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祖玛故事:从革命英雄到政治蟑螂(图)

2021-07-20 06:12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南非
南非骚乱,一间超市被抢掠一片狼藉(图片来源:MARCO LONGAR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20日讯】南非暴乱让世界为之侧目,三个问题让人纠结:暴乱抢劫的无政府状态为何产生?被本党逼宫辞职的前总统祖玛,十年间如何从革命英雄成为政治蟑螂?传奇人物曼德拉打造的彩虹国家,究竟是个什么国家?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媒体,目前的火力主要对准祖玛的腐败,不愿意多谈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因涉及美国如今大行其道的身份政治,更是讳莫如深。

我认为,南非故事解码在于两个关键词:左派革命与身份政治。本文分析祖玛如何从革命英雄蜕变为政治蟑螂,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故事,而是1960年代民族解放运动以来的绝大多数非洲革命英雄的共同故事。

祖玛的两面人生

祖玛的履历辉煌,据说堪比世界左派一致封圣的切・格瓦拉。在南非白人政府期间,他参与武装反政府游击并蹲大牢,履历:17岁加入了“非国大”(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简称ANC)的青年团,并于1961年加入“非洲之矛”——由南非著名的反种族隔离革命家、日后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纳尔逊・曼德拉担任总司令的秘密武装组织,一度入狱;出狱之后,一直为“非洲之矛”训练革命战士,成为非国大第一代革命家当中最年轻的元老。有此资历,在非国大合法化、走向议会民主路线之后,祖玛牢牢稳据党内大佬的位置。

1994年4月至5月,南非举行首次不分种族大选。非国大与南非共产党、南非工会大会组成三方联盟并以62.65%的多数获胜,曼德拉出任南非首任黑人总统,非国大、国民党、因卡塔自由党组成民族团结政府。全世界欢呼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结束和民主、平等新南非的诞生。

祖玛自然平步青云,于1999年起担任副总统一职;2008年以65岁之龄,成为ANC的主席,并于隔年当选南非共和国总统,一度被视为“南非民族救星”、“非洲领袖之首”——顺便说一声,关于祖玛腐败与性骚扰行为的指控,在其当总统前就存在,只是他总能利用权势化解。

但好景不常在,腐败是祖玛十年总统生涯里最遭人非议的问题。祖玛被指控的贪污罪嫌五花八门,加上洗钱、敲诈勒索以及收受军火交易的回扣等,林林总总高达783宗之多。他先后曾有五任妻子,家族自然庞大。除了他自己之外,他的家人与亲信亦堂而皇之地利用祖玛的权势,为谋求私利而肆意干政。祖玛的儿子就曾被指控与印度富豪古普塔家族(Gupta Family)过从甚密,为其关说绑标南非政府的工程标案,甚至干预内阁人事;祖玛自己也多次要求南非空军提供军事基地跑道,让古普塔家族的私人飞机起降。

面对贪腐的指控,祖玛有一个招牌回应:“非洲各国的贪腐问题其实被严重夸大了...之所以被夸大,跟那些别有企图的外国势力脱不了关系”。

实在想不出哪支外国势力会对南非别有企图。这个由西方左翼世界历经几十年、前仆后继打造的彩虹国家,几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并将种种“进步”主张在南非付诸实施,为其各种丑闻遮掩是西方左翼媒体心照不宣的共同任务。近年崛起的中国,对南非也非常友好。至于俄罗斯,与南非既无历史心结也无现实瓜葛,没心思对它别有企图。祖玛的下台,与外国势力无干,也与反对党、检调与记者经年累月的搜查与指控没直接关系,完全是非国大本党战友同室操戈造成的结果。

从明星领袖到蟑螂政客

南非的总统并非通过选民直选产生,而是由下议会——国民议会间接投票选出。哪个党在国民议会占主导优势,哪个党的主席就顺理成章成为南非总统。非国大自1994年起,在国会选举里的得票率始终没有少于六成,稳定过半的席次,让任何反对党都无法与之一搏。祖玛尽管丑闻缠身,但反对党却无奈其何,根本原因就在此。媒体更好对付,祖玛每次面临指控,都能迅速动员支持者上街闹事、打砸抢全套,用各种方式威胁媒体记者闭嘴。本党党众倒也不是个个赞成他贪污腐败,但他是非国大的党主席,普通党众对其也无奈其何。

