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习近平的遗产是瘟疫(图)

2020-05-10 00:30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肺炎 习近平 实验室
4月16日,一名医务人员在武汉市抽取样本(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5月9日讯】武汉病毒蔓延全球,其损害范围超过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战争不会席卷全球每个角落。二战时,美国除珍珠港被袭(2402人丧生)本土是安全的,美洲大陆没被危及;欧洲还有瑞士中立(安全)国。而这次武汉病毒蔓延全球190国,20多万人丧生,300多万感染,更有巨大经济损失。

众所周知这场病毒发源于武汉,现很多国家都有要求中国赔偿损失的呼声和法律诉讼。中共政权罪责难逃!即使最早说法,病毒来自武汉野生动物市场,那也是中共当局的责任,因中国早就有禁止贩卖野生动物的法律,为什么有法不依?有报导说,武汉野生市场的女老板与市府领导关系密切,所以即使曾有很多市民举报这个市场脏乱差,但女老板有党官后台,谁也不敢整顿这个市场,“野生”变成“野蛮”病毒侵入千家万户、荼毒全球!

各国向中共政府索赔,仅上述这个理由就可成立;更何况后来更多信息展示,武汉病毒很可能来自中国最高等级的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武毒所)。

武汉病毒是生物专家精心合成的?

武毒所的主要研究是由其核心成员石正丽多年致力的蝙蝠病毒,加入新成分后形成毒性更强的“新冠病毒”。2018年中共央视播出的歌颂“武毒所”科研成果的节目中就说石正丽们已成功研制出新的病毒。

对于“武汉病毒”是人工合成,最早有印度的科学家发表学术报告揭露,后有美国《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伊利诺法学院Francis Boyle教授、美国匹兹堡大学生物信息核研究主任James Lyons-Weiler都指出,武汉病毒基因序列被插入奇怪元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更引起人们重视的是因发现艾滋病毒2008年获“诺贝尔医学奖”的法国87岁教授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的结论,他斩钉截铁地指出,武汉病毒不是来自野生动物,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工合成,是由分子生物学家煞费苦心制作的,用他的原话,“像钟表匠那样的精细作业”。

蒙塔尼耶是研究病毒的权威,另外他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自己对此做过实验:他和法国知名的跨学科生物数学家Jean-Claude Perez合作,对武汉病毒的“每一个基因序列”都进行了数学模型检测,结果发现蝙蝠病毒中被增添了艾滋病基因等,由此形成了“新病毒”,它更易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更有毒性。

虽然有一些科学家不同意蒙塔尼耶的说法,但多是从理论上说蒙塔尼耶的说法不成立,或认为逻辑上不成立。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经过自己的实验检测,证明“武汉病毒”是动物身上来的、没有人工合成、没有在蝙蝠病毒上增添艾滋病等其它病毒。

中国的石正丽们为什么要发展这种“厉害病毒”?石的解释是要研究“疫苗”。但这种研究为人类带来极大的风险!曾参与艾滋病毒研究的法国另一位知名科学家西蒙.霍伯森教授(Simon Wain Hobson)强烈批评蒙塔尼耶的结论,但他也同时严词批评中国的石正丽们,他接受法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说:

武汉病毒实验室石正丽一直致力于研究“给病毒基因增加新的功能使它能够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或者使病毒能够直接通过空气传染”;石正丽说想用它研出疫苗,但这是“疯狂的研究,让人类冒着不必要的风险,所以我当初就十分反对。”

中国的原子弹哪天“外泄”爆炸都有可能

即使按石正丽的说法,他们研制这种病毒是为了发现“疫苗”,但病毒怎么跑出了“实验室”?美国专家说,病毒外泄是常见的。在中国,2003年萨斯病毒大爆发之后第二年,中国安徽和北京的两个实验室分别发生病毒外泄事件。中共人民日报刊登了有关人员被处罚的报导。

外泄的原因很多,病毒研究操作没遵守安全规则等。近年中国甚至发生这样的外泄原因:有中国人迷信野生动物补身体,导致野味升值;有人把病毒实验后的剩余野生动物偷偷拿到市场出售牟利;就在武汉病毒爆发时,中国工程院士李宁因出售实验室动物获利超千万、被判刑12年。武汉病毒是不是也因类似原因流出?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有病毒实验室)距离那个野生动物市场不到三百米。中国最高等级的“P4病毒实验室”就坐落在武汉市区,跟今天蔓延全球的病毒只是“巧合”吗?

武毒所的安全早就令人担忧。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回的电讯被媒体披露:早在2018年美国科学家等去“武汉P4病毒实验室”访问就发现,研究所有安全隐患,担忧出问题。另外“武毒所”官网刊出的2018年4月的所内照片,不仅储藏病毒盒的冰箱胶条有破损,且取病毒的研究者没穿类似太空服那种防毒设备,仅带口罩,明显不是安全操作(该照片中国官媒《China Daily》当时有登载)。

在共产党洗脑和商业大潮下,很多人只看重金钱,毫无道德感。中国从蔬菜水果食品到各种产品都有假货,在伦理沦丧的国情下,中国人什么事都敢做,连婴儿奶粉都敢造假,前些年有30万孩子因此中毒。不要说“石正丽”的武毒所,中国很多机构是“五毒俱全”,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都敢干。腐败专制、良知丧失、安全漏洞比比皆是,在这种文化和专制下,哪天中国的原子弹突然“外泄”爆炸了都不令人意外!

所以,这场蔓延世界的武汉病毒是石正丽的“武毒所”泄漏造成的,完全有可能!否则难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一直不允许美国防疫专家前去支持、考察?没有鬼,为什么阻止国际专家去调查?

为什么派“共军少将、生武专家”进驻?

当然,更严重的质疑是,军方背景的“武毒所”是不是在研究生物武器?这从武汉封城前三天,共军少将、生物武器专家陈薇率工作组进驻“武毒所”就可看出端倪。如果这个实验室只是研究疫苗,是民间机构,那么按常识常理,如有工作组进驻,也应派医学专家,为什么派解放军少将?如果这个实验室跟生物武器无关,为什么派驻的是一个生物武器专家?解放军少将、生物武器专家,两种身份一个预示:这个中国最高等级的病毒实验室不排除就是生物武器基地。武汉病毒所以迅速蔓延全球、有这么大的杀伤力,难怪有人把这点作为解释之一。

无论中共当局怎样抵赖,无可争议的是,病毒源头是武汉,从中国蔓延到整个世界。如果这次病毒只是意外泄出,但以往西方的外泄事故、中国安徽和北京的实验室外泄,为什么都没造成今天这样的大灾难?因为那些都是发现了就立即通告、封锁、救治,星星之火很快被扑灭。而这次武汉病毒所以蔓延,迄今世人已经知道的原因,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出于维稳(保权、统治)而在1月7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做出指示隐瞒疫情。现在习近平最怕世人提到这个“指示”。批评这个“指示”的中国民间企业家任志强被关押。《纽约时报》引述包括中国防疫专家参与的研究报告说,如果中国1月中旬提前一周采取行动,可使感染人数减少60%;如早三周采取行动控制疫情可避免95%的病例。

无论未来国际社会对中共政府索赔结果如何,无论习近平的下场怎样,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正如德国发行量最大报纸之一的《画报》(BILD)主编Julian Reichelt在致中共领导人的信里盖棺论定的:中共输出病毒祸害了全球,习近平的政治遗产是瘟疫!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杂志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