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中国学子参加高考 考题太难火窜热搜(图)


高考 中国
今年中国赴考学生人数达1193万人,创历史新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6月11日讯】中国年度大学入学考试——为期2至4天的“高考”于6月10日落幕,今年赴考人数达1193万人,创历史新高。其中,部分省市的作文跟数学考题难度太高,引发网民热议并冲上微博热搜。部分网民质疑,官方出题艰涩,恐意在拉高大学教育标准,以将多数学生推向技职教育

作文、数学考题太难 民间热议

美国之音报导,中国今年的高考于6月7至8日两天进行了学科考试。一如往年,中文作文题目一向是高考热门话题,今年在全国七套考题中,除中国共青团百年、北京双奥之城等政治题目外,最受热议的是在四川、云贵等省份所用的“全国甲卷”,以名著《红楼梦》中的故事为题,网民一致认为难度最高。

该题目引述《红楼梦》的冷门情节,考题叙述又拗口,学者认为没有相当的古汉语素养和对古典文学的了解,恐难发挥,因此,考试一结束立刻登上微博热搜,引发不少考生在微博留言直呼:“连题目都看不懂”,还有部分考生网民留言调侃题目太难,恐连“(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来考都得复读”。

同样登上热搜的还有浙江等地的数学题目,被多数网民形容为“难上天际”。部分考生在考完的第一时间就透过微博留言自称考得不好,“对不起老师”。也有考生留言称:“不会就是不会,不知从何下手”,更有考生说:“一张卷子,分出了本科和专科”。

也有部分考生家长在微博质疑说:“出题老师致力于不让我家的孩子走出大山”,亦即考题太难,考倒部分偏远地区省份的学生,也恐让他们失去大学教育的机会。

不只考生跟家长抱怨题目太难,微博网民也议论纷纷。许多人将今年考题过难归咎于中国政府去年所推动的教育“双减”政策以及对教培业的打击等。他们认为,高考未来恐怕只会越来越难,因为官方有意将成绩不够好的学生“分流”到技职教育体系,以强化中国的实体制造业。

对此,不少官媒报导提出不同观点反驳网络民意。其中,《澎湃新闻》引述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陈志文的访问称,今年的作文考题是最具开放性,“根本没有命题,由考生自己命题”,这呼应了外界要求改革高考“机械刷题”的窠臼,但可能因为太灵活,反而让考生觉得太难。

位于北京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也说,高考属于选拔性考试,考题本就该有相当的难度才能监别出考生的实力。

不过,位于台北、长期关注中国高等教育的世新大学副校长兼两岸事务长李功勤认为,中国网民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提升技职教育,打造高阶蓝领投入实体制造业确实是中国官方的推动方向。

李功勤告诉美国之音,“很多的学者和媒体观察到,习近平比较希望让这些年轻人进入职校,是为了因应将来的中美之间全面的竞争,他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重新回到制造业,就是要学习德国,要专业、精致,那就需要一些高级的蓝领阶级。”

应届毕业生遇史上“最难就业季”

中国于1952年举办首届高考,除因“文化大革命”停办10年外,每年高考被千万家庭视为影响最重大,且能“以知识改变命运”的大事。

尽管高考形成的应试教育引发许多课业压力与学生品格扭曲的争议,但鹰派党媒环球网曾评价高考是“被骂得最多,到头来却又受到中国人最多珍惜的制度。”该评论称,中国人的人生是被高考串联起来的,许多人18岁前的唯一生活重心就是“准备高考”,就算结婚生子后,也要不停为下一代“谋划高考”,以考上好大学,取得社会阶层流动的第一张门票。

只不过,这张门票似乎正在褪色之中。就在千万考生拚命想挤进大学窄门的同时,今年人数同样破纪录的1076万名大学毕业生却正面临史上“最难的就业季”。

对此,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所所长刘孟俊分析,中国大学毕业生今年求职困难,除了全球经济衰退及美中贸易战对中国出口产业造成的冲击外,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国官方所坚持的“动态清零”政策对服务业造成难以弥补的打击。

刘孟俊说,“大学生通常想要从事白领阶级跟服务业,清零策略最不适合服务业的发展。另外,反垄断、反资本无序扩张,对于金融投资相关的服务业的管控就比较紧,也不利于大学生的初步发展。”

就业难引发“考研潮”

中国最大招聘网站《前程无忧》5月份所做的调查显示,遭重拳监管的教培相关行业,职缺同比减少四成,而网络科技业的岗位也缩水一到两成。媒体传出“北京朝阳区新聘城管中95%具有博士、硕士学历”等消息,也反映出高学历人才求职困难,学非所用的窘境。

另外,据互联网教育科技公司高途统计,今年大学毕业生报考研究所人数达457万人,同比增长6.57%,同样反映出今年的就业难题。

为了降低失业率,中国南方科技大学代理校长金李日前在接受中新网访谈时,公开呼吁教育部应允许大学生延期毕业,保留应届毕业生身份,以期未来参加招聘时可以得到较好的条件。他还建议由国家协调,在现有征兵计划内优先安排大学毕业生参军。

对此,位于香港的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指出,提供全中国岗位需求逾60%的小微企业因疫情封控陷入困境,人力需求缩小,因此所形成的庞大缺口,就算国营企业或地方政府事业机关扩大用人,也难以弥补。

彭蔼娆还说,“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肯定他(们)的消费力就很弱,就有一个恶性循环,因为零售销售很大一部分是受惠于中小企业的,如果业绩不好的话,他们聘人的意愿就会越来越小,所以有一个恶性循环的风险在里面。”

责任编辑:天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