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每天被同一梦吓醒 二十年后才知这不是梦


【看中国2016年02月12日讯】中国拐卖儿童现象非常严重,无计其数本来幸福的家庭也因为孩子被拐卖,从此陷入无比的痛苦中。

日前,大陆媒体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寒情漠漠”根据一名叫李伟的电脑城员工的口述,写出他的悲惨遭遇……

《二十年每天被同一梦吓醒 二十年后才知这不是梦》

二十年了,我一直被一个噩梦缠绕着。梦里,我看见一个女人被一群男人殴打,然后地上一片血迹,而我在旁边哇哇大哭。是的,梦里,我是个幼小的孩子。

二十年来,我在梦里始终没有长大。我如今是一家电脑城的员工,卖电脑,非品牌的,自己安装的那种电脑。只要不忙的时候,我就在网络里寻亲

我是个被拐来的孩子。我从七岁开始被带到这个地方来,很多事情我都记不住了,但我一直悄悄的记得我的名字。别人叫我李伟,我答应,这是我养父母给我起的名字。但我在家门口的那棵杨树下面刻着一个名字:周岩光。

这是我来到这个家的第三天偷偷刻上去的,我怕我忘了。因为我已经渐渐的想不起我亲生父母的样子了。

我上学后,每次老师让交照片的时候,我都多跟养父母要一张。老师说交两张,我就说交三张。我每次都把多出的照片放到一个牛皮纸袋子里。后来我高中毕业后,我把这些照片都沾到了一个相册里。我要记录我的长大的样子,我要回到我亲生父母那里去。

但,这一切我都不能被发现,我在养父母那里假装一切都忘记了,因为我没有能力之前,我什么也不能做。

我在网络上悄悄开始寻亲的时候,我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记忆模糊而支离玻碎。

我隐约记得我妈是短头发,大眼睛。我依稀记得我家有苹果树和梨树。我依稀记得附近有个水塘,我依稀记得过年的时候,爸带我去一个县城里逛庙会。这些线索太少了,茫茫人海,偌大一个中国,一个人不如一颗沙粒,怎么去给它追本溯源。

我还是经常被那个梦吓醒,后来,我把梦境画了出来。当那个画面出现在纸上的时候,我突然很害怕,很想哭。我久久的看着它,似乎有些细节又清晰了。

一个火车站,一辆面包车,一个长着红斑的男人。我还是做梦,梦更加可怕了。我好像感觉到,那躺在血泊里的女人是我的妈妈。

我把自己对童年的记忆也画了出来,不得不感谢万能的网友,他们基本上圈定了我家乡的范围。然后根据我的名字去查找。整整十个月,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乡,看到了我头发已经花白的父亲。

我和父亲抱在一起,痛哭了很久,他说他找的我好苦,已经放弃了,不想我自己找回来了。

我拉着爸爸问我妈在哪儿,我爸惊讶的说,你妈妈没和你在一起吗?

我爸对我说,那年我妈和他为一点琐事吵了架,妈妈抱着我说回娘家,结果就没有回来过。他一直以为我妈不要他了,带着我跑了,却没想到我是被人贩子拐跑后卖了!他恨我妈跟了半辈子。我突然想到了我那个梦,我突然意识到:那不是梦!

我找到了警察,他们根据我的描述,然后找到了我的养父母,他们抓住了拐我的人贩子。

他们交代了,二十年前,他们拐了我和我妈,本想把我妈卖到山里,把我也卖了。但我妈反抗的厉害,他们在撕扯的过程中杀了我妈。

我每天做的那个确实不是梦,医生说,是因为那时我太小,受到了强烈刺激后出现的失忆,我记不得当时的事,但一些影像却存在了脑子里,如同碎片。

这是医学上的说法吗?我想也许是善恶终有报吧,是我妈不死的灵魂一直呼唤着为她伸冤。

我终于和自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了。养了我二十年的养父母对我又恨又爱又怨又愧。

我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疼我,把我养大付出了很多,但是如果不是你们当初想买孩子,可能那些人贩子就不会去抢孩子。就是大家说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责任编辑:简明 来源:今日头条网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