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肉”被“斧头帮”宰割的前因前例(图)

2021-08-30 10:00 作者: 徐沛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吴亦凡
大陆媒体把吴亦凡列为“小鲜肉”,这不仅践踏男性青少年的尊严,也透露已有非人堕落到消费男性的程度。(图片来源:Edward Berthelot/Getty Images)

2014年9月就有大陆媒体把吴亦凡列为“小鲜肉”,并表示该词是指12到25岁的“水嫩、好看,却又不拘一款”的男生。这不仅践踏男性青少年的尊严,也透露已有非人堕落到消费男性的程度。七年不到,吴亦凡被中共以涉嫌强奸罪逮捕,沦为众矢之的。吴亦凡从韩国毁约回大陆,堪称自作自受,谁叫他不知文艺界是共产党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后的重灾区,无数文艺界人士惨遭迫害甚至被枪杀比如上海交响乐团指挥陆洪恩(1919~1968)。

在中共的极权暴政下文艺界人员只能在红网内发挥各自的特长,而每到中共需要时,他们中的倒霉蛋就会沦为替罪羊。2018年中共就开始利用演艺圈的矛盾与爆料巧取豪夺六四屠杀后被中共利用来摆脱困境的暴发户的财产,其中包括范冰冰以及她的小綦哥。可叹的是关注者超过6.4千万的范冰冰居然还在为共产党及其党卫军庆生。而我有幸通过六四屠杀明白中国大陆人在1949年后沦为被共产党任意宰割的韭菜后,就开始继承邓丽君的遗志,为墙内外的反共义士充当啦啦队,促使更多人明白没有共产党中国大陆才会回归正常社会。

从中共宣传机器发出的轰鸣来看,新一轮的“严打”正在进行。吴亦凡堪比互联网时代的迟志强(1958~)或张行(1962~)。

特此简介相关史实,希望有助读者看破骗局,拒绝充当帮凶或帮闲。

八十年代的“替罪羊”

1982年,中共公安部和文化部发出禁令,要求取缔营业性舞会和劝阻家庭舞会;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则联合发布公告,严禁进口、复制、销售、播放“反动黄色下流”的录音录像制品,特别提到要禁止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等歌曲。

然而全国百姓包括我继续违背中共的禁令。于是在1983年8月25日,中共中央以“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名义,正式开启“严打”运动。

1983年9月,八十年代大陆的当红男影星迟志强被捕。

1984年5月6日中共青年报率先在头版发表《银幕上的明星,生活上的罪犯——记迟志强从堕落到犯罪》,指控迟志强“聚众淫乱”,引起巨大反响。

原来1982年迟志强在南京拍电影期间被南京军区的高官子女邀请参加私密舞会并有苟且之事。在“严打”中被举报,沦为中共需要的典型。迟志强与7个年轻人被打成“流氓团伙”,遭到起诉与判刑。拍电影期间为迟志强开车的司机被抓为主犯,刑期高达15年。迟志强排名第三,被所在的电影制片厂开除并被以“流氓罪”判监禁4年。

另一位在“严打中倒下”的是歌星张行。

张行算是中共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后,第一位靠自己的努力红遍大陆的歌手。

1984年张行在上海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成功的路不止一条》,被中共闭目塞听的大陆歌迷第一次听到立体原声带,发行量高达350万盒。张行靠实力开辟了大陆音乐人成功的新天地。

1985年7月20日,中共媒体以《一个所谓歌星的真面目》为题发文讨伐张行。张行从此被中共媒体指控为“不仅一贯玩弄、糟蹋妇女,道德败坏,而且是从未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的不法之徒。”

1986年6月经法院不公开审理,判张行犯“流氓罪”,处以有期徒刑三年。从判决书来看张行结交第二任女友后又与初恋女友复合并导致两人怀孕堕胎。两人发现后与他在1985年分手。

可见中共媒体为了制造舆论,惯于肆意抹黑被捕者。我认同传统观念“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但太多实例促使我不采信针对吴亦凡的一面之词。

红墙内的影视界

1988年我到德国留学前,张艺谋与巩俐还是因婚外情被大陆舆论声讨的对象。

1989年6月4日,中共在北京动用坦克与开花弹屠杀要求民主自由的爱国民众,六四屠杀震撼世界,促使以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分崩离析。中共为了保住极权暴政,被迫向琼瑶与金庸等统战对象让利,允许他们占领大陆市场,与红色样板一起模糊焦点,迷惑民众。我曾撰文透视琼瑶现象 https://xu-pei.blogspot.com/2020/06/blog-post_23.html

八十年代初琼瑶与金庸的盗版小说传入大陆后被中共视为“毒草”,也遭到老师家长的抵制,然而六四屠杀导致大陆各界被中共整肃,各界要人纷纷流亡海外,其中不少属于影视界,比如电影《老井》的原创与编剧郑义。1989年9月,琼瑶却因拍《婉君》到大陆取景,从此成为中共转移焦点的救命稻草,毕竟六四屠杀后民众失去对红色文艺的兴趣。1990年《婉君》开播后,大陆各大电视台每年播放几部琼瑶的煽情剧。1998年播出的《还珠格格》成为高潮。80后与90后尤其是女性大多迷上煽情剧。男生则爱看武侠小说。

