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专访】从李锐“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谈毛灭血吸虫与习新冠清零(视频)

2022-06-02 22:58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2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6-2/p3160131a898461593-ss.jpg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2年6月2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据悉,近年来有海外媒体把中共习近平比作是2.0版的毛泽东。旅居德国著名学者王维洛博士,就习近平一意孤行的新冠清零政策,从十个方面对比了习近平与毛泽东当年消灭血吸虫的防疫做法指出,你只要把里面的血吸虫跟新冠病毒置换一下,习近平说的那些话和当年毛泽东几乎是一样的。

李锐: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王维洛在采访中,引用了李锐当时对习近平的一个评价,来说明习近平是如何继承毛泽东衣钵的。“李锐说了八个字‘毛病不改积恶成习’。第一个毛病不改,两重意思,毛泽东的错误,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这个习最后也是两个意思,一个是习近平的习,毛泽东的错误,最后积累成了习近平的错误,习还有一个意思,就成为习惯了。这句话现在在民间广传。就是毛病养成了恶习,或者说毛病不改,恶习难除。就这么来说明毛泽东和习近平,或者习近平和毛泽东之间的一个关系。”

灭血吸虫和新冠清零共同点:亲自指挥、部署

王维洛首先指出了第一个相像之处。就是说无论是毛泽东的消灭血吸虫病的运动,还是习近平的新冠清零的运动,都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血吸虫病在中国民间又叫大肚子病。血吸虫是一种寄生虫,存在于钉螺里头的,它的尾幼从钉螺里面出来以后就进入了水里,人肉眼不能看到,只要人的皮肤一接触到这样的水,血吸虫就从人的皮肤里钻进人的血液里,然后进入肝脏,就在那里寄生了,就使得你肝脏的功能被破坏了,就变成大肚子。最后就失去了劳动能力,可能也就失去了生命。

在50年代的时候,当时的中共军队先从北方建立根据地,然后从北往南打。当北方的军队到了南方以后,这些人一碰到这个水以后,很多士兵就得了血吸虫病。所以当时上海的医生就接到任务,要让得了血吸虫病的士兵,重新有战斗能力。因为中国那时候和美国在朝鲜战场上打,很多士兵都得了血吸虫病。

1953年,当时中国最高法院院长、中国民盟主席沈钧儒,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讲了血吸虫病的危害。因为沈钧儒的孙女是专门从事血吸虫病研究的。他孙女儿写了一篇有关血吸虫的报导,就附在这封信上寄给了毛泽东。这封信就到了毛泽东的手里,毛泽东又亲笔给他回了一封信,就说我们会重视这个血吸虫病防治的。

到了56年的时候,毛泽东在中央召开国务委员会的会议上,就发出了号召,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就是说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是毛泽东在1956年的国务会议上亲自发动起来的。”

习近平自诩获防疫金牌

王维洛谈到,有关中国的新冠防疫,中共习近平不止一次向世界宣称,他亲自指挥和部署了防疫工作。“习近平2020年1月27号还是28号,对世卫组织秘书长谭德赛说,他亲自指挥、部署了中国防疫工作。他还说,2020年1月7日他就在中央的政治局会议上就做出了部署。后来他又说,其实在2019年的年底,他就做出了部署。

今年4月8日,在北京举行的冬残奥会的表彰大会上,习近平表彰了很多拿了金牌的人。他又顺便说了,中国的防疫清零精准很有效,确保了冬奥会的顺利进行。他还说外国运动员说,如果疫情应对也有一个金牌的话,中国应该得一枚。这样习近平就在那次表彰大会上,也给他自己的脖子上挂了一块防疫金牌。现在大家谁也不否认中国的防疫工作,都是习近平亲自指挥、部署的。”

习仲勋曾被毛任命中央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组长

王维洛谈到第二个相似之处,无论吸血虫还是新冠,都成立了中央领导小组。“毛泽东在1955年10月杭州会议上,他说消灭血吸虫病,光靠卫生部门是不行的,要成立血吸虫病防治领导小组。

