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文件泄漏 普京的斯大林式乌国人驱逐计划(图)

2022-05-15 22:18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普京
俄罗斯总统普京。(图片来源: MIKHAIL KLIMENTYEV/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22年5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据英国媒体获得的克里姆林宫高层文件,俄罗斯在发动入侵前,计划强行驱逐多达200万乌克兰人。这些文件披露了如何设立1,310个中转中心,来处理被俘的乌克兰人,这一阴险的举动,被媒体比作苏联最黑暗时期的大规模驱逐。

据《每日邮报》5月14日报导,作为这项令人不寒而栗的政策的一部分,大约120万乌克兰人,已经被带到了俄罗斯,有些人被船运到5,000多英里外的西伯利亚的偏远村庄,靠近朝鲜边境,甚至是日本附近太平洋上的一个俄罗斯岛屿。

中转设施和被迫疏散到俄罗斯偏远地区,与一个残酷无情的所谓“过滤营”(filtration camp)系统有关,该系统建立在被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目的是抓捕那些被视为国家敌人的人,并将其他人送入俄国。

乌克兰官员透露,被普京的军队围捕的成千上万的男子也被用作强迫劳动。他们被命令搜索被摧毁的乌克兰建筑,寻找未爆炸的弹药,并消除大规模屠杀的证据。

乌克兰人权监察员德尼索娃(Liudmyla Denisova)说:“他们把他们当作人肉盾牌,让他们在未完全摧毁、可能含有爆炸物的建筑物周围行走。”

强迫劳动者还被命令收集、焚烧或掩埋乌克兰同胞的尸体,例如两个月前躲在马里乌波尔剧院地下室时,被炸死的那些600人。

德尼索娃(Denisova)说:“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试想一下:他们必须搬走尸体,把它们堆起来或装进袋子里,然后把它们带到某个地方扔进万人坑。这和希特勒的暴行一模一样。”

文件泄漏“过滤营”和“集中营”

今年3月,《每日邮报》详细介绍了普京的强制疏散和使用过滤营这一由斯大林开创的战术的险恶系统的第一个目击者。现在该报的调查发现:

--俄罗斯官员正在对被占领土地上的所有乌克兰人,进行政府或军事联系的筛查,迫使他们拥有通过“过滤”的文件证明;

--克里姆林宫正在获取他们所有的手机数据,以及指纹和照片,这引发了人们对这些信息将被输入一个中共国式的监控系统的担忧,该系统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可以监控人们未来的行动;

--疏散到俄罗斯的乌克兰人被施压留在那里,并警告说如果他们试图回家就会面临监禁;

--据估计,十分之一的人“未能通过”过滤系统,他们消失在普京的走狗在自称的顿巴斯共和国经营的以酷刑闻名的集中营和监狱网络中;

--一名逃出集中营的男子,讲述了他在一个本应关押750名囚犯的秘密监狱中遭到殴打和电击的经历,但里面却挤满了3000名囚犯。

--俄罗斯军队的扫荡,将一些被占领村庄的所有男子围捕起来,将他们囚禁起来,强迫他们劳动;

--在普京宣布放宽从乌克兰收养儿童的规定后,约有2000名儿童被从顿巴斯地区的孤儿院带走,引起了人们对他们将被交给俄罗斯家庭的担忧。

四岁女孩的遭遇

普京的过滤政策的恐怖之处在于,上周,一个名叫艾丽莎(Alisa)的四岁女孩,从马里乌波尔疏散后抵达了乌克兰南部城市扎波罗热。

这名小女孩经历了29个小时的巴士旅程,只有一个装有一些衣服的背包和她的母亲奥布迪纳(Viktoria Obdina)的一张纸条,要求亲戚们照顾她的孩子。小女孩在该市被围困的亚速钢铁厂下面的一个掩体中避难时被拍到恳求帮助。

在距离马里乌波尔20英里的贝济米亚尼(Bezymianny)的一个主要过滤营中,奥布迪纳与女儿被分开后失踪了。她的“罪行”是作为一名医生照顾在亚速钢铁厂战役中受伤的乌克兰战斗人员。

