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美国政局(图)

川普阵营必胜的四层力量

2020-12-31 05:47 作者: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美国 大选 拜登
美國白宮夜景(圖片來源: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2月31日讯】2020年大选,是川普(特朗普)总统代表的基督教阵营,与拜登代表的美国腐败大政府的大决战。腐败大政府试图以大选舞弊的政变方式,击败川普阵营,夺回对美国政权的掌控。而川普阵营则拥有根本的决胜力量,必然能够打垮腐败的大政府,取得最后的胜利。

川普阵营实力雄厚,主要包括四层力量:法律力量、宪法力量、民众力量、财富力量。在前两个部分,川普作为美国总统,起到主导作用。第三个部分,美国人民将起到决定作用,与大政府展开决战。而第四个部分,以基督教的财富为基础,从根本决定双方实力,也决定未来美国和世界的发展方向。

川普阵营必胜,是基于内在实力,主要表现为三个部分:川普阵营的经济发展vs.奥巴马/拜登阵营的卖国、害国和叛国;川普揭示真相vs.大政府阴谋暴露;川普阵营实力强劲vs.大政府孤注一掷。

从经济基础的角度,美国正在经历类似于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模式。2015年6月初,《美国:新罗马帝国的崩溃》系统解析美国大政府形成的过程,以及对美国的全方位摧毁作用,包括政治、经济(产业链)、金融、社会和文化等方面。2015年6月中旬,川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誓言将拯救美国,让美国重新伟大。随后,川普开始行动,逐步削弱大政府。2020年大选,如果川普连任,将肢解大政府,瓦解美国的帝国模式,推动美国回归共和经济。

5年半后的今天,政治大决战已经开始。当双方都无路可退,战斗到底,经济起到基础的决定作用。而政治大决战的方向是,完全击垮美国的帝国式大政府,瓦解帝国式经济。随后,美国回归基督教主导的社会基础,建立新的经济模式。

一、川普阵营必胜的四层力量

2020年,拜登代表的美国大政府,公然在美国人民和世界的眼前,试图以超大规模的大选舞弊式政变,从川普手中偷走总统位置。随后,主流媒体进行一边倒的宣传,试图营造拜登胜选,假装大选舞弊没有发生;华盛顿D.C.的立法、行政、司法等各部门,一边倒地支持舞弊政变,不仅拒绝川普团队要求遵循美国宪法和法律、不理会选举公正公平公开的基础原则,甚至打击敢于发声的证人。直接参与大选舞弊的投票机公司和计票人员,得到大政府的支持,有恃无恐,态度更加嚣张。

大政府倾巢而出,快速亮出自己的所有底牌。不论在国内,大政府控制的金融、经济、高科技、教育和文化等领域,不断发动袭击;还是在国际上,大政府与中共勾结实施政变,都展现在世界眼前。而这种模式,说明大政府已经处于绝境,已经基本无牌可打。

在大政府完全暴露后,川普阵营仍然保持着完整的状态。随着川普阵营开始反击,启动四层力量,确保最后的胜利:

1、法律力量

川普在既有的法律框架内,通过川普团队的法律诉讼,以及川普的喊话,要求六个主要的作弊州,进行选票审计,改变选举结果。而且,要求联邦政府的国会、行政机构(司法部和FBI)、以及最高法院,改变大选认证结果。

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在短期代价较小和可控,是川普主要的努力方向。川普团队已经用了一个半月,致力于法律攻防。时间在流逝,还有一线胜机。

在法律框架内,川普还有一个可选项,就是利益司法部的权力,增加执法组织结构。例如,在现司法部长巴尔卸任后,川普作为美国总统,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启用女律师鲍威尔,担任独立检察官。随后,从军事执法机构中抽调人员,成了专门的司法部行动组。

目前所有的人证、物证和过程证据都已经充分。鲍威尔可以在几天内开始行动,按照证据,大规模抓捕和审讯参与舞弊的人员。只要这个行动开始,很快就会有人开始招供。随后,快速扩大抓捕和审讯的范围,既能够掌握全国范围的统一舞弊行动,又震慑支持大选舞弊的群体。