毛泽东成立的消灭血吸虫病的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是谁呢?正好是习近平的爸爸习仲勋。习仲勋当时是副总理兼秘书长,当时他的级别还是相当高的。从反彭德怀运动开始后,习仲勋被打下去了,因为他和彭德怀都属于是陕北地区出来的,西北军区的。后来就有了习近平很不幸的童年。

大家也知道,在习近平的亲自领导部署下,2020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讨论疫情的防疫工作,就决定了成立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领导下展开工作。最先的时候,这个小组的小组长习近平没有当,是李克强当的小组长。

就是说在措施上,都是由党中央的领导下成立中央领导小组,来直接指挥这样的运动。”

消灭血吸虫和新冠清零是政治任务

王维洛指出第三点,毛泽东很清楚的说,消灭血吸虫病是一个政治任务。“毛泽东在1955年10月杭州举行的那个中央工作会议上就说了,对血吸虫病要全面看,全面估计,它是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应该估计到它的严重性。防治血吸虫病要当做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挂帅,要组织有关部门协作,人人动手,大搞群众运动。

2022年5月5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上说,中国的防疫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做斗争。就是说习近平也是把这个防疫清零提高到政治层面上来,而且是政治层面最高一级,这已经是关系到共产党的性质和共产党的宗旨。只有用斗争的方法才能解决在防疫政策上的分歧。”

中国民众对政治的曲解

王维洛在采访中还特别指出,中国的政治问题这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中国老百姓最怕的就是谈政治。“我们这一代人里,很多人就说我不谈政治,我只谈我的生活。他们其实把政治曲解了。简单的说,每一个人每一天的生活,那就是政治。比如说我们讲的防疫清零,让不让你出门,让不让你出门到超市去买菜,那就是政治,这个大白要不要到你家来洒消毒液,这就是政治。它关系到的是每一个公民每一天的生活。政治是无处不在的,其实我们大家的生活就组成了这么一个政治。

这是第三点,都是在政治的层面上来搞这个运动,容不得不同意见。你要有不同的意见,他就把你一棍子打死。”

人为制造恐慌

据报道,目前全球各国对新冠的最新防疫措施基本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方式,很多国家解除旅行禁令和一些防疫限制措施,以恢复经济、民众日常生活走向正常为重点。但中国却恰恰相反。王维洛对此指出,第四点就是说他不顾事实的在老百姓面前制造恐慌。“毛泽东那时说,就血吸虫病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任何一个或者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除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一亿人)受疫的威胁,是可忍熟不可忍。毛泽东当时就把这个血吸虫病的危害夸大,比八国联军、比日本侵略中国还要可怕。

对于很多中国年轻人来说,也许血吸虫病,他都没有听说过。到了大概二十世纪70年代,治疗血吸虫病的这个药在美国被发明了,这个病就能治了。

习近平5月5日在中共中央的政治局会议上他也说了,我们国家现在基本国情是人口多,特别是老年人口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医疗资源总量不足,放松疫情防控,势必造成大规模人群的感染,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将受到严重的影响。其实习近平根本不顾当前的Omicron这个病毒它的高传染性和低死亡率的这个事实。他这是夸大的。

前几天复旦大学发表了一个论文,说如果中国不执行清零政策的话,那么可能会有1.1亿多人染疫,160万人死亡。复旦大学的这个论文模型,它没有告诉你,它建造模型的基础是什么。我们知道建立模型的时候,有一句名言,喂进去的是垃圾,吐出来的也是垃圾。如果你喂进去的那个数据,它是很差的,是不符合现实的。那么它吐出来的也是不能用的。它说1.1亿人的感染、160万人的死亡,那死亡率就是1.5%,这个死亡率是Omicron都没有达到过的。德国的死亡率可能是千分之一,或者低于千分之一。而且这个死亡率包括了所有死亡的人,不管你是心脏病死好,你是高血糖死好,还是中风死,只要你死的时候,或者你死的一个半月之前,你感染过这个新冠疫情的,他就认为你是死于新冠疫情的。

