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不敢上救护车 底层因何面对所有苦难(图)

2022-05-08 18:52 作者: 子龙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特大

上海疫情爆发后外卖小哥送货。
上海疫情爆发后,外卖小哥送货。(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近期,中共为应对疫情而采取极端的防疫政策,结果是全国上下被整得百业凋敝、人心惶惶,高雅的防疫手段是将政治放在国计民生之上,所以当然不会顾及个人的死活。

越是在艰难时刻,越有令人揪心的事情发生。最近,一位浙江杭州的外卖小哥突发哮喘,交警和路人见到发病的外卖小哥急忙叫来了救护车,可是救护车到后,外卖小哥死活都不肯上车,因为是哮喘呼吸困难,外卖小哥十分艰难重复“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当医护人员把救命的氧气送过来时,外卖小哥依旧拒绝,还说“求你了,我不用”,期间他不停的咳嗽,拒绝救治的理由很简单,外卖小哥他口袋空空没有钱。

报警叫救护车的交警急了,大声告诉外卖小哥:我有(钱)!最后交警给了外卖小哥500元人民币,外卖小哥这才接受了治疗,好在他是哮喘,并非什么疑难杂症,结局还算完美。即便如此,短短15秒的视频还是尽显中国底层百姓的苦难。

同样身为快递小哥,在上海辛苦打拼的福建人王武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他不幸罹患尿毒症晚期,被送医时已经陷入昏迷中,他身上穿着的那件白色T恤已经被吐出的鲜血染红了。

待稍有意识之时,王武便要求出院,面对严重的病情,他倒是非常镇定,坚定的要求出院,他说,“我也不想治了,听天由命吧”。直到弥留之际,他惦记的是不要让父亲来上海,希望能为父亲省下一张车票钱。

今年一月,《中国新闻周刊》一篇〈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的文章击破了大众的心理防线,对比另一名感染者的行为轨迹,打工人老岳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什么叫做辛苦,什么叫做不幸。

更为不幸的是《中国新闻周刊》的副总编辑陈晓萍因为这篇文章而被勒令退休,面对这样的结局,陈晓萍在朋友圈发了一张《中国新闻周刊》的封面作配图,杂志刊发于2013年,封面上写着“说真话”3个大字,并配上“做了二十年,留下三个字,再见”,以此作为无声的抗议。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