仅1.14,其它重要国家我都讲一遍吧,西班牙是1.24,日本是1.34,加拿大、奥地利是1.46,俄罗斯、泰国是1.5,德国是1.54,荷兰、古巴、澳大利亚、英国是1.6,巴西是1.72(想不到吧!),哥伦比亚是1.8,法国是1.87,越南是2.05,墨西哥是2.1,伊朗是2.15,印度是2.2(想不到吧!),阿根廷是2.25,以色列是3.0。

中国大陆过去生育率一直是1.7左右,属于比较危险的区域,2020年突然暴跌到1.3,只生了1200万个宝宝。我们都知道生育率保持在2.1人口总数才能持平,低于2.1人口会逐步减少,现在普遍认为2021年出生人口会低于1000万,而中国近五年有统计的死亡人口分别是2015年的977万、2016年的977万、2017年的986万、2018年的993万、2019年的998万。

中国大陆男性平均寿命是73.64岁,女性是79.43岁,平均下来是77岁,现在去世的老人一般是1940年代出生。中国年出生超过1800万人的年份是1954-1956年,1962-1975年,1981-1999年,此后一路下跌到1500多万一年,2011年11月我们发现了问题,施行“双独二胎”,2016年彻底放开二胎,那时候我还在做童装生意,记得当年母婴类股票大涨,大家都很兴奋,觉得自己前程似锦,2012年到2017年微微反弹,每年出生1600-1700多万婴儿,然后,突然间,又生不动了,2018年降到1523万,一直降到2020年的1200万,今年可能都过不了1000万。

如果生育率再提不上来,后面是几波婴儿潮出生的老人陆续去世,中国的人口优势就会迅速丧失,世界经济可能会倒向拥有更多年轻人口的印度和越南。我们一直在说负增长会发生在2030-2050年,没想到2021年就出现了,我们也一直说日本出生率低,结果今年我们的出生率就要低过日本了。

生育率已经严重影响国家未来战略,再跌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们现在非常焦急,想尽办法提升生育率。我去看全世界各国的数据时,发现大部分国家都出现这种情况,这不是中国独有,韩国2017年出生人口第一次跌破40万,2020年就跌破30万,仅有27.23万人出生;日本也从2015年的100.5万,逐步下降到2020年的84万。俄罗斯的新生儿也从2017年的170万降到了2020年的130多万,俄罗斯政府说2030年人口会恢复正增长,但没给出理由。

为了解决生育问题,我们对教育和住房问题开始动手,新东方这样的企业突然遭到重击,一大批房产公司也即将倒下,减负确实是重要的一环,但台湾省大学录取率高、大部分城市房价不卷,出生率也奇低,2012年新生儿还有22.9万,2020年也降到了16.5万。

我没事时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也常问女性的想法,为什么都不愿意生了?这不是中国大陆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我就特别好奇,普通人除了教压力大,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我想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人都愁胖了一大圈,思来想去,大概理清楚了一些,下面只是个人观点,仅供大家讨论。我个人觉得,生育率下降除了房子、就业、上学的三大压力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全球工业化的一个副作用。为什么这么说呢?

工业化给全球带来了三个效果:

1.人的受教育时间变得越来越长。

2.消费主义旺盛。

3.现代女性迅速成长,拥有了独立的经济权与人格。

先说第一条。以前没工业化,人不需要在学校里待那么长时间,普通人能识文断字就够了,搞不懂的事情就去庙里拜一拜,求个签,心里头就踏实了,现在把普通人折腾得,物理、化学、微积分、历史、地理、外语什么都要学,为什么要学?因为我们日常生活面对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我们要知道电是怎么回事?高铁是怎么跑起来的?电脑由什么构成?空气里氧气含量占比多少合适?每个人还得掌握一门外语。

这些还只是现代人的普通知识,差不多在学校待到22岁才能放出校门,如果一个人想深耕一个领域,读完博士一般都28岁,出来总要谈两三次恋爱吧,等结婚时就35岁了,无限拉长了结婚的年龄,以前是一百年四代人,现在就被教育逼成了一百年三代人。

要是学医的就更惨,一辈子没完没了,在学校的时间比别的专业要长几年,实习期长几年,上岗后还要边工作边考试,一辈子都在升级打怪的路上,没一年能省心。

发达的社会催促所有人进步,活到老学到老,不进步就淘汰,大家都急吼吼的往前赶,顾不得生孩子。不学不行,不学就拿不到好资源,找不到好工作,寻不到好伴侣,不断学习,是工业社会的竞争促使我们这么干的。一个人爱学习可能是出于天份,全社会都吭哧吭哧疯狂学习,那一定是有压迫力存在的。

第二条说的消费主义,不仅指消费,还包括制造。

现代工业化生产了大量产品,使我们生活越来越复杂,比如今天一个普通人要正常生活,他日常需要的有:手机、电脑、电视、冰箱、马桶、汽车、家具、被褥、服装等等,这些通通都是工业品,每隔几年还要全部替换掉,因为笔记本电脑和手机不可能用上五年,每一个人一生都是在不断消耗工业品,更新自己的物质生活。

