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产的真实情况(四)(图)

2021-12-22 09:16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北京鼓楼(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22日讯】(接上文五,特权阶层买得起商品房,甚至不用花钱买

今天(12月18日)在新浪网上还能看到一篇转载的报道,说邻近北京的燕郊(这个地方距离通县很近,我小时候,大约是1970年,曾骑车去那里赶集,买大蒜),房价大跌,许多投机买房的人还不起房贷,房子被拍卖。这样的报道很多。但是我过去买的美国英文原版的《读者文摘》,有一期的格言栏目的一条格言是:“只说一半的事实,就是纯粹的谎言。”中国共产党就会这一招,所以中国的媒体都是谎言。所以这样的新闻也是谎言。

北京是有很多特权集团的:一个是党的机关,党中央的机关,北京市委的机关;政府机关,同样分为国家的和北京市的;这些就算公务员吧。然后是事业单位,所谓事业单位其实分为两大块,一个是教育、学校、医院。一个是为共产党服务的单位,比如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新华社。许多人以为新华社归中宣部管,其实它是国务院直属的部长级单位。现在美国政府把新华社列为“政府代理人”,这就错了,新华社就是政府。香港在英国手中的时候,新华社香港分社就是中国派驻香港的政府机构,类似于大使馆。第三个是军队。北京是解放军的大本营,很多总部,总参,总政,海军,空军,武警,总装备部,总后勤部,现在又有了陆军总部。总政治部下辖八一体工大队,郑海霞王治郅刘玉栋等都是这里的人。

这些部门从1949年解放军占领北京,就开始了他们的房地产事业。党中央国务院(当时叫政务院)占领了中南海,因为毛泽东不敢占故宫,怕自己镇不住,又走了李自成的老路。解放军占领了很多王府。共产党成立的八大学院,基本上都分布在西郊。那里清朝时期是皇家禁地,不允许汉族老百姓进入,解放军占领北京后,这些地方的建筑都被共产党占了,附属的土地当然也占了。有一块地方被陕北根据地迁过来的中国人民大学占了,文革中,解放军二炮又占了,这之前,人民大学被疏散到了外地。后来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还给中国人民大学。

各单位也会利用自己的办公地点建设住宅。我在北师大读书的时候,校园里就有很多教职工的宿舍楼。

共产党的干部,待遇是非常丰厚的。郑海霞虽然是一个篮球运动员,但是是师长甚至是军长级别的待遇。刘玉栋也是师长级别。王治郅军龄短,比他们低一点。他们的住房都是免费分的,一般是六居室。实行住房改革后,估计也就是象征性交一点钱,这个房子就归他们了。地点还非常好。是在西山脚下,风景秀丽。北京军区的体工大队也在那边,90年代我去这里采访过著名篮球运动员李玉林。他当时是大校,师级军官。现在的中国女篮教练许利民也是北京军区篮球队出来的。这样的单位都会开发自己的商品房,价格就会很便宜,因为他们是可以免费或者以很低的价格从政府手中得到土地的。

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杜涌涛是刘云山的亲信,杜涌涛的爸爸是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的领导,30多年前刘云山是内蒙古分社的记者。所以刘云山当了中宣部部长和政治局常委之后,就调杜涌涛去了国务院秘书一局,筹建中国政府网,国务院是给公寓的。杜涌涛本来在我们的湖光中街2号院买了一套大三居,150多平方米,70多万元。但是没住几天,就搬到公寓住了,这套如今价值1000多万元的房子就闲了下来。想必其他的国务院党中央的机关干部,也会有公寓。所以,我们报的记者很多去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部门。发行处处长狄多华去了国家网信办,法制编辑室主任郑琳去了中央政法委,现在是驻香港的文字打手,她和我住一个楼。来扬原来是特别报道部的,现在是港澳办的处长,在香港当差。十八大代表刘万永也在我们院子住。

我们这样的报纸地位并不高,比起人民日报差远了。上级规定,我们这样的报纸,处级以上干部不得超过编辑部干部的三分之一,估计现在也放宽了,人民日报是部级单位,小组长就是处级,部门主任是司局级。胡锡进就是一个部门主任,环球时报就是人民日报的一个中层部门,像他这样的干部人民日报很多。都会有很高的待遇,也就都有很多的住房。

即使是我们这样的级别并不高的党报,一般干部也有两套住房,级别高一些的比如正处级以上,就可能有三套房,而且不欠房贷。顶多是借过一点儿,但是早就还完了。报社也给创造这方面的条件。以前处级以上干部和工龄多一些的普通编辑和记者,印刷厂的工人都能分到房。2005年报社自己开发的湖光中街2号院三座宿舍楼向职工出售。大家都是有房的,只要是正式职工就可以买。我当时算待岗,我还担心不让我买,但是这个问题上我倒是过虑了。没在这上面卡我。