过滤营里的“难以言表”虐待

俄罗斯军队对过滤营中的乌克兰人进行了审讯,并寻找他们与乌克兰政府的任何联系,例如手机上的照片、爱国主义纹身或任何残留在他们身上的使用武器的痕迹。

艾丽莎的一位同车乘客说:“他们检查我们,脱掉我们的衣服,看着我们。”

逃离马里乌波尔地狱的妇女还说,她们被迫脱光衣服,被全副武装的人单独审问了几个小时,要求查看她们手机上的所有数据。

对一些人来说,这个过程只需要几个小时,但其他人却被关押了几个星期。一名男子说,他看到一名妇女因持有亲乌克兰的海报而被带走,然后被警告说,唯一的出路是加入莫斯科的军队,并将他的家人送到俄罗斯。

基辅的公民自由中心负责人马特维丘克(Oleksandra Matviychuk)说:“人们告诉我们,他们在这种过滤程序中遭到了殴打。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听说有人被杀,但这需要进一步调查。”

过滤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使用的,当时斯大林的手下对苏联战俘和被纳粹关押过的公民进行筛选,把近30万名所谓的意识形态不纯的人送进古拉格集中营。

1994年至2003年,在莫斯科对车臣的穆斯林分离主义分子发动的两场战争中,这一政策得以恢复,导致全球对大规模拘禁、强奸和酷刑等“难以言表”的虐待行为的谴责。许多被拘留者再也没有出现过。

乌克兰总统的人道主义走廊顾问洛马金娜(Tetiana Lomakina)说,如果没有通过“俄罗斯军方和情报部门联合进行的过滤过程”,就不可能在被占领地区四处走动。

她说:“(俄罗斯的)主要目标是找到并消灭所有与乌克兰武装部队、官员或地方当局有联系的乌克兰人。但同时,在审讯过程中,他们也试图吓唬人,以确保他们不会去乌克兰控制的领土。”

俄罗斯内部文件泄漏乌克兰人驱逐目标

乌克兰官员传递给《每日邮报》的文件,不仅揭示了克里姆林宫的难民战略细节,全国各地的官员都在确定关押难民的地点,而且还揭示了在入侵之前是如何计划的。基辅和莫斯科都说有120万人被带到了俄罗斯的边境。

一份文件给出了684个“计划中”的中转中心的区域细分,可容纳102,495人。

它列出了152个从2月21日早上6点,即全面入侵三天前,开始“准备接收”的中心,并指出了其它中心开始运作的日期。第二份日期为4月29日的文件,列出了1,310个可用于关押乌克兰人的“设施”,显示有33,474人,包括11,637名儿童,被关押在496个不同的中心。人权负责人德尼索娃说,这些文件证明该政策是由俄国最高层计划的。

她担心普京计划带走200万乌克兰人,几乎占人口的5%。沙皇和共产党的统治者都实行过强制驱逐,他们将大量人口从波罗的海国家、高加索和克里米亚运送到人口不足的地区,如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的大草原。

帮助乌克兰人逃亡的人权活动家马特维耶夫(Mikhail Matveev)说:“这是俄罗斯历史的惯例。他们驱逐人口,让他们保持沉默,然后通过迁入忠诚的人取代他们。”

逃离俄罗斯

许多逃离普京攻击的人急于寻求避难所,并遭受打击。典型的例子是44岁的纳塔利娅(Natalia),上个月她的公寓被一枚导弹击中后,她与丈夫和年迈的母亲逃离了马里乌波尔。

她说:“我们知道我们必须逃离,否则我们会死。但我没有想到我们会去哪里,怎么去。我们只需要逃出去。我当时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她被带到了马里乌波尔以北800英里处的俄罗斯村庄奥普赫利基(Opukhliki)。

纳塔利娅说:“我们没有钱,没有财物,什么都没有。有人向我们提供合法身份,让我们留在俄罗斯。但我们拒绝了。那里非常美丽,但我只想呆在家里。”

纳塔利娅是幸运的:她在一个住在以色列的姐妹和筹集资金的人权活动家的帮助下逃离了俄罗斯。

应该补充的是,许多乌克兰难民受到了俄罗斯当地志愿者的热情欢迎,他们提供了衣服、食物和住所方面的帮助。事实上,普京的宣传机器利用这种人性和善意的行为,来表明他的国家欢迎那些逃离冲突的人,在他扭曲的叙述中,冲突是由北约的侵略和基辅的新纳粹政治家造成的。

