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十六)(图)

2022-01-07 09:27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北京街头(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月6日讯】(接上文十六、被改名字,也能买房子买车

中国有一句俗话:“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后一句说的是习近平父子,前一句说的是毕熙东。习仲勋把儿子习近平送到国防部部长耿飙手下当秘书,转业就是正团级县处级干部,从此平步青云,直登皇帝宝座,向着二十大连任,终身皇帝进军。毕熙东,我的北师大中文系夜大同学,中国体育记者协会理事,中国足协新闻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东城区政协委员,中国青年报正处级干部,高级记者,退休费1万多元,但是现在脑梗半身不遂的僵尸,小时候是北京城景山公园东边陟山门街的一个泼皮无赖,因为他家是五龙一凤,就是5个男孩子一个女孩。他是老四,上面三个哥哥,所以就喜欢打架,万一吃了亏,上面的3个哥哥就可以搬来报仇。

80年代初,毕熙东是文化生活部体育组的记者,一次和一个老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采访八一足球队和外国来访球队的一场比赛。回来后,二人对这场比赛惨败的原因有不同的理解,同事说是拼劲儿不足,毕熙东认为是平时训练的强度不够,谁也说不服谁,同事将此事报告了领导,毕熙东就拿着大铁锨追着同事打,差点出人命。90年代初,体育组升格为体育部,周志春扶持马年华也当了副主任,毕熙东也是副主任,后来徐祝庆确定毕熙东主持工作。毕熙东是足球专职记者,因为足球记者红包最多,马年华给外面的足球评论征文写了一稿,得了奖,毕熙东知道后,打了马年华一拳,马年华差点告到团中央。2005年青年体育报关张前,报社免了毕熙东职务,我散布了他的种种丑行,他追着打我;2007年又因为我跟他老婆李荣华说了他对我的迫害,他又追着打我。幸亏我是少年体校练过中长跑,逃掉了。他没有上过少年体校,只上过电子管技校,所以2008年我就打了他三次,他跑不了。

1999年第一季度,《青年体育》以加张的形式出版,毕熙东的大哥流落到了陕西,女儿在北京上大学,就来这里实习。她不叫毕主任,只称呼“四叔”。毕熙东觉得不爽,再说亲侄女毕竟不好有什么亲密关系,事后就不再叫她来了。

毕熙东的弟弟老六,流浪到了重庆,安家落户。从此就有了重庆的亲戚。2000年毕熙东办了子报之后,先是任命退伍的武警战士四川籍的严涛为广告部总经理,之后聘请蒋健来上任,蒋健非要等着姚明当篮协主席后给姚明当助手,不愿意伺候毕熙东。毕熙东也不爽,这时候,老六的小姨子罗淑兰来了。

长相一般,30多岁,但是肤色白,牙很齐,关键是身材好,冬天最喜欢穿羊毛衫高跟皮靴,就更挺拔,就是一只不会飞的蜜蜂。而且性格活泼,性感。很对毕熙东的胃口。

1995年群工部解散后,群工部的编务,报社印刷厂出来的恩丽红也到了体育部当编务,她是1958年出生,比毕熙东小10岁,不难看,也爱说爱笑,毕熙东想发展她为情妇,不给我这个记者手机,但是给她发了手机。但是恩丽红比较保守,对远在欧洲倒腾小买卖的丈夫霍万里很是痴情,还去欧洲探过亲,所以没给毕熙东下手的机会。毕熙东开始说给恩丽红转干,那将来就是55岁退休,但是恩丽红不给毕熙东真东西,毕熙东就始终没给恩丽红转干。最后恩丽红是在人事处老干部离退休办公室返聘一年,51岁回家的。

检查组的陈玉民敏也是1958年出生的,男人去日本后,1980年代末期,就把她抛弃了,此后她一直带着女儿过活,没再婚。青年体育报时期,北京为了办奥运会大肆拆迁,把报社附近的胡同都拆了,陈玉敏分的一间小平房也可以在二环路之内,东直门内大街南面换一套二居室,但是要自己出不少钱。陈玉敏为了还房贷,就找到毕熙东申请校对的工作。毕熙东给了她每个月1600元的校对费。而一直给我1000元校对费。可见毕熙东对女人都是不错的,但是陈玉敏和恩丽红相像,也没给毕熙东真东西,即使给了一两次,她也已经40多岁了,毕熙东就无所谓了。

这时候罗淑兰来了,毕熙东顿时觉得地也宽了,天也蓝了。罗淑兰在重庆离了婚,带着一个女孩投奔毕熙东,自然要奉献真情。毕熙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很快二人发展为情夫情妇的关系。毕熙东就认命罗淑兰为广告部副总经理。

