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遍全國到突遭封殺:赴美多年的她經歷了什麼?(圖)


鄭緒嵐
年輕時的鄭緒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1年9月14日訊】1980年代,中國女歌唱家鄭緒嵐,因為一首《牧羊曲》(電影《少林寺》插曲)紅遍大江南北。80年代初,她不顧當時所在的東方歌舞團的反對,決定接受一名美國小夥子的熱情追求,最後還決定與該美國小夥結婚,遠赴美國留學。由於當時出國手續複雜,鄭緒嵐辭職後沒有經濟來源,故她決定「走穴」,和一家演出公司簽了三場演出,但在演出前一天,有關部門對鄭緒嵐突然下達「封殺令」,從此全國所有演出場所均不准許鄭緒嵐演出。鄭緒嵐不得不依靠親朋好友的接濟維持生活兩年,直到1989年赴美國。赴美多年的她經歷了什麼?《世界華人週刊》講述了她的故事。

1983年,25歲的鄭緒嵐演唱了三首歌,其中一首就是《少林寺》的插曲《牧羊曲》,清澈純淨、溫婉細膩的歌聲如泉流潺湲,似白雲出岫,讓人於萬丈紅塵之中,胸襟被蕩滌一新,彷彿能渾然忘卻俗世煩惱。此後,這個有著「中國第一抒情女高音」之譽的名字,飛馳大江南北。

但短短的6年後,鄭緒嵐卻消失於人們的視線中,隨著她被「封殺」以及遠走異國他鄉,一個時代最甜美的記憶於斯謝幕。

1982年,電影《少林寺》在大陸公映,轟動了整個世界。據說,電影上映時的票價僅僅一毛錢,但仍創下了一個多億的票房記錄。

這部電影的插曲《牧羊曲》,以其柔情似水的旋律,和鄭緒嵐宛如珠玉般靈動悅耳的聲音,為其錦上添花。對於歌唱家而言,一把好聲音是天賜的禮物。鄭緒嵐就是這樣一個天賦型歌手。

聲音條件優越的鄭緒嵐,在東方歌舞團如魚得水。第二年,歌技大增的她先後赴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學習東南亞民間音樂。

1987年,在由中央電視臺和電影家協會聯合主辦的評選中,鄭緒嵐被評為「全國十名最受歡迎的歌唱家之一」。

正當她被掌聲鮮花包圍之時,命運之手也悄悄地將一個叫愛德華的美國年輕人送至她的身旁。愛德華是鄭緒嵐的歌迷,兩人在一次演出中相識。他傾慕於她的才華,她依賴於他的陪伴。

在鄭緒嵐飛向世界各地去參加演出時,他陪在她的身邊,也時常和她分享美國的錦山繡水、風土人情。

當時的鄭緒嵐是東方歌舞團當之無愧的臺柱子,每逢有大型活動及重要演出,她必作為壓軸演員出場。

常年高強度的工作,讓鄭緒嵐疲憊不堪,加之和愛德華陷入熱戀中,她萌生了追隨愛德華去美國留學的念頭。

但令她始料未及的是,自己將從東方歌舞團離職這件事想得太簡單了,也將她和愛德華的未來憧憬得太過美好。她以為離開了東方歌舞團,不必再受團裡緊鑼密鼓的任務差遣,可以自由地安排自己的演出。

辭職報告呈交後,鄭緒嵐上交了工作證、退還了住房鑰匙、戶口本也被收回。由於出國手續複雜,鄭緒嵐辭職後沒有經濟來源,故她決定「走穴」,和一家演出公司簽了三場演出,但在演出前一天,有關部門對鄭緒嵐下達了「封殺令」,從此全國所有演出場所均不准許鄭緒嵐演出。鄭緒嵐不得不依靠親朋好友的接濟維持生活兩年,直到1989年赴美結婚生子,成為了一名全職太太。

但隨著時間流逝,鄭緒嵐與美國丈夫之間的感情逐漸產生裂痕。在美國幾年中,鄭緒嵐由于思念家鄉,經常回中國,每一次都要逗留很久,且一次比一次長。鄭緒嵐想勸丈夫隨她回中國,但丈夫拒絕。最終二人離婚,鄭緒嵐一個人帶著兒子回到中國。

