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瘟疫?政治家设计划 专家揭内幕(视频)


林小旭
林晓旭称,就整个社会的导向,它不是一个公正的状态,非常倾向性的导向于一定要推动接种疫苗,而不是很重视疫苗的副作用。(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1年8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杨浩、天秀采访报道)在世界各国众推接种疫苗声浪中,与疫苗副作用相关的死亡情况及副作用严重程度也相继被报道出来;而与病毒相关的生物武器议题也浮出水面;至于瘟疫什么时间结束,世界政治家们也立下了计划,能不能实现,《看中国》记者采访了美国病毒学专家、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成员林晓旭博士和大家一起探讨。(下)

新变种病毒挑战疫苗专家为你谏言解忧(视频)(上)

接种疫苗CDC、EMA死亡报告均过万 政府、大公司、媒体“轻描淡写”有玄机

7月21日CDC收到了“12,313份死亡报告”,在有媒体人士和政治家提出对接种疫苗带来的危险疑虑时,CDC网站在同一天更新了数字,表示“在此期间,“疫苗不良事件预警系统”(VAERS)收到了6,207份死亡报告”。目前尚不清楚它更改的原因。

威斯康星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逊对媒体称:“在接种疫苗的零天、一天和两天之内,就有超过1,700人(死亡)。有数千人(因疫苗)患上永久性残疾,2万人需住院治疗。相比之下,在CDC的VAEWS使用其他疫苗的整个30年历史中,每年死亡人数不到200人。”

欧洲也不例外,截止到7月17号EMA(欧洲药管)接种Covid-19疫苗数据显示有18928人死亡;副作用超过180万人,其中50%比如不断发抖的严重副作用。

然而政府、大公司和媒体对新冠病毒疫苗的副作用严重性总是“轻描淡写”的回应,对此,林晓旭表示:

现在这个主流媒体对副作用的报道是非常、非常欠缺的。这里面也有一个因素,就是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做疫苗计划的推广,政府的资金其中很大一部份是给电视台做广告的。所以这些主流媒体,大家从电视上看到的各方面的信息,包括政府官员,或者是名人celebrity,他们在电视上出现基本上谈的都是要推动疫苗的接种。

这里边有个人的倾向,也有是资金支持,这是一个项目的需求,当然这样就造成了在社会上,主流媒体不愿意多谈疫苗的副作用。

一方面在做广告,一方面在提这个疫苗的副作用,好象有点尴尬。很多疫苗公司本身自己是资金雄厚,又得到了政府的背书,本身也是免责的嘛,所以,很多媒体也不愿意去追究这些疫苗的副作用。

这是一个整体的社会环境现在处于这样一个状态。所以,不利于更广泛对接种疫苗产生的副作用报道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另外一点,现在接种率实在是太大了,全美一亿多人已经都接种了疫苗,当然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就会比以往都要高,VAEWS所注册的副作用,这个基数就比较大。所以,我们看到死亡率啊,还有重症率啊,这些案例都比较多了。

这其实也是对疫苗公司,对政府部门的一个很重要的警醒,但是现在政府基本上的说词就是,注射疫苗仍然是利大于弊。在这个主导思想下也对疫苗的副作用会有一些轻视。

另外,当这么大面积的人,提告出有医疗副作用的时候,按照CDC和FDA现有人力,要核实这些病例到底是不是注射疫苗引起的,本身也会拖很长时间的。这里面本身也有滞后的问题,因为这些系统都是依赖于患者自己去登记的。

实际上有些医生,看到自己的患者注射疫苗有副作用,也应该主动登记的。但是这又没有法律要求,所以,造成了这方面,副作用肯定是有低报的。

而且,象美国的联邦部门“职业健康委员会”(OSHA),实际上还专门强调:联邦政府员工有疫苗的副作用的话,不见得需要汇报。这种情况下,当然更是助长了很多人有副作用也就没有报导,所以,副作用更是低报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就整个社会的导向,它不是一个公正的状态,非常倾向性的导向于一定要推动接种疫苗,而不是很重视疫苗的副作用。

