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恐袭周年前 恢复五嫌疑人预审(图)

2021-09-07 19:30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关塔那摩
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图片来源: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被指控参与911恐怖袭击的五名嫌疑人,将于9月7日在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恢复审理他们的案件,此前由于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了18个月的停顿。

据《每日邮报》报导,这五人是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阿塔什(Walid Muhammad Salih Mubarak Bin'Attash)、希卜(Ramzi Bin al-Shibh)、阿里(Ali Abdul Aziz Ali)、霍萨维(Mustafa Ahmed Adam al Hawsawi),他们最初于2012年5月被提审。

从那时起,已经进行了40多轮预审,最近一次预审定于该恐怖袭击事件20周年前四天开始。

9月7日是2020年2月以来的第一次预审听证会,听证会计划持续10天,主要处理行政问题。

预计这五人不会发言。对他们的审判尚未确定开始的日期。

穆罕默德的律师内文(David Nevin)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他期望“用20年的时间来彻底解决这一进程”。

穆罕默德现年57岁,被简称为KSM,在9/11委员会(9/11 Commission)的报告中被描述为该阴谋的“主要设计师”。

KSM出生于科威特,原籍巴基斯坦,在阿富汗作战前曾在美国学习。他被认为是向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提出911恐怖袭击想法的人。他于2003年被捕,并被带到中情局的一个秘密“黑色行动”地点。2006年,他被关押在古巴的关塔那摩湾。

阿塔什来自也门,现年43岁。他被指控训练两名劫机者的战斗技巧。

希卜是另一个也门人,现年49岁,被指控支持汉堡小组,向9/11劫持者转达金钱和信息。

他与劫机者阿塔(Mohammad Atta),在德国汉堡共用一套公寓,并申请在美国接受飞行训练。据称,在多次被拒签美国签证后,希卜向已经在美国境内的策划者电汇资金。

2002年在巴基斯坦被捕后,希卜在中央情报局的一个“黑点”被关押了4年,然后被转移到关塔那摩湾。

近800囚犯只剩近40人

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的几个月内,美国围捕了数百名涉嫌与肇事者基地组织有联系的人,并将他们扔在了美军在关塔那摩湾的海军基地。

他们被贴上了没有权利的“敌方战斗人员”的标签;当时的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说,如果有的话,释放他们的唯一时间框架是“反恐战争结束”--从官方来说,反恐战争仍在进行。

现在,被关在笼子里和光秃秃的牢房里的780名嫌疑人中的大多数已经被释放,这些人在关押了十多年后没有被起诉。

今天,仍有39人,有些人被承诺释放,但从未实现,有些人希望得到释放,还有12人被华盛顿视为危险的基地组织人物,包括KSM。

定罪艰难

拜登总统的领导下,他们的审判在主要由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的延迟后重新开始。但并不确定是否会在明年或下一年的袭击事件21周年纪念日之前,对这五人作出判决。

事实证明,监督12名被指控的基地组织成员的军事委员会系统混乱不堪,难以操作,而且经常违反美国法律,以至于20年来,只有两人被定罪。

国防部律师法利(Benjamin Farley)代表9/11审判中的五人之一,称委员会是“昂贵且失败的临时司法实验”。

由于指责政府隐瞒和伪造证据,并对辩护律师进行窃听,笼罩在这些案件上的最大阴云是,被告说他们被俘虏者残酷地折磨,玷污了起诉程序。

宪法权利中心(Center for Constitutional Rights)的卡迪达尔(Shayana Kadidal)说:“我认为各方都知道委员会是一个失败。”他告诉法新社,这些问题使这10人可能在关塔那摩度过余生。

关塔那摩令美国头疼尴尬

事实证明,关塔那摩既是美国政府的头疼问题,也是美国政府的尴尬问题。

该拘留中心孤立于离关塔那摩海军基地数英里的岩石海岸线上,是中情局抓捕基地组织嫌疑人行动的根基,以便中情局将散布在世界各地“黑点”里关押的恐怖嫌疑人秘密引渡到关塔那摩。

在关塔那摩,布什政府决定,根据美国法律或日内瓦公约,这些嫌疑人没有权利。

从2002年1月的第一批20名被拘留者开始,他们的人数激增到780人。

但审查结果显示,政府没有证据将许多人与基地组织或9/11事件联系起来,他们被悄悄释放,尽管对一些人来说,这花了十年时间。

当奥巴马于2009年1月成为总统时,仍有约240人被关押。一名奥巴马政府官员称,该监狱被暴力圣战分子作为他们羞辱美国的“宣传工具”。

奥巴马的第一个行动是下令在一年内关闭关塔那摩。但国会中的共和党人阻止了关闭行动。

尽管如此,奥巴马还是推动释放了大部分被拘留者,在川普(特朗普)于2017年1月上任时,只剩下41人。

但川普没有继续释放这些人,而是冻结了这些人的释放,并威胁要用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抓获的伊斯兰国战士填充更多的关塔那摩监狱。

曾任奥巴马副总统的拜登赞成关闭该监狱。但分析人士说,他不打算复制奥巴马的举动,因为他知道,这在政治上可能是灾难性的。

相反,由于COVID-19的威胁随着疫苗接种而有所缓解,军事委员会在5月恢复了听证会,拜登试图悄悄释放那些不面临审判的人。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