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暴徒血洗元朗 港议员质疑中联办是黑手(组图)


香港元朗在发生7.21白衣暴徒袭击市民事件后,港警被踢爆与暴徒有关系。如今,更有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公开质疑香港中联办为幕后黑手!
香港元朗在发生7.21白衣暴徒袭击市民事件后,港警被踢爆与暴徒有关系。如今,更有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公开质疑香港中联办为幕后黑手!(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7月24日讯】香港元朗在发生7.21白衣暴徒袭击市民事件后,香港社会上质疑“警黑合作”的声音铺天盖地。许多当事人在现场所看到与感受到的事实,以及不少现场拍摄的视频都显示,港警这次与元朗发起暴力攻击的歹徒有关系。更有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公开质疑被戏称为“港府太上皇”的中联办为此事的幕后黑手!并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此事件。

白衣暴徒血洗元朗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7月21日43万人“反送中”大游行之后,元朗地铁站和附近出现数百名身穿白衣的人士,手持棍棒跟铁条等器械,对刚参加完游行乘地铁回家之市民发起暴力袭击!甚至冲入车厢对乘客进行了无差别攻击!(详报导:香港元朗暴徒袭击市民 被质疑与港府有关

尽管港府始终不承认与暴徒有关,不过从上篇报导的视频中,可以看见警员拍着白衣人的肩膊,态度似十分亲近;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曾在发帖称“元朗凖备大量藤条打仔”,因此网民质疑警方早已知晓,却故意放水,听任他们攻击无辜民众而不予制止。

另外,台湾立委王定宇23日在脸书贴出一段影片,惊爆“元朗白衣暴徒是港警载来的”!(详报导:证据来了!网爆“元朗白衣人是港警载来的”

这些暴行震惊了国际社会,如《路透》、《英国太阳报》和《雪梨晨驱报》等西方媒体在报导此次攻击事件时,都直接或间接点出了白衣人是黑社会成员。而且,他们能够如此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就是因为背后有北京政府在撑腰。

中联办遭质疑是幕后黑手

元朗区议员黄伟贤在now新闻台的《时事全方位》节目中爆料,月初元朗十八乡乡事委员会就职典礼上面,中联办新界工作部部长李蓟贻以“嘉宾”身份发言时,就曾突然放下手上的讲稿,并鼓动元朗的“爱国爱港村民”一定要把反送中的所谓“暴徒”赶出元朗地区。

此后元朗就接连发生了表达港人诉求跟心声的连侬墙被毁、放映会被冲击以及白衣暴徒在西铁站袭击市民的事件。

黄伟贤表示,据他了解,今次事件涉及元朗六乡,包括屏山、八乡、十八乡、厦村、新田、锦田,再加上屯门乡总共7个乡,参与攻击行动的白衣人大都有黑帮的背景。

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更公开质疑中联办为指挥这次攻击事件的幕后黑手

朱凯迪形容这些白衣人在元朗的暴行是“香港版义和团事件”,他认为中联办在新界乡市内找些愿意充当“烂头卒”的人,然后假传有人会21日到元朗闹事,并以“保家卫乡”之名让这些“烂头卒”去打人。

朱凯迪说,中联办意图利用流氓、黑社会来制造恐惧,并吓唬反送中的普通民众。最后他强调,元朗事件影响到新界西北110万居民,更值得进行独立调查。

元朗区议员多为亲中人士

据公开的资讯,在元朗区议会的41个议席中,高达30多名议员都是亲中的建制派人士。过去一些非建制派组织曾到该地区举行游行,比如2015年的“反水货客”游行,都发生了有帮派份子制造的暴力冲突事件。

此外,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于7.21游行之前在社交网站发表视频,公然呼吁元朗乡民将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事发当晚,他还被人拍到含笑在街头,与疑似刚攻击市民归来的白衣歹徒握手问好,还称赞对方“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详报导:何君尧勾结黑势力?与白衣人握手影片曝光

各界强烈谴责港府

24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强烈谴责警方纵容,执法不力,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立即下台;陈志全议员也认为前晚元朗是恐袭。(详报导:民主派谴责港警纵容黑帮恐袭 促警务处长下台);34位前高官议员以及国际商会也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详报导:34前高官促独立调查反送中风波 泛民促查警黑勾结

香港民主派议员强烈谴责警方纵容,执法不力,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立即下台。(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香港民主派议员强烈谴责警方纵容,执法不力,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立即下台。(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香港民主党在7月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形同独立,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公民党发出的声明也指出,事发当晚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是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显示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其声明并警告林郑政府,“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国际关系专家沈旭晖则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指出,这次元朗出现的这种“无差别袭击,完全针对平民”攻击事件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称作“恐怖袭击”,而歹徒发起暴力攻击目的,就是要制造公众对个人安全产生恐慌。