这并不是说人们要反对疫苗,我觉得在一个对病毒了解还很有限,对疫苗的长期作用和副作用都不是很清晰的情况下,本来应该持一个公正的态度、客观的态度,去对待各方面的信息的。但是,现在是有很明确的导向的。所以,将来这种做法的弊端一定会更大的彰显出来。

对于EMA提到的接种疫苗副作用的人中,其中50%不断发抖的这一现象,微生物学和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德国美因茨约翰内斯-古腾堡大学医学微生物学和卫生学研究所前所长苏查里特-巴克迪(Sucharit Bhakdi)教授曾在新冠病毒委员会基金会第59场“魔鬼在细节中”的讨论中就提醒说:

脑静脉中血栓的发展可以引起的症状是相当多样的。抽搐、四肢不受控制的运动等也是可能的症状之一。所有基于基因的疫苗都存在这个问题,原因是基因被引入血液系统并最终被内皮细胞(血管内的细胞)所吸收。

人们通过肌肉注射来接受疫苗。注射的基因首先到达淋巴结,然后进入血液循环系统,在那里,被接触到它们的内皮细胞所吸收,可以预见,这种吸收主要发生在血液流动特别缓慢的地方–例如大脑的毛细血管中。

一旦疫苗基因被血管内皮细胞吸收,它们就会在各种蛋白质合成过程中转化为刺突蛋白。从基因到刺突蛋白经过了一个转化过程。转化来的刺突蛋白现在与蛋白质合成过程中产生的废物一起被运出内皮细胞,使得刺突蛋白和废物都进入血液,并随之进入免疫系统。

据巴克迪教授说,首先,当刺突蛋白与血小板/血栓细胞接触的那一刻,它们开启了血液凝固,激活了它。血液凝结,结果是血块的形成。

心肌炎基本上是跟mRNA疫苗棘突蛋白有关

另一个疫苗副作用就是心脏炎症。根据CDC 6月23日向美国卫生当局的报告,有1,200多人在接种辉瑞,或莫德纳(Moderna)疫苗,出现了心肌炎病症,大多数患者是男性,而大约40%的患者是30岁以下的年轻男性。

同样,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也发现心脏炎症与mRNA类型的疫苗有关联。(EMA)安全委员会表示,这就表明迄今为止疫苗的推出,在医学试验的某些方面,缺乏长期的安全数据。

接种mRNA疫苗后报告的心脏发炎主要临床表现是胸痛、心肌酶升高、心电图的改变、呼吸困难。

对于年轻男性出现心脏炎症的情况,林晓旭解释道:

这方面的机理实际上,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由于相对来说真正有精力、有资源能够投入这方面去研究这些病例的还很少,即使是提出了年轻男性有患有心肌炎、心包炎的可能性,这个也是在杂志上有少量的报道,而且是属于个案的研究。这种情况下,相应的机理的研究还非常的单薄。

所以,现在倒也不好下结论,基本上估计的是跟mRNA疫苗它建立的一套系统不断的表达这个S蛋白,这个棘突蛋白有关的,这个棘突蛋白的副作用,其实人们对它的了解还很有限,它跟这个心肌细胞外面的这些受体如何结合,如何能够影响到心肌细胞的功能,这方面的研究还比较薄弱。

但估计是有直接的作用,而且mRNA疫苗是不断的表达,不断的表达这个棘突蛋白,而且它通过纳米粒子颗粒能够传播到身体的很多的不同的器官。这也是一个弊端,当然,设计的时候为了让这个疫苗能够有效,能够被导入到体内,毕竟这也是第一次,你可以说是成功的mRNA疫苗在人类社会上试用。

过去,好多年没有任何一剂疫苗是mRNA,就是成功的疫苗里面没有用mRNA的。这是一个新技术,所以它的弊端,人们对它的了解还很有限。

现在看到了,当然,从疫苗公司角度来说,基本上会报喜,少报忧吧。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风险,年轻男性特别警惕。

现在即使是美国的军方、部队还有退伍军人部等等,有希望要强制执行这种疫苗,但是,我觉得年龄偏低的年轻的男性,还是应该要警惕,这方面的因素也是应该跟士兵充份交代清楚。