金庸的父亲也是共产党篡夺政权后杀害的民国精英。大陆沦陷后金庸逃到香港创办《明报》,以反共著称并遭到渗透香港的共产势力迫害,一度流亡瑞士。邓小平挨整时,他为邓说过好话。邓小平靠摇尾乞怜复出后,1981年专门接见金庸一家并透露是其读者。这既证明中共的禁令只针对百姓,也导致针对武侠小说的禁令从此失效。盗版金庸开始在大陆流行,还引来中共的“新闻联播”以金庸为例批判武侠小说“泛滥”。1983年《射雕英雄传》在香港热播两年后被引进大陆,成为家喻户晓的电视剧。

1991年金庸将其武侠小说授权中共旗下的出版社,换来《金庸作品集》正式在大陆发行。昔日的反共作家堕落为中共的统战猎物。金庸得以在大陆名利双收。

2000年,专门制造假新闻忽悠百姓的中共央视开始翻拍金庸剧。

简言之,因为六四屠杀中共无法用红色文艺占领老百姓的业余时间,不得不借助吸引观众的煽情剧与武侠剧。因此造就了一批影星,现在正好充当中共的替罪羊。

费翔与周星驰

2017年美籍华裔混血儿费翔在微博庆祝被中共的春晚捧红三十周年时,居然自比“小鲜肉”,对此我特意发文剖析费翔与春晚都被中共用来掩盖真相,混淆视听。与捍卫人权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男子汉比如力虹(1958~2010)相比,费翔在人生舞台扮演五毛 https://xu-pei.blogspot.com/2021/04/blog-post_25.html

那时我还不知吴亦凡在2014年不惜毁约投身被共产党扭曲变态的大陆演艺圈。他被捕后我查到他在专访与作品中一再否认自己姿色出众。当周星驰在对谈中表示吴亦凡是帅哥时,他都拒绝认同,相反还断定周星驰请他出演唐僧是因为演技,引得在座的周星驰等哄笑。就是说,周星驰两次请吴亦凡出演,却嘲笑他缺乏演技,原因何在?诸如此类都让我同情被妈妈带出“动物农庄”却又自己落入魔掌的晚辈。

2005年我看《功夫》后,专门以《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为题把周星驰与张艺谋评比了一番。https://xu-pei.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8.html

《功夫》播映后,“斧头帮”也成为共产党的别名。因为斧头帮生动再现共产党的邪恶;而火云邪神影射的则是当时的中共党魁江蛤蟆。没想到2012年,周星驰也被中共统战,沦为猎物。好在香港人依然在抵抗赤纳粹,直到六四32周年,每年都有数万人参加香港维园的六四纪念活动,缅怀六四英烈。

可惜吴亦凡似乎只到过香港的主题乐园出席活动,相关报导显示他到机场时“已有大批粉丝等候迎接”,在记者眼中“他非常有爱心”!当主持人问他“最想成为哪一位超级英雄”,吴亦凡的回答是“希望成为用智慧解决问题的钢铁侠”。

固然吴亦凡不知中国的真实历史,但他从2012年以韩国男团成员出道以来人气一路飙升,涉足音乐、影视、综艺、广告代言以及赛车。身价日益剧增的“当红小鲜肉”在大陆面对的不止鲜花,以致他2018年专门制作歌曲用“音乐回应抵制网络暴力”。在吴亦凡被捕后,我找来听后感慨万千。我愿意相信该歌真实表达他的处境与心声。

在此节录如下:“请给我一份尊重 看似简单 却举足轻重/网络时代 一切太放纵 不用负责 所以都太冲动…… 所以言语暴力多/对女孩子都不放过 尊严都被践踏 不了解事实说那废话/嘴里说扭曲的大话 生活充斥娱乐八卦/所以我不想攻击 不想回击 男人世界难道不应该在事业上吗……”

据中共媒体宣称,已把网络上与吴亦凡相关的视频共190万部,影视综艺节目达7000集全部封杀。接着,在《琅琊榜》出演男一号少年的张哲瀚因在日本靖国神社的照片等被打成亲日的“汉奸”,导致代言全数解约;参与的音乐与影视作品都被消失。关注者超过2千万的张哲瀚微博也被关闭。

仅此可见,中共不过是利用爆出的黑料拿“小鲜肉”开刀并趁机封禁相关作品。两人出演的最后一部电视剧都是古装剧,而非红片红剧。即使他们被骂为“小粉红”,也不属于中共的文艺战线。更何况中共惯于用演艺界的丑闻,转嫁社会矛盾,为暴政涂脂抹粉。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