总经理是严涛,90年代之后是毕熙东的贴身马仔,负责拿报纸、打开水——毕熙东喜欢抽好烟喝好茶之类(买茶叶的事情有时候交给我,还必须去京城老字号北新桥吴裕泰茶叶店买散装的新鲜的。我有一次买的是铝箔袋真空包装的京华牌的茶叶,他给我一顿臭骂。我赶紧又骑车去了一趟吴裕泰)。但是毕竟解决不了让毕熙东“爽”的问题。现在罗淑兰来了,问题迎刃而解,“姑娘好像花一样”,小伙的心胸才多宽广——抗美援朝的电影《上甘岭》的插曲都知道这个。见了美女,毕熙东的文学底子也显示出来。毛泽东引用过古代典故“阳春白雪,和着盖寡”。阳春白雪是春秋时期楚国难度高,艺术性高的歌曲,能对上歌的全楚国只有几十个人。就是“寡”。而且雪,意味着白,白代表了圣洁,所以新娘要穿白色的婚纱,代表新娘的一切都只献给新郎。虽然罗淑兰结过婚,带着十几岁的孩子,但是毕熙东心里觉得她很圣洁,即使不圣洁,也假装她圣洁,就给她起了一个名字:罗雪。点铁成金!

罗雪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他的良苦用心,打心眼儿里喜欢新的名字

毕大爷不能只给一个名字——买车,大众系列的一辆红色轿车,polo,女款。20多万元。一套房的价钱。罗雪也很喜欢。买房子,在通县买了一套房子。帮助罗雪的女儿上重点中学。通县有一所中学,叫潞河中学。1900年,清朝赔付的庚子赔款,给了美国后,美国可怜中国人,觉得中国人民的愚昧疯狂原因之一是缺少教育资源,就用这些钱的一部分援建了一个教会学校。文革前,共产党改为“通县一中”。我三姐因为跑步好,特招进了这个学校。文革后改回原名,还叫潞河中学。是北京市重点学校,高考通过率很高。上城里的学校,对户籍卡得很严,这所学校毕竟在郊区,松点,毕熙东就送罗雪的女儿进了这个学校。罗雪只能是在床上给与毕熙东更热烈的拥抱!北京摇滚歌手田震有一句歌词,描绘的就是这样的心情:“我会给你所有的快乐!”很贴切。

毕熙东这个时候,其实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开始报社领导认为,让这个全国知名的体育新闻大腕办体育报,肯定挣钱。但是毕熙东只会赔钱,而且越赔越多。到了2003年,就已经赔了1000多万元。李克强的小兄弟李学谦总编辑都受不了了,老催着毕熙东见面,向自己汇报什么时候扭亏为盈。毕熙东爱吃辣的,不喜欢运动,爱抽烟喝酒,所以有痔疮。一次他带着李绍南他们这些马仔去度假中心玩儿,晚上9点他先撤了,对李绍南说:“你们去洗脚(足浴),我回房间洗屁股。”大腕就是大腕,敢自嘲。他甚至在书面材料中告诉李学谦:“我现在痔疮严重,只能坐在游泳圈上办公,写稿子,所以不能见你。”

可怜李学谦这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小兄弟,也无奈。而且这之后不久,团中央把李学谦调到了中国青少年研究所这个清水衙门,没有外快,只靠行政拨款过日子,“嘴上能淡出鸟来“。《水浒传》里面的花和尚鲁智深去了庙里当和尚后,只能吃素,就这样发牢骚。李学谦只好多次央告团中央,才转任中国少年儿童出版集团一把手。

李学谦走后,王宏猷当了党组书记,不久陈小川当了总编辑。毕熙东仍然是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比如晚上上班,应该布置工作,开会,改稿子。他不。跟罗雪一起追电视连续剧。董路负责足球版面,综合体育就交给了只恒文。但是只恒文不会看大样,更不会改大样。他是山东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我甚至怀疑那时候就有走后门,冒名顶替的事情,因为他特别文盲,什么都不会。他爸爸是军官,应该是师级。太高,报社就会重用他;低于师级,部队就让他提前转业了。军队干休所的门坎是师级军官。可能是他爸爸做了手脚,让他混入山东大学和中国青年报。所以只恒文就把毕熙东的活给了我,但是没给我一分钱。所以直到今天,我也要冒着生命危险声讨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报知道我这样臭他们,也不敢公开对质。

我们是夜里1点下班,至少。但是毕熙东都是12点之前肯定走,甚至11点就走。他是处级干部,但是学习了报社副总编辑以上干部都配专车的经验,也给自己配了专车。把报社印刷厂电工赵维君调来当了专车司机。他上下班,或者坐赵维君的车,或者坐罗雪的车。这样去通县罗雪的家也很方便。

