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出行亞洲」 5個軍事熱點國受其影響(圖)

2022-05-23 23:36 作者: 高美麗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美國拜登和韓國總統尹錫悅5月21日會談。(圖片來源:CC BY-SA 2.0)(16:9)
美國拜登和韓國總統尹錫悅5月21日會談。(圖片來源:CC BY-SA 2.0)(16:9)

【看中国2022年5月23日讯】(看中國記者高美麗編譯報導)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本週抵達亞洲,訪問韓國和日本,該地區面臨幾十年來最動盪的安全環境。臺灣、朝鮮、南中國海、印中邊境和千島群島在內的熱點地區都出現了烏克蘭效應,因為俄羅斯的戰爭加速了地區安全問題,同時提供了亞洲主要參與者每天都在評估的教訓。

根據《有線電視新聞網》報導,這些地區以及拜登在每個地點所面臨的這不同的軍事形勢。

臺灣

臺灣島距離中國海岸不到110英里(177公里)。70多年來,雙方一直各自為政,但這並沒有阻止中國執政的共產黨(Chinese Communist Party,簡稱CCP)聲稱該島為其所有,儘管它從未控制過該島。這讓其他太平洋大國,尤其是日本,感到警惕。

日本官員指出,他們國家90%的能源需求是通過臺灣周圍的水域進口的,將日本的經濟穩定與臺灣的自治聯繫起來。美國也承諾為臺灣提供自衛,儘管不是用美國軍隊來保衛它。這就是烏克蘭的教訓,無論是對美國及其盟友,還是對中共。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副教授哈里斯(Peter Harris)本週在為國防優先權智囊團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寫道:「簡單地說,美國領導人要說服中共他們願意為臺灣冒著可能變成核戰爭的風險非常困難。鑒於拜登總統毫不含糊地拒絕向烏克蘭投入美國軍隊,因為與俄羅斯的核戰爭威脅迫在眉睫,這一點尤其如此。」

但是,哈里斯認為,北約盟國和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與烏克蘭站在一起,通過制裁俄羅斯和為烏克蘭提供武器。他說,這可能使中共對在臺灣的任何行動保持警惕,因為擔心該地區的國家會對北京採取什麼行動。他寫道:「他們必須毫不懷疑,日本、澳大利亞、韓國、菲律賓和其他國家將被迫在一個擴大的、具有侵略性的中共國的陰影下重新思考其國家安全戰略,而這將是拜登在下週的任務之一——統一臺灣周邊地區,作為對任何中共國好戰行為的威懾。」

朝鮮

朝鮮和美國就平壤的核計畫進行的談判在金正恩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峰會失敗後陷入僵局之後,金正恩(Kim Jong Un)政權今年進行了創記錄的導彈試驗。而且有跡象表明,它可能正準備自2017年以來首次試驗核武器。

首爾梨花大學(Ewha University in Seoul)教授說:一些觀察家認為,朝鮮加大試驗力度是為了引起華盛頓的注意並重新開始溝通。他說:「有更多證據表明,平壤專注於提高軍事能力,以威懾、威脅和敲詐其他國家。這是俄羅斯在最終入侵烏克蘭之前的遊戲手冊中的一頁,為朝鮮半島提供了一個教訓。俄羅斯的侵略表明,戰爭的代價幾乎總是大於和平的代價,這不僅是因為生命的破碎和資源的消耗,而且還因為領導人往往高估他們實現軍事和政治目標的能力,而低估了長期的意外後果。」

他還認為,拜登可以通過發揮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夥伴關係的力量來減少來自朝鮮的威脅。他說:「首爾和華盛頓加強威懾力的有效和合理的選擇包括恢復聯合野戰演習,更好地協調國防採購,以及將與東京的三邊安全合作常規化。」

千島群島

千島群島被俄羅斯稱為南千島群島,被日本稱為北方領土,在1945年日本向盟國投降後被蘇聯軍隊佔領。由此產生的關於誰對這些島嶼擁有合法所有權的分歧使兩國關係惡化,導致它們一直未能簽署二戰和平條約。