如果人们在接受疫苗之前,没有得到完整的风险的信息的话,实际上是对这些人不负责任的。这个政府是应该承担责任的。

发表在《JAMA Cardiology》上的一项回顾性病例系列研究了23名美国男性军人,在接受第二剂信使核糖核酸COVID-19疫苗后的四天内因心肌炎症状住院。

所有23名军人患者都出现了严重的胸部疼痛症状,并且心肌肌钙蛋白水平显著升高,这是一种可用于衡量心脏损伤的蛋白标志物。结合发病时机和症状,皆支持超敏性心肌炎的诊断。这种不寻常的心肌炎通常与药物过敏有关。

欧洲病毒学及传染病专家、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董宇红博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她指出,mRNA疫苗是采用病毒的基因片段,注射入人体内后,产生刺突蛋白,从而激发人体产生抗体。然而有研究发现,刺突蛋白本身能够损伤人的心脏细胞,这也许能提供一些线索。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的心脏周围细胞表面有大量的CD147受体,而刺突蛋白可以通过这些受体进入细胞,进而引起发炎,以及心血管功能障碍。

中共有生物武器研发专项 对全球是一个巨大威胁

在Fox新闻汉尼蒂(Hannity)的节目中,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透露说,与全球目前流行的新冠病毒相比,最糟糕的是,武汉实验室还有更厉害的病毒。现在的新冠病毒是死亡率1%;但武汉病毒所一直在用死亡率为15%的病毒做实验。也就是“功能增强”,一般称为生物武器。

美国最近在媒体上也透露,中共历史上最高级别叛逃者,已经向国防情报局合作了3个月,向美方透露有关疫情等重磅消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向国防情报局证实,由中国叛逃者提供的资讯是“非常技术性”的信息。

根据福特斯新闻披露,中共高官向美方透露关于中国的“特殊武器计划”,包括“生物武器计划”。对中共在生物武器领域研发到了什么程度,林晓旭称:

中共有这个生物武器研发的专项,这个是非常明确的,不管是情报部门给出的信息,还是说从中共自己军队的医疗系统的研究,有时候也可以看的出来,它当然在做一些功能增益的研究等等。

这些就是很容易导向变成开发生物武器,只要在实验的具体用途,实验的所针对的病原体,稍微做一点调整的话,同样的技术是可以很容易应用到危险的病毒身上、危险的细菌和资源体等等。

技术上,很多手段它也都有了,包括现在比较成熟的基因剪辑技术等,中国军方也已经比较充份的掌握。象要改变士兵耐氧性的功能,肌肉的功能等等,这些都已经有报导了。

危险的病毒、危险的病菌,这些方面他做了哪些研究,现在并不知道细节。保罗参议员,他提供的说武汉病毒所,它有更危险的病毒,这点我倒一点不怀疑,但是具体是什么样的危险病毒,现在还不知道。它毕竟已经有了Reverse genetic反相基因的工程技术,也能够随意的增加各种突变;合成基因学方面,它也有充份的基础,要合成任何序列也都没有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它当然想做这方面研究就没有问题,而且从中国军方过去发表的一些论文或者是报导也好,很明确的,中国是把这个生物科技研发作为中国军方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发展点,而且,象张思波等,这些中国军方的一些高层将领,也是重要的军方的理论家吧,他们都很明确的提到了生物武器是将来中国军队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的置高点。

很明确中国军方是往这方面做。只是具体做到什么程度,我们不知道。逃出高官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信息,这就看美国政府方面今后能够公开哪些信息吧。个别参议员说的我们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如果是整个情报部门完整的把事情对外公布的话,那份量当然是不一样的。

总的来说,国际社会应该要非常惊醒,作为一个集权政府,它本身又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到这个生物科技,投入到生化武器的开发中,那当然对全球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而网间传出的两个中共军事专家谈到的有关生物武器视频,就更具体更实际让人了解到它的恐怖性了。

