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生手里两次死里逃生(图)

2022-02-02 08:10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医院
2021年9月11日,上海某医院(图片来源:Hu Chengwe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2月2日讯】中国大陆的医院就是中国老百姓的地狱,医生就是穿着白大褂的魔鬼,中国人看病难,看病贵,而且一不留神,就可能送了命!

我在70年代,小学六年级和初中阶段,在少年体校练过田径,身体一直是不错的。但是,文革中,因为是黑五类子女,上学挨打,有4年不能上学,天天晚上和成年人下象棋。十来岁的孩子,智力自然比不上成年人,所以我就会绞尽脑汁,就兴奋,下完棋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从此就落下了失眠症的病根儿。90年代,进了中国青年报体育部之后,经常上夜班。失眠症就更严重。但是我尽量去克服,不像和我一起上夜班的王长安,因为失眠而自杀。我2007年再次上岗后,还是经常上夜班,还会失眠,因为夜班工作使人昼夜颠倒,生物钟紊乱,必然会失眠。就是今天,我还是有这方面的问题。

我不愿意吃安眠药,会产生药物依赖,还可能导致忧郁症。崔永元也是失眠,也有忧郁症。他很出名,很有钱,很有话语权,曾经。影星葛优也是。他们尚且如此,我要是吃了安眠药,那就会找王长安去。我最后一次吃安眠药大概是2000年。而且那次感觉药性发作的时候都很痛苦。所以以后再也不吃了。

干报纸编辑,校对、检查其实都是编辑,都要改稿子,而且是给月收入1万多元的记者、处级记者,硕士研究生改稿子,给新华社的副部级干部改稿子,所以大脑就兴奋。2010年我才买了车,之前都是骑自行车回家,也要兴奋,迷迷糊糊,就可能被汽车轧死!回到家就不困。我克服失眠症的办法就是老百姓的土办法:饿了发呆,饱了犯困。

所以我都会吃夜宵,而且因为经常打篮球,体力好,觉得应该多吃。其实我已经50多岁了,内分泌不如过去了,这样就得了糖尿病。尿液中的糖分高了,就必然会导致尿路感染。我就去附近的望京医院看病。男性科。

那个大夫还是高级职称,所以我挂的是专家号。看过一次,后来又去,他给我开了药,并且递给我一个很大的崭新的塑料袋。他的椅子旁边有一大摞,很整齐的塑料袋,一看就是专门买的。他给我塑料袋的意思是我去药房会拿很多药,因为他给我开了很多药。我两只手都不好拿。所以就要给我一个大的塑料袋装药。他还说:“你拿完药,再过来找我一下。”我交了钱,领了药,再去找他,看他正给一个病人看病。我就不想再等,马上就要上班了,就走了。

我们中国青年报的版面分为两种,8个版的副刊,特刊,白天拼版;4个新闻版,晚上拼。一般是这样。我们主要上夜班,白班留给高干,副部长的女儿邢颖和自称上夜班就血压高的陈玉敏上。夜班检查,三四个月轮流上一个月白班。那个月就是我上白班。一般是下午三四点到六七点。

那天我的活不多,吃了当天开的药,身体好像也不舒服,犯困,就提前回家了。开车上了高速路,就发现要死,呼吸急促,眼睛睁不开,心脏很难受。但是北京有1000多万辆机动车,晚高峰的时候,公路上的车一辆挨着一辆,都是慢慢往前蹭,甚至原地不动。是全世界最堵的交通。我走的是机场高速,又是在里道。人都要死了,但是也要坚持开车。因为停下就会堵了后面的车。也不能开出高速,四元桥下面,很长的一段路,也没有出口。打电话救援?也不行,救援车都进不来,何况那也需要时间,就不能停车。我就拿拳头砸脑袋,使用手指拧大腿,深呼吸,总之要打起精神挺过这一段。不死就要往前开。也给女儿打了电话,交代了后事,起码让她知道我有可能死在这段路上。她也没有好办法。她也不是彭丽媛啊。前妻当时没在国内。再近的亲人就没有了。大姐算是亲人,但是她70岁了,坐私家车,安全带都不会系。指望不上。

