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斗不过?学者:中共灵活运用 全看其需要(图)


练乙铮表示,在管治方面,共产党极其“精辟”,而且“灵活运用”、有张有驰,全看其需要,“因为共产党什么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办法去管人、压迫人”。图为2022年3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现人大开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练乙铮表示,在管治方面,共产党极其“精辟”,而且“灵活运用”、有张有驰,全看其需要,“因为共产党什么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办法去管人、压迫人”。图为2022年3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现人大开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5月2日讯】香港学者、资深媒体人练乙铮分析中共选择李家超,是看重其警队出身的背景,完全服从上级命令,认为这与中共攻台部署也有一定关系,一旦如此香港必然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对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上演至今的移民潮,他表示,香港人意识到社会将步入极权体制,中共洗脑教育十分彻底,故家长纷纷带子女出逃。练乙铮还指,在管治方面,共产党极其“精辟”,而且“灵活运用”、有张有驰,全看其需要,“因为共产党什么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办法去管人、压迫人”,试想香港人如何斗得过它呢?

联系汇率将取消?

不断有中共攻台之说,练乙铮预计,一旦攻台,香港也无法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甚至和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也会倒台。从另一角度来看,“现在中共说制度自信,我们那个制度才是最厉害的,你算得了什么呢?资本主义世界已经是江河日下,‘举国体制’等等,那些才是好的”,如此情况下,习近平怎能容许香港继续和美国维持联系汇率?“港币基本上是等于美金,有没有搞错!”

练乙铮预计,取消联系汇率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至于香港经济的崩溃,已不在中共考虑之列。为了让习近平完成对香港的所谓第二次回归,无缝接轨,将香港吸纳进大陆体系内,“香港变成了什么样子,已经不是一个中国共产党想去考虑的事情”。

资本家担心未来局势

自从2020年7月《港区国安法》实施2022年4月,有学者统计香港已经有高达32万居民净流出,证明移民潮正在上演。香港亲共商人施永青4月接受采访时表示,要移民的想留都留不住,仍在观望的会走多少,全看北京将香港改变多少,一切掌握在北京手中。

施永青还表示,一国两制”已出现实质改变,希望中央明确向港人阐述“一国两制”的转变,“否则我们很难知道如何站位,扮演什么角色”。他透露有商界朋友对香港前景感到担忧,认为“解释清楚一些,大家才会做”。

有评论指,随着警队出身的李家超成为下任特首,香港或转型成为社会主义,这让香港资本家担忧,自己会否成为下一批待宰的羔羊。

练乙铮直言,现在香港亲共的大资本家其实已做好走人走资的准备,他们留在在香港的只有不动产,“就是不能动的产业”,或留些东西暂时欺骗中共“我还在投资,不要说我走资等等”,“实际上他们已经都铺了后路了”。

他综合自己收到的资讯指,移民的港人“七成黄丝(反共人士)、三成蓝丝(亲共人士)”。换言之,之前很多“爱国爱党”的香港人也要移民。这些人以前认为是香港民主派、社运人士把社会搞到乱七八糟,国安法后,民主阵营在香港被消失,但香港情况更糟,“那不走等什么时候?”

练乙铮估计,移民潮目前还未达到顶峰,或在今明两年达到最高峰,毕竟移民要做大量准备,要卖房子,办理很多手续等等,这些要本人在香港才能做到,因此真正的移民高峰还未出现。

香港步入极权社会

另外,他指出,港人已意识到香港不再仅是一个“不民主社会”。他解释指,“不民主”有很多方式,包括“独裁”、“寡头垄断”、“资产阶级的垄断”等等,在政治科学里归类为所谓dictatorship(专政)或 autocracy(专制),又或者“威权主义”。这些统治均基于一个最大的要求,即人民不可以反对其统治,只要当权者可以维持统治,就是其底线,至于人民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等,政权都不管。

但现在香港已不是这种体制,而是极权社会,“极权社会跟以前上述几类‘不民主社会’的最大分别是极权社会的统治是要管百姓的私人生活”,“中国体制基本上是一个极权社会,它要管你的生活,当然这种管控时松时紧”,“毛泽东也讲过‘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比如在中国,共产党什么都要管,思想上是固然要管,日常生活中,“你生几个孩子,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结婚,跟谁结婚等等,全部都要由党来控制的”,这就叫做极权社会。

练乙铮指,经历过自由社会的香港人是无法接受极权社会的,一旦中共的那个统治手法延伸到香港,对下一代的冲击最大,形容中共“洗脑是很彻底的”,在教育等方方面面被当局掌控下,香港的下一代难以逃避被洗脑的厄运。这也是为何大量香港家长带子女移民的原因之一,“就算他们以前是蓝丝,现在都要走”。

他续指,很多蓝丝属于香港社会中上层,属于既得利益者,因此拥有的财富较多。因此,这些蓝丝有条件离开,而他们离开也是为了保障自己的财富和生活方式。九七年有句笑话是“贫贱不能移”,当年的解释说“贫穷的人不能移民”,移民是需要相当的资源,“估计移民走的,多数会是社会经济条件比较好一点的”。

中共会否限制港人的出入境自由?练乙铮分析,港府高官要员虽然没有被没收护照,但离境也须到北京批准。至于那些大资本家,他认为一旦当局限制他们离境,那效果则太过震撼。“如果说要限制李嘉诚出境,那就真不知道是什么世界了,这可能是下一步”。

中共的“灵活运用”

香港保留97前的双重/多重国籍制度,而中共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建制派一直有声音要求取消香港的双重国籍及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制度。

练乙铮笑称,“有份量”的中国人是有双重国籍的,中国共产党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偷换概念,不停地改变原则。“任由它怎么说,虽然规矩是这样,但是要灵活运用、辩证运用。”

他说,中共对其统治阶级内的人是很宽大的。至于“灵活运用”,就是有些人即使去了外国,放弃中国国籍,共产党也把他们当成是中国人,用大陆法律去管制他们,甚至逮捕他们,比如香港“铜锣湾事件”的瑞典籍港人桂民海,就被中共从泰国劫持去大陆受审。总之,中共想如何刁难人民,就会如何刁难,外国国籍它也不放在眼中。

对于香港民主派的去留,中共也是分门别类地处理。练乙铮分析,有一种“民主派”,中共很想赶他们走。这些人没有明显触犯法律,当局没有借口逮捕,“留在香港对它(中共)来说是头疼的,所以就想‘踢’走他们,最好不要回来了”。

另外一类“民主派”共产党则不让他们走,因为他们走去西方,会运用自己的力量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反抗共产党,这就会令中共很尴尬,因此会禁止他们离境,甚至直接将他们投入监狱。所以就算“民主派”也有两种待遇:一种是想赶你走,一种就是不让你走。

至于亲共的“蓝丝”,练乙铮指,共产党当然希望他们不要走,但有一类蓝丝,中共则希望他们去外国,成为当地居民或公民,作为中共的海外代理人。所以北京对香港人去留的问题是“灵活运用”的,“多种用法,招数不同”。

练乙铮总结道,一切都在共产党的掌控之中,要松动就松动,要收紧就收紧,全看其需要,香港人是玩不过共产党的,“它们那个手段是非常之‘精辟’,因为共产党什么事也不用做,它就是想办法去管人、压迫人,最主要的时间就是花在这些方面”,试想香港人如何斗得过它呢?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