中共大校: 基因武器是具有战略威慑力和准确猎杀力的理想武器

在“好看视频”中,宇之星于2020年4月18日发布的“戴旭大校:基因武器的出现,对未来战争的影响”的视频中,中共解放军大校戴旭讲到了现代生物武器战,主要讲了基因武器的出现对未来世界军事变革的影响以及战争面貌可能发生的变化并做了预测。

戴旭称,政治家总是希望有一种最便捷的战争方式来实现他的政治目的,而军人总是希望有一种理想的武器能够使这个战争的过程变得比较简单、取得胜利更加容易。

基因武器,它不需要高昂的成本像核武器那样,也不需要复杂的系统像导弹那样,它也不需要庞大的体积,像坦克、飞机、航空母舰那样,它也不需要众多的数量像枪炮那样。但是同时它又具有核武器那样足以震慑对方的战略威慑力,还具有导弹系统那样的精确的猎杀能力,还具有坦克、飞机、航母和枪炮那样广泛的应用性。

如果有这样一种武器那为什么不去发明、不去制造、不去拥有呢?偏偏这种理想的武器,集这种各种理想于一身的武器在今天就出现了,那就是基因武器。

它像核武器一样具有大规模的毁灭能力,它的精确猎杀能力又是导弹信息化系统不可比的,不仅可以攻击一个地域广大的族群,同时还可以精确猎杀到个人。而基因武器的应用不仅能够覆盖到目前所有武器的应用空间,包括思想空间,它还超越了这些空间。

中共军事专家杜文龙详谈基因武器攻击方式

而在另一视频中,中共著名军事专家、媒体评论员杜文龙更是对基因武器攻击方式进行了详解。

在“好看视频”2020年10月23日发表的有关CCTV7军事、农业视频采访中,杜文龙就基因武器哪些攻击方式答道:

现在攻击方式很多,现在比如说把一个人或者一个种族基因我全部进行细化,我要找到是哪个基因片段跟重大疾病相关联,你比如很多国家卫生部统计,说那个重大疾病的排序比如肺癌、肝癌、食道癌很多这种严重的疾病,如果把这个片段找到,那么这个片段可以成为武器。

注入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我直接对人进行攻击,那么通过空气传播、通过这种所谓的医疗的手段可以进入人的体内,同样可以放入水源,包括粮食包括很多人的饮用品和食用品,这样也可以通过自然的途径进入到。

因为那个东西量微乎其微,可能是说几公斤,这种装备它的攻击形态是一种隐蔽杀伤,你平时饮水、吃饭都有可能形成攻击的形态,那么这一点的攻击效果应该是非常显著。这种途径特别隐蔽,你根本就搞不清那个谁在对你的攻击。

北京要借疫苗对台实施生物战或没机会 但或会利用“超限战”

北京一直要统一台湾,尤其近几年,在台湾持续空中施压,军机盘旋,却又主动捐助疫苗表示关心台湾人的生命,台湾人不止是担心大陆的疫苗有假或者是效率不高,有人还担心,北京要借此大陆疫苗进入台湾而发起生物战。对于是否有这种可能性,林晓旭分析说:

目前,台湾民众包括台湾政府都在积极获取其它国家所开发的疫苗,包括mRNA疫苗,阿斯利康的疫苗,台湾目前并不会打算接受中国大陆生产的疫苗,从政治原则上他们不会这么做,虽然有在野党想要拿中国产的疫苗,但是,我觉得基本上台湾政府不会这么做。

所以,我不觉得,现在中共有这个机会通过疫苗来进行生物战。但是,中共会不会有什么其它的渠道,实行生物战,这个到也不好说,因为总体上中共推行“超限战”已经差不多20多年了,在哪个领域它都是违背国际规则的。

所以,会不会对台湾有这样的行动,外界现在很难判断。总的来说,就是还是要警惕。这个极权国家,如果它不择手段的话,当然对国际社会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而且,人们应该看到一点,就是中国还在大规模的在全国各省建立生物级别是三级或者四级的这些实验室,能够处理一些比较危险的病原体等。