為了養活兒子,她不得已又重回北京找工作。但當鄭緒嵐想重操舊業之時,她看到王菲、那英等新生力量帶來的流行音樂,已令樂壇的風向標悄然發生了改變,頓覺屬於她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

她呢,只能留在八十年代的光影聲色裡,留在徒余唏噓的一聲長嘆中……

中國老話講,屋漏偏遭連夜雨。2003年,鄭緒嵐被診斷出腸梗阻。

因病情嚴重,她不得不住院進行手術治療,可是在手術的過程中,由於醫生操作失誤,腸道健康部位被切除了,卻將病灶仍留在體內。

這次重大的醫療事故,使得她的身體越來越差,每況愈下。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是靠止痛片來度過那漫漫難挨的長夜。最痛苦的時候,她要靠營養液來續命。

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使她形如枯槁。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年之久。有道是,「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

就在她被病痛苦苦糾纏之際,她遇到了生命中第二個將其深愛的男子。

那段時日,對她悉心照料的男友,是鄭緒嵐多年灰暗生活中投射進來的一束光芒。

命運似乎終於對她有所眷顧。

然而不久,男友被查出黏膜癌,她聞聽噩耗,躺在北京的病床上痛哭流涕,但卻無能無力。那時,同病相憐的兩個人,一個住在天津腫瘤醫院,一個住在北京專科醫院。

相愛不移,卻如隔天塹。那時,他們準備結婚的新家剛剛佈置好。

2005年,病情未癒的鄭緒嵐舉辦了《紅樓夢》歌曲專場演唱會。

那天,在演唱會上,她唱起《枉凝眉》,唱起《紅豆曲》,唱起《葬花吟》,紅樓女子的悲劇歸宿,似乎更能詮釋她的悲情半生。

愛她至深的男友,抱病到現場,去觀看與支持鄭緒嵐的演出。她在台上,他在台下。不久,咫尺之遙,變成了幽冥永隔。

她的世界,再次坍塌。

「男友的死對我打擊太大了,我當時真的被悲傷擊垮了,我甚至覺得自己的生命也到了盡頭。」

在最絕望之時,她曾數次想過自殺。但她深知,自殺是容易的,而留下的永難癒合的愴痛,和滿地狼藉,只能由最親的人來承受和收場。因為死,不僅是逝者的悲劇,更是生者的悲劇。

「回過頭來我又想,世界上那麼多人,有著各種各樣的悲慘經歷,他們能走過來,我也一定能走過來。」

於是,在經歷了生命的又一次涅盤後,她重新燃起了對活下去的渴望,積極去尋求治病的良方,並在好友朱時茂的牽線搭橋下,結識了一位醫生。

當醫生看到坐著輪椅,瘦到形銷骨立的鄭緒嵐時,不禁大驚失色:曾經光彩照人的著名歌唱家,已經完全不復當年在舞台上,巧笑嫣然的明麗與健康。

「你給我們這麼多人帶來了歡樂,你的歌聲甚至感染和影響了一代人,所以我們一定想辦法把快樂還給你。」

那次的手術做得很成功,飽受惡疾折磨多年的鄭緒嵐,終於擺脫了病痛。

「我不會被打倒,還將一直唱下去。」

2018年,鄭緒嵐在白鹿原影視城舉辦了一場主題為「嵐情歲月」的個人演唱會。當晚,上萬人齊聚一堂,全場座無虛席。

演唱會上,風兒輕輕拂過她的髮絲,深情繾綣的歌聲如春水初生,迴盪在黃土地的夜空……彷彿舊日的一切愛與痛,生死與離別,都化為飛鳥,以沈重而輕盈的翅膀,凌萬頃之波濤。

作家木心曾說過,人從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來,就是藝術家。

也許芸芸之眾,於各自的生命旅途,從序曲,到終章,跌宕起伏有之,峰迴路轉有之,直至最後,馭得無懼無悔,方能令人生曲盡其妙,餘音繞樑……

責任編輯:菲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