而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也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他表示,元朗攻击事件与早前部分示威者“打烂玻璃”的行为性质完全不同,把白衣人称为“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质疑,“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港府前高官:容忍黑社会等于自寻死路

梁建邦,在1967年入职港府,38年来曾经在财政司、工业署、运输司等多个部门担任高职。其社会福利署署长与香港驻伦敦经贸办事处处长职务,后来都交棒给林郑月娥,可谓她的职场前辈。

梁建邦22日凌晨发电邮给林郑月娥,呼吁她和警务处长卢伟聪见记者。

梁建邦:“香港市民真的很担心,你没理由放任黑社会。”、“警队的公信力受到质疑之时,如果警队是溃散的,香港就无法管制了。⋯黑社会是一定影响香港的治安问题,容忍就是等于想自寻死路。”

梁建邦认为,这反映出社会民怨积累已久,包含一国两制的矛盾。“这个一国是一个共产国家,但是两制之下,(香港)是一个相对上经过民主洗礼的地方。而你将两件事凑在一起,那一定冲突很大。”

梁建邦认为,林郑月娥等建制派人士严重误判形势地宣称1997年版《逃犯条例》中规定的“不向中国任何其它部分引渡嫌犯”是“法律漏洞”,但是稍有政治知识的人,都知道那是刻意在司法环境不同的两地之间设一道防火墙。

其次,梁建邦相信林郑获得了中共港澳协调组长韩正之支持,误认为能像推行“一地两检”一样,强推修例过关。

梁建邦:“那时韩正也是差不多在深圳看着。他也不能够给什么意见,所以就听林郑的。觉得可以像一地两检一样,够票数就可以过,那就再试一下吧。是一个很大的误判,不只是林郑一个人。这个误判也是,不了解这是‘最后一根稻草’的形势。”

梁建邦表态,他“倾向于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清事件来龙去脉;另外,若要弥合社会分裂,短期要维持治安;中期是发展民生;长期则要回应市民对普选的诉求。

梁建邦:“如何长治久安?你一定要回应普选的诉求。普选的诉求就是一定要让市民觉得这个特首是我们选出来的,他一定是为我们香港市民的福祉为主,而不是只听北京的指示,就算有什么东西和我们不一样的时候,他会站在我们香港市民的这一边。”

煽动暴力言论惹祸 港媒社长元朗事件后辞职

7月23日,香港《经济日报》集团公告,“石镜泉因有意从事于个人兴趣,本周一向董事会辞任集团执行董事及集团刊物香港经济日报副社长,董事会今日批准并即时生效。”

石镜泉。
石镜泉。(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据了解,石镜泉辞职后仍会继续担任《经济日报》集团的专栏作家。而他的辞职被认为与此前贸然在公开场合发表“藤条教育”的言论有关。

石镜泉在出席7月20日撑港警的活动时,公开说港民反送中是“受美国势力煽动”,并以示威活动中有部分抗议者向警方投掷铁枝和砖块的现象为由,公然宣扬“家里有没有藤条呀?拿藤条出来!拿长一点的打小孩!”他还提出,家中没有藤条的,应去五金行买水管、热熔胶条等物品来“教仔”。

这番言论立即遭到社会各界的挞伐。有网民批评其言论是直接“煽惑暴力”,还有许多港网在“连登讨论区”发起罢买《经济日报》,抵制该集团旗下的《晴报》、《U周刊》、《iMoney智富杂志》等刊物。

21日晚间,元朗即发生白衣帮派人士无差别袭击港民的流血事件,导致数十人受伤,而这批白衣歹徒手持的打人器械就是藤条和水喉通等工具。

随后,该集团旗下刊物超过百位员工联署一份公开信,对石镜泉的“藤条教仔”言论进行谴责,指其煽惑暴力的言论“令人发指”,并深表“震惊”及“极度遗憾”。

在巨大的批评声浪中,该集团曾透过电邮向员工发内部声明“割席”,称石镜泉的言论是个人意见,并不代表公司的立场。

虽然石镜泉也发表了一份道歉声明,并宣布“撤回之前的藤条与软胶通言论”,还强调自己对元朗暴力事件“毫不知情”。但在强烈的舆论讨伐面前,他的道歉只是杯水车薪,最终不得不以辞职来平息众怒。

责任编辑:许天乐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