在1月20日之前,随着实际证据的不断放出,迫使联邦政府各部门改变立场。敢于继续支持拜登,为拜登准备就职仪式的人,或者坚持参加拜登就职仪式的人,都可以被视作叛国者,或者叛国协从者。

2、宪法力量

宪法赋予美国总统极大的权力。在重大危机的情况下,川普总统可以根据反叛乱法和其它法律,打击、抓捕和消灭所有危害美国宪法的力量。

随着时间推移,形势不断证明,华盛顿D.C.的立法、行政和司法等各部门,都参与政变或者支持政变。而且,多个州政府同样参与政变。在这样的背景下,依照反叛乱法,川普总统可以动用军队,保护美国宪法。

动用军队镇压叛乱,有一定短期代价,但是比单纯的法律手段,综合危害小、更加可控。川普总统目前在尽量避免动用军队。不过,大选舞弊是直接攻击美国宪法,比攻击美国国土的性质更加严重。川普总统的职权和责任的共同要求,必须采取总统职权内的所有力量,消灭攻击美国宪法的敌人。

启动反叛乱法,一个必要环节是必须快速行动。川普总统的行动开始后,需要在短时间内全面控制联邦政府部门,主流媒体,高科技公司,以及其它重要机构。同时,在国际上,要采取强硬立场,尤其防范中共可能发动的袭击。

启动反叛乱法,川普有着很强的组织基础能力。在民主党的大选舞弊前,川普在现役军队的中低层官兵支持率达到70%以上,在退伍兵(预备役)的支持率达到90%以上。大选舞弊后,川普在现役军队中的支持率更高。当川普如果以反叛乱法,调动军队,抓捕参与和支持大选舞弊和政变的人群,会受到中下层官兵的支持,胜率极高。

3、民众力量

美国的持枪民众,绝大多数支持川普。军队和警察的中低级人员,在个人身份上,绝大多数支持川普。如果民主党/大政府举行拜登的总统就职仪式,整个大政府正式叛国,美国民众将起义,全面消灭大政府。

民众起义以美国红色州联盟形势发生,其中包括三个级别,一是,地方教会带领下的持枪民兵的地方组织,包括民主党州的红色区域;二是,共和党红州的州一级组织,进行本州的组织和协调;三是,红色州联盟为整体组织,与华盛顿D.C.和蓝州的大决战,包括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方面。

美国民众,可以比较轻松地打垮腐败大政府。民兵和军队的主力兵源,都来自于基督教较强的保守派区域。在美国地图上,拜登只得到17%的县域选票,其中还有一些通过造假得到。当民众起义,大政府很快全面崩溃。

4、财富力量

财富力量是,大决战的范围超出预期后,在可持续生存能力层面,进行的最后决战。大政府仍然有较强的经济和科技力量,很可能实施自杀式反扑,最后形成全面的互害和生存竞争的根本战争模式。

在极小的概率下,生存竞争的根本决战模式,不仅推动美国的帝国经济全面瓦解,而且美国经济基础也受到重创。当这样的情况发生,一方面是蓝州经济全面崩溃。腐败的大政府无法维持自身生存,自身土崩瓦解;另一方面是红色地区的经济遭受重创,在短期内难以全面恢复。

财富的力量对决,完全是神支持的力量对决。基督教力量强的红色地区,对蓝色地区实施经济焦土政策。而红色区的经济韧性更强,最后完全胜出。

财富是所有攻防的导向。以2021年1月20日为轴点,法律攻防战和反叛乱法在之前需要结束,如果没有解决问题,则民众起义即将开始。一旦民众起义开始,在较短的时间结束。而不论哪个层面,与财富直接相关,也经济的未来方向。而美国方向的全面改变,很快扩张到全世界,改变世界的经济方向,重塑世界财富格局。

二、财富基础与未来方向

美国的政治大决战,代表两个方向的财富模式:

一方面是,敌基督的全球化集团/共产主义集团,属于金字塔结构。其中,美国大政府是中心,中共是枢纽,欧盟是主要支持力量。全球化集团控制世界的经济金融、政治军事情报、大企业和高科技、教育文化、宣传娱乐,进而控制世界。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美国大政府已经极为强大,成为新罗马帝国的中心,掌控全世界。