但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使東京和莫斯科之間的緊張關係上升到二戰以來的最高點。這是因為日本基本上遵循西方國家反對俄羅斯的路線,一直在全力譴責這次入侵,包括驅逐俄羅斯外交官,對莫斯科實施制裁,甚至向烏克蘭軍隊捐贈物資。

在此之前,俄羅斯已經提高了其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地位,包括在日本和俄羅斯之間的水域測試導彈,並與中國海軍一起進行了環繞日本大部分地區的演習。國際安全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的日本主席沃德(Robert Ward)說:「鑒於所有這些,日本對其北翼的威脅認識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

北方不斷加劇的緊張局勢為日本西部創造了沃德所說的「風險之弧」,從北方的千島群島,向南到朝鮮的導彈威脅,再向南到中國,在臺灣和尖閣列島/釣魚島周圍,北京和東京都聲稱是其主權領土。這是拜登關注的一個問題,因為通過一項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承諾保衛日本主權領土的任何部分。在涉及其頭號盟友的這些領域中的絲毫動搖都會引起人們對美國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承諾的擔憂,包括對仍然擔心俄羅斯在歐洲的下一步行動的北約盟友。

南中國海

近年來,中共國對幾乎所有130萬平方英里的南海的主張一直是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緊張關係的來源。但是,烏克蘭戰爭,以及圍繞臺灣、朝鮮和千島群島的日益緊張的局勢,使南海的溫控器有點下降。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S.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研究員科赫(Collin Koh)指出,在2022年,美國海軍似乎已經減少了其航行自由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簡稱為FONOPS),即美國軍艦在中國佔領的爭議島嶼附近航行。

他說:「看來拜登政府可能已經選擇從以前對(中國南海)的軍事化關注轉向更多基於地緣經濟的關注。」他還指出,最近白宮與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領導人的會晤產生了經濟發展和醫療保健承諾,而不是軍事承諾,事實上,最接近安全倡議的是美國海岸警衛隊的一艘快艇和訓練小組,但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鬥爭對北京也有教訓。

他還提到,俄羅斯沒有獲得對烏克蘭的空中優勢,因此北京在試圖保護南中國海南沙群島鏈上的軍事化島嶼時,很容易面臨類似的問題,容易受到攔截,除非他們能夠獲得空中和海上的優勢。「即使中國人可能通過奪取(南中國海)的一些地物而獲得最初的優勢,但從長遠來看,安全地持有這些地物變得不確定。」

印度-中國

印度和中國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邊界——「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簡寫是LAC)沿線幾十年的對峙,可能是拜登的「亞洲之行」中面臨的最複雜的軍事問題。

2020年印度和中國軍隊在LAC上發生的流血衝突將長期以來以俄羅斯為主要武器供應商的印度推向了美國。印度還與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結成四國集團。這是一個非正式的國家集團,許多人認為這是為了回擊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但新德里與莫斯科的關係歷來密切,而且需要保持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和天然氣以及軍事供應鏈的完整,因此印度在制裁俄羅斯的問題上止步不前,而其他四國成員一直走在前列。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教授、新德里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主任潘特(Harsh V.Pant)指出,來自烏克蘭的兩個因素可能會使印度繼續向美國傾斜。

其一,華盛頓及其盟友提供的情報、監視和偵察幫助烏克蘭在戰場上阻止了俄羅斯,現在又將其擊退。潘特說,印度在監測和瞭解中共國的軍事能力方面與美國有類似的理解,而在烏克蘭發生的事情將推動這一努力;其次,俄羅斯作為印度約一半軍事武器的供應商的角色受到了質疑。潘特說,華盛頓及其盟友更有可能成為武器本身的提供者,而且還能幫助印度進行技術轉讓以製造自己的現代軍備。而這將是下週在東京舉行的四方領導人會議上達成協議的一個可能途徑。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