到了2004年,我们被报社从编辑部大楼轰了出来,因为中青传媒公司的资方,北大的人要过来很多,办公室紧张,我们就搬到了东四六条街道办事处。我们办公室是与老百姓的鸽子笼相伴,一开窗户,就是鸽子羽毛和粪便。毕熙东的办公室在楼道的另一侧,阳面儿。省得我们干扰他和罗雪看电视剧。毕熙东说他早年还写过电影剧本,被人抄袭拍成了电影,那么现在罗雪等于是引发了他的文学梦。

为了帮助罗雪还房贷,毕熙东也是很拼的。广告费应该交给报社,子报只是报社的一个中层部门,不是独立的法人,没有独立的财务,但是毕熙东让罗雪直接把广告款拿回家去了。因为这张报纸的发行量从来没有超过2万份,广告就很少,经常刊登一些假广告——广告是真的,但是商家不知道,也不给钱。只是给读者一种感觉:这张报纸很红火。这也就给罗雪把广告费拿回家提供了理由——我们的发行量小,那广告不是真的啊。没有广告费啊。

报社规定,每个月月底,青年体育报把所有的收入交到报社财务处,报社才会给下个月的奖金和稿费,才会给外聘人员工资。在编的人员,包括我是直接把工资打到银行卡里面。但是毕熙东后来干脆一分钱也不交给报社了。报社最后就停发了工资和稿费,在编人员还有基本工资,外聘的马仔就没有工资和稿费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罗雪引发了矛盾的总爆发。有一首歌唱道:“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宁愿孤单?好儿郎浑身是胆,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说的就是毕熙东。

毕熙东决定:找一家公司挂靠,跟他们那里拿支票,彻底摆脱报社的束缚。还跟只恒文商量。只恒文还是劝他不要这么做。这样做就是违法的。毕熙东也就没敢这样干。

报社的不给钱之后,毕熙东让电脑工程师张毅联系北京市工商联广告公司,把很多版面交给张毅安排,张毅不但会电脑,还会给版面安排溜肥肠、卤煮火烧,驴打滚、猪血灌肠,都是北京小吃,还有非名家的国画。毕熙东解释说:北京奥运会要来了,外国朋友很想知道北京的传统文化,咱们体育报也要响应。

但是按照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规定,报纸实行行业管理,专业管理。体育报不能刊登体育之外的内容。

党组书记王宏猷是上海人,我进报社的时候是人事处副处长,他给我办的调入手续。美国打伊拉克那年他发明了一个装置,就是在电视屏幕上截图,可以刊登在报纸上,只是有点模糊。这个专利还被国家专利局授予了专利号和证书。虽然是电子迷,但是王书记对法律法规也不是完全没兴趣。现在觉得毕熙东这样搞,就会招致国家新闻出版署的停刊。这就比赔钱还可怕,团中央就会怪罪自己管理不严,撤了自己。所以,挥泪斩马谡吧。2005年初,党组书记王宏猷终于撤掉了毕熙东。

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上就要来了,毕熙东以为团中央和中国青年报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向胡锦涛表现一番,大力发展体育报道体育媒体,所以自己就是有一点小毛病,赔点钱,对罗雪同志多一点关心,也不会撤自己的职务,更不会关闭这张报纸。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从此,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六条胡同163号的北京市东城区区政府东四六条街道办事处的4号楼就再也见不到毕熙东五短身材的身影了。他不在了,罗雪的好身材我们也很少见到了。对了,之前罗雪还有一项任务,就是把毕熙东在本报发的评论再传到外地什么媒体上去,再挣一份钱。毕熙东对女人是豪爽的——“爱江山,更爱美人”,既然罗雪忙活这个事,那这钱就一定会给罗雪。

我也是北师大中文系的,虽然毕熙东不承认,给我文凭造假,先是把我打成了电视大学毕业,后来又给我安排为自学高考拿的大专文凭。总之我不能跟他一个学历。要是这样,就没办法解释让我当校对了。

撤了他以后,报社还组织了调查组,成员是财务处长韩静,人事处处长王勤桦,副总编辑,工农兵大学生出身的梁长春。我还跑到梁长春办公室揭发毕熙东和罗雪的事情。梁长春边听边打开花名册对照,跟我说:“没有叫罗雪的啊。对了,这个可能是。”这时候,我才知道,我的中文系同学毕熙东利用自己的古文底子给人家小媳妇改了名字。

谷开来,是共军开国少将谷景生的女儿,姓谷。但是,与二婚的薄熙来结婚,薄熙来就让她姓薄。10年前,一开始我听说薄谷开来,我还以为这是一个日本女人呢。毕熙东没有权力改姓,但是也喜欢改名字。罗雪也愿意让人改名字。她心想:又不是写在户口本上玩儿真的,就是随便一说,但是人家毕总毕大爷就给咱们买房子买车,帮助孩子上重点学校,何乐而不为?就是亲爹、原配、真夫妻也未必做得到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