中国如果一个人他有心脏病,又是检测是阳性的,他会先告诉你,你死于心脏病的。

中国说Omicron是1.几%的死亡率,这它完全夸大了这个病毒的危害。无非是习近平或者毛泽东在那里吹嘘自己,把人民的生命啊、身体健康摆在最重要的地位上。其实他们两个人都不把人民的命当作是一回事情,他们只是对于权力的掌握,看作是最重要的。

但是他为了宣传,他就把国外的情况就形容得很可怕很可怕。这里讲一点,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老是接到国内同学朋友的电话。他们问我们,说你们那里疫情到底怎么样了?你们那死的人烧都烧不过来了,尸体都放在冰箱里了,在马路上停着呢,棺材也买不到了,埋都来不及埋了。说你们那里打仗,你们现在暖气没有了,你们必须要烧木柴了。烧木柴,炉子又买不到了,现在你们只能挨冻了,说你们洗澡也不让洗了,专家建议洗澡就洗四个部位了,也不要每天洗一次淋浴了,一个星期淋浴淋一次,而且只洗四个地方,油也没有,面粉也没有,生活很悲惨……

就是说在中国的我们那些朋友,他听了中国的宣传,他们很为我们的生活担心。你生活在这里,你无法理解中国的社会,中国的社会里生活的人,也无法理解你这里的人。

德国我们这里感染的人很多,我是不是能打个电话告诉警察,你把我邻居拉走,他感染了新冠,你给他拉到方舱医院去,你打个电话你试试看。警察是不是能撬开他们家,把他家里人全部都拉到方舱医院去?或者是卫生局的人跑到他们家,用那个消毒水给他们家全部喷一下?

这是第四个比较相像的,就是说人为制造恐慌。”

为消灭血吸虫向水宣战

王维洛讲到第五个一样,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血吸虫病或者是清零。“血吸虫病是通过水来传播,为了消灭血吸虫病就得向水宣战。当时中国有的地方就把河都给抽干了,有一个县把几千条河全部都抽干,然后把钉螺给找出来。还有的县把山给挖了,把河填了。因为没有水的话,它就没有钉螺,也没有传播的媒介,所以也就没有血吸虫病。毛泽东也说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血吸虫病,打的口号是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

郑州响应习号召三天清零

王维洛继续谈到,现在动态清零也是,要毫不犹豫、毫不动摇,什么应检尽检、应收尽收、应隔尽隔,那也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我们不说上海,我们说说郑州。郑州去年水灾后为什么大家突然之间不关心了呢?因为郑州市突然宣布有疫情了。7月底、8月初就开始封城了,谁也不让出去了,你也不用去找尸体,也不用干什么了,就在家关着。8月份郑州封了一次。2022年1月郑州又封了一次,这个疫情又回来了。今年5月份,郑州是第三次封城。郑州市委新来的,上次那个市委书记、市长,因为防洪没防好,都下去了。不过市长已经又重新当官了。这次新来的他提的口号就更厉害了,我们三天清零。

你所谓的清零,只是在某一个时间点上的清零。就像毛泽东1958年6月30号说,江西省余江县血吸虫病都消灭了。它只是在那一个时间点上。过后又重来了。所以郑州市清零一次、清零两次,这是第三次清零。就是说他不惜一切代价的。”

“大白”破门而入是社会溃败的开始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这次中国的清零所采取的极端手段,已经触动了中国人所能承受的底线。“其实上海市打破人家家门,进入私人家,喷洒消毒液的,这已经是到了中国整体社会溃败的开始。

英国有句名言,就是说我家的房子是风进得来、雨进得来,但是国王进不来。当这个防疫人员他可以破门而入,到你家来喷洒消毒液,这个底线就没有了。共产党上台靠的打土豪分田地,我把地分给你了,但是它后来把地又都收走了。它现在为了让大家买房,说这个房产权是你的私有财产,但地权不属于你的了。其实是有地私有财,没有地的话,其实也就没有房子的,因为房子是建在地上的。

就算我们按照共产党的这套理论,这个房产是你的私有财,当你的房门你都守不住的话,你这个房产就一钱不值了。五万一个平方米的住宅小区,人家说进就进了,十万人家说进就进了,二十万一个平方米的,说进就进,三十万一样进。