另一方面,基督教主导的,地方经济导向的结构。基督教是现代经济和财富的主体,领导世界经济的发展。从1910年代,基督教经历全球范围的百年大溃败,财富不断被共产主义掠夺。到2010年代,世界只剩下美国的基督教地方力量,有力量与全球化/共产主义抗衡。

川普当选后,重组和强化美国的基督教力量,强调对华盛顿“排干沼泽”,等于瓦解全球化集团。面对川普的意图,美国大政府已经无路可退,只能想办法将川普赶下台。在大政府的谋划下,从大瘟疫和经济关闭,到安踢法的打砸抢烧,再到全方面的大选舞弊,所有措施已经实施。

在川普阵营中,不同的人代表不同的观点,已经在进行全面动员。其中,川普团队致力于法律攻防战,全面揭露美国大政府的彻底腐败。福林将军和林伍德大律师等,号召军管,全面抓捕参与大选政变的叛乱者。地方教会和地方组织者,已经开始全面动员,支持红色州联盟的全方位行动。而且,不少教会和民众,已经准备好打持久战,实施长期的生存计划。

在大决战过程中,人们需要过滤各种杂音,不要被失败论所影响。失败论者主要在两个层面,一是针对川普的层面,这些人忽略所有人能够看到的舞弊政变,试图让川普认输,不战而降,或者限制川普的权力选项。二是在社会层面,散布悲观论调,打击民众士气。其中,最需要警惕的是,从教会中传出来的悲观论调。

例如,著名牧师葛福林一直表态支持川普总统。但是,在12月14日各州的选举人投票后,葛福林的讲话,看似支持川普,实际是承认川普输掉大选的投降言论。The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如果追溯历史,了解葛福林的父亲,著名的布道家葛培里(William Franklin Graham),就可以看到源头。葛培里表面上政治中立,不涉及政治。但是,葛培里与美国的腐败大政府的总统和高级官员关系很好,而且与中共保持友好关系,在2016年大选的正邪之战中仍然表面中立,已经说明基础立场。葛福林虽然支持川普,但是重要时刻表达悲观投降言论,在灵魂上削弱和腐蚀很多人的意志。

同时,大决战是财富趋势的大逆转,远远超出个人和局部。从战局本身,川普阵营必然胜利,但是并不能简单地胜利。而所有人都需要全面和充分准备,应对最坏的可能状况。现在,很多人将希望寄托于川普个人,这种态度是狭隘和短视的表现,也威胁到自身生存。不论决战在哪个层面发生,都要影响到财富层面。而在财富防线上,将是全方位的持久战模式。只有做好全面的准备,才能够提高生存能力。

系统地认识宏观局势,是认识川普阵营必胜的关键。不论在欧美,还是中国,过去50年的公立教育和大学教育系统,大规模塑造世界观错误、价值导向扭曲、脱离实际、鼠目寸光、唯利是图、能力单一、缺乏生命灵活性的民众。当长期的大决战到来时,人们陷入迷茫、慌乱、恐惧和不知所措。随后,大多数人根据错误的价值导向,在各种曲折波动过程中,倒向邪恶和必然失败的一方,再跟着邪恶一起灭亡。而只有根据基督教的财富系统,正确认识宏观局势,明确个人的努力方向,才可能做好各种准备,应对各种艰难,最后获得胜利。

从财富基础,系统认识宏观局势,理解川普阵营的必胜力量,主要包括几个方面:

1、大政府政策vs.川普的经济成功

美国大政府的利益基础,以奥巴马的政策为代表。其中,人们能够看到和理解的政策,主要包括:

首先,大政府不断扩大,压抑经济增长,让美国民众变得越来越穷,更多的人依赖政府而生存;其次,以美联储大规模印钞为基础,全面出卖美国利益,尤其是财富超大规模流向中国,虽然美国民众变得更穷,但是大政府的利益集团变得更富;

第三,制造各种泡沫,包括金融、经济、社会和文化泡沫,加大综合的贫富差距,引导民众只看眼前,只考虑个人的发财致富,不关注社会形势恶化和崩溃;

四是,永无休止的对外战争,制造大量的难民,大规模消耗美国财富,尤其是消耗具有勇武精神的年轻人,并且将民众注意力集中在国外,忽略本国的各种问题,利益集团得到巨额财富,而且让难民进入欧美国家;

