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我还是个人 回国了我什么都不是(图)


作者曾经带着家人去沙漠中的峡谷玩。(Mario Schmidt/Pixabay)
作者曾经带着家人去沙漠中的峡谷玩。(Mario Schmidt/Pixabay)

【看中国2021年11月14日讯】近日,网上流传一篇杂文《美国浮记》引起很多华人的共鸣。这篇文章最早发表于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文章讲述了署名为“二爷ALEX”在美国的生活经历。下面是这篇文章的节选:

2020年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策划了一次长途旅行,从加州的洛杉矶出发,穿越内华达、犹他、亚利桑那。

那个时候正是加州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每天确诊的病例超过5万,我所在的洛杉矶单日时常破万。

但这并不影响我旅行,没有人守在家门口劝返,也有没有人在两州边界检查,更没有所谓的健康码。

我就带了一个驾照,在四个州无拘无束的逛荡了半个多月。

没有人或者商家因为我来自疫情最深重的加州,而对我另眼看待;也没有人因为我的中国人面孔而对我仇视。

时至今日,疫情爆发已经快两年了,我一次核酸都没测过——虽然我已经打完了疫苗。倒不是我不在意健康防护,而是确实没有这样的要求。

我曾经带着家人去一个位于沙漠中的地质峡谷玩,因为事先没有勘查好线路,车子也不给力,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轮胎陷进沙坑里抛锚了。我一个人弄了半天毫无办法。

这时候正好有一对年轻的情侣从峡谷里回程路过,见我一筹莫展,主动停下来帮忙。男的叫做安德鲁,比我还急,趴在沙地上挖坑垫石头,忙前忙后。

当时沙漠里地表温度起码有50度,两分钟下来就汗流浃背,忙活半天都无果。

这时候陆续又有几辆车经过,也加入了抢救行列。但是我的老爷车实在过于古老,又没有可以拖挂的地方,所以一群人忙了半天,还是无能为力。

我特别过意不去,说你们先走吧,我自己来处理。

安德鲁看我人生地不熟,英语又不是很利索,坚持要帮忙到底。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最终为我找到一个附近的拖车公司,在和对方确认好时间和地点后,跟我交代好才离开。

我留下了安德鲁的电话,到家后,我给他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他回了一句:“玩得开心,希望美国如你们所想。”

来美国后,有些朋友告诉我,美国人有时候会热心到爱管闲事的地步。

比如有个朋友告诉我,他因为考虑到疫情,没有让自己的孩子去上学。邻居发现后,直接把他投诉了。

很快就有人上门询问不送孩子上学的原因。

这种事情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父母甚至会被剥夺监护权。因为在美国人看来,孩子不是父母的私人财产。

这种事情我也遇到一次。我家附近有一个小公园,有时候,儿子和女儿会拿着滑板去那里玩。有一天这两个小淘气晚上溜出去玩,我并不知情,也就没有跟着。

结果有一个在公园遛狗的年轻人,发现两个小孩无人监护,大为紧张。这个年轻人就呆在他们附近看护,直到他们离开。儿女回来跟我说了这事,我觉得很惭愧。我也很感谢他没有报警,否则我也难逃问责。

在美国开车,刚开始最让我诧异的,就是无论城市道路还是高速,都没有摄像头。很多时候,遵守交规完全是靠自觉。

比如美国有种专门为多人乘车准备的车道——CARPOOL LANE,理论上你一个人开车是不能使用的。但是由于没有摄像头,实际上你就算用了,一般也不会有人知道。

但我几乎没有见有人钻这个空子,哪怕高峰时间普通车道堵得排长龙,也很少有人去挤占这个车道。

再比如美国很多城市道路是没有红绿灯的,行使这种功能的就是路边一种简单的红色停车牌:STOP。

你看见这种路牌无论什么情况,你都必须停车。如果路口还有其他车,就按照先后顺序通过。这个过程也完全是靠自觉、礼让。

这种设计在国内可能就要乱套,肯定有相当一部分人抢着过,不会让。

你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全球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他抓违章的方式,居然跟一百年前还是一样的:那就是警察蹲在路边,发现有人违章的时候开车去追,去截停。

在我们看来一个摄像头就能解决的事,在这里却变成了要耗费巨大人力成本的事。

了解美国的法律后才知道,是法律不允许。在任何公共场合安装监控,都涉及民众的个人隐私问题。

我刚到美国时为了生活方便,住在华人区,房东是一个东北沈阳人,来美国已经18年了。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两人都呆在家里,天天聊天。

他很多年前在沈阳的某个国企干木工活,后来不幸下岗,开过饭店,摆过地摊,都没有挣到钱。迫于生计,一狠心,借了一笔钱,来到了美国。

他当时的想法纯粹是来打工挣一笔就走,所以跟传统的中国民工一样,特别肯下苦力,最狠的时候,连续工作50天不休息。他干的是装修活,既要技术也要体力,并不轻松。

凭着吃苦耐劳,钱他是很快挣到了,而且靠一个人干活就妥妥的养活了一家人,迈入中产。

但是却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衣锦还乡。一件小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他有一次接到一单大活,但地点远在得克萨斯州。那个时候还没有导航,全凭地图和一张问路的嘴。

他按照地址开车跑到一个大山里,转来转去找不到。后来迫于无奈找到附近一个小镇的消防站问路。

他文化程度不高,完全不会英语,只能跟人家比划。

这个消防站的人却高度重视,一个人打电话帮他联系业主,确认地址;一个人摊开地图为他研究路线;还有一个专门去镇上找中文翻译……

活后来顺利干完了。这件问路的小事他却没法忘记。他说,我在国内无论在国企干活,还是自己闯荡,从来没有这个待遇。他们是真的把一个外国打工的当人看呐。从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留在美国。

到如今他英语依然很糟糕,但是不妨碍他扎根于此。他经常说,“在这里我还是个人。回去了,我什么都不是。”

责任编辑:沈青玉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