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拍摄911震撼太空照片 他看到了什么?(图)

2021-09-12 07:45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1年9月11日,宇航员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当时在国际空间站拍摄到的911恐袭事件发生时的纽约市。(图片来源:美国宇航局NASA)
这张照片是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美国宇航员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当时在国际空间站拍摄拍摄的纽约大都会(以及纽约其他地区和新泽西)。从太空中可以看到,两架飞机撞上世界贸易中心的塔楼后,曼哈顿地区冒出一股浓烟。这张照片是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拍摄的纽约大都会(以及纽约其他地区和新泽西)。(图片来源:美国宇航局NASA)

【看中国2021年9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911恐怖袭击造成近3,000人死亡,20年后,美国宇航局NASA)以其独特的方式纪念这一天。 

在NASA提供的卫星图像中,两架被劫持的飞机撞上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双子塔后,从太空可以看到曼哈顿浓烟滚滚。NASA还披露了在太空亲睹911的宇航员的一段话。

“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是一场全国性悲剧,导致了惊人的生命损失和美国文化的重大变化。每年,我们都会铭记这一天。除了纪念那天死去的美国人,美国宇航局还在纽约协助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并通过向死者家属提供航天飞机上飘扬的美国国旗来纪念受害者,”美国宇航局在新闻稿中写道。 

袭击发生时,宇航员卡博森(Frank Culbertson)正在国际空间站(ISS),他是机组人员中唯一的美国人。NASA还分享了他从太空拍到的纽约市照片以及记录。

当空间站飞越纽约市时,他开始用摄像机拍下这一历史瞬间。 

卡博森写道:“在城市南部流动的柱子底部,烟雾似乎像一种奇怪的绽放。在阅读了我们刚刚收到的一篇新闻后,我相信我们是在第二座塔楼倒塌前后或之后不久看到的[纽约]。多么可怕…”

他说:“从如此奇妙的有利位置看到自己国家的伤口冒出浓烟,真是太可怕了。无论你是谁,在一艘致力于改善地球生活的宇宙飞船上,看着生命被如此任性、可怕的行为摧毁,你的心灵都会感到震撼。”

美国宇航局指出,在袭击发生后,该机构与FEMA合作,在飞机上的受影响区域上空飞行传感器,以寻找空中污染物,并使用卫星资源从空中进行监测。

为了纪念这一天,美国宇航局在2001年12月的奋进号的飞行中悬挂了近6千面4x6英吋的美国国旗以纪念遇难者。来年夏天,这些旗帜被分发给遇难者的家人。 

此外,美国宇航局还使用从被摧毁的世贸中心双子塔楼中回收的铝(带有美国国旗的图像)用于火星探索漫游者精神号和机遇号的岩石磨损工具。 

2011年,佛罗里达太空港的旗帜被缝在美国国旗上,被称为“9/11国家旗帜”,在袭击事件发生后被回收到世贸大厦附近。 

911第二天宇航员在太空写下回忆录

宇航员卡博森20年前在911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写下了对该事件的回忆。下面是NASA在网站上披露的这封信的译文。

2001年9月12日 19:34 
我来这里的这个月没有写太多关于这次任务的细节,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很少有时间做这种写作,第二是因为我不确定我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家人和朋友分享我的想法时,自己会有什么感受。

嗯,很明显,今天的世界发生了变化。与今天我们国家遭受......袭击时发生的事情相比,我所说或所做的事情的意义非常小?恐怖分子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我猜。不知道该把我们的愤怒和恐惧引向谁……

今早我刚完成了一些任务,最耗时的是所有(飞行)船员的体检。在此后的一次私人谈话中,飞行外科医生告诉我,他们在地面上度过了非常糟糕的一天。我不知道...

他在大约9点向我描述了解的情况。我先是惊呆了,然后又是惊恐。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不是一次真正的谈话,我还在听我的汤姆克兰西录音带。在我们国家,这种(被袭击的)规模似乎是不可能的。我无法想像细节,甚至在进一步破坏的消息开始。

传来之前。弗拉基米尔很快就过来了,感觉到正在讨论一些非常严重的事情。我也挥手让迈克尔进入模块。他们也感到惊讶和震惊。在我们签字后,我尽量向弗拉基米尔和迈克尔解释了这种恐怖行为在曼哈顿市中心和五角大楼的潜在规模。他们很清楚,也很同情。

我瞥了一眼电脑上的世界地图,想知道我们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并注意到我们正从加拿大向东南方向驶来,几分钟后就会经过新英格兰。我在车站周围拉开拉链,直到找到一个可以让我看到纽约市景色的窗户,并抓住了最近的相机。碰巧是摄像机,我从迈克尔小屋的窗户往南看。

在城市南部流动的柱子底部,烟雾似乎有一种奇怪的绽放。在阅读了我们刚刚收到的一篇新闻文章后,我相信我们是在第二座塔楼倒塌前后或之后不久观察纽约的。多么可怕……

我沿着东海岸向南平移相机,看看我是否能在华盛顿周围或其他任何地方看到任何其他烟雾,但什么也看不见。

之后很难再考虑工作,尽管我们有一些事情要做,但在下一个轨道上,我们越过美国更南的地方。我们三个人都在使用一两台摄像机试图拍摄纽约或华盛顿的景色。华盛顿上空笼罩着阴霾,但看不到具体来源。从两到三百英里外,这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我无法想像地面上的悲惨场景。

除了我们的国家遭到袭击和成千上万的公民和一些朋友被杀的情感影响之外,最压倒性的感觉是我所处的地方是孤立的。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