五是,通过各种大政府的政策手段,对企业和民众吸血,支持吃福利的寄生虫,而且积极吸引非法移民和难民,加大吃福利的群体范围,而且让美国社会更加混乱,让民众忙于自保;

六是,摧毁美国和世界范围的基督教根基,包括利用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宣传等手段,打压基督教,瓦解基督教,进而试图从基础上铲除基督教,并对梵蒂冈实施教廷政变,让南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敌基督的枢机主教当上罗马教宗;

第七,其它各种政策,包括加大毒品供应、引诱年轻人吸毒,混乱性导向和性关系(男女同厕),大规模腐化美国社会。

由于美国的基督教社会基础,保守派民众开始不断反击。2015年6月中旬,川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从振兴美国经济的起点出发,反政治正确(大政府正确),唤醒美国民众,开始重塑美国的征程。川普得到大量美国民众的支持,尤其是白人基督教保守民众的支持。

川普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打败希拉里代表的大政府力量,当选美国总统。在竞选过程中,民主党看到川普的支持者众多,而希拉里支持者人数很少,进行了大量舞弊做票。但是,川普支持者的数量,远远超出民主党的预期,让民主党措手不及,标志着大政府失败的开始。

从政治的角度,川普总统施政的特点是,政令不出白宫,属于典型的失败模式。川普当选总统后,很快开始行动,支持美国经济,促使制造业回流。但是,川普总统的行动,遭到各方面的狙击。川普的4年总统任期,在前3年遭到弹劾调查和弹劾,最后1年遭受瘟疫的袭击和民主党的破坏。在正规的法律系统中,川普几乎没有可操作空间。除了通过一个重大的减税法案,其它方面乏善可陈。川普极力推动的取消奥巴马医疗,虽然反复折腾,最后在共和党内的杯葛下,也没有真正实现。川普的筑墙行动,在前3年的进展也极小。从这个角度,川普除了喊喊口号,做一些无用功之外,属于典型失败者,符合大政府对川普的预期。

不过,奥巴马给川普留下过于丰厚的“政治遗产”。川普甚至不需要在政治上取得成功,只需要在奥巴马政治遗产的基础上,喊喊口号,动动笔,就在前3年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超越之前的所有总统。而川普按照这个方式,不断喊出与奥巴马完全相反的口号,然后动笔签署行政令,每天取消奥巴马的20项行政令,再发布一些与奥巴马相反的总统令,获得超乎想象的成功。

川普在总统职权内,双管齐下,方向与奥巴马完全相反。对美国国内,川普反政治正确,反复强调“圣诞快乐”,大规模取消那些束缚美国经济的奥巴马总统行政令,发布促进美国经济的总体行政令,打击非法移民、贩毒、人贩等犯罪行为,实际肢解奥巴马医疗。而且,川普要求美国政府行政体系的经济导向、服务导向、质量与效率导向。在国际方面,川普不发动新战争,积极消灭奥巴马/麦凯恩等人扶持起来的ISIS,吸引资金回流美国,取消各种危害美国利益的条约,与合作伙伴重新谈判利益条款,促进中东和平等等。

奥巴马政府的最重要外交政策,就是与中共勾结,将美国的经济、金融、技术、社会、地缘政治等财富,全面低价卖给中共,换取中共的巨额贿赂。川普不断警告美国人民,美国财富大量流向中国。而且,川普通过综合的措施,不断堵住美国的财富流失漏洞。

2020年初,美国经济火热到发烫,大量工作岗位找不到工人。美国劳动者的收入不断上涨,尤其是中低收入的劳动者涨幅最大。美国社会重新朝向和平、富裕、稳定,基督教的力量不断恢复。

川普政府的政策,威胁到大政府的根本利益。奥巴马的所有政策,一方面全方位祸国殃民,出卖美国利益,另一方面全面支持大政府的形成与丰富,支持利益集团更加富裕和强大。而川普政绩的主要来源,就是逆转奥巴马的几乎所有政策。川普的经济政策,虽然表面上支持大政府的经济,让全球化权贵集团变得更加富裕。但是,随着川普的政策实施,从基础上开始瓦解大政府的控制,砍掉大政府的各种输血管道。尤其是川普退出各种国际协议,与中国进行贸易战,从基础上威胁全球化利益集团的生存。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化集团必须不计代价,阻止川普连任。因为人们可以预期,川普第一任拼经济,拼民意,到第二任就可以放开手脚,从政治层面着手,排干华盛顿沼泽。在这样的背景下,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的肆无忌惮舞弊,可以看出全球化集团的绝望。

