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被历史遗忘的惊世剧变


公元1626年5月,也就是明代天启六年五月初六,约上午九时左右,位于北京紫禁城外约三公里左右处,发生了空前大爆炸。爆炸以王恭厂为中心,面积约三平方公里,京城数十公里外亦受到强烈震动。除了爆炸原因不明之外,爆炸后所造成的灾害更是让人百思不解。

最早对这件灾变报导的是官方的新闻报纸《邸报》,由《明季北略》收录题为《丙寅五月初六纪异》,大致记载内容如下:天启丙寅五月初六巳时,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沈。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曾叠,秽气薰天。城中屋宇无不震裂,举国狂奔,摇望云气,有如乱丝者,有如五色者,有如灵芝黑色者,冲天而起。大殿做工之人,因是震而坠下者约二千人,俱成肉袋。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妇人赤体而过,有以瓦遮阴户者,有以半条脚带掩者,有披半边褥子者。长安街空中飞坠人头,或眉毛和鼻,或连一额,纷纷而下。

由以上可知爆炸时的威力惊人,不过令人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衣物都被脱去,人皆赤裸,到底衣物哪里去了?《邸报》有以下报导:震崩后,有报,红绸丝衣等俱飘至西山,大半挂于树稍,昌平州教场中衣服成堆,首饰银钱器皿无所不有。

除官方报导之外,民间著作也有记载此一灾变:刘若愚着《酌中志》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时,忽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杪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妇,尽皆裸体,未死者亦多震褫其衣帽焉。真从来未有之变也!

另外在御史王业浩呈给黄帝的奏褶中也有提到它的亲身经历:臣等于辰刻入署办事,忽闻震响一声,如天柝地裂,见火焰烟云烛天,四边颓垣裂屋之声不绝,最可异者,庭树皆拔,而无焚燎之迹,药楼飞去,而陷数丈之坑。

由各种记载显示,北京大爆炸绝对不是一件单纯的爆炸事件,因为有太多的疑点无法澄清。王恭厂虽然是当时负责军需供应单位,难免存放火药,但爆炸后竟没点燃一草一木,爆炸威力惊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爆炸,不得而知。当时人们视之为明朝将亡的凶兆。两年后,末代皇帝即位,陜西大旱,农民纷纷起义。明朝开始走向灭亡。

在这场灾难之前,历史记载了多种异象的警示。有云象,火光、萤光,异声、异人现世。现摘出几例:

(天启六年)四月廿七日午后,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见在东北角上。其长亘天,光彩初白色,后变红紫,经时而灭。五月初三日,又见于东北方,形如绛,其色红赤。初四日,又见类如意,其色黑。(明佚名:《天变邸抄》)

天启六年五月壬寅朔,厚载门(今地安门)火神庙红球滚出。前门城楼角有数千萤火,并合如车轮。(《明史》卷二十九“五行志”二“火灾”)

五月初二夜,鬼火见于前门之楼角,青色荧荧如数百萤火。俄而合并,大如车轮。(明佚名:《天变邸抄》)

绍兴周姓者,同数人友饮归。共见正阳门上有人呵日:“小鬼辄敢如”。(明佚名:《天变邸抄》)

玄武门火神庙守门内臣,闻乐音三叠出自庙中,见有火球滚出腾空而去。众方属(瞩)目,俄东城声如霹雷,天地昏黑。(明谈迂:《国榷》卷八七)

京师鬼车鸟,昼夜叫及月余,其声甚哀,更聚鸣于观象台,尤异。(明佚名:《天变邸抄》)

初六日五鼓肘,东城有一赤脚僧,沿街大呼曰:“快走!快走!”(明佚名:《天变邸抄》)

草厂在东城,巡更逻卒见一白须老人,忽出忽入,知是草场土地。(明佚名:《天变邸抄》)

责任编辑:姚馥鎂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