一些乌克兰人发现自己身处俄罗斯令人难以置信的偏远地区,比如308名来自马里乌波尔的难民,他们被带上10天的火车,前往5,500多英里外靠近朝鲜的一个沿海定居点弗兰格尔(Vrangel)。

38岁的奥列格(Oleg)是一名建筑工人,他和32岁的妻子安娜(Anna)被运到那里,此前,普京的政党“统一俄罗斯”(United Russia)的志愿者,在马里乌波尔分发了粮食援助,并为他们提供了庇护所。在通过过滤并被警告不能离开俄罗斯后,这对夫妇被告知,他们要去海参崴市(Vladivostok),然后很沮丧地来到了东部118英里外的一个海滨小镇。

奥列格说:“我不想呆在俄罗斯,因为他们夷平了我们的城市。谁会想留下来?想象一下,你正在与一个国家交战,它进入你的城市,摧毁了你的家园,然后说:和我们在一起吧,你甚至可以为我们工作。”

奥列格得到了一个非正式的俄罗斯活动家和募捐者网络的帮助而逃脱,飞往莫斯科,然后前往拉脱维亚。

一位活动人士参观了俄罗斯中部梁赞(Ryazan)附近关押56名乌克兰人的过渡营,他说,他看到高级官员试图说服他们接受合法身份,从而阻止他们离开该省,并承诺提供公民身份。

他还听到官员们谎称,任何未经许可离开乌克兰超过15天的人,如果回国都会面临长期的监禁。

俄罗斯记者伊夫列娃(Victoria Ivleva),描述了被普京诱骗的“脆弱”难民,她说:“这可能是在拯救他们的生命,但这是一个陷阱。”

未通过“过滤”的人凶多吉少

与此同时,乌克兰官员对任何未能通过过滤程序的人的待遇感到震惊,因为出现了一些故事,这些公民在逃离冲突地区时被迫留下家人,感到痛苦。

一名妇女描述了一名20岁出头的男子在逃离马里乌波尔时被带走审问,但再也没有回来。她说:“他的母亲很绝望,已经五周没有他的消息了。”

马里乌波尔市市长顾问安德里申科(Petro Andriushchenko)说,数据显示,约有十分之一的人未能通过过滤。他说,俄罗斯人正在将任何被认为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人,如活动家、记者、在军队服役的乌克兰人的家属和前执法官员,送往被占领的顿涅茨克(Donetsk)地区。

他认为,许多人被关押在两个以使用酷刑而闻名的监狱里,包括电击和模拟处决。还有一些被关押在一所学校里数周的人,秘密拍摄的录像。

基辅缺乏关于那些消失在顿涅茨克等地区的确切信息,这些地区被普京的走狗控制。

但一位消息人士指出,一名官员在被囚禁在顿涅茨克附近的奥伦维卡(Olenivka)第52号刑罚区30天后获释。

3月初,士兵们在马里乌波尔附近的一个村庄抓获了这名男子,并在他的手机上发现了一条“有罪”信息后,用胶带绑住他的眼睛,在他头上戴上头罩,用殴打和电击折磨了他5个小时。

后来,他被关进了奥伦维卡监狱的一个有6张床的牢房,里面有25名男子,该监狱的设计容量为750名囚犯,但据说有大约3,000名囚犯挤在这里。

其他囚犯声称,他们面临着被电锯砍掉双手的威胁。据信还有许多乌克兰人被关押在Isolation,这是顿涅茨克的一个前艺术馆,被改造成了一个酷刑营。

还有人担心,普京的部队从指纹和电话中获得的大量数据,将被输入镇压性监控系统,以加强克里姆林宫的控制。

人权观察组织的高级冲突研究员维尔(Belkis Wille)说:“没有办法知道俄罗斯国家拥有所有这些信息的长期后果。俄罗斯还没有达到中共国的水平,但它有一个强大的生物识别数据数据库,并一直在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来抓捕罪犯。这只是吞噬乌克兰的恐怖故事中的又一个转折。”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