2、川普揭示真相vs.大政府图谋暴露

川普在第一任内,政绩卓著。其中,大部分都是容易改变的政绩,随时可以被改变。而且,拜登和支持者已经强调,拜登上台后,将全面逆转川普的政策,回到奥巴马的政策方向上。

川普的最持久、无法抹煞的政绩是,不断揭示真相,而且通过与大政府的不断冲突,暴露大政府的全面腐败。而揭示真相的力量,成为川普推动大政府灭亡、恢复美国基督教的最大功臣。

经济政策上,川普揭示真相的表现最为突出。大政府为了掩盖经济目的,强调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口号,并将川普描述为独裁者、仇外着、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唯利是图的奸商(蔑视穷人)等形象。但是,经济政策不会撒谎,无法撒谎。川普的经济政策,不仅是让美国经济空前火热,而且让大多数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受益。其中,越是中低收入的蓝领工作(非裔和拉美裔居多),得到的工作机会和收入增长比例越高。虽然主流媒体和经济金融专家们,试图将成绩归于奥巴马;但是,大多数人开始意识到,川普是真正为了美国公民和合法居民的福利。与川普相比,大政府政策的目标是,损害美国人的利益,支持非法移民、难民和外国人的福利。

在政治和社会层面,川普的表现同样突出。川普珍惜生命,不主动发起战争,采取多种措施保护生命,包括反堕胎、反对让美军士兵无意义送命、提高退伍兵的服务(减少自杀和各种医疗拖延而死亡)、清除在美国的非法移民暴力黑帮、减少大城市犯罪等。川普几乎以一己之力,揭穿主流媒体是fake news,强调主流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让主流媒体的宣传机器,在很大程度上失效。主流媒体失效后,高科技大企业和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开始赤膊上阵,让美国人民看到高科技大公司的邪恶本质。

大瘟疫后,让民众进一步认识到,大政府的真正目的是搞垮美国。最初,民主党极力阻止防疫,促使瘟疫在美国快速蔓延。瘟疫之后,各地封城,川普在积极组织生产各种防疫产品,资助疫苗开发。而民主党又突然鼓动黑命贵和安踢法,在各地打砸抢烧,导致当地商业严重受损。在民主党和主流媒体的共同支持下,打砸抢烧越演越烈。大量民众亲眼看到,民主党和主流媒体真的想摧毁美国,摧毁美国的财富。而亨特拜登的各种犯罪行为曝光,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全面压制消息,让大多数依赖主流媒体的人,完全不知道乔拜登的犯罪状况。

2020年大选舞弊,让无数民众真正认识到,美国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刻。在大选之前,川普在集会中,反复强调,这次大选是最重要的大选,决定美国的命运,所以希望人们都参与投票。美国合法选民也看到全面的危机,前所未有地踊跃投票。而投票给川普的合法选民之多,完全压垮投票机已经预定好的作弊程序。民主党没有时间考虑后果,只能孤注一掷,先是集体停止所谓摇摆州的计票,随后在临晨大规模灌票,以明目张胆的方式,让电脑数字的拜登计票超过川普,然后再紧急调入非法纸质选票。这个孤注一掷的操作手法,是中共的典型操作,已经被中共很多次使用。

舞弊之后,大政府的邪恶全面表现出来,而且美国社会被摧毁的程度也一览无余。主流媒体作为先锋,完全不提明目张胆的大选舞弊,而且强调拜登胜选。川普的律师团队开始行动,各处上诉。在川普阵营上诉的过程中,民众亲眼看到,腐败大政府的腐败状况,开始感觉到绝望。因为,在华盛顿沼泽中,不论在立法、行政、司法的各个部门,都已经完全腐败。而且,几乎所有重要岗位,都在支持大选舞弊,支持对川普的政变。