我住的湖光中街距离东直门内海运仓胡同的报社,是11公里,不是11英里,骑车、开车都是1个小时。夜里开车快,白天骑车都要比开车顺利。所以我上白班也经常骑车去。但是那天为了看病,就没有骑车,没想到就出现了这样快死了也要坚持开车的局面。好不容易才安全地回到了家里。

后来我一看那药物的说明书,上面明确写着开车前不能吃这个药。那个所谓的专家可能也是想告诉我,晚上再吃这个药。开车别吃。但是他在我没取药之前有意不告诉我。因为我可能会让药房去掉这种药。中国的医院是靠卖药发奖金的,医生靠开很多药挣大钱。我要是不要了这种药,他的奖金就少了。所以他要把崭新的大塑料袋给我,让我领完药再去找他。

我当时不是诸葛亮啊,就没有想那么多,看见他有病人,就觉得没什么大事没必要耽误时间,就赶紧上班了。

死里逃生后,我也没有找那个大夫讲理,没有用。他不会承认,就算我死了,按照中国的法制环境,他也可以完全逃过责任。而且我也没死,就忍了吧。此事就算过去了。这大概是2015年或者2016年的事情。

因为1985年之后我就是坐办公室的干部了,就算是奴隶记者、校对,干活也是坐着,90年代我最勤劳,写稿子,学英语,搞翻译,每天有十几个小时坐着,结果右腿就出现了静脉曲张。随着年龄的加大,越来越严重。右腿有水肿,爱疲劳。我已经打算2017年来美国跟报社讨薪,不会再回国,而在美国人生地不熟,没有医保,看病做手术肯定太麻烦,就决定在出国之前做了手术。

治疗静脉曲张的手术就是去除静脉血管。我以前对这个事情了解得也少,也简单,以为抽掉静脉血管,以后它自然会长出新的。其实不然。人的静脉血管有两根,一根在肌肉里面,一根在皮下,看得见摸得着。静脉曲张的是外面的这根。抽走了,它再也不会长出新的,以后的活就靠里面的拿一根和外面的毛细血管这些小喽啰了!

医生也不会告诉我真相,只是说“做了手术就万事大吉了”。做手术,就有奖金,就有别的好处,我进了医院,就是医生的自留地,就是医院的庄稼。这两天,广东的一个医院不是挂出横幅庆祝自己医院去年收入8亿元吗?这些年哪个医院不是要月月统计收入呢?邓小平说了:“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周孝正副教授最赞成这句话,对习近平的不改革,全面左转最不满意。其实共产党除了胡耀邦赵紫阳,连彭德怀都算上,没有好东西!医疗“改革”,就是千方百计要老百姓的钱和命!

这个医院也是我们家附近的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它离花家地武装部的宿舍楼更近。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湖光中街,前妻和女儿住在武装部宿舍楼,世界上我目前就是这一个半亲人。都是托了计划生育和报社改革把我打成待岗职工的福,因为后者,我就不能再婚,没有人愿意嫁给我,连工作都没有,有了也不算上班,算“试岗”。

医生很快就通知我做手术,时间大概在2016年年底,11月吧,天已经冷了,露天球场也不能打篮球了。我从来没有做过手术,甚至没有输过液。但是我也不是健康人,前面我已经提到了,我的血糖比较高,就算是糖尿病了。而血糖高,伤口就不容易愈合,就应该先降下血糖。但是医生着急做手术。就像一桌子饥肠辘辘嗷嗷待哺的食客,刚上来一两盘大菜,如果不赶紧夹到自己碗里,可能就会被别人吃光了。何况我比红烧肘子、油焖大虾、烤乳猪、烤全羊聪明,也可能自己就溜了。医生就要赶紧给我做手术。青年体育报的主编毕熙东就经常许了愿,不算话,只恒文副处长就经常跟我说:“毕熙东说什么都没有用,那钱装进兜里才算数!”我不做手术,那钱就没有装进医生的兜里啊。