金兴路的48套房子,就是报社从朝阳区武装部手里买的,一半是分给处级干部和30多年社龄的老职工,都是三居室。建筑面积在100平方米以上。那是1997年的户型,那时候户型比较小,比较实用。厅也比较小。

后来这里的住户绝大多数买了湖光中街的房子,就都有了两套房甚至三套房。副总编辑唐为忠,第一个老婆是新华社了望杂志社的,小组长,就是处级了,那是90年代,唐为忠还只是普通编辑,老婆嫌他没出息,二人离婚。他申请分房,1997年和我一起分房,都在一个门住,我是402,他是202。后来他找了一个朝鲜族老婆,旅游公司的高管。他们在湖光中街买了一个大三居。一层,还是守着大门口。他向我解释说:“我在附近买了一个别墅,这个房子也不打算长住,所以就买这个了。”因为这个位置不好,他当时已经是总编室主任,正处级,而且按照惯例,这个职务的人不久就会提拔为副总编辑。果然,2009年他就是副总编辑了。他就跟我翻脸了,像别的领导一样欺压我了。但是2010年他搬走了,去住别墅,2011年就猝死了。52岁。是在去浙江宁波出差期间。他老婆赶过去办理丧事,很快就同意火化,没跟报社提出任何条件,报社上下都认为她识大局顾大体。来扬还号召为他8岁的儿子捐款。年轻的记者编辑都以为他只有一次婚姻,殊不知他大女儿都上大学了。朝鲜族老婆的意思是赶紧办完丧事,不让新华社大院的那娘俩知道,就省得来分房产。

但是,副总编辑在工作中去世,这是少有的,新闻界立即传开了,新华社的女处长怎么能不知道?所以不久后新华社的前妻派律师打官司,要走了金兴路1门202的二居室。现在是唐为忠女儿居住。即使如此,朝鲜族老婆还拥有别墅和大三居。

报社的印刷厂工人老王调到中国少年报广告部当干部。少年报在望京附近分给他一套房,2005年他老婆蒋志芳,我们报社的打字员,一度被聘为副处级干部,也买了湖光中街的房子,大三居,将近160平方米。和我一个楼。他们的女儿王菁学习很不好,只好去加拿大的野鸡大学念书。学了几年,回国度假,再去加拿大,野鸡大学的事情加拿大政府知道了,拒签。她去不了加拿大,就整天在家呆着。同一个楼的副社长宁光强的儿子小宁和她年纪相仿,更是不愿意上班,就是整天在家呆着。王菁就死追小宁,小宁半推半就,二人结了婚。很快就生了两个儿子。这是2015年之前的事情。人家都不用习近平号召生而二胎三胎。他们也没有赶上无条件生二胎的政策,是利用“如果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可以生二胎”的政策生的孩子。两边加起来至少是4套房,两个新楼房,大三居,两套旧房也是三居室,因为宁光强是副社长,报社给副社长分房就是三居室。也不用等着分房,只要提拔为副局级干部,立刻给房。报社有专门的房管处,每天不干别的,就管分房、修房的事情。

小夫妻俩早就躺平了,除了生俩儿子,什么也不干。两边4个老人,还包括一个配专车的副局级干部,总收入4万元以上。再出租两套三居室,又是两万元,6万元,怎么花得完?王菁去加拿大上野鸡大学,没少花钱,不然他们家的房子还会多。这样的家庭在我们院子里很多。所以我很不服气。一定要讨薪。

2007年我上班之后,工资4000多元,我还要讨薪,讨1999年至2005年9月欠我的工资,其实不止这些,我的小学同学王双起就质问我:“人家工人一个月才2000多元,你都4000多元了,凭什么你比人家多一倍?凭什么还讨薪?”连陈小川也承认我是高级知识分子,我1990年就获得了中级职称,我当然不能和普通的工人一个待遇。

报社是事业单位,有些地方“比照公务员管理”,也就是有些公务员那样的待遇。但是毕竟不是公务员。公务员这些年的收入不顾国情地向发达国家靠拢,所以特别高。住房也是一样,比如公寓制,无偿使用住房。美国华盛顿的公务员有公寓吗?就算有,起码他们也是小政府,公务员少。而且没有党的机关。党的机构是自己养活自己,另有工作另有收入。特朗普有公寓吗?有百岁工程吗?中国的中央就是党中央和国务院,是如此,地方政府也一样。最近自媒体展示了一个视频,揭露的是位于通州区的北京市市政府机关公务员公寓小区的住房情况。封闭式管理的小区,房子豪华,配有重点学校,包括小学部中学部。现在入驻的人还不多。这个视频绝对是真实的。

现在因为房地产不景气,政府收入大大下降,公务员的待遇也会降低,但是贫穷和没进入过“体制内”限制了人们的想象,所以,即使有中国老百姓饿死了,中国政府、党的机关的干部们,待遇也不会有太大的下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