在各州范围,在民主党的州长控制的州,还有共和党控制的乔治亚州,都在明目张胆地舞弊。当一些证人勇敢作证,得到的不是普遍的支持,而是被排斥、打击、甚至被谋杀。而共和党控制的所谓摇摆州议会,没有一个议会集体挺身而出,揭露州长和州务卿主导的舞弊行为,命令州长和州务卿撤回对拜登胜选的确认,并由议会确认川普胜选。

民主党的人们看到,川普似乎已经失败,开始露出真面目。很多民主党内的名人,要求不仅起诉和逮捕川普,而且要对川普的捐赠者和支持者实施严厉措施。

在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后,大政府更加嚣张。在选举人投票日,7个州的选举人(代表人民),投出支持川普的票,与该州州长提交的结果不相符,形成争议票。在这样的情况下,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诺,曾经在长期表面支持川普的,要求其他共和党国会议员,支持拜登。在2021的国防开支法案上,川普要求附加有关遏制高科技大公司垄断信息的230条款相关内容,完全被大多数共和党议员忽略。而国防开支法案,表面上是国防开支,但其内容仍然主要是支持利益集团,对美军士兵的好处很少。

随后,更加离谱的法案出现,国会变成动物园。在9000亿美元的所谓新瘟疫舒困法案,长达数千页的报告,只给议员们两小时阅读和投票(接近奥巴马医疗的模式)。其中,与大政府有关的单位和外国政府,得到巨额资金,而每个成年美国公民只能拿到600美元。如果按照美国3.3亿公民,9000亿都给公民的话,每个公民能够拿到2700美元。另外,法案还加入,川普不得使用反叛乱法的条款,试图以一个暂时的最低级法案,超越和废除宪法。对于这个法案,共和党和民主党联合起来支持。参议院有52个共和党参议员,只有6位参议员投出反对票。

当人们关注美国大选,真相更彻底揭露。美国大政府的腐败超出想象,实施大选政变,完全变成利益集团的洗钱机构,绝大多数华盛顿官员参与其中,而且大量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支持。无数人希望川普总统尽快采取果断措施,解决大选政变,排干华盛顿沼泽。

3、力量对比:大政府在弱势下孤注一掷vs.川普阵营的决胜力量

美国作为新罗马帝国,其系统崩溃不可避免。不过,美国的社会基础,与西罗马帝国的基础,仍然有很大的差别,崩溃和重建模式具有显著不同。

西罗马帝国虽然在后来将基督教立为国教,但是社会系统的基础仍然是多神教的模式,而且基督教仍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力量不够强大。所以,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社会大面积分裂,后来由基督教缓慢重建。而美国从基督教社会基础开始,虽然被大政府不断侵蚀,基督教也不断败退。但是,无数人在坚持基督教传统,结合美国的拓殖和抗争精神,形成美国民众的彪悍文化作风,大政府难以快速消除。美国民众打垮大政府后,虽然帝国经济系统崩溃,但是基督教和美国文化结合,是未来重组美国的主要基石。

与基督教保守派的力量相比,大政府整体上处于实力的劣势。大政府虽然掌控大部分社会资源,能够控制主要的大城市;但是无法掌控地方教会和郊区农村的民众。于是,大政府长期以来,通过制造可控的反对者,欺骗迷惑大多数选民,逐渐推动弱化基督教和民众的政策,试图缓慢地解除民众武装,进而再迫使民众就范。而欺骗和迷惑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大政府实力不够,不敢公开奴役美国人民。

奥巴马上台后,不断采取措施,试图完全压迫美国民众,铲除基督教,反而导致美国人民的更坚决抗击,成为川普上台直接原因。

川普上台后,不断将权力还给人民。川普大规模废除奥巴马的总统令,放开各种经济管制,削弱美国大政府的各方面管制权。经济的放开,自然支持基督教会,重整保守派阵营,增强保守派民众的经济实力,让美国人民的力量相对更强。更重要的是,随着川普不断放权,权力回到人民手中。当大政府想再收回权力,变得难上加难。

例如,如果川普没有放开地方对页岩油气的开采权利,地方的挣扎力度可能还有限。而实际情况是,川普已经放开管制,美国经济和无数美国民众受益。拜登想再像奥巴马一样,收回开采权,剥夺民众的收益,必然遭到美国民众的坚决抵抗。