工厂生产了这么多产品,需要卖掉才活得下去,要卖掉,就必须引诱现代人消费,所以我们还买了一堆非生活必需品,像滑板车、PS4、望远镜、无人机、钓杆等等。

其实这些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是商业广告全世界到处都是,你不买显得不合群,显得你像个土包子,不是现代人。

现在是2020年代,大家回顾20年前,2000年的时候,一个普通中国人他身边有这么多生活用品吗?因为我们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工业品,耳机满足了我们的听觉、汽车减轻了我们的疲劳、电影和游戏提高了我们的快感,生活质量被不断堆高,大部分人都可以宅在家里享受人生,使我们减轻了对伴侣、对家庭的依赖,所以我们不结婚,不生小孩。

在丰富物质环境下成长起来的90后,全国一共有1.7亿人,现在都老大不小了,2020年的结婚率却不足一成,而且已婚离婚率接近35%,为什么不结婚?其实这问题真的很好回答,因为一个人过日子,可以比两个人过日子更爽,关起门来玩游戏看电影听音乐叫外卖一个月不用出门,不用迁就、磨合、体谅,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没有工业化以前,家庭是一种互补型的经济关系,人离开家庭很难生存,工业化后,每个人都拥有极丰富的物质生活,使人有了离开家庭的冲动,典型的比如韩国,普通人压力超级大,电子产品便宜,巨大的压力加丰富的工业物质双重作用下,使大家越来越不想结婚生子。

如果在农业社会,一个人离开家庭就是死路一条,男人去耕田产生不了多少经济价值,女人就得在家里动手织布生产生活必需品,大家是相依为命的关系,现在好了,男的跑去做工程师,赚一堆钱,他不用女人织布了,跑去商场里买衣服了,女的也跑去做设计师了,赚一堆钱,她不用男的去种粮食了,男女之间物质上相依为命的互补性减少了,大家对婚姻关系就不那么在乎了。

第三个是女性的觉醒。

工业化需要大量的高素质人口,以前是男性读书为主,现在不行,女性享有同等权利,因为一旦有50万人专心去搞工业,那么就能带动150万人搞其他产业,相应地能带动一座城市300万人的生活。

这时候大量的岗位空缺就冒了出来,比如律师、经纪人、媒体、互联网、医生、教师等等,这些都需要高素质高文化的人来填补,男性不够用,女性能顶半边天。但前面说过,培养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时间太长了,读完大学22岁,女性离黄金生育年龄尾期的30岁只有8年了!这短短八年期间,女性要完成工作、恋爱、结婚三步曲,还要完成生育率2.1的指标,如果是三胎,那是带完大宝带二宝,带完二宝带三宝,全送进小学时,一抬头就四十岁了。

以前受过的教育都没在工作中派用上场,换谁都心有不甘。也就是说除非女性将大部分身心都扑在生育上,否则她很难完成三胎目标。

但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也想找到自己人生的价值,她也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能在工作中获得成就,她也有创建公司的理想,有改变社会的志向,她不想为了生育忙活大半辈子。

所以这个是很矛盾的,工业化需要女性多读书,多读书的女性一般又有清晰的人生目标,不愿意一直待在家里。深圳这方面最明显,超过35岁有钱有事业的女生一大把,要她们放下手头搞钱的项目先去生孩子,基本不太可能。

我认为工业化影响到了两端,一端是工业品生产型国家,另一端是工业品消费国,所以这两种国家的生育率都不高。

像中国、日本、德国是生产型,俄罗斯、澳大利亚、泰国是消费型,所以这两种国家生育率都不高。我查了一下,生育率高的国家,就是既不能生产,也消费不起大宗工业品的国家。生育率超过4.0的国家,分别是尼日尔、索马里、刚果(金)、马里、乍得、安哥拉、布隆迪、尼日利亚、冈比亚、坦桑尼亚这样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民买不起大量的笔记本、手机、电视、冰箱、汽车,如果他们买得起了,他们的人口生育率也得降。所以那些国家还在努力生孩子,原因一目了然。

简单说来,工业化让世界大部分人民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压力也越来越大,所以世界跟工业化生产和消费两端有关系的国家,都不怎么想生了。要解决生育率,不应该从最容易看到的压力端着手,也要从经济链上着手。女性解放、受教育时长、还有消费主义应当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这个是回不了头的,我们只能鼓励消费,鼓励大家多受教育,否则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只有想办法调动社会可利用的资源,解决女性上班与带娃之间的痛点,也通过大量的工业机器人替代简单工作,使部分人力成本释放出来。

生育率是全球面临的巨大问题,日本韩国比我们先头疼,搞了快十年了也没救回来,暂时也没看到其他短期内特别有效的办法。我个人还是劝大家能生则生,毕竟人一旦老了,没有子女的孤独失落感,是用什么都填不满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徐云枫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