但是,南非毕竟是选举制,非国大的党主席与南非总统的任期都是五年。党主席选举的时间比总统大选早两年举行,这种制度性的因素造成一个结果:新南非的历届总统都是非国大产生,总统往往会先卸任党主席,再结束其总统任期。也因此,一旦后继者不是自己派系的人马时,总统往往就会被新任党主席逼宫。这出戏码在ANC已经上演过两次,上一次成功逼宫的,正是时任党主席与副总统的祖玛。祖玛的前任总统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是继曼德拉之后的第二任南非总统。在祖玛于2007年取代他,成为ANC党主席之后,姆贝基旋即遭到祖玛逼宫,在任期尚未结束前的2008年中仓促下台。祖玛在2017年12月党主席选举的挫败,导致他政治崩盘。

长话短说,祖玛因贪腐引发民怨,然而,2016年底ANC在地方选举惊人的失败,让祖玛在党内难以挑战的领导地位产生了松动。非国大内部也甚为不满,过去与祖玛因贪腐问题决裂、被其逐出接班梯队的副总统兼党副主席——西里尔.拉马佛沙(Cyril Ramaphosa)成为非国大党内反祖玛势力的新共主,反祖玛势力在其身边悄悄集结。2017年12月,非国大选举党主席,近五千位党代表参加投票,选情并不乐观的拉马佛沙最后以178票的微幅领先,惊险地击败了德拉米尼–祖玛,成为新任党主席。祖玛失去了党主席这一位置,使得原本只能听命于他的党与国会如今成为反祖玛势力的得力工具。此后祖玛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只是数次行动都被挫败,最后不得不在2018年2月14日这天宣布辞职。留下的南非一片破败。更滑稽的是,曼德拉到祖玛的南非,治下的种种特点几乎完整地体现了美国左派的梦想:身份政治、社会主义梦想。

祖玛故事只是非洲左派革命史故事的重演

祖玛的故事在非洲并不新鲜,1960年代毛泽东盛赞的非洲民族解放运动,各国涌现不少手拿毛主席语录红宝书的革命领袖。曼德拉也曾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当中的一员。

中国官方学者一直都津津乐道,“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对世界曾经有过巨大影响。国内专研中国外宣历史的何明星曾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毛泽东著作在世界的传播——“红色世纪”留给当代中国的巨大文化遗产》。因此,毛着单行本《实践论》、《矛盾论》在这些国家几乎人手一册,其中埃塞俄比亚的穆加贝与加纳的恩克鲁玛堪称学毛着标兵。该文没提到的是,这些“革命领袖”大都成为独裁者,给他们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其中最有名的有两位:利比亚卡扎菲的许多行为酷肖毛泽东,毛泽东发行红宝书,他也发行绿宝书;埃塞俄比亚穆加贝非常崇拜毛泽东,和曼德拉一样,都是在狱中仍然坚持阅读《毛泽东选集》,并且将其作为自己争取民族独立的精神支柱。穆加贝执掌政权已有37年,他治理的后期津巴布韦经济内外交困,出现恶性通胀,本币津巴布韦元汇率雪崩,以至于2008年出现了100万亿面额的钞票。

这些“毛主席的好学生”当中,少部分人是先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成为国家领导人,待成立内阁后再伺机实行独裁统治。但更多的人是通过革命之路,直接走向独裁统治。这些人由“革命领袖”变身为独裁者,其间几乎不需要思想与行为的转换,区别只在于掌权还是未掌权。其中,就包括新南非首任总统纳尔逊・曼德拉这位从革命战士转变为和解之父的光环人士。祖玛与这些非洲独裁者一样,都是左派革命崇奉的英雄,最后都成功上位,肆意腐败,成为政治蟑螂。唯一不同的是,以什么形式走向人生终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