综合财富能力的对比,是美国基督教地方保守主义,有实力与大政府抗衡的关键原因。与之相对比,英国的白人基督教民众,同样受到英国政府的欺骗、出卖和欺压。但是,英国民众反抗力很弱,任由英国政府的欺压和剥削,并且将大规模资金补贴给穆斯林,让穆斯林成为人上人的食利阶层。关键原因在于两点,一是英女王是英国国教的首领,英王室与英国政府一道,利用英国国教、英国教育系统、以及政府拥有的宣传机器,欺骗和削弱民众的反抗意识。二是,美国基督教的民众,仍然在不断创造新的财富,不断增强自身的力量,并且拥枪保护自己的财富。而英国民众失去财富创新的强大动力,不断变得软弱,放弃拥枪的权利。

从权力归属的角度,大决战不可避免。美国民众认识到,民主党已经被共产分子掌控。如果让拜登/哈里斯掌控政权,民主党将夺走人民的权力,毁掉美国经济,造成大规模的贫困。而且,中共对美国的渗透,超出美国人之前的预期。如果拜登/哈里斯上台,等于中共开始掌控美国。美国民众完全不会接受,必然展开多层级的战斗。所以,美国民众形成前所未有的热情,在2020年大选中,川普的得票总数创造纪录,而且在83%的县获胜。

大政府敢于公然实施大选舞弊,不是因为有足够的能力镇压民众,而是因为已经处于绝境。任何有实力的集团,不必去偷,而是以实力取胜。但是,拜登每次集会能够吸引的人,基本不超过20人。而川普每次集会,都是人山人海,甚至一次超过50000人,超过所有民主党方面集会吸引人数的总和。如果大政府不在大选舞弊上赌全部身家,川普携前所未有的民意,必然对外压垮中共,对内解体美国大政府,两方面都让全球化集团都无法承受。大政府已经陷入绝境,面临生死存亡,所以最后孤注一掷。

在大选舞弊中,大政府很快用尽所有的力量。如果将大选看作战争,大政府作为战争的一方,从开始就已经投入主要力量,而且之后不断暴露,投入几乎所有资源,试图让川普认输。而川普阵营则是,除了川普个人和律师团队的公开活动,宣传和揭露大选舞弊的问题,得克萨斯代表的红州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诉讼,以及川普支持者在华盛顿D.C.的两次大规模集会之外,基本没有公开明确的行动。

川普手中的主要权力(军队),美国人民的力量,以及基督教财富基础的力量,还没有启动。奥巴马在过去8年,撤掉军中几乎所有的爱国将领,换上全球化集团的人员。但是,川普完全可以开除或者关押所有违抗他的命令的军官,直接领导基层军官和士兵行动。对于川普的权力,大政府实际已经极为恐惧,想通过各种方式,阻止川普动用军队。同时,大政府更难以估计,如果川普阵营的人民开始行动,对大政府将更是全面毁灭的打击。

在大决战中,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损失。虽然大政府面临绝境,但是仍然掌控大规模的资金,掌控高科技、大企业、金融等领域,拥有众多的支持者。同时,中共深度参与其中,是政变的重要一环。所以,川普阵营必须坚决果断,全面消灭大政府的主要力量,而且同时对中共进行坚决打击。而如果大政府和中共反扑,将会对世界和美国经济造成巨大的负面冲击。

不过,即使大政府和中共如何反扑,都无法改变其很快覆灭的结果,随后是美国的新罗马帝国崩溃。如果大决战的规模过大,影响的人过多,结果将是大政府和中共一方的损失更大,甚至可能受到的毁灭性打击,陷入全面的生存危机。

在新罗马帝国崩溃后,美国以基督教为社会基础,回归共和经济体制。即使美国经历打击和重大损失,基督教因为具有独特的财富创造能力,也能够支持美国的重建,开始新的财富创造。

美国经济的重大转向,意味着在产业经济层面的重大转向和重组。一方面是,经济导向变化,众多企业倒闭,大量人员失业。而另一方面是大量新企业崛起,新的工作机会和财富方向出现。美国的经济形势改变,将很快波及到世界,更大规模地改变世界经济格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