如果武汉这个地方它都不能够安全运作的话,那其它地方的这些实验室即使建立起来了,能不能安全运作也是很有危险的。等于说是又多了很多潘多拉的盒子。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国际社会要非常警惕的。

林晓旭提到的“超限战”是指现代战争已超出传统海、陆、空的实战层面,还包括看不见和没有界限的层面,如电脑、科技、太空、经济、金融、信息、外交、宣传和政治心理等。

就在美国和盟军从阿富汗撤军事件中,中共喉舌已经开始了“超限战”的宣传和政治心理恐吓,8月16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报道:“从阿富汗发生的事情中,台湾当局应该察觉到,一旦海峡爆发战争,岛内的防御将在数小时内崩溃,美国军队不会来帮忙。”

美国广播公司(ABC)19日对拜登进行专访,当主持人问到,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借题发挥,炒作台湾“不能指望美国”时,拜登回答说,阿富汗问题和台湾、韩国以及北约之间,存在根本的区别。如果有人入侵或对北约盟友采取行动,美国将做出回应,对日本、韩国和台湾也一样。

七国首脑计划:2022年12月之前结束大瘟疫 专家:奢望

病毒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根据一份七国集团(G7)公报草案,七国集团的领导人呼吁并推动世界卫生组织对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新的调查,然而,最近遭中共拒绝了。

彭博社报道,这一呼吁将是七国首脑正在编写的文件中的一部分,该文件概述了在2022年12月之前结束该大流行病的计划。对于瘟疫大流行是否在明年底结束的可能性,林晓旭分析道:

我觉得要结束病毒的流行现在一定程度上是个奢望,我并不觉得它会短期内结束,特别是现在Delta病毒这种病毒苗头的趋势,病毒对人类的防疫来说,其实病毒占据了优势。

我们可以看到在英国有Alpha变种,还有南非,非洲有Beta(B-1.351)变种,南美洲有Gamma(P-1)变种,美国有L452R变种等,还有印度现在传播到全球90多个国家的Delta病毒等。

就是这个病毒,Delta很多方面它是属于一个优势,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病毒有这么好的有利条件,在全球这么多的地方,把它们当作试验田,不断的去创作新的不同的变种,那人类的防疫的手段也是有限的,能不能挡住这个病毒的整体集体智慧,我觉得是很难说的一个问题。现在大家也看到,疫苗的保护率针对Delta病毒也下降了,这都是其实对人类的一个警告吧。现在谈疫情终止,我觉得还太早,下一步疫情在不同国家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还是要非常警惕的。短期内不会考虑到疫情真的会结束。

开发不同抗病药物或旧药重新赋新途 着眼点:加强自身免疫力

对除了疫苗还有什么能对现行的瘟疫进行阻止的议题,林晓旭建议到:

现在应该减少重症和死亡的人数吧,开发不同的抗病的药物啊,或者是把一些过去已经批准的药物,repurpose从新给它赋予新的用途。

这样可能更有效一些。因为你现在很难挡得住病毒的传播,只要这个病毒不会造成重症,不会带来巨大的伤害,造成人员死亡等,我们人类就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疫情。

相关报导:【大疫来袭】提高免疫力 远离病毒有奇招(图)

你象流感,现在有很多药物嘛,全球每年有多少人被感染,我们并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大规模,全员检测过流感多少人感染。实际上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说,现在的全民检测它所展现出来的这个病毒的威力,当然是规模超前的,所以这个量也都会非常大,而过去所有的病毒都没有这样,全员检测啊,大规模的检测,没有做到这个份儿上。

一定程度上这些病毒会感染人,那问题的核心就是人们个体的免疫能力强弱的问题。

所以,要想真的让这个病毒,这个疫情彻底过去,我们还是要看这个病毒本身自己流行的规律,这个疫情什么时候这波要过去,这个我觉得是人类所无法掌握的。这一波一波的,它自己什么规律,人类现在的智慧还达不到分析这一点。

总的来说,我个人觉得,现在谈疫情什么要结束太乐观,但是我们也不要太过于害怕,着眼点应该是加强自身的免疫能力。疫苗只是一个辅助手段,但绝对不是灵丹妙药。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