中国有很多人收藏什么字画,珠宝可能对于消毒液的抗腐能力还好一点。但是你的字画一喷,价值就全没了。所以中国的防疫到了这个地步,它可以没有任何底线的来侵犯人们的财产所有权。你就想中国人他一生奋斗的目标也就没了。”

吹嘘领袖作用

王维洛还讲到,习近平的新冠清零和毛泽东的消灭血吸虫,都是在吹嘘领袖的作用。“第六点一样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第七个一样,就是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这个制度优势,要发动群众来办。毛泽东发了很多指示,要发动群众一起来干这个事情。习近平的这个防疫清零也是一样的,也是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最典型的就是说,一方有事,他就调其它地方的人来支援。上海的人不够了,从杭州调人,如果上海这些方舱不够了,把这些人全都拉到杭州、浙江、江苏这些地方去。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来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第八个,无论是消灭血吸虫病运动,还是防疫清零运动,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宣传领袖的作用。毛泽东说,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近来的招贴画,助一臂之力。他自己也说了,我这个诗就是宣传,宣传的就是他的作用。

习近平的防疫清零也一样,中国的大内宣、大外宣,粉红们大量的在那里歌颂领袖的作用。要没有习近平的话,我们都死好几回了。”

中国大肆推广连花清瘟胶囊

据上海市民披露,在上海市封城最严厉的时候,当局统所采取的统一食品配给制,但很多小区食品供应进不来,连花清瘟胶囊却畅通无阻。王维洛对此指出:“第九点是比较专业的。毛泽东特别重视中医要在防治血吸虫病过程中的作用,他说要专门研究、发明一些有用的药,推广到全国去。当时就出了很多所谓的有效的中药。但是这些药从来没有被世界其它国家所接受。

习近平在去年5月12号到河南南阳考察的时候,他也说,防疫我们还是要靠中药,因为中药是中国的宝贝。中国现在的新冠疫情治疗的方案,好像已经开始第九版了,每一版里它都推荐中药有什么好处。海外比较流行的,大家比较知道是连花清瘟胶囊。问题是世卫组织它不承认这个有效。”

血吸虫病依在并随水库、南水北调等工程蔓延

王维洛最后指出第十点,不管是毛泽东的消灭血吸虫和习近平的新冠清零,最终是不可能达到其目的的。“前面我们已经讲了九个相似之处,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很相像。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毛泽东1958年的时候说,已经消灭了血吸虫病。我是1980年到洞庭湖去搞实习的。当地的干部就告诉我们,你们不能下水,下了水就可能要得血吸虫病。当时我们都很惊讶,血吸虫病不是1958年的时候就消灭了,怎么还有呢?

这个血吸虫病60多年来,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中国,而且它的范围还扩大了,就是随着三峡水库的出现,向四川推进。以前四川、重庆是没有血吸虫病的,因为血吸虫这个钉螺只生长在水流速度很缓慢的水体里,就是中国南方这些水体里,它不生长在山区的河流里,因为那个水流速度太快。水库出现了以后就有了这个条件了。所以到了2004年的时候,科学院发表了一篇文章,惊呼血吸虫病到三峡库区了。现在血吸虫病随着丹江口水库和南水北调的工程,随着引江入淮的工程继续向北蔓延。到现在为止,中国每年还要出一个血吸虫病的报告,血吸虫病还是没有被消灭,只是现在得了病以后还是能治的。”

新冠清零政策最终是徒劳

王维洛表示:“我们也可以预见习近平的清零目标也是不能达到的,因为这个病毒它无法消除。

我们从十个方面,对比了毛泽东的消灭血吸虫病的运动和习近平的防疫清零运动的相似之处。我们就可以看到习近平在很多方面和毛泽东很相像,这是由于他成长过程中,就是所谓的长在红旗下,受毛泽东斗争哲学的思潮薰陶,对毛泽东思想无限的崇拜。所以在具体的治国的理念上,习近平模仿毛泽东特别的多。

去年年底的时候,德国的一个电视台,在年度新闻人物评价里面,把习近平直接就称为是一个新的毛泽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