手术之前,医生说,手术后要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一个晚上,有护士监护,但是不管别的,你要找一个人护理,比如倒尿。做手术的人要插上尿管,很疼。夜里要不断排尿,没有人倒尿不行。我说了,我只有一个半亲人,这件事让女儿干不合适。护士长说可以给我找护工,一晚上150-180元。自费。

你们都知道我是穷人,用只恒文的话说就是“穷得叮当响”。我就不愿意花这个钱。也不是绝对拿不出来,就是穷惯了,从来都是小病硬扛,大病等死。要是这个血管我能自己揪出来,我都不来医院。虽然只花1万元,报社和医保报销大部分,但是自己也要出两三千元吧。我的老婆我也把她变成了前妻,因为我比习近平早担忧中国的人口危机十几年!所以我也不忍心麻烦她。其实她离我住的医院,骑车就是几分钟的事儿。但是监护室没有别的床,坐一宿,也难受。我就让她给我预备了十来个矿泉水的瓶子,500毫升大的。我自己解决,谁都不用。就这么铁公鸡,一毛不拔,就让别人拔毛,自己不拔。

手术后的那天晚上,几乎半个小时就尿一次,一次就是一瓶子,十多个瓶子几乎全用完了。幸亏前妻第二天8点就来了,不然我就弹尽粮绝了。夜里我还有仪器监测心跳什么的,心跳竟然只有每分钟28下。护士怕我死了,两次叫醒我。她觉得心跳次数太少了。

我分析,我的身体不适合马上做手术,但是医生急于变现(金)。因为我血糖高,他们就加大了用药,所以我一夜就尿了十几瓶子。也就是我上过少年体校田径队,身体底子不错,不然他们这么干,我就死了。

而且我的腹股沟,就是大腿和小肚子相连的地方,他们给我放了一块能吸收的海绵。后来东直门医院退休大夫刘亨达请我吃饭(因为90年代,作为群工部记者,我帮他从单位那里要到了房子),得知我这种情况后说:“你这肯定是医疗事故。他们抽出的静脉血管太长了,导致了大出血,只能使用这种海绵止血。一般情况下,这种手术不会使用止血海绵!”这就是我第二次死里逃生。

我好歹还是党中央直属机关的干部,当然也被报社整得够呛。已经边缘化了,待岗职工化了。也许还是比什么都不懂的农民强一点儿。要是农民,外地的,医生更狠。就是这样,他们也让我又当了一次自留地。让我去对门的药店买弹力袜子,高腰的,二三百元一副。说穿它有利于恢复。当时没给发票,药店说以后给,但是始终没给。这就是开刀大夫的第二笔收入,药店要给他提成。但是没有发票我就不能报销,就完全自费了。我找到医院的医务科,那里的干部把这个大夫找来了,他还很横,跟我吵了一架,说:“你爱去什么地方告状,就去什么地方告状。”我要是还在群工部,我就会收拾他,但是毕熙东李大同收拾我这么多年,我就没有了招数。所以,虎落平阳遇犬欺啊。开个玩笑。

总之,很严肃很认真地说:改革,医疗改革,让中国人民更痛苦。世界上别的国家的患者,特别是台湾,中华民国的患者,听说过医疗“改革”吗?没有。但是他们看病是公费,绝对不会受骗上当。几乎丢了性命。所以,中国的改革,特别是医疗改革,都是骗人的。老百姓看病越来越贵,政府的钱主要是养活贪官和军队,还有导弹部队,习近平的“火箭军”以及航天工程。再有富余,就要花到一带一路上面;再有钱,就给金三胖,他馋啊。

作为团中央直属机关的干部,我还知道,无论是胡锦涛还是李克强,他们当了团中央第一书记,都是先访问朝鲜。你别看那个小不点儿国家是地狱,但是去那里也要有外交礼节,而且有对口部门接待,你听说过美国的团中央吗?老骂拜登是社会主义,民主党也没有团中央啊!所以北朝鲜是中共中央党校的海外教学部。你服不服?不过,这个教学部是需要中国人民节衣缩“医”养活的!所以我就要多花医药费,差点死了,这就是灰天鹅效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